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現世新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妖祖的親子,這個級數的妖魔,輩分真小嗎?強的沒邊,居然沖他來了。

  王煊皺眉道:「我自己還好,大不了就和他拼了,以我熱血衝擊妖魔,但我怕他對付我父母,針對普通人。」

  方雨竹點頭,道:「新的規矩,新的約束,第一條就定下吧,列仙和妖魔不得無故傷害普通人。」

  王煊立刻投過去感謝的目光,這條規矩定下,其他都好說了,現世基本就安穩了,而他也沒了後顧之憂。

  至於超凡之爭,誰怕誰,時間在他這一邊,誰要針對他,儘管可以來!

  張道嶺點頭,道:「行,那開始拉人吧,讓大幕後的那些強人都顯照虛身,參與下,各方共議認定後,才有效力。」

  接著,他又看向王煊,道:「這件事是你發起的,有什麼說法嗎?叫萬族準則,或者命名為現代仙魔普世價值觀,亦或是……」

  這都什麼破名字,王煊嚴重懷疑老張的品味,道:「還有什麼說法嗎?就叫新約好了,和你們以前那個舊約對應。」

  老張的手頓時一抖,當的一聲,藏在袖子裡的銅鏡掉落了出來,他趕緊重新揣起來,嘆道:「還真有人立新約了!」

  王煊敏銳的察覺到,旁邊的女方士美麗絕倫的面孔上也是神色為之一滯,美眸睜大,紅唇微張,略微發呆。

  「等會兒,舊約到底什麼情況?還有我提新約,有什麼問題嗎?」王煊心虛,謹慎地問道。

  「沒事,就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傳聞,都是各種謠傳,不用擔心,一個破名字而已算得了什麼。比如其中一條,我好像聽說過,當年有少女說,她會怎麼怎麼樣。」

  你倒是說出來啊?王煊瞪著他。

  「破戒,嫁人唄,還能怎樣?」張道嶺笑道,而後又補充,道:「裡面有很多老怪物,有各種誓言呢,比如有不要臉的老魔說,誰立新約,他就娶了誰,你要不要嫁過去?」

  王煊不想問了,渾身起雞皮疙瘩。

  「我說的對吧,方仙子?」老張雖然儒雅,但那種笑呵呵的表情,怎麼看都感覺有點欠打。

  難得的是,一向空明出塵、帶著柔和笑容的女方士,現在居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並沒有說什麼。

  而且這時方雨竹一言不發,直接動手,激活羽化神船,大片的光雨灑落。

  大幕浮現模糊的影子,她藉助神船這件異寶與大幕後方有了聯繫,不久後她的主身映現光雨中。

  老張也動手了,手持青銅寶鏡,定住虛空,那裡模糊下去,大幕浮現一角,他也在和自己的主身取得聯繫。

  兩人神色凝重,都動用神念,傳遞信息,等了很久,他們才溝通完畢。

  他們兩人點頭,各自的主身將前去與各方陣營聯繫。

  毫無疑問,各片仙界中有特殊的通訊手段,可以快速聯繫。不然的話,每次當至寶出現時,為何那些絕世高手都能在第一時間知道?就是因為獲取消息的速度極快。

  「先等吧,有了消息後,我們會拉一些老傢伙的虛影出現在此,共議。」張道嶺開口。

  時間不算短,三個時辰後,也就是現實世界的六個小時,洞府中才浮現模糊的大幕一角,有了反饋。

  「嗯,可以了,有部分絕世強者願意參與。」女方士說道。

  所謂絕世強者,是指一片仙界中前三甲的高手,和現世對應的大幕有多重,這就意味著這個級數的高手雖然不多,但也不是那麼有限幾個。

  「你也是參與者,出把力吧。」張道嶺開口,示意王煊祭出斬神旗,多一件絕世異寶,他和女方士也能輕鬆幾分。

  王煊一聽,直接拒絕了,他可不想和那些老怪物照面,本來就已經有不少人在惦記他了,還是減少曝光度吧。

  張道嶺啞然,而後搖頭道:「你還低調什麼,真以為他們不知道你?自從你第一次在金頂山弄了一個假魚線和釣鉤,坑了鄭元天那個陣營後,現在差不多都知道你什麼情況了。」

  王煊無言,不過,仔細一想,有些秘密確實早已公開化,那些老傢伙一個比一個狠,肯定調查的差不多了。

  「你看,你現在和我們兩個在一起,這說明我們在表明某種態度,有意保你,其實是好事。」老張說道。

  「還是太高調,我拒絕!」王煊回絕了,即便某些人有想法,也只是私下裡呢,他不想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亮相。

  「那你就在我後面等著吧,隔上數米,他們就感知不到,不要站在近前。」女方士開口。

  「多謝仙子!」王煊覺得,還是方雨竹靠譜,老張有點坑!

  「把你的斬神旗借我一用。」女方士開口,她也覺得,靠羽化神船和張道嶺的銅鏡有些吃力。

  王煊頓時心驚,他的旗面中有銀色物質,會不會引發她的高度重視,以後仔會細研究他?

  但是,他自都不參與了,再不借斬神旗的話,有些說不過去。

  「稍等!」王煊開口,精神進入命土中,拔起插在地上的小旗,瘋狂催動銀色物質進入命土深處,他要宣洩出去。

  老張與方雨竹都還算不錯,但他還是有些擔心出狀況,謹慎一些為好。

  命土厚重,確實吸收掉了所有銀色物質,而且耽擱的時間不是很長。

  他的精神與肉身合一,手中出現一支小旗,然後當著兩人的面,開啟一塊妖仙真骨,接引大量的神秘因子進入旗面中。

  兩人也是無言,你這臨時抱佛腳呢?剛才幹什麼去了?他們是什麼人,自然覺察到他身上有秘密。

  可是,他們自身又有誰沒有秘密呢?都是非常人,不然也走不到如今這個層次,睥睨諸仙。

  方雨竹接過斬神旗,第一時間感應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殘餘氣息,有些另類,那種殘留物質等級極高。

  她不動神色,將斬神旗插在羽化神船上,開始催動兩件異寶。

  老張也動了,手持銅鏡,照向羽化神船,讓船體中出現光雨,形成一個漩渦。

  兩人一起發力,竹船中形成金色的水波,快速構建出一片金色的汪洋,就在竹船中,那是大幕的朦朧輪廓

  接著,光雨蒸騰,海面映現出一輪明月。

  「齊騰,你來了。」張道嶺開口,在金海神月中出現一道身影,正是天仙之祖齊騰。

  神月中,那個男子點頭,他是名副其實的絕世高手。

  王煊沉默,他殺過對方的手下周沖,那傢伙手持鎖魂鍾一而再的算計他。

  「祁毅,好久不見。」老張再次開口.

  這次喊來的是誰?妖祖,一個男子的輪廓,很模糊,他周圍妖氣激盪,遮天蔽日,是真正的蓋世大妖魔。

  王煊忌憚,又一個不對付的強者來了。

  「鄭兄,一別多年,風采更勝往昔。」老張笑著說道。

  第三個人出現,身穿一身黑色的甲冑,連面部都被覆蓋了,他是絕世強者鄭元天。

  王煊無言了,很想問一問,老張你故意的吧?怎麼請來的都是我的死對頭!

  接著四個人出現,手持一桿古幡,混沌氣瀰漫,威壓星宇,他白髮披散,雙目深邃,乃是目前唯一得到至寶的絕世強者恆均。

  他相當的危險,能直接劃開大幕走出來!

  王煊想毆打老張一頓,請的一個比一個離譜,全都是想要他命的人。

  「老恆,你真是可以啊,一件至寶拿到了手中,讓我嘆息,人之際遇,天差地別。」老張在那裡感慨。

  「真是新約嗎?」恆均平靜地問道。

  妖祖祁毅在無盡妖雲深處開口,露出的牙齒雪白,笑道:「涉及到新約,我記得當年不少人都發誓了,如立新約,某位絕世仙子要下嫁的,某個老怪物是要去為仆的,哈哈……」

  他大笑,妖氣滔天,血氣混著超物質,衝破天宇,整片大幕都像是攔不住他了,竹船中金色汪洋起伏,神月都在劇烈晃動。

  他這樣開口,讓許多人的臉色都變了,不是多好看。

  連女方士都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令妖祖的氣勢略微收斂,在那裡自顧笑了笑。

  張道嶺不得不趕緊解釋,道:「玩笑大了,新約得滿足各種要求,昔日的那些條件都符合才行。這次不是真正的新約,各位不要多聯想,該腐朽的還是要腐朽,該當凡人的還是準備好當凡人,別上頭。」

  幾人稍微平靜後,鄭元天開口,道:「斬神旗在這裡,我那後人在何處?此物已被鄭武所得。」

  王煊這叫一個膩歪,老鄭絕對知道他是冒牌的,還扯這些,先給他打上標籤嗎,斬神旗是鄭家的了?

  「你那後人死了。」女方士開口。

  這一刻就體現出她的恐怖之處了,別看她冰肌玉骨,仙氣環繞,風姿絕世,但是她很有威望,連鄭元天都閉嘴了,不再多說什麼。

  王煊越來越覺得,還是方雨竹可靠,看看老張都請的是什麼妖魔鬼怪,就沒有一個好人!

  現在,他都有點懷疑了,老張是道教那位嗎?要不然改什麼名字。

  這時,女方士也開始請人,第一位到了,紅衣飄飄,如凌波的天仙,降臨在那輪神月中,映現出她的美麗真容。

  王煊無言以對自己的內心,剛才還說女方士靠譜呢,結果將女妖仙請來了。他覺得,這或許也是自己的問題,請誰來,怎麼都和他有些牽連呢?他自我反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