第三百一十四章 王煊的女兒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附近的人面色都變了,片刻間,數位妖族好手死去,尤其是黑鬣和銀蝠小有名氣,卻像是被鐮刀割麥子似的,轉眼被收割生命。

  此時,妖族都紅了紅眼睛,今夜太悲慘了,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凡人在各地血洗他們,眼下連超凡之戰都輸給一個人類。

  「神話末年,乾坤顛倒,秩序崩塌,妖仙的血在流,凡人在殺妖族……」有一些妖魔覺後背發涼,而後是無邊的怒怨,絕對不甘心。

  總體來說,他們當年在現世中吞食凡人,動輒就有大妖屠城,那些記憶過於深刻,至今放不下心理優勢,擺不正姿態。

  現在回來了,他們依舊想重現過去的「輝煌」,由他們統馭一切,然而大地上早已變了樣!

  「咚!」

  有驚人的光束自天外飛來,落在這裡,有些妖族被直接打爆。戰艦臨空,可以精準鎖定游離在戰場外的妖魔。

  血鵬眼神冰冷,他的身體猛然暴漲,化成一頭血色的鵬鳥,展翅凌空,向著高空衝去,想要摧毀那頭小型戰艦。

  在此過程中,他的血色身影不斷瞬移,音爆聲恐怖,連續無規律的改變方位,怕被戰艦鎖定。

  休善沖霄,駕馭一張鑲嵌金線的赤紅袈裟,宛若一朵紅雲,追上了血鵬,對他阻擊。

  空戰發生,兩者間佛光與妖氣澎湃,在夜空中浮現各種異常景物,宏大的寺院與扶搖直上的大鵬等虛景不斷顯化。

  地面戰鬥更為激烈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佛門高手與妖族大對決,王煊和老陳也殺進殺出。

  「痛快啊!」陳永傑一頭短髮,周身絢爛,手持黑色的長劍,在這裡大開殺戒,他境界突破後,無懼各路血肉妖魔了。

  他運轉釋迦經文,手中黑劍激射沖霄的劍光,噗的一聲將一個本體是大刺蝟的妖魔斬首。

  陳永傑的身上被濺上大片的妖血,但他根本不在乎,拎著大劍再次尋找目標。

  下一刻,他迎戰一個防禦力極強的妖族好手,對方顯化了本體,是一頭妖龜,淡金色的龜殼有符文隱現,掌指拍在上面鏗鏘作響,發出金屬顫音。

  但當陳永傑爆發無量佛光後,手中的黑劍通神,刷的一聲落下,將龜殼切開,誅殺了這頭實力極強的妖魔。

  這一役,原生妖魔損失慘重,在這個夜晚不斷有屍體倒下去,大多都是有血肉的妖魔,屬於後起之秀。

  王煊出入戰場中,步履從容,不時殺妖,他沒有去高空參與圍剿血鵬,這個妖魔頭領是死是活,都由休善處理比較好。

  所謂天下殺妖,自然是需要各方出力,都應該有所表現。

  一片烏雲出現在半空中,裡面有血色閃電,也有妖魔的血影,這是王煊在實驗妖法,看一看由他能否施展。

  他一指向前點去,烏雲中的妖雷落下,帶著血霧,還有妖魔鬼怪的虛影,向前方的多位妖族高手劈去。

  在新星的這段時間,他得到了太多的經書,老鐘的書房被他閱讀遍了,還有其他家的各種秘典,現在他信手拈來,隨意一擊都是頗有些來頭的術法。

  「欺人太甚!」有大妖怒了,一個人類竟在動用他們的術法,這是挑釁,更是蔑視。

  「由人類施展,威力確實不怎麼樣。」王煊搖頭,這次動用了道教的超凡定式,很強的一種術法。

  在他的指端,一條又一條銀光飛了出去,彼此穿插,構建成一張大網,將撲殺過來的四頭妖魔覆蓋,兜在當中。

  這是煉妖網,如果能夠構建出六級以上的超凡定式的話,應該可以煉死羽化飛升的真正妖仙。

  現在,王煊自然施展不出那個級別的術法,他以精神天眼輔助,勾勒銀色大網,猛力一收,四頭妖魔慘叫。

  煉妖網中,銀火沸騰,他們被勒緊,被能量網繩切割,最後又被火光燒爛身體和精神。

  頃刻間,四位妖魔死了,這讓妖族真的受不了,有心復仇,群起而攻之,但他們的人數不占優勢了,越來越少。

  而且,佛門不斷有人來援。妖族的一些據點卻被人血洗,他們這一邊根本等不到援軍。

  「撤退!」血鵬即便再不甘心,也不得不在高空中吼道,現在不走的話,他們這個陣營所有人都要死。

  休善一抖袈裟,紅霞漫天,幾乎定住虛空,讓血鵬身體發僵。休善一記降魔杵砸了過去,令血鵬身體劇顫,妖光爆發,翎羽凋落,伴著血液灑下。

  血鵬發狂,和休善拼命,極速遠去。

  王煊沒有跟下去,而是開始追殺其他妖魔,這個夜晚充滿血腥,躁動難安。

  事實上,到了白天依舊如此,各方還在圍剿剩餘的妖魔呢,連道家的汪海等人也參與了進來。

  由深夜到清晨,再到下午,各地不時有妖光划過天空,有人在追殺他們。

  王煊與老陳利用這個機會搜羅妖骨,分頭行動,出入各地。

  從大幕後過來的生靈,都有些震撼,這種事前所未有。

  殘存的妖魔最是難以接受,在昨日前,他們還一切順利呢,出入各地,準備附體奪舍,顛覆一些財閥,結果一夜過去徹底變了天,形勢急轉直下!

  秘網上,各大組織,都震撼而又激動,他們能夠看到第一手的詳實影音資料,心都在顫抖。

  「那是王煊嗎?這是在殺妖仙啊!」

  各大平台也在迅速報導,普通人顫慄,接著熱議,一片喧沸。

  ……

  王煊一路追殺妖魔,發現自己竟又一次來到最西部的熟悉城市元城,毗鄰雲霧高原。

  這裡給他留下很深的印象,的有一條大河,流經元城,在特殊洄游季節,星星魚會成群成片的逆河而上,夜晚漂浮到空中,很燦爛。

  他輕輕一嘆,想到了一些人,那個小小的身影……十分可憐,終究是沒能等到他將「緩藥」從密地中採回來。

  「人生沒有那麼多圓滿,生活中總有一些遺憾,讓人無奈。」他搖了搖頭。

  太陽西沉,他來到城外,站在周河畔,大河滔滔,一路奔流向東去。

  忽然,王煊有所覺,回首望去,從雲霧高原方向走來幾個機械人,陳舊而殘破,但腳步很穩,節奏始終不變。

  直覺告訴他,這幾個機械人有些特深,很危險。

  王煊眉毛微挑,意識到了什麼,立刻去看手機中趙澤峻發給他的從深空而來的陳舊飛船的照片。

  在那照片上有幾個機械人,與眼前這個幾個很像,應該就是同一批!

  居然被他遇上了,王煊不動聲色,這些機械人與孫家那個五號機械人有點像,這是什麼時代的產物?

  孫家的母艦以及五號機械人,是從舊土外的月亮上挖出來的!

  不遠處的幾個機械人帶著那個時期的濃烈風格,難道也是很多個時代前的「古董」?

  那幾個機械人在觀察他,站在遠處不走了。

  王煊很清楚,他們不算是冰冷的機械了,應該屬於某種特殊的金屬生命體!

  因為,他真實的感應到對方的頭顱中有種奇異的精神火光!

  這些特殊的金屬生命,擁有各種黑科技,還有超凡者的手段,大概率不好對付,對方應該掃描到了他的異常。

  王煊並不懼怕,真要有衝突,誰殺誰還不一定呢,他認為自己有制衡的手段。

  不過,他沒有感受到什麼敵意。

  王煊平靜地看著周河,在太陽落山前,向元城走去,不想與這幾個機械金屬生命體離的過近。

  在他進城後,對方也遠遠地跟下來了。

  王煊在城中漫步,不可避免地走到一個熟悉的地帶,曾經居住過的那個小區。

  突然,他神色一怔,而後心頭一跳,有些難以置信。

  前方有個小小的身影,居然又一次見到了她,那個命運多舛的小女孩樂樂,她……還活著。

  王煊吃驚,太超乎他的預料了,小女孩沒有死去,他很想走過去,問個清楚。

  但他不得不忍住了,因為幾個機械人跟了過來,就在不遠處。

  王煊自身無畏,但那個小小的身影若是被波及,那就不好了。

  幾個月過去,小女孩越發顯得柔弱,更加的單薄了,此時她的眼圈發紅,臉上帶著憂傷之色。

  數月前,她雖然有天人五衰病,隨時會死掉,但她卻很樂觀,一直在笑,哪怕身體很痛楚時,泛出淚花,她也在安慰她的媽媽,為大人擦去眼淚,小臉努力的揚著,很堅強。

  但是現在,她很憂鬱,站在曾經居住過的小區外,一直徘徊,沒有走過去,小臉上帶著淚痕,無聲的哭了,怔怔地看著那裡。

  「媽媽,我想你,可你……和爸爸一樣,永遠離開了,我沒有媽媽了,我想你們!」小女孩啜泣,雙肩抽動,聲音很低:「我在孤兒院,好想……回家,想爸爸,想媽媽。」

  小女孩一直很懂事,早慧,遠比一般的孩子成熟,現在滿臉淚水,如今她已經知道,去遠方出差的爸爸其實也早已離世了。

  她低著頭,離開這裡,很傷心,也很迷茫:「上次我活了過來,但他們背後小聲說,我隨時會死去。媽媽,你為什麼先離開了?我從昏迷中醒來,你卻不在了,再也見不到你。你的遺傳病,為什麼突然發作了,那麼猛烈,媽媽……我想你……回來啊。」

  不遠處的人行街上,行人匆匆,沒有人注意她,她小小的身影很孤單。

  「老師給我們布置了作業,對其他同學來說很簡單,可對我很難,要交一張照片……」小女孩哭泣,傷心的落淚,像是有委屈,更有悲傷,道:「照片要這個季節的,最新的全家福,實在不行,照片中也要有爸爸,或者有媽媽,可是……我沒有。」

  她說到這裡,實在忍不住了,哭的傷感,不斷摸眼淚,最後她坐在路邊,抱著雙膝,低下頭。

  王煊心中大受觸動,很想走過去,但又怕引起機械人的注意,不想她卷進莫名的風波,她已經很可憐了。

  夕陽下,小女孩起身,看著路過的人,慢慢走上前,小聲的和一些人說話,道:「我能請您幫個忙嗎?」

  但是,行人匆匆,下班的路上人們都急於回家,少有人駐足。

  偶有人稍微停頓,小女孩便怯弱地開口:「叔叔……能和我一起拍個照嗎?」

  路過的人很詫異,急於趕路,溫和地摸了一下她的頭就快速離去了,並不知道她的處境與真實情況。

  她擦去淚水,鼓起勇氣,這次嘗試攔下一個男子,而後指向不遠處那個熟悉的、生活過四五年的小區,道:「叔叔,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在大門外照張相?」

  她仰著頭,露出希冀之色,同時也忐忑不安,怕被人拒絕。

  那個男子笑著停下,看了她一眼,道:「叔叔趕時間,要去接我女兒放學,你可真乖真懂事,自己一個人背著小書包回家的?」

  然後,他就快速離去了。

  小女孩聽到這些話,頓時低下頭,默默地向後退去,在沒人的地方無聲地落淚,而後小聲的喃喃著:「我想……媽媽,我想爸爸了。」

  王煊心中發酸,他看向遠處的幾名機械金屬生命體,為什麼還不離開?

  「我們沒有惡意。」其中一個機械人竟然開口,用的是新星上的語言,不過那種聲音略微顯「僵硬」。

  王煊知道,他們觀察到了,已經注意到小女孩樂樂。

  他不再等了,向前走去,來到她的身邊,輕聲道:「樂樂,你要和我去拍張照嗎?」

  小女孩淚眼婆娑,快速抬頭,看到是他後,啊的驚呼了一聲,而後是喜悅,以及讓人心酸的動作。她忍著淚水,像是小雞啄米似的快速點頭,哽咽著只能說出一個字:「嗯!」

  「你要是我女兒多好。」王煊輕聲說著,蹲下來將她背起,道:「走,我們去大門那裡拍照。」

  向大家求下保底月票啦,月初雙倍,請多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