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該出手時就出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復甦後,相當自然就捏了過去,因為在虛無之地,他捏過好幾次了。

  但是這次真的不同了,他捏到是真實的的小臉,蘋果肌飽滿,滑溜溜,瑩白有彈性。

  迷你版劍仙子閉著眼睛,在吸最後的銀霧,真沒想到他會來這一手,對他壓根就沒有防備。

  現在她愕然,刷的睜開雙目,知道什麼狀況後,她瞪圓了大眼睛,真是豈有此理!

  王煊真心覺得……手感不錯,滿滿的膠原蛋白。

  所以,他捏著這張由純淨驚艷到愕然的小臉,還輕輕地扯了扯,仔細感受了下那種滑溜的彈性。

  迷你版劍仙子想打他!

  王煊出手如電,事實上,在他右動作時,他的左手也早已自然的伸出去了,另一側肉呼呼的臉頰也入手了。

  這樣就對稱了,他扯了扯,確實好玩,覺得這小東西瞪圓的大眼,還有氣呼呼的樣子挺可愛,特別耐看。

  當然,他此時也徹底清醒了,暗叫自己糊塗,在虛無之地呆了「兩年」,剛回歸還沒有緩過來呢,居然真將她當成一個小丫頭了。

  這可是大名鼎鼎的女劍仙,現在只是容貌幼小一些,但其實能夠劍氣沖霄,敢和紅衣女妖仙叫板,是個極其厲害的人物。

  「仙子,你還好吧?」他在想各種補救措施,大意了,精神回歸肉身後還沒適應呢,絕不是故意的。

  但有人會聽嗎,劍仙子會相信嗎?他心中沒底。

  「我去!」地面上,青木似乎有所覺,探頭觀望。

  「走了!」陳永傑拉上他,又帶上關琳,神速消失。

  他相當的果斷,萬一被遷怒怎麼辦?劍氣縱橫,對他們也同樣一頓亂劈,那不是冤枉死?有什麼事還是讓王教祖自己去承擔吧!

  「師傅,我剛瞄了一眼,王煊似乎在摸劍仙子的臉。」青木的聲音在他們消失的方位傳來。

  當然,人早就沒影了,一切都是因為王煊和女劍仙靈覺太敏銳,能夠捕捉到很遠地方的動靜。

  青木你故意的吧?王煊心中叫道!

  ……

  山外,飛船啟航,趕向安城,八百里的距離不是什麼問題,很快就到了。

  此時,青木狀態極佳,已經正式成為宗師,畢竟這次他師傅耗用了兩塊真骨,在內景地中以神秘因子洗禮,他修行了「很多年」。

  他很激動,連「廢柴秦誠」都早已邁進這個領域,他如果不能成為宗師,那真是沒臉在舊術這條路上走下去了。

  關琳境界更高,她一路上很忙碌,和相關的組織與部門通話,交換意見。

  她告訴老陳,破板級生靈不久前又和不少人談話了,多半也會來找他。

  「靜觀其變,他們如果不過分,我就忍他們一口氣,如果很過分的話,將我們逼的別無選擇,那就給他們立下規矩。」陳永傑說道。

  破板級生靈?他臉色微冷,估計全都被震落下來了吧?跌落下逍遙遊境界的話,一切都將不同了。

  此時,陳永傑實力提升了一大截,上一次的藥土,還有天藥以及仙漿等,一直在推動著他突破。

  那些強大的底蘊,沒有消耗完呢。

  這次,他又開了兩塊仙骨,在內景地修行這麼多年,兼且進行各種「作死」的實驗,他已經臨近六段了。

  他手持鎖魂鍾,手握釋迦的法螺,還真不怵那些境界跌落下來的人。

  不過,他又嘆氣,估計王煊又猛烈的突破了,妥妥的超越他一個境界了。

  「五段,他命名為定路,六段的名字叫什麼?」

  安城外,青木的莊園,也是他們這個組織的分部,有兩人早就等在這裡了。

  陳永傑看到他們後,心中不喜,又遇上他們了,上次曾在他的書房中平靜地俯視著他,現在還來?

  這兩人的面色略微有些發白,就在不久前,他們咳血不止,像是被人鑿穿了道基,從逍遙遊境界跌落下來!

  「還是為合作而來,這次會有個大項目,可以共贏。」一個灰發中年男子開口道,中氣不足。

  此時他心情糟糕,沒有起身,似乎懶得應付,他的身體有些虛弱,這次被震落下來,實在悽慘。

  「什麼合作?」陳永傑問道。

  灰發男子低語道:「地心深處有一座宮殿,但是那裡的封印至今都很厲害,需要你們幫助,將那裡轟炸開。」

  陳永傑心頭一跳,地心附近怎麼會有宮殿?

  想都不用想,封印一定會非常牢固,不然的話這些人不會打不開,需要動用威力巨大的武器。

  可是那地方能亂炸嗎?一旦改變地質結構,整片舊土都可能會解體!

  關琳也眉頭深鎖,這些人在找什麼?不久前從地層深處挖出過玉石房子,裡面竟腐爛的人,還未徹底變成白骨。

  某個生命科研所的人對那幾個腐爛的人檢測過了,都是了活了五百年以上才死去的,更有活過八百年以上的人。

  而且,死因不明,不像是正常衰老而死。

  「那是執意留在紅塵中的人,應該能成仙了,卻選擇留下。沒有進入大幕,他們自然會發病,死狀悽慘。」另一位紫發男子解釋。

  灰發男子道:「但我們懷疑,地心那裡,宏大的地宮中可能還有人活著,畢竟當年有極其厲害的人物選擇留下。」

  這種消息頗為驚人,居然有強大的神話生物保留著肉身,一直棲居在人間?陳永傑、關琳、青木都動容。

  說是地心,其實那座巨宮只是沉入岩漿中,並不是在地核那裡。

  「兩位,你們可以將那座宮殿牽引出來,我們在外面相助解決。」關琳開口。

  無論如何,她都反對在地底深處動手,萬一失控的話,引發大爆炸,那簡直不可想像。

  要知道,那是逍遙遊層次的人都開啟不了的地方,得需要多麼恐怖的能量才能炸開?

  紫發男子搖頭道:「它遠比大岳還沉重,更有各種禁制,連地仙都牽引不出來。」

  陳永傑直接想將他們趕出去,開什麼玩笑,神話都腐朽了,連地仙都牽引不出來那座巨宮?一看就有大問題。

  「地宮中有天藥,保守估計會有一株,運氣好的話可能會有兩株!」灰發男子露出淡笑,告訴他們,如果成功,會分他們兩片天藥花瓣。

  即便對大幕後不是多了解的青木都聽出不對了,地宮中能有天藥,那究竟是什麼地方?絕對不能亂轟!

  陳永傑拒絕了,根本沒法合作,地宮不是超乎想像的恐怖,就是有絕世強者蟄伏當中。

  這些人出來後,直接就向地心挖去了,那裡是被恆均看重的地方,肯定很邪門。

  「這麼說,沒法合作了?」隨著時間推移,那兩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

  陳永傑坐在一邊,算是默認了,他儘量克制,不與他們起衝突。

  紫發中年人開口:「這樣吧,那就談第二個合作,王煊和你一起回舊土了吧?我們想見見他。」

  陳永傑心頭一沉,小王走到哪裡都是唐僧肉,總是被人惦記,看起來他有特殊內景地的秘密漸漸公開化了。

  「他去閉關了,我也不知道在哪裡。」

  紫發中年男子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們追隨的絕世強者不需要他接引,已經掌握有羽化幡。我們聽說,他手上有斬神旗,想親眼看一看能否借用它劈開地宮。」

  「我真不知道他在哪裡。」陳永傑搖頭。

  「你有點不識時務啊。」紫發中年男子起身,來到他的身前,居高臨下,就像是上次那樣淡漠地俯視。

  「你們不要過分!」青木見不得他師傅受委屈。

  紫發中年男子沒搭理他,認為他沒資格值得他去關注與多說什麼。

  「兩位,你們的一些要求確實過了,我們做不到,看一看還有其他能合作的嗎?」關琳適時開口打圓場。

  「目前沒有。」灰發男子坐在那裡搖頭,聲音有些冷冽了。

  接著他補充道:「其實,我們要找王煊並不難,他父母就在平城吧,我們如果去那裡見見他們很容易。畢竟是兩個凡人,避免他們受到驚嚇,我覺得還是和王煊私下聊聊為好。」

  陳永傑神色嚴肅,道:「兩位,你們都是高人,王煊的父母都是普通人,牽連家人的話有些過了。」

  「所以啊,讓王煊來談一談,我們又不會為難他。」灰發男子坐在那裡平淡地解釋,道:「其實,早和我們接觸會有不少好處,在我們的身後,有一位手持至寶的絕世強者。」

  紫發男子站在老陳的面前,態度冷漠,道:「別光想著別人,也為你自己考慮下,或者為你的妻子考慮下。」

  說到這裡,他瞥了一眼關琳,道:「凡人,多災多難。世道亂了,人應該順應趨勢,不應該與大勢對立。」

  「你們太咄咄逼人了!」青木臉色陰沉地說道。

  結果,那兩人依舊沒搭理他,渾然沒將他的這種凡人放在眼中。

  「你們兩個先出去,我和兩位高人聊一聊。」陳永傑語氣軟化,讓青木和關琳先出去。

  「老陳!」關琳不放心。

  陳永傑搖頭,道:「沒事兒,放心吧,兩位前輩不會為難我,沒有什麼不可以談,合作的事情可以慢慢聊。」

  關琳和青木帶著憂色,無聲的退出房間。

  「這樣不是很好嗎?」紫發男子淡笑。

  陳永傑問道:「我如果不答應,你們是不是會動我的家人?王煊如果不出現,你們是不是要去找他父母的麻煩?」

  「你想多了,我們不是那樣的人,只是找你們的家人儘量溝通一下。」灰發中年男子坐在那裡說道,並不承認。

  紫發男子站在近前,道:「儘量和為貴,但如果談不妥,那麼也只有過激一些了,人誰沒有一死的時候?」相對來說,他倒是痛快,直接承認。

  「你們逼人太甚!」老陳說道。

  紫發中年男子平靜地俯視著他,道:「心態很重要,順應大趨勢,擺正立場,你就覺得沒什麼問題了。

  「啪!」

  突然間,紫發男子面孔扭曲了,因為被一隻大手突兀地就扇了一巴掌,整張臉的血肉都破碎了,牙齒都斷落下來三顆。

  陳永傑快如閃電般,猛烈而暴力,這樣突然掀桌子讓兩人都心頭狂跳,提前沒有感應。

  同一時間,在老陳掄出去巴掌的剎那,赤霞綻放,像是有一輪大日橫空,那是一張袈裟包裹了整個房間,封擋所有的路。

  這是老陳手中第三強大的異寶,屬於一位菩薩所留,威能極其恐怖,化成一方紅色小天地,困鎖兩人。

  事實上,那兩人反應神速,尤其是挨了一巴掌的紫發男子,更是殺氣沸騰,一個凡俗界的人竟敢辱他!

  「死!」剎那間,超物質激盪,他接連動用數種殺手鐧,都是絕學,光暗交織,向著陳永傑衝擊過去。

  任他法術萬千,陳永傑此時都只有一個動作,催動被煉化的鎖魂鍾,剎那放大,哐當一聲,將紫發男子和各種妙法都籠罩在當中。

  然後,老陳噹噹震鍾,裡面傳來悶哼與慘叫聲。

  灰發中年男子自然早已在第一時間動手,但是,等待他的卻是一個雪白的法螺,這是釋迦留下的異寶,威能駭人!

  陳永吉吹響,卍字符沉重如山,一個又一個的飛出,全部砸在此人身上,讓他大口咳血。

  兩人剛破板,元氣大傷,來到九段初期,甚至都要跌到八段了,遇上剛突破勇猛如虎且心中怒氣和殺意一起蒸騰的陳永傑,自然討不到好。

  「我忍你們很久了,竟敢用家人威脅,既然註定翻臉,那我就直接剁了你們!」陳永傑的精神領域震動,殺意澎湃。

  「我師傅動手了!」外面,青木顫聲道。

  他和關琳對陳永傑很了解,早就預感到老陳會翻臉出手。

  嗖的一聲,青木扛著熱武器就沖了進去,早就準備好了。

  而關琳在遠處已經駕馭小型戰艦升空,鎖定這裡,也非常有默契。

  不過,他們白擔心了,房間中的戰鬥結束,老陳噗噗兩聲已經用大黑劍砍下兩人的首級,並以鎖魂鍾滅盡元神,他提著兩顆頭顱走了出來。

  陳永傑很平靜,道:「打掃戰場,消除痕跡,就說那兩人自己離開了。先瞞著,時間在我們這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