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妖皇遇老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盯著名片看了又看,最終決定,請「老張」過來,和一個陣營合作不穩妥,需要有制衡的人物。

  為此,他還需要請關琳幫忙,因為個人在舊土無法和新星那邊直接取得聯繫。

  相隔不知道多少個星系,甚至不在同一片宇宙中,依靠蟲洞連著兩片天地,兩岸的普通人無法通訊。

  關琳為他開通了一條秘線,能與新月那邊取得聯繫。

  ……

  新星對應的大幕後方,妖祖隱居之地,一如往日,隨著他的吐納,整片山脈都在顫動,籠罩天穹的血雲隨他呼吸而聚散。

  妖祖的次子祁連道,負責鎮守妖族的無上妖池,內蘊祖血,正是他曾派遣大批的妖魔進入新星,附體財閥高層。

  錢安,便是因為他們這一系的妖仙而死。為此,王煊大開殺戒,和陳永傑狩獵新星妖魔等。

  「舊約近日又大幅度鬆動了,我要將我的第二妖身送過去!」他做出決定,將有大動作。

  很久以前,他練妖魔中的某種蓋世功法,發生危險,人格分裂,被迫斬下一團瘋狂的意識。

  但他又捨不得毀掉,在隨後的歲月中以各種妖魔真血培養,一直保留著,並有了血肉真身。

  甚至,他還動用過妖池中的血,餵養過那團瘋狂的意識。

  「他太強了,現在跨界依舊會被撕裂,還不是他出世的時候。」一位老妖勸阻。

  「現實世界,是我們未來的根基,需要有些犧牲才行。」祁連道開口,又補充道:「我不會讓那團意識整體過去,分割下一部分。」

  「這樣會傷了他的根基。」一位大妖開口。

  「想要有所得,總要付出一些代價。」祁連道看向在場的妖仙,道:「是時候讓一些強力古妖跨界了,真身過不去,化身總能遣出吧?」

  他分割自己的第二妖身,也算是做一個表率。

  這一天,新星某片山嶺中電閃雷鳴,血光沖霄,祁連道從第二妖身上分割下的那部分,降臨新星。

  他是祁連道以各種頂尖妖魔真血培育那團瘋狂的意識而誕生的,他擁有一具極其強大的身體。

  「我才是真正的祁連道,可惜,只分割過來了部分,早晚會以我為主!」他平靜地說道,而後笑了笑,從血色閃電中走了出去。

  顯然,他是一個瘋狂的人,骨子裡充斥著妖族最本源的血與亂,繼承了原生妖魔最本質性的東西。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初才被從主意識團中斬落下來,祁連道自己都害怕了,不想有他伴生。

  「我是血亂之主祁連道,也是未來的妖皇,無論是主身祁連道,還是妖祖祁毅,早晚都會被我吞噬掉。」

  他以最平靜的語氣說著最狠的話,由此可見一斑,他骨子中有多麼的瘋狂。

  不久後,他找到妖魔的一個據點,什麼都沒說,就將四位妖仙給吞食了,吸了他們的血霧,嚼碎了他們的真骨,吞噬了骨中的仙命!

  一切都是因為他過於強大,跨界時損傷了元氣,現在不念情分,奪走同一陣營中妖仙的本源仙命。

  很快,將這個據點中十一名有血肉的妖魔也都拿下,一個都沒有能逃走,全被他吞了個乾淨。

  「心痛啊,都是我的手下,但是為了不出意外,讓我早些恢復,就委屈你們了。」他嘆息,似有些無奈。

  然後,他快速找到新星上妖魔的最強據點,見到了這裡的負責人,了解最新的情況。

  「怎麼會這麼不小心,不僅奪舍財閥高層失敗,還被戰艦轟殺,死的死,傷的傷,你們實在是有些……廢物!」

  祁連道看著他們,眼中有血紋浮現,讓這些妖魔惶恐,感受到了絲絲縷縷妖祖的氣息,噗通全跪下去了。

  他坐在那裡,俯視著眾妖,道:「起來吧,大部分財閥都逃了,艦群進入深空,新星沒那麼高的價值了,你們看著辦吧。」

  他起身,道:「我要去舊土,哪裡有些傳說中的東西等著我去拿,還有那個王煊不是也在舊土嗎?我去收了他。我有種感覺,斬神旗和我有緣,將來是我的成道之器,可以讓我渡過大劫,它不會弱於至寶!」

  這些妖魔恨不得他立刻離開,真不想面對從骨子裡散發血與亂氣機的妖祖之子。

  「幫我訂飛往舊土的船票。」他擺手,讓眾妖散去。

  但是,祁連道暗中傳音,喊回兩名以血霧包裹真骨的妖仙,以及三個有血肉的強大妖魔,再次開始進食。

  新月,「老張」放下電話,決定去舊土一趟。

  他有兩個選擇,一是從新月出發,趕到深空第八星的蟲洞,從那裡的基地換乘大型飛船前往舊土。

  當初,王煊從舊土過來時就是這條路線。

  「算了,我還是從新星出發吧。」

  ……

  大幕後方,祁連道的主身正在和一些古妖商量,甚至有上古妖仙,都實力強大。

  「絕世強者鄭元天去了舊土所對應的大幕,這種人出動,必然要驚天動地。當激活祭壇後,無論是你們自己派出分身跨界,還是送弟子過去,都要格外留心。」

  「恆均也曾去過,並派出嫡系進入舊土!」一位頂級大妖開口。

  祁連道點頭,道:「舊土真是有魔力啊,據我所知,最起碼有五位絕世強者盯著那裡,隨時要有動作!」

  「當年,舊約就是在舊土共議商定並簽下的,各路至強者將目光投向那裡,是否與此有關?」一位上古妖仙提到這段往事。

  「我回頭去向我父請教。」祁連道說到這裡,提醒他們,也不要將目光全部局限在新星和舊土。

  「其他神話星球,也有頂級異寶,甚至有一些陣營已經行動起來,在採摘當年遺落在現世的天藥。」

  ……

  當日,新星,祁連道平靜地登上大型飛船,閉上眼睛坐在那裡等待起飛。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飛船已經進入深空,而在的他旁邊已坐了一個儒雅的男子,正在微笑著看他。

  他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他骨子裡雖然瘋狂,但也是分場合,不值得他出手時他還算低調。

  「妖池中是不是泡著一兩株天藥?妖祖祁毅想推動它變異,突破天藥的限制,成為『道藥』?」

  當祁連道聽到這種話後,刷的看向那個男子,對方正在溫和的笑著,等待答案。

  這就有意思了,居然有人敢向他打探妖祖之秘。

  「你他麼誰啊?」祁連道神色不善,不再低調,在如今的現實世界中,他還真不在乎任何一個人。

  儒雅男子淡淡的笑著,道:「你老子祁毅雖然年齡比我大,但也不敢這麼說話!」

  祁連道直接出手,能不說話,他從來都是儘量用行動發聲,不介意在這裡進補一下,吞食此人的元神。

  然而下一刻他驚悚了,自己的脖子被人一把攥住,並且再次聽到那溫和的聲音,道:「冷靜。」

  片刻後,祁連道勉強帶著笑,道:「張叔!」

  他變得禮貌多了,所有的瘋狂以及血與亂,全都徹底消失。

  而後,兩人就愉快的交談了起來。

  祁連道開口:「妖池中確實有天藥,我估計進化不成『道藥』,那個級數的藥草一直都只是傳說,未必真存在。」

  「老張」笑了笑,道:「有的,但是採摘不到。或許,你老子也知道,想培育道藥不現實,該不會是在培育『真藥』吧,希冀引來超凡之外的神秘物質與力量,留待將來?」

  祁連道思忖,而後搖頭,道:「我不知道。」

  「要不,咱們合作,挖出來一株看看?」

  「張叔,你不要強人所難!」

  ……

  一路上兩人聊了很多,「老張」覺得很投機,祁連道卻暗叫晦氣。

  走下飛船後,「老張」笑著提醒,道:「在舊土別亂吃人,不然我找你算帳。」

  祁連道臉色陰晴不定地目送他遠去,眼底深處是無盡的殺意,非常惱怒,剛來舊土就被警告了。

  突然,遠處傳來老張的聲音:「對了,你別亂跑啊,回頭等我們有什麼決議了,你代表你父親過來投票。」

  「#!」祁連道暗中吐了一口濁氣。

  某座城市中,一位圓臉少女自語:「我代表妖主而來。」

  王煊的飛船降臨在大興安嶺,等了很久,估摸著老張快到舊土時,他才動身,進入山林深處。

  時隔大半年,他又來這裡了,即將進入這片地下實驗場。

  他覺得,即便真有變故,自己也能支撐到老張趕到。

  不過,他不認為女方士會和他動手,沒有必要,兩人可以先行密談一番,然後等老張出現。

  這裡果然成為女方士的地盤了,王煊自報姓名後,很快就被放行,有人請他進去。

  他乘坐電梯,一路下行,大興安嶺的這片地下耗去了鄭家大量的資源,山底下是現代的樓層,像是有一棟棟魔天大樓,充滿科技感。

  直到最後,他進入一片石窟區域,才有了古樸的感覺,進入女方士昔日的洞府中。

  這裡曾發生過羽化大爆炸,幾乎什麼都沒有了,只餘下由羽化神竹挖成的船,承載著女方士的肉身。

  王煊再次到來,感覺完全不同了,這裡充滿生機,仙霧流動,各種奇花異草遍地都是,藥香撲鼻。

  不變的是那截神竹,依舊還在,通體金黃,直徑一米,被人剖開,製成小船。

  竹船上還有十根枝條,都帶著葉子,不時灑落下金色光雨,落在那個一身白衣如雪的絕色女子身上。

  不同於過去,她現在復甦了,美目深邃,看他進來後,起身微笑致意。

  可以說,她立身在這裡,讓這片先秦洞府瞬間明媚起來,宛若仙境。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