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初版王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羽化竹船中,金色汪洋蕩漾,一輪神月映照,光雨濛濛。紅衣女妖仙帶著獨有的風韻,強大而絕艷,睥睨諸仙。

  她每次出現都煙雨濛濛,很是特殊,雨絲灑落神月和金海間,將她襯托的越發動人,有人類的美感,也有妖族的一縷野性氣息。

  王煊看著她有些出神,他真的在反思了。

  「說到底,還是我自己不夠強啊。」他認真反省。

  他看向恆均、妖祖祁毅、鄭元天、天仙之祖齊騰等人,如果他實力超絕,都打死就是了,哪裡還有什麼敵人。

  方雨竹沒回頭,但能感受到她身後的王煊的部分精神思感,一切源於她足夠強,而對方此時思緒有點飄,她很想橫他一眼。

  「妖主,好久沒見,祝早日統一妖族。你和方仙子還真是一時明月照神湖,對影相併立,風采耀仙界啊。」老張搶先開口,還真是誰都認識。

  妖祖祁毅不愛聽,別人一統妖族,將他這個妖祖置於何地?他神色不善的盯著老張。

  張道嶺裝作沒看見,笑呵呵,他確實儒雅帥氣,一般情況下難以讓人反感。

  不過,紅衣女妖仙聽到他恭維,不怎麼領情,道:「好久不見?你上次不是拿破鏡子對我照了又照嗎?」

  「啊哈,誤會,誰知道你意外出現,你問問老鄭,還有祁老妖,要是知道你在不遠處,他們敢不警醒嗎?」老張打哈哈揭過。

  紅衣女妖仙和女方士打招呼,看到了竹船上的斬神旗,不禁向她身後望去。

  王煊站在女方士身後,不動聲色,神月中的人或有猜測,但看不到他真實的身影。

  接著,竹船汪洋上,佛光普照,大日升起,籠罩一個男子,散發著驚人的神聖氣息,像是要渡盡一切妖魔。

  事實上,所謂的大日是由無數神環組合而成,形成護體佛光,那個男子結跏趺坐,佛姿莊嚴。

  這一刻,妖祖的滔天妖氣都被衝擊的劇烈動盪不止,鄭元天亦在皺眉。

  又一個絕世強大的人物到了,都不用誰說,王煊就知道他是誰了。

  佛光中,那寶相莊嚴的身影對女方士點頭致意,打過招呼。

  「哈哈,苦修士,你這一身道行又精進了!」張道嶺笑著說道。

  「釋迦真佛,確實很久不見啊。」恆均看向前方。

  「還是喊我苦修士吧。」濃郁佛光中的的男子開口,一言一行都帶動著恐怖的法則之力。

  王煊訝異,和老張一樣,都改稱呼了?

  這是在避諱什麼嗎?

  王煊默默地看著,撿走了對方半顆蓮蓬,不知道對方是否知道了。

  仙霧流轉,神霞照破天穹,一個眉心生有晶瑩紅痣的女子到了,高坐九重天,雖有天仙之韻,但氣場很強,她是凌亂仙。

  她和女方士關係不錯,美麗高冷的面孔上浮現異樣之色,向方雨竹身後看了又看,這才笑著點頭,暗中不知說了什麼。

  老張……又開口了,就沒有他不認識的人。

  「凌仙子當年的是誓言是什麼?我忘了。」

  王煊驚異,看來當年許多人都立過誓,涉及到的層次極高。

  他隱約間猜測到,所謂的新約想要成立的條件,估計最起碼也要再續超凡,重立神話,帶這些人走出正在腐朽與消亡的可怕時代!

  不然的話,絕世強者憑什麼立下那些誓言?

  接下來,王煊的頭皮有些發麻,都是歷史神話中的大人物,接連出場,女方士與老張請的人全都有天大的來頭。

  最讓王煊無言的是,老張能說會道,長袖善舞,跟誰都能套近乎。

  張道嶺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回頭看了他一眼,道:「格局,懂嗎?不管關係怎麼樣,很久不見,都要有大胸襟。」

  老張拿破鏡子在窺探他,捕捉到了他幾縷精神思感,王煊警醒,立刻收斂神思,不給他機會了。

  後面還有冥血老祖、飛劍之祖、混元魔祖等,總共來了十幾位強者,都是一方巨頭,皆屬於強大的霸主。

  「這次自然不是立新約,還沒有那樣的人出現,今天只是立下超凡者進入現世後的規矩。」女方士開口,先為這次聚首定性。

  老張這個挑起新約說法的人,趕緊點頭,避免某些人多想,或者帶著惡意找茬兒。

  「既不是新約,何以要這樣大的陣勢?」果然大霧中有人挑刺。

  女方士道:「新約是什麼,你我都清楚,很難實現。現世糾錯後,一切神話力量都將崩潰。誰能重立超凡秩序,誰能再塑神話?不是你我想當然就能實現的,如果那麼容易,你去重整乾坤好了。」

  王煊暗嘆,果然,新約第一條就是要為諸仙找到生路,不亞於開天闢地,難怪他們願意付出代價。

  老張也嚴肅地開口:「各位,不要上頭,我們還是面對現實吧,看一看怎麼在如今這個時代更好的生存下去。再塑天地,沒什麼可能了。」

  「沒有一點希望了啊。」混元魔祖開口。

  老張點頭,道:「浩瀚宇宙,亘古常寂,超凡只是偶爾一現的流星,短暫劃破萬古長夜的寧靜,事後一切又回到原有的軌跡。無盡歲月以來,大幕絕非第一次熄滅,我們不是第一批經歷這種事的生靈。」

  女方士雖空靈出塵,但此時卻也神色沉重道:「過往的痕跡,如海邊的沙畫,都被大浪抹除了。最終,能留下的殘痕真的不多,也只有養生爐、羽化幡、金色竹簡等為數不多的遺物。

  她平靜地說著這件事,道:「超凡,只是寒冬黑夜狂風中的微弱燭火,曾點燃過數次,都但只是彈指剎那間的事,最終會迅速熄滅,沒有意外,從未能真正徹照天地間。所以,你我需要接受現實,新的誓約難立。從未有人可以改天換地,讓神話永照世間。」

  金色汪洋起伏,一輪神月璇照,光雨灑落,所有人都很沉默,更很不甘心,他們身為絕世強者也難以重塑乾坤,接續超凡。

  這種氣氛十分壓抑,讓人無奈,因為,他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也就一年而已,或許都不足了!

  王煊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絕世強者,都是各自大時代的絕對主角,皆有極盡輝煌的過往。有人來自宇宙深空,有人誕生於舊土,都是記載於史書上的人物,讓他心緒起伏。

  同時,他更進一步認識到,找到新的力量,開闢出新的神話天地,影響太大了,受他們沉重心情的影響,連他都有些頭皮發緊。

  他在嘗試找新的力量,在尋覓超凡新天地,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有那麼一瞬間,王煊想和這些人聊一聊,探討下新神話,但他又迅速壓制下那種念頭,還是不作死了。

  這裡都是什麼人?別看現在靜默,甚至有人在傷感,但是,真要發起狠來,都是敢屠光一顆星球,滅盡一個種族的狠茬子。

  比如妖祖、冥血老祖等,各自崛起時,哪個不是讓所在的生命星球血染大地,真要知道他異常,肯定要對他切片研究。

  還有那鄭元天,原本就一直在惦記他的身體呢!

  「沒什麼意思,既然不是新約,我們還有必要來這裡聚首嗎?」天仙之祖齊騰開口。

  張道嶺看向他,道:「有啊,關於你的弟子徒孫的命運,甚至會影響到你自身。你我終究要回歸現實世界,大幕中不過是大夢一場,神遊物外數千年的虛幻時光。現世是根基,當有共識後,人間不能出現血與亂。誰家的仙崽子,魔崽子,如果在現世興風作浪,觸犯這次的初版新約,可能會死的很慘。」

  「能不能別說它是新約,怪刺耳的。」冥血老祖開口,其他人也有人點頭。

  方雨竹微笑,道:「你們有什麼更好的名字嗎,神仙守則,妖魔日常行為規範,還是說仙魔刑法,你們覺得哪個更好?」

  眾人都無言了,這還是你嗎?當前方士中第一強者,仙威無匹的絕頂人物,去了人間怎麼有些俏皮了?

  老張適時開口,笑道:「到了人間後真不能嗜血,現世和平安寧對誰都好,不允許作亂。各位慢慢會適應,什麼都會改變的,比如我就最近就喜歡品嘗美酒。各位過來的時候,喜歡廝殺的,可以去打地下黑拳;喜歡天下共尊的,可以包裝成世紀級明星;掌控欲強的可以去競選。嗯,估計有些仙子可能會對那些服飾、名包、口紅等更感興趣。苦修士嘛,直接找個山頭,進入現成的古剎隱居就行了。老鄭,鄭元天,你喜歡取人代之,角色扮演,這個更簡單,現在有許多減壓的真人遊戲場。當然,我說的這些,是等你們漸漸淪為凡人後過的安逸而舒適的生活。」

  眾人都沒拿好眼神看他。

  王煊覺得,老張有些不正經。

  妖祖笑了笑,道:「人間的事,確實可以有個章程,至於名字嘛,一個稱呼,一個符號而已,叫什麼都無所謂,我覺得,要不然就叫初版王約吧。」

  頓時,一些人露出異樣之色。

  王煊眼神變了,這老妖魔故意的吧?想將他揪出來。

  他確實殺了一些妖魔崽子,但和這種蓋世老妖離的過遠,還沒有任何接觸呢,對方不至於研究他才對。

  因為,他從現有的信息來看,妖祖不理會下面的事,都是他的幾個兒子在主持日常事務。

  「是啊,叫新約也無妨,不就是個名字嗎?」混元魔祖笑著點了點頭。

  「方仙子身後有人吧?讓他出來,給我等看一看。」冥血教祖開口。

  王煊怎麼聽都覺得他們言語不對,不是好人。

  第二章也快好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