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陸地神仙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安城,細雨紛紛,在這初夏這個季節,道路兩旁的樹長勢漸旺,葉子被洗的蔥綠而清新。

  王煊行走在淅瀝瀝的小雨中,來到城中很出名的景點雲湖,思緒隨雨霧遠去。

  昔日,他曾在這裡一腳將吳茵踹進湖中。但今天他來這裡並不是為了懷舊,而是為了殺仙!

  恆均,確實絕世強悍,第一個得到至寶,但他派遣過來的人過於自恃了。

  到了現在,有些人還沒有轉變過來心態,依舊在俯視著人間,並沒有視現世中的人為同類。

  他們中的部分人,認為自己昔日成仙了,超然在上,生命層次早就不同了。

  「老陳在安城外的莊園殺了兩人,在平城也於暗中接連狩獵,可能是他做的過於隱蔽,你們還不知道有些同伴已經死了?以為他們依舊行走於各地。」

  這個陣營的人一而再的踏過紅線,繼上次之後,又有人來到安城,還在找王煊,想索要斬神旗。

  王煊決定出手,親自來了。

  煙雨縹緲,傍晚雲湖畔遊人依舊很多,都打著傘,在雨中漫步,有著詩境的美感,斜風細雨不須歸。

  他看到了一人,應該就是目標之一。

  那個人正在游湖,租了個竹舟,立在船頭,在雨中頗有仙氣。

  「是你!」

  隔著很遠,那個人就感應到了王煊的到來,在起了大霧的湖中,靜立不動,但是竹舟卻自動破開湖面而來。

  岸邊有不少復古式的建築物,像是再現了舊時代的時光,似回到古代的某些王朝時期,這也是這個人來此的原因。

  王煊主動現身,就是等他過來。

  雨開始變大,天地都昏暗了起來,雨珠砸落在湖中,濺起大面積的薄煙,游湖的人頓時變少。

  「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那個人到了,看起來長相不俗,四十歲左右的樣子,像是古代的文士活到這個時代。

  「王煊是吧?我們找你很久了,借斬神旗一用。」他背負雙手,身在雨幕下的竹舟上,平靜而自信。

  隨著雨越來越大,煙雨詩境也留不住游湖的人了,紛紛跑向城市中,風漸大,將傘都吹的翻起。

  這裡喧囂聲瞬間消失了,紅塵氣遠去。王煊看著他,道:「我如果我不借呢?」

  「那就先借你項上人頭一用!」這個人一指點出,轟的一聲,落雷出現,刺目之極,向王煊轟去。

  他確實有自負的資格,這種手段「超規格」了,足以對付各路頂級超凡者,他在借天地偉力。

  這不是超凡者身體釋放的閃電,而是他引來的雨中雷霆,真要被擊中的話,王煊也得死,化成焦炭。

  畢竟,他現在還沒到那種可以對抗天地自然偉力的境地。

  但王煊的精神天眼,以及超乎想像的神覺,早已洞悉了他的意圖,在他抬手前就從原地消失。

  「古時,這個湖泊被稱為雷湖,留下了絕世強者對抗雷劫的痕跡,你躲不開!」湖中的男子冷聲說道。

  他在干擾王煊的思感,每吐一個字,都是一種強大的精神衝擊,同時這也是在撬動天地自然神威。

  他練的是引劫大法,最適合在雨天大戰,而雷湖更是他最理想的出手之地,他出現在這裡,並非只為觀賞湖景。

  天地間,一道又一道光束落下,擊在湖面上,像是一顆又一顆焚燒的隕石,從天外砸落下來。

  王煊動容,這是他遇到的很離譜的對手,施展出了極其精湛、近乎無暇的超凡定式,引來落雷,一般人真擋不住。

  頃刻間,湖面炸開,光束成片,從雲層中落下,如同古代方士在召喚無數的隕石攻擊大地。

  湖面上,閃電密集,如天日墜落。

  然而,王煊擁有精神天眼,對術法的理解與運用擁有先天的優勢,看清了他的各種脈絡以及後手。

  王煊像是一道神芒,在雷霆中閃現,數次躲避,極速橫渡,踏著畫面,銀色物質繚繞,出現在竹舟畔,站到了船尾上。

  「動用超出你自身的實力,突破了天花板的術法,並不輕鬆吧?」王煊問道。

  「你不懂,以少許的代價撬動天地之力,消耗不多。」那人說道,轟的一聲,一片光幕落下,整艘竹舟都爆碎了,連殘渣都沒有留下,成為灰燼。

  「我閱讀過這部引劫大法,多謝你演繹,讓我徹底洞悉它的真義。」

  王煊開口,這種感謝是發自真心的,悟通了這部術法的本質,確實可以撬動更高層次的力量。

  對方很強,但是,接連引來高級雷霆,自身施法速度根本上了,空隙越來越大,難阻王煊的迫近。

  湖面上,電光迸濺,兩人接觸了,近身搏殺,在落雷中,在光雨間,湖面大霧隨風雨動盪,他們激烈對抗。

  王煊沒有動用任何秘寶,徒手和九段的強者廝殺。

  噗!

  當最後一道電光閃現過後,這裡安靜了下來,湖面上只有王煊一人,超物質蒸騰,他落在一艘空蕩蕩的小船上,船上的遊人早就離去。

  那個人不僅被格殺,還被雷光打成灰燼,一切快速落幕。

  這裡的動靜被遠處的一人察覺了,出現在雲湖畔,接著沒入水中。

  王煊站在湖中的小船上,驀地回首,水下有恐怖的黑影出現,那是一個龐然大物極速而來。

  他並指如刀,向著湖中划去,湖面被切開,露出一條黑色的大蛇的脊背,在水中是如此的猙獰。

  它很粗,四個人都合抱不過來,鱗片有蒲扇那麼大,頭顱昂起,張開血色巨口,伴著赤焰,向著王煊撕咬。

  又是一個九段級的生物,說是大蛇,但已經算是蛟,頭上有犄角,在大霧中濺起滔天的浪花。

  刷的一聲,王煊從船上消失,出現在四十米外的湖面上,一拳向著它頭顱的側面砸去。

  他和黑色大蛇比較起來顯得很小,但是,那種霸道的力量卻絲毫不弱,打的巨蛇轟的一聲落在湖中。

  並且,有鱗片和血液落在湖水間。

  大蛇嘶嘶而鳴,從湖中衝起,僅露出水面的部分就有數十米高,超物質瀰漫,術法一道道橫掃過來。

  王煊揚手,一指向它點去,剎那間,宛若隕石從天外砸落,帶著長長的尾光,沖入雲湖。

  咚!

  那是球狀閃電,他動用了引劫大法,接引大自然本就存在的恐怖力量,轟散大蛇的各種術法,並擊在它的身上。

  一剎那,它身上的血肉炸開了,露出白骨,而有些的地方骨頭都斷了。

  王煊瞬移,從數十米外消失,出現在它的頭上,略微蹲身落下,一拳轟在它的頭部。

  伴著一聲悽厲的慘叫,它厚大的頭骨被擊碎,並被貫穿,血混著雨水落入湖中。

  大蛇急驟縮小,化成一個女子,擺脫王煊,就要逃走。

  「你如果是神話故事中那條白蛇,我倒是可以收手,但你不是,還惦記我的斬神旗來殺我。」

  王煊右手揚起,撬動天地自然偉力,一片雷光落下,轟的一聲覆蓋了那個女子,這是當下真正「超規格」的力量。

  那個女子炸開,成為灰燼,自湖面上消失。至死她都有些難以置信,凡俗界六段的人怎麼能徒手格殺她這個九段的高手?

  要知道,她可不是一般的生靈!

  而且,對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掌握並精通了引劫大法這部極其特殊的經文。

  王煊踏過湖面,在岸邊靜立良久,精神天眼掃視,看到一些超凡生靈,他們都快速避退,表示沒有敵意。

  周詩茜和幾個女子就在不遠處的復古建築物中,都是大幕後有些來頭的家族的嫡系血脈。

  她們來舊土並進入安城,自然是帶著目的而至,知道王煊能接引人回歸,想要接近與交好。

  現在,她們斂去感知與目光,怕引起誤會,幾人都神色凝重,感覺到了那個年輕男子的非凡。

  「他越來越強了,這麼短的時間竟到了六段後期,與他的內景有關嗎?他擋住了超凡餘波的震動。」

  「特殊的內景地,據估測或許可以做到,還有斬神旗是絕世異寶,也能護他周全。」

  然而,剛才王煊擊殺兩位九段高手,還是讓她們心驚,幾張美麗的面孔湊到一起,面面相覷,都無法評價了。

  那可不是尋常的九段生靈!

  「他的真實戰力,快接近逍遙遊了嗎?在這個年代,難不成還會成為一個陸地神仙?」

  腐朽的神話在迅速的瓦解,現今所有人都意識到,天花板在不斷下壓,現實世界中不可能出地仙了。

  但眼前這個人,看他這種趨勢,似乎是要打破常理!

  「不可能吧,當最後一刻來臨時,沒有人能扛住現世糾錯的可怕力量,他不是絕世高手,也沒有至寶,能成為例外嗎?」

  她們來歷驚人,但也都在積極「轉型」,為了應對未來,有人成為了歌手,有人成為了畫家。

  在她們看來,未來只有絕世強者能保住部分力量,可庇護她們所在的陣營。

  在煙雨大霧中,王煊身影一閃,自湖邊失去蹤影,他漫步於安城,雨水未曾打濕他的衣服。

  舊土的天眼和探測器全開,密切注意恆均那個陣營的人的行蹤,有肉身便有跡可循。

  天色早已黑了,安城最大的博物館關閉多時了,可依舊有人出現,像是一個幽靈般進入,在找蒙塵的古寶。

  王煊也來了,盯著那個人。

  「走吧!」王煊轉身離開這裡。

  在街道上,戰鬥突兀的爆發,但很快一切又都平靜了。

  至於路邊的監控,會留下影音等,這些都將由青木和關琳去處理掉。

  晚間,一個很有名的酒吧中,一個女子發現王煊,來到他的身邊,她面容姣好,魔鬼身材,相當的妖艷。

  「有人要動你的父母,我可以幫你解決麻煩,將你引薦到一個非常強大的陣營中,以後再也沒有人敢亂來。」

  年輕的女子笑道,吐氣如蘭,頗為嬌媚,但是,她也告訴王煊,她的組織需要借斬神旗一用。

  「要動我父母的人,不就是你們這個陣營嗎,拿走我的斬神旗,換取你們不確定的高抬貴手?」

  酒吧中,朦朧的燈光下,王煊沒動酒杯,看向她道:「你們太自負了。」

  「破板級生靈,一次就來了二十多人,以後會更多,更是有絕世強者手持至寶回歸,你確定要逆大勢,與我們為敵?」

  「是你們選擇與我為敵啊。」王煊嘆道,然後就動手了!

  這是安城中的最後一個目標,他就是為這女人而來。

  最終的結果是,他沒有在這裡大動干戈,快速動用鄭武的那條頂級異寶元神鎖鏈,將這個女人的元神鎖住,無聲地離去。

  砰的一聲,街道上有一團光消散。

  夜間,王煊離開安城,在遠方接連出手,數次是在大野中,數次是在其他城市,強勢擊殺恆均那個陣營的人。

  次日,他來到平城,再次滅掉了三個徘徊城中、想通過他父母逼迫他出現的人,至此他已經殺了十一人,毫不留情。

  恆均送過來的那些高手到現在只餘下三人,不是在探索地心,就是在大海中尋找某些故址。

  即便他們再遲鈍,也驚悚了,意識到出事了,如果幾個人聯繫不上也就罷了,現在幾乎全失聯了。

  王煊見到父母,親自看了那個道符,真的頗為驚人,蘊藏道韻,讓他看不透,暫時他倒也放心了。

  當日,他直接動身,前往大興安嶺,要去見女方士,是時候真正面對她了,開誠布公的一談。

  在小型飛船中,他看著手中的名片,那是「老張」留下的,也該聯繫他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