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照進現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迷你版劍仙子接近了一些,離王煊不遠了,她閉著雙目,再次深吸氣後,一副陶醉的樣子。

  這種體驗相當的美妙,銀霧不醉人,她卻有些微醺的感覺,小腦袋晃動著,身體輕盈,像是要飄離地面了。

  「真是神奇,他這個境界怎麼會流動出這樣的神秘物質?」她眨巴著大眼,有些不解。

  現在,她徹底清醒了,早沒起床氣了,縮小版的她美滋滋,道:「我就吸一點點,我吸,我吸,我再吸……」

  她發現這很上癮,銀霧蘊含著勃勃生機,同時也有極其驚人的超凡屬性,實在讓人抵抗不了。

  不知不覺,她就湊到了近前,都快觸及王煊的身體了,銀霧升騰,她不用怎麼吸氣,都被覆蓋了部分身體。

  「好噁心啊。」她快速退後,在前面的地上,挨著王煊那裡,有些焦黑的斑塊。

  它們被銀霧籠罩,不注意還真會被忽略。

  「怎麼像是被雷劈,脫下了一層皮?」她皺著鼻子,連著揮手,將那些黑乎乎的物質連帶著那部分泥土都隔空拋到地表上去了。

  虛無之地,王煊盤坐生命之池中,身體生機越發的旺盛,他驚異的發現,岸邊的土山上也有變化。

  九劫天蓮的那片新葉和那顆嫩芽,綠瑩瑩的邊緣帶上了淡淡的紅色,這讓他吃了一驚,天藥這麼厲害嗎?

  他每次回來,體內都會散掉絲絲紅霧,竟被那天藥吸收了?

  雖說經過他煉化,等同過濾了一遍,將最為暴烈的毀滅物質淨化了,但一株藥草能吸收掉,還是很驚人的。

  「這株天藥要變異!」他盯著看了又看,照這個趨勢下去,葉子有可能會流動出晚霞般的色彩。

  他覺得自己的命土和這裡的距離又拉近了,他在吸收銀色物質,他的命土中也有絲絲銀霧冒出,不斷被兩株天藥吸收掉。

  「嗯?」更讓他覺得離奇的是,隱約間,他似乎感應到了自己的身體,沒有看見,但模糊中略微有感應。

  他並不意外,因為按照陳永傑上次所說,銀色物質同步在他的肉身中流動。

  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天眼掃視,像是有時光片段一閃而沒,他露出異色,怎麼像是看到了縮小版的劍仙子?

  與其說是看到,不如說是靈光一閃,肉身的自我保護,傳遞迴來的某種神秘本能,告知他沒什麼危險。

  他的身邊似乎多了一個小東西。他坐在池子中深思,肉身和精神都這麼的神秘嗎?畢竟,現在像是隔著一個世界呢!

  「值得深入探索。」他輕語,然後他就有些手癢,劍仙子該不會真在他身邊吧?想去伸手捏捏她滿是膠原蛋白的小臉。

  ……

  青木的小型飛船路過安城,划過天際,徑直向著遠方的荒山野嶺而去,他早先和王煊通過電話,知道他要去哪裡閉關。

  飛船中,陳永傑雖然一而再的被震,但他確實穩住了,並未掉落境界,他所說似乎沒錯。

  現在,超凡餘波激盪,受影響最嚴重的就是所謂的「天花板」,他們首先會被搖落下來。

  當然,他也得防備,萬一辛辛苦苦修行到這一步,一朝被錘下來,那真是修行路上的血色慘案。

  「矮山連綿,一片荒蕪。」陳永傑開口。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青木說道,提醒他,劍仙子就在前方沉睡,還是別說了。

  關琳也跟著他們走下飛船。

  「在那裡!」陳永傑感知敏銳,第一時間就發現異常,前方的山地中有熟悉的氣息,有幾絲銀霧溢出地表。

  他大步向前走去,到了近前後,他確定王煊就在下面,此外還有那個變小了的女劍仙!

  他沒有精神天眼,但依舊能感知到部分真相,不過,他無法看到白霧籠罩的劍仙子的真實狀況。

  「你們怎麼來了?」迷你版劍仙子認為她睡覺的地方越來越不清淨了,天天有人打擾,現在挖出個「奇物」,也有人跟來,大概被惦記上了。

  陳永傑驚異,來到這裡後,接引到絲絲銀霧,他頓時穩固了,沒有早先那種動盪不安的感覺了。

  他知道劍仙子在下方後,覺得很不適,當初被她在內景地用仙劍劈的實在是崩潰,那段時間他看到劍就想吐。

  不過,經過那次的調教,他的劍術暴漲,可以說一日千里,承受多麼大的痛苦就有多麼大的回報。

  「見過仙子!」老陳在地表施禮。

  「唉,見者有份,快坐下吸收這種奇異物質吧,錯過了會後悔的。」縮小版的劍仙子沒精打采地說道。

  陳永傑沒下去,坐在地表上,他心中頗不平靜,真是見鬼了,到了這裡後他穩的不能再穩了,不再震動。

  「巧合嗎,還是真和他有關,他修行出的物質有些離奇?」陳永傑心中思忖,產生各種聯想。

  然後,他趕緊讓青木和關琳也坐下,不管有沒有關係,沒看劍仙子都不顧形象,跑王煊近前去吸銀霧嗎?

  此時,王煊身上流動淡淡銀輝,有濃郁生機的霧氣絲絲縷縷的溢出。

  劍仙子也在猜測:「他的精神離體去了哪裡?該不會是誤入極高等的精神世界,採集到了神聖物質吧,所以造成這種景象?」

  直到一段時間後,她果斷向後跳去,自張開的紅艷艷的小嘴中吐出略帶紅光的劍氣,並咳嗽了幾聲。

  「呸呸呸,剛才還誇你呢,這是什麼?」她不斷向外吐氣,那一大口紅光,憋的她肉呼呼的小臉通紅,大眼都瞪圓了。

  地面上,老陳反應迅速,察覺到劍仙子的異常後,他第一時間動用秘力將青木和關琳隔空送出去很遠。

  他自身則被溢出的一絲紅暈灼燒的躍起,倒吸冷氣,而後滿身通紅,眼睛都瞪大了,張口間,向外噴火!

  「什麼東西?」他頓時被驚到了。

  然後,他看到地下,王煊身上銀光消失,霧氣消散,有的只是一點紅光流動,其身體略顯焦黑,要被剝皮了。

  陳永傑沒有逃走,下一刻,他精神震動,顫聲道:「就是這種感覺,燒的劇痛如撕裂,但這就是我想要的!」

  他精神出竅,牽引來一絲紅暈,當然,他不敢莽,無論多麼激動,他也很有分寸,只吸來一點點。

  然後,他的肉身就和烤大蝦似的發紅了,他的元神像是被點燃少許,略帶自焚景象。

  「我師傅……又瘋了!」青木說道,早先要衝向太陽,要以核輻射煉身煉神,現在又魔怔了。

  「沒錯,有我要的那種感覺了!」陳永傑盤坐下來,他謹慎的吸引來絲絲紅霧,同時在接引太陽火光。

  此時,在他的身體中,一縷縷金丹氣,還有一道道佛舍利活性物質,彼此交融,被紅霧焚燒,淬鍊,交融出新的力量。

  他知道,現在依舊沒有擺脫舊有的神話體系,但是現在他已經在設想的路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質變,不可能瞬間發生,慢慢來!」他將太陽火光也引入身體中,融進那團混合物質中。

  「燒吧,去蕪存菁!」他的精神也沖了進去,煅燒自我。

  現階段他自然沒有金丹,也無舍利子,但是金丹氣、舍利活性物質,卻每日都在誕生中,正在迅速積累。

  陳永傑開口:「青木,去飛船上找找看,中級武庫中有沒有可控的核武器,拆下來,給我弄點輻射。」

  關琳也忍不住了,道:「老陳,你想什麼呢,修行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要太激進!」

  「我心裡有數,在這個年代,不勇猛精進就意味著被淘汰,腐朽的老路走不通了,需要冒險拓荒!」

  青木無奈,最後拆下來最小檔量的武器,交給了老陳。

  陳永傑抱起來沖向遠方,確實沒敢激進,稍微「意思」了一下,然後又跑回來了。

  他取出一塊真骨,開啟內景地,將青木和關琳的精神體送了進去,他忙碌起來,盤坐在內景地邊緣,接引大量神秘因子進入肉身。

  陳永傑的體內像是一片實驗場,丹氣、舍利物質、太陽火光、輻射殘餘能量、神秘因子,再加上他的精神又回歸了,牽引那紅色光暈,煅燒這團混合物,簡直是個大熔爐。

  這一天,陳永傑確實拼了,以各種能量物質熬煉自己,他連著開了兩塊仙骨,兩次借內景地輔助修行。

  期間,他差點將自己燒熟,實在堅持不住,就引神秘因子洗禮,暫緩進程,減輕負擔。

  地下,劍仙子看到這一幕,一陣眨巴大眼,連她都覺得陳永傑很拼,在……自殘呢。

  其實她自己也在研究,嘗試化紅光為劍光!

  「我該回去了!」王煊開口,他覺得這次修行該結束了。

  此刻,外界是愁雲慘澹,許多超凡生靈簡直想痛哭,該來的到底還是來了,根本躲不掉。

  「我跌落了,擋不住那種趨勢。」

  恆均派出的兩批人,現在都失魂落魄,他們瞬間「破板」了,不過這次是反向的,從逍遙遊跌落了下來。

  大地上,更是有妖魔在嘶吼,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巫師星球上,一頭魔龍仰天咆哮,飛上高空,擺動龐大的身軀,怒不可遏。

  深空中,某顆枯寂的星球上,一個光禿禿的山體中封印鬆動,有什麼生物要出來,但緊接著吼嘯連連。

  新星上,老張站在原地,面對宇宙星空,將鏽跡斑斑的銅鏡直接蓋在了自己的臉上,暫時不動了。

  大興安嶺地下,羽化神竹挖成的竹船中,白衣女方士已坐起,全身都在發光,同竹船凝結為一體,交織出夢幻般的光彩。

  某一秘境中,紅衣女妖仙身上的如同晚霞般的長裙炸開部分,露出雪白身體。她舞動天風,無盡雷霆落下,化成她的戰衣,修補了紅裙缺失的部位,雷電戰裙飄舞,流光四濺。

  荒蕪的山嶺中,王煊肉身上的紅光消失,銀輝再次流動,片刻後終於要全面平息了。

  虛無之地,生命之池中,王煊起身,對這次的修行成果很滿意,他的精神堅韌而強大,和以前不同了。

  他像是被千錘百鍊過,蘊含著勃勃生機,也帶著一縷鋒芒畢露的氣息,一點紅暈流逝而過,那是沐浴了不知道多少次絲絲紅光的結果。

  「回歸!」

  他起身,拔起插在池中的斬神旗,又從池底撈出獸皮卷,都和他一樣,吸收了足夠多的銀色物質。

  然後,他頭也不回的遠去。

  「希望下次來時,天藥安然無恙,如果被人採摘走,那可真是人間慘案……」

  讓他的驚異的是,路程似乎真的變短了,現在他都不用以精神天眼去看迷霧飄向的方位了。

  遠處,那可見的原初命土還有兩株天藥,已經在指引著他的歸途。

  他駕馭斬神旗,如一抹星光劃破黑暗的宇宙,只用了兩個月就回來了,出現在養生爐的旁邊。

  這意味著,他不僅大大縮短了時間,還節省了大量的體力,帶回來了更多的銀色物質。

  下一刻,他的精神和肉身合一,瞬間感覺到自身的強大,他一怔,看到一個小東西鼓著肉呼呼的腮幫子在身邊吐氣呢,而後又去用力吸氣。

  這是什麼情況,他在虛無之地曾為了減輕痛苦,各種分心聯想,這還真是……照進現實中了?

  剎那,他不由自主,很自然地伸出右手……去捏她略帶嬰兒肥的小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