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王大人仇恨值爆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有怪,有魔,也有仙,是人是鬼都在秀,殺氣如霧有如芒,在虛空繚繞,氣氛不算融洽,此地小型飛船密集,擠滿這片外太空。

  隻身獨戰一個時代,將大幕後走出來的生靈全部打穿?怎麼可能,王煊還不想這麼瘋狂,若是坐看風雲起,注視別人廝殺,他超然物外最好了。

  能不動手,他就不動手,有好處直接拿走就是了,浴血搏命那只是下策。

  再說,這麼多人真要一起圍獵一個人,有誰能隻身打穿過去?這裡不乏破板的生物,更是帶著奇寶,或者還有絕世強者的真血。

  「我一人橫推三千敵?還需再提升境界。」

  雖然不想上來就莽,隻身硬闖群敵陣營,但內心的氣勢不能弱,他的信念依舊……強的離譜。

  王煊離開小型飛船,看向前方,這是外太空,普通人如果這麼走出來,身體內外壓力差巨大,那肯定會飆血,各種破損,然後又會被極寒凍住。

  前方密密麻麻,一大群人望來,他們都是強大的超凡者,有些原本就是很有名氣的仙魔,現在「低配」跨界。

  什麼叫排面?王煊一個人面對這麼多強者,所有人都在等著他,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萬眾矚目」吧。

  所有人都在「期待」他出現,無論怎麼看,他都是「神環」罩體,當然也可能是很負面的光環。

  「你誰啊?」一個滿臉絡腮鬍須的高大青年男子問道,眼神不善,覺得他一個人擺譜站在那裡,特別的礙眼!

  「浪費感情,我還以為正主來了呢。」一個身材火爆、穿著部分甲冑、露出細腰的女子有些不耐煩,揮了揮手,讓王煊別擋路。

  「在下吳成聖。」王煊開口,和眾人打過招呼。

  現在的他身披重甲,身材高挑,健碩,面孔徹底變了,像是一個英武的古代將軍,手持漆黑的長刀。

  明知會被圍攻,他自然有所準備,絕不能一出現就倒霉催的成為眾矢之的,所以他現在是吳成聖。

  他在新星時,從各家的秘庫中,尤其是在老鐘的書房裡,得到大量的經文,懂得的秘術實在太多了。

  現在,他扭轉了肉身形態,最為關鍵的是,他動用金色竹簡中的元神秘法,構建虛擬元神,精神氣息完全不同了。

  當然,這也參考了老鍾書房中的元神棺槨法,遮掩原本強橫之極的精神印記,蟄伏在虛擬精神體深處休眠。

  「六段層次而已,也敢來這裡,趕緊閃到一邊去,別擋路!」有人呵斥,看他不順眼。

  在外太空所謂的開口說話,都是以精神交流。

  「我還以為大人物王煊來了呢,真是等了很久,不愧是在新誓約上留名的巨頭,到現在都不出現。」一個赤發年輕男子開口,陰陽怪氣,手裡托著九層寶塔,流動蒙蒙光輝,超物質瀰漫,他確實很強,居然「破板」了!

  王煊警覺,這次來的人有點離譜,隨便拉出來一個,都很強,皆有很大的來頭,什麼上古真仙私生子,妖聖弟子,估計不在少數。

  「他真要出現的話,我直接給他打出屎來!」一個疤臉男子說道,手持一桿白骨幡,煞氣流轉,相當的凶戾。

  「粗俗!」有女超凡者嫌棄他,居然當眾說出這種話。

  附近確實有很多人不待見他,身為仙魔的後人,說話也忒不講究了,簡直像是粗鄙的野人。

  王煊的臉色差點直接黑下來,招你惹你了?這麼埋汰人,徹底記住這個人了,非打死他不可!

  此時陳永傑躲在人群中,也「改頭換面」了,正在不厚道的笑,他知道這是王煊真身,難得看到王教祖吃癟卻只能幹瞪眼。

  「人間的一個超凡者,不過是僥倖生對了時代,撿到了斬神旗,憑什麼可以在金色圖卷上留名?他道行那麼低微,連逍遙遊都沒有抵達,居然讓他跟著在新誓約上留名,真是可恥!」

  一個紫發女子開口,身段不錯,帶著仙霧,藕臂上纏繞著仙索,面容還算清麗,但是現在臉色有些冷,對王煊能夠擬新誓約超級不忿。

  事實上,這也是大多數人不滿的原因所在,他們在大幕後方哪個不是逍遙遊以上的生靈?

  這裡許多人都有地仙級道果,結果,卻要遵守一個需要他們低頭俯視的人間小修士參與擬訂的新約。

  「一會兒只要他敢出現,我第一時間就打死他!」一個白髮男子開口,並不蒼老,很年輕,只是發色如此,手中搖動一柄畫扇,當中是磅礴的山河圖景。

  又一個破板級的生靈,讓王煊既咬牙,又戒備,不管怎樣說,這些開口的男男女女,都欠一刀砍過去。

  「呵呵,我想知道,當『大人物王煊』被斬殺後,金色圖卷上是否還需要保留他的名字,看一看到底誰尷尬,憑什麼讓他署名?!」一個看著文雅的藍袍男子開口,但是說話卻沒什麼「靜氣」,準備看王煊被獵殺後的好戲。

  不少人都有這種心思,如果王煊被殺,新誓約參與者減員,那就有意思了,有些人都對新約抱有惡意。

  不遠處,三頭六臂、滿身紅色毛髮的血神猿,三顆頭顱後各有一道神環,他在咧嘴笑,沒說什麼。

  齊成道和明曦並肩而立,兩人給人出世之感,男子白衣無塵,女子長裙帶著仙氣,明艷而風姿動人。

  在兩人身後,齊成道的侍女開口:「看來,很多人都要殺他,公子要鎮壓他,取走斬神旗,可能要面對不少阻撓。」

  「你過來一下,讓我看看。」這時,一個清秀的少年微笑,對王煊招手,看起來有些單薄而又柔弱。

  但是,不少人臉色都變了,認出他是大名鼎鼎的魔修第四代核心人物,若是按正常軌跡走下去,這是未來的魔主!

  原本,王煊已經化身為吃瓜群眾的一員,現在他心中警覺,這是有暴露的可能?這少年未免太敏銳了!

  魔四隻是有一點點懷疑,因為,他也練元神棺槨法,王煊這次參考了此法,讓他覺得有那麼一絲異樣。

  「來了嗎?」這時,列仙后人中有人低聲說道。遠處一艘小型飛船出現,並沒有人走出來,但是發出了訊號。

  這片區域,所有小型艦艇都接到訊息,屏幕上浮現出王煊的身影。

  「萬眾矚目,群狼迎王嗎?你們真是太客氣了。不必如此,各自散了吧,進神園中探索造化要緊。」

  王煊立身飛船中,眼角眉梢都在發光,神采飛揚,無比自信,一副指點江山的樣子。

  這自然是青木所扮,並沒有過來,停在遠空。

  許多人的臉色冷冽下來,原本就抱有敵意,現在看到他這個樣子,就更加的神不善了,還真當他自己是「王大人」了?

  「一會兒,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還敢惺惺作態?腦漿子給你打出來!」有人冷漠傳音。

  並且,這個時候,有人啟動小型飛船,想直接衝過去。

  王煊的真身暗嘆,看來他無法超然物外了,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他留下的劇本來吧!

  「王煊,誰給你的勇氣,敢這麼說話?過來,我只手殺你!」連血神猿都開口了,身為妖聖私生子,他一向強勢,恐怖威勢所向披靡。

  大屏幕中,青木扮演的王煊寒聲道:「你們這是在逼宮,很多人都想針對我?如你們所願,你們想讓我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就成為什麼樣的人!」

  此時,他很有氣勢,露齒一笑,道:「我一個人單挑全世界又如何?!」

  這種話語,驚的不少人發愣,實在沒有想到,他敢這麼張揚,自信過頭了!

  在這裡,誰敢言說,獨身一人戰群雄?

  「呵,『大人物王煊』你真是瘋了,敢說出這種話!」那個紫發女子開口,藕臂上的仙索發光,眼角眉梢都帶著嘲弄之意,認為他在自絕活路。

  「這種人魯莽而不切實際,敢得罪所有人,也配在金色圖卷上留名?死不足惜,殺了吧!」有人自恃身份,自己沒有動,但卻讓身邊的人出手,可以去滅王煊了。

  「如你們所願,今日,我橫推三千敵又何妨?!」青木化成的王煊,背負雙手,在大屏幕後方,俯視著所有人。

  當一些小型飛船啟動,衝出去時,對面,青木化成的王煊也猛力揮下右手,聲音低沉而有力,道:「殺!」

  月球背面,一艘大型戰艦浮現出龐大的的身影,像是一塊大陸漂浮在那裡,冰冷而懾人。

  轟!

  光束恐怖飛出,它直接開火,當場讓九道朦朧門戶外的部分小型飛船炸開,尤其是剛衝出去的那些船影,全部爆碎,火光沖天。

  毫無疑問,有些仙子,有些妖神後人,有些了不得的高手,都擋不住這種威勢,肉身跟著碎掉了。

  當然,也有神覺超級敏銳的人,提前生感,沖向遠方,快速逃過一劫。

  眾人頭皮發麻,覺得像是被死神鎖定了,第一時間,全都向著立於虛空中的九道古老的門戶衝去。

  這裡發生恐怖的大爆炸,有仙魔的血肉爆開,有象腿飛出,也有美麗女子的頭顱墜落,相當的慘烈。

  「你這是……不守規矩,我們間只應有超凡之戰!」有人驚怒無比,快速逃亡,無比狼狽。

  王煊也眼皮直跳,心說,雖然是按劇本來的,但是青木你悠著點,你師傅也在人群中呢,別被你幹掉!

  「你們有你們的戰劍,我也有我的戰艦,在這人間,不是你們說了算,這就是我的秘寶之一!」青木化成的王煊沉靜地開口。

  虛空中,血霧瀰漫,殘肢漂浮,青木化成的王煊氣吞萬里如虎,站在大屏幕前,俯視所有人。

  此時,他雙目深邃,真的像是一個大魔王,冷漠無比,道:「如你們所願,把我逼成了你們想看到的樣子,王教祖一個人單挑全世界也無妨!」

  接著去寫第二章,月中了,如果各位書友有月票,可以投下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