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單挑全世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新誓約簽署,一張金色圖卷真實顯照於各地,有規則之力擴張,但凡跨界的生靈都無比重視。

  「少些殺戮,多謝安寧,也不錯,這人世繁華確實不容破壞,值得珍惜。」

  一個清秀少年開口,走在繁華的一線城市中,他眼神澄淨,身體有些單薄,甚至顯得很柔弱。

  然而,如果知道他的身份,很多人都必然心驚,他是仙界中魔修第四代核心人物,自稱魔四!

  雖為魔修,但他和很多魔修不認可魔祖,認為他們這一脈才是正統,並非傳自魔祖那一系。

  所謂第四代,並不是按歲月計算,因為他年齡並不大,近古以來的魔修都被劃分在第四代中。

  魔四,看起來還是個少年,卻掌握有魔道至高經文,視為大幕後方魔修近古以來潛力最強的人!

  他看著年少純淨而柔弱,但殺伐手段驚人。

  隨著舊約鬆動,在不傷道基、只落道行的情況下,他這樣被無比重視的第四代核心魔修,被暗中送了過來。

  「我隱約間覺察到,我們這一系有前賢留在人間,沉睡在精神力天生強大的凡人意識深處,了不得的精神棺槨法,至高經文的核心部分。」

  他輕語,邁著輕靈的腳步,在繁華的商業街上行走,逛了幾家大型購物中心,對一切都很感興趣。

  「那個王煊最近都生活在安城!」有人走來,向他低聲稟告。

  翩翩少年魔四平靜地開口:「不要違反新誓約,不能在普通人棲居地起衝突,等方士淨土、仙園、妖之神土、魔地等開啟後,連在一起時,我去那裡找他。」

  「還有其他人盯上了他。」來人沉靜而穩重,認真告知。

  「並不意外,新誓約上留名,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有人想檢驗他的成色,有人要磨礪他,有人要阻他道途,各方競逐,很公平。不管是誰,擋我路的話,殺了就是了!」

  「某個陣營傳話,想過來合作,在進域外的奇異空間前就狩獵王煊,他們只要肉身,斬神旗可以給我們留下。」

  少年面色平淡,凝視滾滾紅塵,道:「笑話,我魔四還要和人合作?不管是誰,什么小妖聖,什麼天仙私生子,什麼鼻祖傳人,什麼王煊,我一路橫掃過去就是了,只手殺穿他們!」

  「魔四,你很驕傲啊。」步行商業街上,一個女子從後面走來,身材高挑,西短加襯衫,穿著高跟鞋,精緻的面孔上架著眼鏡。

  她文靜中帶著書卷氣息,然而當摘下眼鏡一笑時又無比妖媚,有些野性。

  魔四回首看了她一眼,道:「我當是誰,周青凰,你想和我合作?可以啊,給我當一年侍女,我只取斬神旗,其他一切經文、異寶都歸你。」

  「魔四,你太自負了,當心被人第一個斬殺!」周青凰笑容變冷,戴上眼鏡,身段搖曳,漸漸遠去。

  「不考慮一下嗎,這是我第一次要和人合作?」魔四雖然是少年清秀形象,但現在有些咄咄逼人。

  從骨子裡來說,他冷酷而意志強大,澄淨的眼神、柔弱的外表不過是掩飾,因為他是一個魔修!

  「那我還不如直接去找正主,同他合作,既得旗又得人,你……回去再喝兩年母乳吧,魔崽子!」

  「周青凰,別讓我在域外空間抓到你,嘿!」魔四冷聲道。

  ……

  安城,秘路組織的分部,青木長期居住的莊園中,王煊正在講述大興安嶺的經歷,告訴陳永傑師徒二人做好準備。

  夜色深沉,外面原本繁星點點,但很快被遠處飄來的一片黑雲遮住了部分清輝。

  「好事啊,從此以後,大幕後的生靈回歸,不敢再傷害普通人,不然的話,執法神劍會落下。」青木很高興,人間如果烏煙瘴氣,妖魔橫行,普通人會遭受無盡的痛苦。

  「不過,超凡的歸超凡,師傅你和王煊都要格外主意了,你們不在保護之列。」青木皺眉。

  陳永傑點頭,他關注的重點是那域外的奇異空間,正在詳細詢問,他必然要去那裡走上一遭。

  「兩日後就會開啟,很危險,當中有瘮靈,有莫名的火堆,那裡的生物不知道因何,都瘋了……」王煊詳細告知。

  首先,他勸青木不要去了,那裡危險等級離譜,聽那意思,就是老張掉落境界後,在裡面都有可能出意外。

  至於陳永傑,王煊沒有勸解,因為按照老陳的性格,肯定要跑進去。

  「如果去的話,做好萬全的準備,咱們分頭行事,我感覺,我會被人盯上,成為眾矢之的。」王煊怕連累他。

  正說到這裡,他霍的看向窗外,發現異常,被黑雲遮掩大半的銀月下,有一個飛天的女子,在遠處朝這裡眺望。

  對方無比敏銳,第一時間察覺到了他的目光,頓時不再遮掩行蹤,大大方方的飛天而上,周身金光籠罩,像是一輪神月映照虛空中,很絢爛。

  仔細看,她擁有一對金色的光翼,灑落神雨,連髮絲也是黃金色澤,不知道是什麼種族,對王煊微微一笑,擺了擺手,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了。

  陳永傑神色凝重,道:「新時代,是人是鬼都在秀,這是什麼來頭?為什麼我感覺強烈不安,不一定能殺的了她。」

  王煊也無比嚴肅,道:「估計是新出來的生靈,身上不是有絕世強者的真血,就是持有特殊的寶物,頂住了天花板的壓力。」

  連他都覺得那女人異常,比他殺的那些九段高手都要厲害!

  陳永傑問道:「雖說舊約鬆動了,但是想頂住壓力,送出這麼強大的超凡者,估計會付出一些代價,那片奇異空間中到底都有什麼?」

  「好東西很多,知道先秦金色竹簡吧,據說,有一部就是從那片空間中一處巨大的漸漸熄滅的火堆中挖出來的。」王煊告知。

  他在大興安嶺那裡,聽巨頭們說那片奇異空間時,著實驚異不已,那裡有真實之力,有莫名異力,還有各種造化,涉及到神話源頭的一些東西。

  「有天藥嗎?」

  「有。據說,那裡地域廣袤,都接近和精神世界交融之地了,可能存在未採摘到的天藥!」王煊點頭。

  僅是這些情況,就足以說明那裡非常危險,某些造化連列仙當年都沒采盡,怎能不讓人警醒。

  「因為太過危險,只開啟三日,先看一看情況如何,如果所有人……全滅,或者滅掉九成以上,什麼時候再開,那就不好說了。」

  青木在旁聽的目瞪口呆,這見鬼的地方哪裡是造化地,列仙被撕裂元神後回歸,進去也得死啊。

  忽然,王煊的精神天眼交織出特殊的光束,看到了黑雲中的異動,有人剛才沒入當中。

  「真是躁動的夜晚啊。」自他簽署新誓約後,一直有人在附近出現,都在盯著他。

  但老張暗示他,在金色圖卷上留名,將來對他有莫大的好處,但眼下確實……很坑。

  黑雲中,那個人知道被發現了,坐在一艘烏黑的木船上,幽幽落下,無聲無息,在遠處盯著王煊。

  他抱著一個年輕的女子,很溫柔,不斷拍她的背,但他嘴角卻帶著血。

  「他吃人了?觸犯新約!」青木叫道。

  「吸血呢!」陳永傑嚴肅無比,那女子已經死了,而且是個超凡者,不是現世的人。

  即便這樣,王煊也很反感,對方當著他的面吸血,跑到這裡來窺視,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

  男子面色蒼白,溫柔地拍著女子的背,從她的頸項那裡喝完最後一滴血後,這才對王煊笑了笑,而後比劃出一個劃開脖子的動作。

  「明目張胆,就這麼過來盯著你,絕對是要對你動手的人,要不要去追殺他?」陳永傑問道。

  「不急,這個人極強,多半是大人物授意,讓他來對付我。」王煊一下子想到了冥血教祖。

  老冥被女方士壓制,而且發出死亡威脅,這是咽不下那口氣,要找他算帳?

  「來者不善,有頂破天花板的人,這還怎麼打,即便有絕世異寶在手,也不穩妥。」青木開口。

  「要不,你再接著去找新路,繼續修行,將他們都震落下來?」陳永傑笑道。

  王煊無言,還真以為與他有關啊?他始終認為,那只是碰巧了,當時大幕中出現人世劍、逍遙舟,至寶躁動,震動了現世,導致巧合。

  他搖頭道:「和我無關,再說了,剛突破沒兩天,再提升境界,那我的根基就真的要飄了,先等一等。探索那片域外空間,找到新的力量,我再試試看。那裡有異力,有和真實有關的能量物質,老陳,你也要把握住機會!當然,最重要的是,改換面孔,別在那裡說認識我,不然全世界的人都會打你!」

  至於他自己,能遮住真身就遮住,真躲不過去,他已經做好單挑全世界的準備。

  接下來,雖然不時有極強大與厲害的生物接近,在遠處窺探,但終究都是克制了,無人動手。

  「嗷……我終於提升上來了!」次日,一座山頭上,圓臉少女興奮的叫著,不遠處大幕光雨暗淡下去。

  隱約間,可見一個紅衣女子跟著大幕遠去,逐漸消失。

  白虎真仙又一部分元神仙命被送了出來,讓她的實力猛烈提升。

  她摩拳擦掌,覺得一虎爪子……一隻纖纖玉手,就能將將諸敵都給拍沒了,但紅衣女妖仙警告她,目前也就是能讓她自保。

  兩日的時間匆匆而過,除卻過來一些超乎尋常的強大生靈外,並沒有什麼變故發生,最起碼目前看,現世很平和,超凡者都很低調。

  不過,這也像是暴風驟雨前的寧靜,因為各方都在養精蓄銳,一旦進入那片異域,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來了,即將開啟!」

  外太空,大幕浮現,各大陣營的巨頭吟誦咒語,解除當年的封印,無數的符號飛出,照亮虛空。

  那片奇異空間居然接近月亮,是與真實月球對應的虛空?

  這一天,外太空中,有九道光門亮起,極其璀璨,仙雨飛灑,神聖物質流淌,異域空間打開。

  虛空中共有九道門,分別對應著方士淨土、魔地、妖之神土等,不過,如今裡面被貫通了,相連為一體,無論從哪個門進去都一樣。

  王煊乘坐飛船,迤迤然來了,相當的不著急,準備最後進去。然而等他到來時,各種小型飛船密密麻麻,無數目光都望來,很多人都等著他呢!

  大批的超凡生靈早就來了,散發著危險的氣息,並沒有提前進去。

  「這還真是要讓我……單挑全世界嗎?」王煊看向前方。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