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默默開天闢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是啊,我也感覺仙子身後有人,藏著誰呢,喊出來給我們看一看。」幾個老魔都不是善茬兒。

  女方士向前掃了一眼,警告道:「冥血教祖,你儘快叮囑自己的門徒,人間不容吞人血精,你們這一脈尤其要注意。」

  其他人見她美麗的面龐上沒有笑容,極其嚴肅,都凜然,這是要動真格的了,找出頭的椽子呢。

  金色汪洋間,神月附近,血霧瀰漫,一個老者赤發如血,臉色冷冽無比,凶焰沖霄。

  王煊露出異樣之色,和他們這一系的人赤蒙,打過交道,將鄭武的天血和他交易了。

  他對赤蒙的評價不低,關鍵時刻夠狠,敢參與進來,滅鄭元天的嫡系後人,壞一位絕世強者的好事,現在見到了該教鼻祖。

  冥血教祖臉色陰沉,道:「方仙子,你這未免有些強人所難,我們這一系的人習慣飲血,這是要絕了我們的道統嗎?」

  接著,他又看向周圍的人,道:「各位,你我都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如果按方仙子所言,豈不是要讓我們自己挖坑埋我們自己嗎?」

  張道嶺開口:「老冥,你別拉著別人反對,先說你的事。」

  女方士淡然開口,道:「你什麼修為了,還喝什麼血?給你喝天藥汁液都不見得有用了。如果非要保留這個習慣,也不是不可以,我給你建議。嗯,到了人間,你去多開幾家大型屠宰場,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

  其他人無言,冥血被噎的不輕,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我當堂堂冥血教組,要去當屠夫?」他一副怒不可遏的樣子。

  「你以前本來就是啊。」女方士點頭,露出淡笑,道:「不過,到了人間你就不是了,你那是做生意,各方都認可,從此做個好人吧。」

  「方雨竹你欺人太甚!」冥血教祖聲音冷幽幽,一副要翻臉的樣子,氣氛頓時變得無比緊張。

  這是絕世強者間的針鋒相對,動輒就會影響到一片大幕,也就是一片仙界的穩定!

  「冥血,當初,我連殺你八條真命,只差一點就能擊殺你,終是被你藏在無盡血影中逃過一劫。」女方士平靜地開口。

  這種戰績太驚人,一時間,讓所有人都心中不寧靜,無比忌憚。

  女方士青絲飛揚,身體帶著淡淡的光暈,道:「到了人間,各自境界跌落,你很難再化出無窮血影,你如果再亂來,命一定保不住。」

  冥血教祖臉色陰晴不定,冷哼了一聲,被當眾削了面子,他極其不滿,但是卻也沒有再針鋒相對。

  因為,他真的忌憚,在仙界中,他當年就差一點便被擊殺,到了人間他最強的倚仗不能動用後,單論戰力,他……真的不敵,心虛了。

  王煊驚訝,這種桀驁不馴的人居然不吭聲了,根本就不想死磕,還真是能「拿得起放得下」啊。

  他不得不嘆,老張敢一把攥住妖祖的親子的脖子,讓他叫叔,女方士能讓絕世強者冥血低頭,這一切都是實力使然。

  他思忖,自己還得努力,默默去開天闢地,重塑神話,快速強大起來。到時候他也可以四處認侄兒,以及再反省時看不到什麼敵人。

  女方士殺過不止一位絕世高手,很有震懾力,此時,冥血確實變得安分了。

  天仙之祖齊騰開口:「方仙子,張道嶺,這樣約束是不是太過了?你我皆非凡,曾主天地沉浮。回歸現世後,卻要被各種條條框框束縛,這仙修他何用?列仙本自由,逍遙人世間。若是遵了人間的法度,還是仙嗎?」

  頓時,部分絕世強者點頭,都較為認可他的話語。

  方雨竹道:「齊騰,你我在回歸現實的路上,在大幕中,不過是思緒飛揚,神遊物外幾千年,該醒了。」

  張道嶺則是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道:「老齊,各位,雖說超凡全面退潮,神話崩塌,你我也能保住一些實力。但是,和殲星艦比起來,你覺得,勝率幾何?逼反了普通人,砰的一聲,一顆生命星球整體消散,你願意要這樣的永恆大自在嗎?」

  眾人的臉色都變了,回歸後,他們最多保住地仙道果就不錯了,甚至以後會還會慢慢墜落,被壓制到什麼程度,很難說!

  方雨竹微笑:「齊騰,想不受束縛,朝游北海暮蒼梧,也不是不可以。你早些回歸,成立一家旅行社,每天都可以坐飛船,乘巨輪,一日間游遍大好河山,甚至可以去星際旅行。」

  紅衣女妖仙淡笑,道:「這不是都有解決的辦法嗎?我看行。」

  她被尊為妖主,實力恐怖無比,不久前剛殺過一位絕世高手,相當有威懾力。

  她和女方士關係時好時壞,十分複雜,有時候喊方雨竹姐姐,有時候則稱呼她為「那女人」。

  妖祖立時開口,他和妖主天生不對付,自從紅衣女妖仙這個後起之秀崛起後,他這個絕世古妖被分走了大部分權柄,妖族不是他一人說了算了,而且是每況愈下。

  「在這世間,羊吃草,狼吃肉,這都是自然規律,你總不能讓獅子改變習性,去啃樹葉吃吧?當妖族回歸,不讓吃肉,他們怎麼活?」

  「能回歸的,都化形為人了,將自己當成人就是了。」紅衣女妖仙不以為意地說道。

  老張滿臉是笑,道:「老祁,你這個問題也簡單,到時候你可以入手畜牧生意,甚至可以和冥血的大型屠宰場聯合經營,到時候你們吃肉,他喝血。」

  妖祖瞪著他,一時間沒說話。

  「各位,有什麼都可以提,一切都可以商議,達成共識。」女方士開口。

  部分人腹誹,還怎麼提?放牧人,屠夫,導遊,各種你都給安排好了,誰要是再提,還不知道你給安排上什麼職業呢!

  佛光普照,神聖力量如汪洋起伏,苦修士結跏趺坐,佛力極其宏大,他開口道:「新約第一條沒問題,各位,慈悲為懷。」

  凌亂仙點頭,道:「附議!」

  一些絕世強者先後跟著表態,對這條沒有過多的異議,超凡者不得傷害普通人,算是通過了。

  「第二條,超凡的歸超凡,一切按舊有的規矩來。只要不破壞人間的安寧,去大野,去海外,去星空,可以用超凡手段解決彼此間的恩怨,但不得在普通人類棲居地動手。」

  女方士提出第二條,眾人沒有反對。

  「第三條,各方合力再塑神話,盡一切手段接續超凡世界,我想沒有人願意暗淡落幕,真正墜落到當年出發的起始之地吧?」

  當她提出第三條時,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如果有選擇,誰會捨棄超凡?但是現在,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

  他們是絕世強者,該走的路都走過了,什麼方士、道家、佛教、妖修、金丹、輻射等,各種修行路數,所有的神話手段都試過了。

  「方仙子,你難道有什麼辦法,還真的能夠開天闢地,再演神話世界不成?」有人問道。

  方雨竹搖頭,道:「我沒有,這一條我們只是盡力,不強求結果,能做多少事就做多少事。」

  她補充道:「比如,我們可以將封印的那些地方都重新開啟,留給後人經歷一番,說不定能催生出不一樣的神話路。」

  「哦,這麼說,你願意開放方士淨土?」妖祖開口。

  「可以,趁現在還能開啟,那裡還沒有乾枯,我願重啟方士淨土。」方雨竹點頭。

  她看向妖祖,道:「妖之神土也可以解開封印吧?」

  「沒問題!」紅衣女妖仙笑著點頭。

  妖祖感覺胸悶,他還沒點頭呢,妖主就直接答應了。

  張道嶺道:「我看行,所有淨土、神國、仙園、魔地都開啟好了,本就是相連在一起的一片非凡空間,被你我各教人為割裂,堵住了往來的路,現在重新歸一,成為一片非凡異域。」

  「那裡雖然依附舊土,但卻在外太空,現如今的大環境……」有人皺眉說道。

  「沒關係,坐飛船上去,現世科技很發達。」老張說道。

  眾人無言以對,他們都是神話人物,讓弟子門徒坐飛船去修行?

  王煊聽的出神,舊土外太空有一片古怪的空間?

  飛劍之祖開口:「可是,那裡很異常,不然當年也不會封印,存在瘮靈,也有莫名火堆,更有異力滲透,那裡面的許多生物都瘋了,對於後輩弟子而言,極其危險,甚至我們境界掉落後進去也可能會出事兒。」

  女方士神色鄭重,道:「正是因為異常,所以才值得探索,常規的神話已經到盡頭了,看一看這種異地還能殘存下什麼。」

  老張說道:「各位,都在接觸真實之力吧,外太空中的奇異空間內應該有絲絲縷縷的力量。我們各自都偷偷摸摸挖掘過,別告訴你們沒試過,讓後來者也走一遭。」

  這些年,他們在現有的神話世界中看不到希望,確實在研究異力,比如有人在培養真藥等,也有人在捕捉不可見的奇異物質等。

  可惜,各自的進展都不理想,依舊走不通,看不到新神話再現的曙光。

  王煊真的被驚住了,這些人果然都極其厲害,也在接觸真實之力?不過方向可能和他不太一樣,或許說,他們想蹚某條路,但是失敗了。

  他很期待!

  「看來,有仙子是想將自己儘早嫁出去啊,希望新的超凡誓約出現。」有人笑道。

  「第四條……」

  接下來推進的速度很快,總共達成五條共識,約束跨界的生靈,暫命名為:初版新誓約。這讓所有人覺得訝異,還真用這個名字了?確實讓人心中有幾許希冀,寄望於未來!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書友20210617003015576,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