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化劫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求仁得仁,求錘得錘。」陳永傑扔下兩顆頭顱。

  這兩人觸碰到他的心理底線,竟要針對關琳以及王煊的父母,何以解憂?唯有殺之!

  青木快速打掃戰場,清除痕跡,心中暢快了。不久前那兩人相當的自恃,都不帶搭理他的。

  他曾幾次開口,結果都被無視了。對方的眼神說明一切,不將凡人視為同一類生靈,讓青木憋了一腔怒火。

  「師傅威武!」

  接著,他低聲問道,舊土的超凡禍會不會不成問題了?

  陳永傑搖頭,道:「我藉助了頂級異寶,想純憑我自己鎮壓這個級數的生靈,還有些不足。」

  他要是再提升一個境界,那必然沒問題了。不過,他也冷哂:「這些人心態還沒轉變過來呢,都從逍遙遊跌落下來了,還以為可以俯視我等,說到底還是瞧不起人間。」

  關琳走來,長出一口氣,剛才她著實覺得有些壓抑,兩個極強的生靈聯手壓制,她生怕老陳出意外。

  「還是要謹慎一些,目前舊土的破板級生靈不算少。」她叮囑道。

  陳永傑點頭,讓他稍微心安的是,傳說中的絕世異寶沒有幾件,同時,恆均並未賜下絕世真血,那些人對抗不了鎖魂鍾和法螺。

  不過,目前確實不能大意,大幕過來的生靈著實很多,不見得都是敵人,但成分複雜,更容易出亂子。

  「希望時間流逝快一些,我們心頭的沉重壓力或許會隨著時間推移減輕很多。」

  老陳現在真懷疑了,腐朽的神話體系不時猛烈震動幾下,加速消亡,沒準真和王煊在找新路有關。

  尤其是這次,實在太巧合了,震的他都有點懷疑人生,從外太空匆匆趕回來。

  「告訴王煊嗎?」青木開口。畢竟這次對方盯上了王煊以及他手中的斬神旗,想得到那件傳說中的異寶。

  「先別分他的心,等他回來再說吧。」老陳開口。

  他希望,王煊真的蹚出一條成熟的路,壓制下腐朽的列仙,現在最好蟄伏與低調起來,不要到檯面上來。

  現階段,既然他已經動手,那暫時就由他來承擔,吸引列仙的目光,將他們的注意力都聚焦到他身上來。

  他身上有鎖魂鍾,必然也是那些人惦記的東西。死去的那兩人一而再的找他,估計早就在打這方面的主意了。

  陳永傑壓力倍增,幫著青木清理完現場後,坐在書房中,開始沉思,還是需要變強。

  關琳露出憂色,很擔心他,因為她很清楚,陳永傑這是要為王煊爭取時間,作掩護呢。那些大妖、列仙等,真要徹底盯上他,將極其危險。

  她聯繫平城的人,注意防禦,各種探測器全開,超級熱武隨時激活。

  ……

  荒蕪的山嶺間,泥土下,王煊原本做好了被劍光削的準備了。

  但最後迷你版劍仙子居然……嗖的一聲,沿著地下通道先行跑路,剎那消失。

  臨走前,他還捏著對方肉呼呼的小臉呢,還未來得及放手,結果導致拉長了一些,他才鬆開。

  「她怎麼反倒逃了?」他不解,不過沒被毒打已經很滿足了,畢竟那可是一位敢叫板絕世強者的頂級劍仙。

  王煊靜心,開始內視自我,沒有急著離開,在這裡鞏固道行,觀察命土、天藥、銀色物質等。

  也是在洞察自身時,他忽然醒悟,為什麼劍仙子第一時間逃了,大概率是因為他有精神天眼的原因。

  估計是看他甦醒了,怕他各種亂瞄,所以對他「放棄治療」,先行離開現場。

  「突破的很徹底!」他起身,舉手投足間,力量極其強大,什麼超凡定式,各種術法,他覺得自己一拳頭砸過去,能直接打死那些跨界過來的生靈。

  現在的他,從五段後期直接跨越到六段後期,一次晉階相當的猛烈。

  他仔細體悟那些過程,印證自己的修行,直到最後,全面解析,重新參悟,已經過去一天一夜。

  隨後,他觀閱從鄭武那裡得到的手札,以及鄭武的經驗等,對比新舊兩條路,感悟更深了。

  「這次確實有些冒險,很極端,像是在地獄入口走鋼絲繩。」他在回思,多次都險些被紅霞絞殺。

  但是,他的收穫很大,境界突破,無論是精神還是肉身,都得到了洗禮,實力大幅度的提升。

  並且,這次他體悟很深,漸漸從更高的角度觀看人世間這個大境界。

  人世間九段,整體都是在提升現世中的自我,不斷的實現超凡蛻變,從一開始到現在,以及未來的九段後期,都同精神和肉身有關。

  「人在世間,踏足超凡,一切才剛開始,先行積累,達到極點時才能質變,有朝一日才能沖霄。」

  這是他的對新路的理解,和舊的神話體系有些不一樣。

  他以身試路,人世間就是一個原初階段的積累,不斷的找力量,增強自身,根基越深厚,將來質變的越猛烈。

  他找到了銀色力量,自然是超級加分項,目前又在「作死」接引紅霞,想煅燒精神,希冀最後能收為己用。

  這些都是新的力量之源,不斷積累,可以迅速提升自己。

  「我要在人世間找到更多、更強的力量。」王煊認為,那種紅光雖然極致危險,但是應該想辦法拿下。

  命土中,銀霧瀰漫,天藥氣息濃郁,生機比以前更加的旺盛了,他感覺到命土愈發渾厚,這是實力提升的體現。

  這一次,他帶出了大量銀色物質。

  王煊內視後,精神外顯,看到了地表上,也看到了身前,有不少焦黑的皮,以及衣服的灰燼。

  他倒吸冷氣,有些細節起初沒注意,他的肉身早先竟也承受了極大的苦難,竟剝落下這麼多焦痕。

  王煊看了又看,肉身竟是和他的精神同步,被紅光侵蝕的很嚴重,還好那種紅霧出現在外界的極少。

  不然的話,他就不是雷擊木了,而是雷擊炭。

  「看來肉身和精神之間有著超越感知,超越常理的神秘聯繫。」

  王煊的身體中,銀色物質流動,取代了大部分的超物質,遍布在血肉中,具備更強大的超凡屬性。

  銀色物質由精神而剎那同步到肉身,達到了他預想的效果。

  這次回歸後,他並沒有虛弱感,因為歸途中消耗極少,這種新的超凡物質被大量帶了回來。

  王煊在這裡默默體悟,與現有的神話道路印證,整整兩天兩夜,收穫很大。

  直到最後他才起身,將自己留下的那些焦黑物質絞碎,燒成塵埃,處理了個乾淨。

  「我險些死掉,但在生死間也蘊含著機緣,移栽天藥物,沐浴紅霞,宛若在渡劫。」

  他在為這個境界想名字,與其說是渡劫,不如說是化劫難為收穫,找到新的超凡力量。

  「人世間第六個境界,就叫化劫吧。」

  王煊從地下走出,身上的衣服早燒沒了,噗通一聲,他躍入前方的水潭,借上方的瀑布沖洗自身。

  水花濺起,銀霧瀰漫,他的身體修長而又強健有力,在陽光下流動出晶瑩的光澤,他穿好衣服,這一次修行結束了。

  「我理解的人世間這個境界,那就是還沒有脫離人世,不能一味的埋頭苦修,也要感悟現實世界。」

  精神與肉身超負荷運行了很久,他需要調節,如果強制壓榨潛力,對於將來而言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事實上,他也想觀察和等待一下,看看自己栽種的那株天藥會否被人盜走。

  「如果沒有人進入那片荒蕪、虛寂之地,那麼我可以繼續拓荒,在其他安全的路段移栽天藥。」

  王煊猜測,當他的足跡所至,天藥所至,飄渺之地漸漸有了生機,說不定竟來他一念間就可以瞬間回到自身命土中。

  或許,那樣拓荒尋找新路的過程,其實也是命土在延展,在變大,在接近真實之地。

  當虛與真相合,會發生什麼?

  「漸漸腐朽的神話體系落幕,我還有時間嗎?」王煊沒有放鬆,甚至心頭略顯沉重,離開這裡。

  不過他也心懷憧憬,畢竟,他已經找到了新路的開端。

  他沒有去打擾劍仙子,還是讓小東西繼續沉眠吧,趕緊長大,到時候他去將大幕後的那個她接引回來。

  「不知道跨過死關隕石坑,會見到什麼,如果能多幾株天藥就好了,我在沿途一路栽藥,似乎好處不小。」

  在回去的路上,他還在想修行的事,天藥神秘,從他體內消失,栽種到了飄渺之地,藥……真的不嫌多。

  他走的不快,注意各地的狀況,在五百里外的一片山嶺中,他看到一個老者在開荒,播種藥草。

  這是一個超凡七段的人形生靈,顯然是從大幕後會來的!

  王煊上前打了個招呼,對方很平和,也看出他是超凡者,很平的和他交談起來。

  「大幕將熄,我沒什麼野心,雖然境界跌落了,但能夠回來就很滿足了,這一世我只想做一個普通人。」

  他厭倦爭鬥,不喜算計,只想在紅塵中找一塊淨土,閱讀經文,擺弄花草,寧靜的度過說一生。

  王煊詫異,而後又理解,這種人什麼沒有經歷過?應該是一位古仙,絢爛過後,只想體悟紅塵靜美了。

  或許,這才是富有仙氣的真仙。

  但是,誰有能真正說的清呢。有人認為仙應該飄渺出塵,沒有紛爭,可是去看那些古籍,又有哪個是如此呢?

  「超凡脫俗,物外忘我的仙,只是現實中的人的美好想像。」王煊搖頭。

  連道典中的神仙都是分等級的,佛說眾生平等,可是卻有佛、菩薩、羅漢之分,接受香火朝拜。

  一路上,王煊又見到了一些仙和妖,真有部分隱居大野中,有避世的心態,暫且看是脫離紅塵了。

  但也有一些仙和妖活躍在城市中,融入這個時代,享受滾滾紅塵中的多姿多彩。

  比如,有的妖仙成為明星了,比新星的那批生靈還先回歸,萬眾追捧,人氣很高,都快忘了自己的身份。

  也有的神仙大隱於市,實力極高,不惹事,不表現超凡之力,只是在安靜的生活,未來究竟要怎樣,無人得知。

  王煊已經知道,前兩天又震動了,破板級生靈從逍遙遊境界掉落下來了,差點到八段去。

  然而,在一些繁華的大城市中,他卻看到了九段極巔生靈,過著平凡人的生活,這讓他頗為吃驚。

  他覺得,這可能是有些來頭的古仙!

  「大幕後神秘莫測,總有手段,有些辦法,最大限度的讓他們保住實力,踏上歸途。」

  當然,最可能的情況是,舊約也在不斷鬆動。

  王煊警醒,真正的厲害人物似乎才開始出現,在古代中負有盛名的仙人,絕對極其的強大。

  不過,路途所見,讓他長出一口氣,總體來說,舊土不說到處是神仙與妖物也差不多了,但大多都很低調。

  如果列仙都如此,妖魔都這樣,世間將會少去很多紛亂。

  當然,這些人或許也都是在隱忍,不想當出頭的椽子,靜待將來的機會與變局。

  「現世中,無論是人還是仙魔,都在渡啊,活法不一樣,目標不一樣,比較起來,很難說誰更超然。」

  王煊接近安城,他覺察到了平靜下的暗流,並不是所有回來的生靈都在甘於現狀,有些仙魔所圖甚大。

  他回到青木的莊園,屬於秘路組織的分部,剛見面青木就一把拉住了他,告知他這兩日的情況。

  「地心有巨宮,有天藥,有可以成仙但卻沒有離開人間的古代強者?」王煊訝然。

  隨後他露出怒意,恆均派出的那些人居然想動他的父母?

  「殺的好,該給他們立規矩了!」王煊點頭,道:「你師傅呢?」

  「這兩日都在平城,快回來了。」青木告知。

  下午,陳永傑居然帶著血秘密回歸,神色無比嚴肅,告訴王煊,他在平城先後殺了八位從破板級跌落下來的生靈!

  「這幾日,舊土的各路仙魔越來越低調了,似乎真的融入了這個時代,出乎我們的預料,不管真心也好,暫時隱忍也罷,目前都稱得上遵紀守法。」

  陳永傑介紹情況,只有恆均那個陣營十分強勢,似乎覺得有絕世強者坐鎮,有羽化幡鎮壓一切,可以俯視人間。

  「有人在平城攪風雨,也有人要動你父母。」陳永傑告知,所以他在暗中先後殺了八大高手!

  王煊的眼眉頓時立了起來,殺氣激盪。

  「出乎意料,你父母那裡根本沒事兒!」陳永傑讓他別急。

  王煊怎麼能不動怒,但他很快冷靜下來,道:「我想我該主動一些了,『老張』還有女方士,一直都在等我呢,看來,我有必要去見一見他們了。」

  「你該不會是想來一次大的吧?」連青木都預感到了什麼。

  「其實我不想走極端,但是殺這些跌落下破板級的生靈可能解決了不了問題,如果恆均降臨,我們真沒辦法的話,我不介意和大幕後的一些人合作,幹掉恆均這個陣營所有人!」

  王煊說道,現在他實力提升了,應該去大興安嶺見一見女方士了,也可以將新月的「老張」喊來聊一聊,為人間定下規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