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方雨竹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想兩章一起更的,結果還是先一章吧,迅速解決另一章去。

  先秦洞府,潔白的衣裙,亭亭玉立的身影,在其身邊金色竹條上新葉灑落光雨,讓她看起來空靈出塵,風姿無雙,名副其實的天仙子。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女方士了,但是,王煊依舊覺得驚艷,她一個人安靜的站在前方,讓整片環境都帶上了仙氣。

  而事實上她還真是……成仙的人。

  「見過仙子。」王煊開口,很沉穩,至於什么女大三千位列仙班,也就是在過去沒人的時候,謹慎的調侃而已。

  見到正主真身了,有誰敢對一位絕世列仙這麼胡言亂語的話,很有可能會被一巴掌直接糊死。

  女方士背依竹船,婀娜挺秀,黑色髮絲帶著晶瑩的光,整張絕美的面龐沒有一點瑕疵,出塵而寧靜。

  「我叫方雨竹。」她展顏一笑,美貌燦爛,有些晃人眼睛,如果出現在外界,估計能讓現場瞬間安靜。

  這讓王煊心中微微有些驚訝,她很平和,沒什麼絕世強者的架子,十分自然地說出自身的名字。

  或許是因為她的精神提前復甦,在紅塵中走了一遭,早已適合現代社會的節奏。

  雖然對方低調,但王煊沒有自來熟,而是很客氣的開口,還是保持適當的敬意與距離為好。

  「你有些拘謹啊。」方雨竹詫異,而後笑了起來,道:「這不像你的風格,我記得你挺大膽的。」

  果然,她不像是古人,言行和現代人沒什麼區別,只是美的有些不真實,整個人都帶著淡淡的光暈。

  怎麼大膽了?王煊認為,自己與女方士交集不算多,主要是他心中忌憚,一直以來刻意保持著距離。

  頃刻間,他想到了一些事,昔日,他剛剛將女方士的破碎精神體放出來,當晚就被她託夢了。

  在他想像中的絕艷而高高在上的女方士,居然有另一面,白衣紅鞋,懸浮半空,跟隨在他的身邊,嚇唬他。

  然後,他果斷反擊,摸了一把女方士的臉。

  王煊回過神來,露出異色,屹立蒼穹上,在大幕後有至強威壓,統馭一個強大陣營的絕世強者,竟也有另一面。

  他覺得,需要重新認識下女方士,不過依舊不敢大意,託夢的事還是別提了。

  「我一向對仙子敬重,當年在這裡初見,就想著要解救仙子於水火中,但我想多了,仙子自身法力蓋世,甦醒後就脫困了。」

  「謝謝你喚醒了我,不然,還真會出些問題。」方雨竹說道,這確實是實情,當年她也只是推算出大勢而已。

  她請王煊落座,雖超塵脫俗,帶著仙氣,但也平易近人。

  有年輕的女子進來泡茶,展現出了優雅而流暢的茶道技藝,賞心悅目,沒有久留,很快又退出去了。

  「這個時代,比我們那個時期好多了,社會雖也有問題,有些割裂,無法彌合,但人們都能生活下去。先秦時期,連我都曾面對生存危機,想活下去,必須要進行激烈的對抗,廝殺。有來自人類的威脅,也有不可思議的怪物,還有那些神禽猛獸等,大地上茹毛飲血,弱肉強食。」

  王煊動容,連這種仙氣濃郁的絕世女仙都是從各族競逐中殺出來的,那個時代確實有些恐怖。

  然後,方雨竹就笑著談起了這個時代。

  王煊驚訝,因為,融入這個時代的她,就是一個現代都市女性,還講了一些她的喜好飾品、香水等。

  他一陣無言,然後,他的精神天眼發現了女方士的化妝間,各種衣服、口紅、包等應有盡有。

  他已經自動去腦補了,女方士穿著旗袍、禮服、熱褲等,踩著高跟鞋……還真是辣眼睛啊。

  要知道,這可是一位天仙!

  「你在看那些衣物啊,為了融入現代社會,各種衣物我都買了一些,還沒有嘗試去穿。」女方士笑了笑,似乎知道他有精神天眼,也能猜到他在想些什麼。

  「以仙子的絕色容顏,還有完美的身段,不是那些衣物在襯托你,而是你提升了那些衣物的美感。嗯,不過穿上這些現代衣物,我覺得一定會有種另類的美感。」王煊說道。

  他琢磨,她如果穿著旗袍和大幕中的絕世強者戰鬥,估計反差效果極其強烈。

  「時光流逝,王朝腐朽,人世更迭,今昔對比大不相同了,現代確實更好。」

  當王煊聽到這裡,立刻嚴肅起來。

  他適時開口,提及現世的平靜和穩定很重要,不能再破壞掉了,應該禁止列仙和妖魔恣意行事。

  女方士點頭,道:「這也是我想說的,無論是人還是仙,亦或是妖與魔,都應該有約束,要守規則。」

  王煊驚異,他還沒有細說呢,女方士就洞徹了所有,直接點題,並支持與同意。

  他立刻明白,女方士一而再說現代的好,提及喜好的那些飾品與衣物等,這只是表象,一切都是為了應景。

  他知道,此行沒什麼問題了。不愧是絕世強者,有格局,早就有這方面的考量,她本是列仙中頂尖人物之一,卻願立新規,約束部眾。

  接下來都不用他細說了,女方士就開口:「這需要各方共同遵守,自然也要共議,我會聯繫一些人。」

  這次會面出乎意料的順利,兩人相談甚歡,大體上的共識根本沒什麼問題。

  不過,王煊終究沒法徹底放開,如果是面對劍仙子,他可以刨根問底,但對這位多少還是有些距離感。

  主要是女方士雖然言行現代感很強,但也自帶朦朧光輝,繚繞仙霧,妥妥的仙道絕代強者風範。

  然而,方雨竹卻也在思忖,總覺得,自己漏算了一件事兒,似乎和這個在現世喚醒他的男子有關。

  「未來會和他有些牽扯?」她一陣狐疑,略微警醒,但她實在推算不出,那種不安似乎也不是什麼生死危機,她便漸漸放下心思。

  王煊很想問問她,方仙子,要不要接引了?先送一株天藥給我補補我身體吧。

  然而,對方這次居然沒有主動提及這件事,估計意在至寶,其主身不想出來呢。

  「咦,老張的電話。」王煊訝然,地底深處也有信號!

  「你讓他直接過來吧。」方雨竹開口,從聽筒中的聲音她已經知道是誰。

  「仙子,老張到底是誰啊,是妖還是仙,是道教那位,還是另有身份?」王煊問道。

  「他啊,如今自稱張道嶺。」女方士告知,並用潔白的手指在桌面上清晰的寫出那三個字。

  ……

  等了很久老張才出現在這片地下,依舊儒雅,帶著溫和的笑,道:「方仙子,好久不見。」

  「張道嶺,你上次在新星的那個酒吧中,拿銅鏡對我照了又照。」

  老張笑了笑,相當的帥氣,很有氣質,道:「當時我感覺有絕世強者鎖定了我,不得不看看是誰,一場誤會。」

  接著,他就轉移話題了,看向王煊,道:「你這是吃什麼了,一天一個樣,比我年輕時都不像話!」

  王煊瞄了一眼老張,這叫什麼話,怎麼不像話了?

  張道嶺自顧泡茶,相當的嫻熟與流暢,動作中有種道韻,他淺飲潤喉,道:我是說,你的境界怎麼會提升的這麼猛烈,這才多少天啊,又連著突破了,比我當年還要快。」

  接著,他又看向女方士,道:「估計比仙子你當年也快上一些吧?」

  女方士點頭,看著王煊,露出異色。兩人第一次相見時,他還不入流,半年多的時間而已,他不僅踏足超凡領域,還提升到人世間六段後期。

  這個速度讓她都頗為吃驚,心中有些猜測!

  王煊道:「我撿到了釋迦遺落的那半個蓮蓬,吃了兩顆蓮子,沒想到接連突破。」

  「苦修士講因果,他們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拿的,將來要還。」老張說道。

  「這就算是被動有緣吧,我覺得他們人都不錯。」王煊說道。

  「緣,妙不可言。」老張點頭,然後看向他,又看向女方士,一陣無言後才道:「有點亂啊。」

  「張道嶺,把你那銅鏡借我用幾天,讓我自己看看,省的你胡說八道!」女方士微笑著看向他。

  老張趕緊搖頭,道:「沒帶,上次我用鏡子給我自己來了一下,耗盡能量,丟在新月讓它吞超凡物質呢。」

  「藉口!」

  老張不吭聲,怕有借無還。

  他四處看了看,轉移話題,道:「仙子,你這竹船真妙啊,保你肉身無損,長存到現在,也算是無敵了。英明,有遠見!要不,我拿鏡子和你換船?」

  女方士道:「談正事吧,剛才王煊說了,跨界過來的列仙、妖魔過多後,恣意妄為,需要你我等人出面,共同約束,我覺得很有道理。」

  老張點頭,毫不猶豫的同意,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沒有人願意看到一個流血的現世,各方陣營都需要遵守規矩。

  「來的路上,我還看到一個妖崽子呢,野心勃勃,連我都想吃,要當妖皇。」老張感嘆,後輩妖仙氣魄太大了。

  「那還留他幹什麼,直接打死。」王煊說道。

  老張很隨意,道:「留給你吧,他本來就是為找你而來,我要打也是打他老子,他都喊我叔了,我就不下手了。」

  「他老子是誰?」王煊問道。

  「妖祖祁毅。」老張隨口說道。

  王煊:「……」

  他頓時驚住了,那所謂的妖崽子,是妖祖的親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