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成仙似劫火下的野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並不是心血來潮,一時衝動,而是早有這方面的考慮。

  無論是「老張」,還是女方士,一直在暗中關注他呢,有合適的時機的話,必然會找到他。

  甚至,他認為紅衣女妖仙也在等著和他一見,當然這位的出場方式可能很強勢,或許會先狩獵,拿下他再談。

  只是,站在王煊的角度,這些人無論是誰,也都同樣都在他的防備與反狩獵名單上。

  這幾人最近之所以靜下來,沒有再找他,最大的可能是,近期身在大幕後爭奪至寶,主身暫時不想回歸。

  「舊土有厲害人物,送了你父母至強道符,戴在身上後,可以自動防禦。」陳永傑露出異色。

  他雖然殺了八大高手,但是,依舊有人接近了王煊的父母,想脅迫,然而很悲劇,那人莫名被焚燒成塵埃。

  王煊愕然,他父母身上有什麼等級的道符?是從哪裡來的,從何說起。

  他立刻聯繫,詢問具體情況,結果他爸告知,是前段時間一個神秘男子送的,叮囑他不要丟失,可保平安。

  「怎麼沒人送我?」青木嘬牙花子,他有點疑惑與不解,同時也是在提示王煊,這事可能有些問題。

  王煊放下電話,誰送的?該不會是迂迴路線吧,等那人出現後,最終還是要找到他的頭上來。

  他稍微鬆了一口氣,他身上的債多的都不怕了,很多人都惦記他呢,不在乎再多來一兩人,只要別牽連他父母就行。

  陳永傑勸道:「你別衝動,我看現在不用急著找女方士和老張,目前恆均還不會跨界過來。」

  他頗為擔心,那兩人可是真正的無敵級人物,在各自的大幕後方沒有對手,敢進其他大幕中廝殺。

  王煊搖頭,持不同意見,現在正是合縱連橫的時候,該分化的分化,該聯手的聯手,各方坐下來早點定下規矩為好。

  不然,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突然「變天」,若是遇到突發事件,比如恆均猛地跳出來,各方可能都反應不過來。

  在此之前,王煊準備先動手,教訓一下那些從逍遙遊境界掉落下來卻沒有擺正心態、依舊在俯視人間的生靈。

  「破板級生靈?我讓你們一破到底!」他殺氣騰騰,敢去動他父母,不親手去收割掉怎麼行?

  「儘量別暴露。」陳永傑提醒,現階段他已經走在明面上了,暫時可以為王煊作掩護。

  「我有分寸!」王煊點頭,牽連家人,必須得去低調的血洗一波,才能讓某些人忌憚,長教訓。

  大幕後方,一個紅衣女子踏過戰場,走過破碎的山河。列仙避退,妖魔恐懼,都不敢與她對視,全都低下頭。

  紅衣獵獵,她像是沐浴晚霞中,青絲飛揚,她的肌膚白皙晶瑩,此時她隻身橫穿戰場,讓諸仙顫慄。

  就在剛才,在爭奪人世劍的過程中,她強勢擊斃一位絕世高手,那種無上仙血染紅了大地。

  這片殷紅的戰場,還有破碎的河山,都是那位絕世強者肉身解體、血雨紛紛造成的,震動仙界。

  隨後,她更是同妖祖祁毅對了一掌,又和真仙中的絕頂人物凌亂仙短暫碰撞數次,一身道行驚天動地。

  地平線盡頭,戰場外的區域,還有三位絕世強者,帶著自己陣營的列仙趕來,但並未嘗試阻擊剛經歷過大戰的她。

  妖族許多人眼神熱切,想膜拜下去,即便是妖祖的追隨者都想改換陣營了,投入妖族這個女子的麾下了。

  紅衣女妖仙娥眉微蹙,美麗絕倫的面龐露出思索之色,人世劍數次出現,都十分突兀,這次又與她擦肩而過,遁入青冥就不見了。

  她回歸自身的道場,這裡仙氣氤氳,仙道花蕾盛放,瑞霞噴薄,瑤草鋪地,神虹交織,連山川都在流動蒙蒙光輝。

  「妖主!」

  一個圓臉少女走來,虎虎生風,大眼眯著,笑容滿面,開心的不得了。

  因為,這一次妖主又大勝了,隻身一人橫掃有絕世強者坐鎮的一個超級陣營,強勢擊殺那片大幕中的第一高手。

  紅衣女妖仙看了她一眼,道:「仙之不存,超凡永退,所有戰績,昔日輝煌,都不過是隨風而散的雲煙。」

  她沉思,覺得這兩三千年來都像是泡影一場,道:「我一直在想,真正的我們是不是都死在了兩三千年前,成仙只是大夢一場。」

  圓臉少女咕噥:「怎麼可能,我們本就是成仙了,你還成為了妖主。而且現世中還有你的身體,有我的真骨呢,我們退回去,也能真實再現。」

  「或許,成仙為虛,留下真身或真骨,只是為了未來復甦,現世中的才是真正的我們,是這樣嗎?」紅衣女妖仙仰首看向大幕。

  「妖主你怎麼了?」圓臉少女驚訝,漂亮而純真,但她這種姿態也僅在這裡展現,平日她可是威風赫赫的白虎大妖魔。

  「成仙不該是這個樣子,我最近常在想虛幻與真實,歷史上,真實的我們應該都被重創了,古人只留下真骨,等待覆蘇才是真相,就像是劫火下的野草,頑強的留下根須,等待新生。大幕中的一切,都是註定要消散的劫灰,只是我們昔日紛亂的思緒,一點精神意識的延伸。」

  「妖主,我很害怕,你別嚇我!」白虎真仙忐忑,圓臉上寫滿不安。

  「你去現世吧。」紅衣女妖仙忽然開口,坐在清泉畔,神樹下,她叮咚的撫琴,樂聲怡人,直入人心。

  「啊?我這就要過去了?」圓臉少女很吃驚。

  「分化一部分過去,現世註定為真,你在那邊早做準備。」紅衣女子說道,撫琴間,朦朧的世界像是要被劈開了,大幕在輕顫。

  白虎真仙直接被分化出一部分,在旁邊形成另一個她,有血肉有元神,可見紅衣女妖仙的手段。

  這樣做,是避免她跨界是被撕裂,太強的主身很難全部過去。

  「我要去現實世界了?」圓臉少女很激動,然後又氣鼓鼓,眼神嗖嗖的冒神芒,道:「那個傢伙,等著發抖吧!騙走妖主送給我的絕世藥土,還拿劍在內景地中……欺負我。騙子,我要降臨了,顫慄吧!」

  紅衣女妖仙提醒她,現在的她,並不是主身全部過去,不見得能打不過她口中的那個惡人。

  「怎麼可能,我會敗給他,不是他的對手?!」

  紅衣女子點頭,並交代了她一些任務,頓時讓圓臉少女無語。

  光雨綻放,舊約越來越弱,大幕被琴弦割裂,在電閃雷鳴中,在大雨滂沱間,圓臉少女被送過去了。

  「或許有一天,真實的超凡洪荒大界出現,誰人可等到?」紅衣女妖仙輕語,仙樂陣陣,琴音裂大幕。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