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金色圖卷留王名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初版五條新誓約擬好,各方達成共識,然後便是簽署,即將以此為準則,各大陣營都要遵守。

  「違約者殺!」方雨竹開口,婀娜仙體光雨點點,無暇面容上的笑容斂去,和各方都打了招呼,到時候沒什麼情面可講。

  老張點頭道:「既然有了章程,一切都按規矩來,別因為妖聖或者天仙私生子的身份,私下裡找人通融。」

  各方嚴肅地點頭,醜話都說到前邊了,真要有後輩作死,那也沒辦法了。

  「還有些道友沒來,我們聯署後,發給他們看下新規,我想共議的這份章程對他們同樣有效。」有人開口。

  這獲得了所有人的認同,不能因為有些陣營沒有來,就可以例外,不遵守新誓約,沒有那種好事!

  瞬間,一張金色的圖卷劃破虛空,在金色汪洋映照的神月中漂浮,逐一落入各大絕世強者的手中,留下他們的印記。

  有人寫下名字後,瑞霞萬丈,仙音震世,這是誓約生效了。

  有人留下代表自身的印符,同樣有效,神月震盪,法則交織。

  一時間,各片大幕後方,相繼開始出現奇景,驚的諸仙心驚肉跳,出了什麼大事?

  神月後面,老張的真身蓋了個印,只有一個古篆張,龍吟虎嘯,仙氣卷天,聲勢極其宏大,宛若粉碎蒼穹。

  王煊驚異,老張果然是個猛人,別看相對而言年歲不大,但確實道行可怕的嚇人。

  飛劍之祖在金色圖卷上簽署時,留下的是一柄九色飛劍的圖痕,流動蒙蒙光輝,似要斬破大幕。

  妖祖祁毅留下一口妖池印記,血氣滔天,吞沒星月,景象如同滅世。

  金色圖卷熠熠生輝,流動混沌氣,真的很不凡,雖然只是粗糙的初版,根本比不了舊約,但也意義重大。

  「你也來簽署吧。」女方士對王煊傳音。

  王煊一怔,他也要留名嗎?這有些不合適,他才什麼修為,和這些大佬共簽新約,似有些出格。

  「當仁不讓,有時候你想低調,想謙虛,不見得是什麼好事。反正是你提起的,有資格留名。」老張也開口。

  「實力不允許我……高調。」王煊很清醒,但是,簽就簽吧,即便躲在後面,那些人也知道他。

  金色圖卷上,那些名字氣象萬千,都蘊含著非凡之力,在神月中有法則共鳴,大道共振,著實懾人!

  王煊看到不少人的印記,冥血教主就是一滴血,仔細凝視時,一片血海突然轟鳴而來,要將人吞噬。

  女妖仙留下一個古字,十分繁複,王煊看了又看,居然……不認識!他只是覺得,有股神秘力量透過金色新約,席捲諸天,相當的可怕。

  王煊催動斬神旗,一個縮小版的小旗,烙下痕跡,以它代替。隱約間,莫名氣息流動,宏大旗面掃過整張圖卷,而後斂去。

  最後,女方士持在手中,認真看過後,留下羽化神竹烙印,光雨飛灑,神聖祥和,至此新誓約成!

  一時間,無論是大幕後,還是現世中,都有金色圖卷剎那橫空而過。

  「好了,今日聚會到此結束!」

  竹船中,汪洋乾涸,神月消失,所有身影都退走了。

  但這件事肯定還沒有完,要傳遍各大陣營,超凡者共尊,違者要出事兒。

  「我趕飛船,新月還有點事,就不久留了。」老張告辭,要橫渡星宇,去另一片天地中。

  王煊出神,你可是神仙啊,在這新時代順應潮流嗎,要訂船票趕路。

  然後,他也趕緊告辭。

  「我和大幕那邊,還有些事情要磋商。」方雨竹微笑,並沒有挽留,遞出斬神旗。

  王煊心頭一跳,這張笑顏絕美,燦爛若神霞,雙目純淨,仿佛可以洞徹人心,她該不會發現銀色物質殘留的氣息了吧?

  王煊離去,走出洞府前,女方士已經躺在羽化神船中,光雨瀰漫,籠罩那裡,和大幕後取得聯繫。

  各方仙界,那些大陣營都安靜了很久。新誓約簽下,沒去的人有些後悔,不過在看了金色圖卷後,發現倒也無損他們的利益。

  「什麼,他也聯名簽署了?」舊土一座城市中,一個圓臉少女怪叫,正是白虎真仙,她第一時間得到通知。

  當看到那面小旗,了解到是誰後,她真是無言了,這傢伙居然和一群大佬弄了個新誓約,太扯了吧?

  「我¥!」舊土,祁連道伸出鋒利的指頭,指向天空,他身為妖祖次子,自然第一時間知道了新誓約的簽署。

  「那是我的斬神旗!」他冷聲道,連他都沒資格接近金色圖卷,更遑論是參與,偏偏他要狩獵的目標在上面留名了。

  ……

  王煊走出原始老林,乘坐飛船離開大興安嶺,此時依舊在出神中,今天算是定下了現世的基調。

  無論是舊土,還是新星,亦或是其他神話星球,都在電閃雷鳴,各大陣營共擬的新誓約影響力太大了。

  現在昭告各方,上至古仙,下至後起之秀,從人族到妖魔,各家的弟子門徒等被嚴厲告誡了。

  但凡敢破戒者,不守規矩,那麼一定會死,簽署金色圖卷的人都可以執法。

  這不亞於二十級颶風,橫卷汪洋,波及大地,在穿透大幕過來的生靈中引發劇震,激烈討論,沸反盈天。

  有妖魔不服,回歸後,居然無法大自在,還要守清規,這簡直是畫地為牢,嚴重束縛了他們。

  自然也有人贊成,反駁道:「合著你們的逍遙自在,是建立在侵害普通人身上的?這樣看來,新誓約很好!」

  無論是列仙,還是妖魔,都在熱議,事關他們切身的利益,爭吵聲此起彼伏,但是,不管願不願意,新誓約已成,他們都得遵守。

  「其實也沒什麼,這個時代,物質生活繁榮到極致,紅塵燦爛,普通人都可以橫渡星空,諸仙溫和一下,妖魔守規矩一些,在此世會活的更好。」

  「愚蠢,上面的巨頭這是在讓你們逐步適應現世的生活,學會低調。不然的話,神話之火徹底熄滅時,普通人開著戰艦報復,你們有幾個能活下去?趁現在和睦相處,徹底融入,這是為你們好。」

  雖有不同的聲音,但是總體上超凡者都接受了。不服?那就去試試,保管你很快就會實時逝世。

  斬神旗的符號烙印在上金色圖卷上,許多人起初還不知道是誰,但隨著妖魔「科普」,人們漸漸瞭然。

  「斬神旗落在凡間一個人的手中?」很多人大驚失色,而後,眼睛都紅了。

  至於出名的妖魔,列仙的嫡系後人等,都不動聲色,因為早就知道了,恆均的部眾更是去爭搶過。

  有人覬覦,也有人嘆息,了解內情的人都知道,妖魔在新星時死在斬神旗下的怨魂太多了!

  至於恆均陣營的人被滅的差不多了,還沒傳出去呢。

  「有意思啊,連凡間的人都在新誓約上留下名字,你們說,我如果直接幹掉他會怎樣?」

  舊土,一座道觀中,這裡有一頭血色的猛獸,一人多高,立身在道觀供奉神像的高台上,腦後竟有三道神環。

  他是妖族赫赫有名的天縱奇才,號稱血神猿,出生就三頭六臂,撕同階的生靈就和撕紙片般容易,天生力大無窮。

  至於術法,他也是一學就會。

  有傳言,他是一位上古妖聖老來得到的私生子。

  妖聖,比不上妖祖,但位階也極高,目前妖族中只有有數幾尊。

  血神猿身份特殊,沒幾個人敢招惹,目前居於這座荒廢的道觀中,妖氣瀰漫,在他身邊有多位追隨者。

  一間茶室中,安寧,靜謐,茶香裊裊,一個青年男子穿著雪白的練功服,很英俊,安靜的坐在那裡,慢慢品茶。

  在他前方,有兩個帶著仙道氣韻、流動仙霧的美麗女子,一個人在泡茶,另一個人在陪他下棋。

  他來頭很大,是天仙之祖齊騰極為看重的一個後人,名為齊成道,他出生時額頭髮光,有純陽仙骨。

  在他們這個陣營,同層次的對決中,沒有人可以讓他動用兩隻手,從來都是一隻手壓制所有對手!

  「了不得啊,可以在金色圖卷上留名,更是得到並煉化了斬神旗,這個人很不簡單,身上的秘密不少。」

  齊成道在棋盤上落下一子後,慢慢翻看關於王煊的調查卷冊,他很重視。

  「他境界不高,道行有限,你很重視他嗎?」和他對弈的女子微笑著說道。

  「尊重對手,就是尊重自己。」齊成道微微一笑,俊朗而明燦,道:「在超凡腐朽的時代,他修行速度這麼快,除卻眾所周知的內景地外,恐怕還有秘密,值得挖掘。」

  「公子,你要對他出手嗎?」展現精湛茶藝的那個女子開口,在現代社會這樣稱呼,自然很怪,不過若是曉得他們來自大幕後,那一切就都正常了。

  齊成道點頭,道:「不管他有多特殊,我都要拿到斬神旗,這東西另有來歷,於我很重要。那麼,為了尊重他,我只能全力出手了,除了鎮壓他,別無選擇。」

  和他對弈的女子美麗動人,一身月白長裙,空明出塵,道:「要我幫忙,一起圍堵嗎?早點幫你拿下他。」

  齊成道微微一笑,道:「明曦,謝謝你,我覺得你安心看著就是了。舊土雖然曾經無比璀璨,人傑地靈,但在這個時代,現世還沒有可以帶給我壓力的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