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異域新世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長章。

  九道神秘門戶前,小型飛船像是一個又一個煙花被點燃,在冰冷的外太空綻放,絢爛過後就是黑暗。

  「你……欺人太甚啊!」有人叫道。

  有平日端莊的仙子,此時披頭散髮,繡鞋都跑丟了,赤著雪白的玉足,一路狂逃,沖向光霧瀰漫的門戶中。

  也有大妖腿都掉了,飆血橫渡虛空,逃進門戶。

  這還算是好的,比較幸運的,肉身保住了大部分。而最衝動的那些人,開著小型飛船想要接近「王煊」的「先鋒」,直接被打沒了!

  最起碼他們的肉身不存,點滴不剩,只有精神體很虛弱,飄飄蕩蕩,如同做夢般,沒入九道古門中。

  老陳真是有點心驚,心中罵青木,都快將你師傅我送上路了!

  青木背負雙手,站在屏幕前,真心覺得……好爽,殺的妖魔鬼怪在嘶吼,列仙后人在逃遁保命。

  雖然是按照既定節奏來的,但是,由他執行,比正主體驗感好多了。

  想到正主,他才略微回過神來,然後嚇了一跳,王煊在躲呢,他師傅也在……上躥下跳,有數次險些中招。

  「趙宏,悠著點,別把我師傅打沒了!」他快速聯繫大型戰艦中的人,別上頭,差不多就行了。

  「明白,我只是作態,這樣更真實一些!」趙宏是青木的親侄子。

  當初,王煊化名王霄去帕米爾高原參戰時,就是這個年輕人受苦受累,化成王煊真身。後來王煊去了新星,趙宏又被安排裝作王霄一段時間,絕對信的過。

  轟!

  陳永傑身邊又有妖魔解體了,幾乎都逃進一道門戶中了,結果還是慢了半步,被打的稀巴爛。

  老陳腦門子青筋直跳,氣的短髮根根發光,這孽徒,真想欺師滅祖不成?

  王煊也無語了,連他都險些中招,這是他留下的劇本,如果將他自己也幹掉,那樂子就大了。

  青木快速喊話,劈頭蓋臉,對他侄子一頓臭罵,差不多就行了!

  但他也能理解,剛才他自己也很爽,氣吞萬里如虎,殺妖魔鬼怪的肉身如同切菜般乾淨利落,忍不住想一直出手。

  顯然,他侄子過於投入,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熱血上頭,殺紅眼了,畢竟不是誰都有機會獵殺仙魔。

  王煊和老陳沒有冒頭第一批衝進去,也不是殿後,選擇隨大波流進入一道朦朧的門戶中,正式踏足神秘異域!

  入眼所見,樹木青翠欲滴,河流澄淨而有仙氣,山崖縫隙中參芝紮根,雲蒸霞蔚,這裡超物質不是多濃郁,但也不稀薄。

  果然是一個神話空間,還沒有枯竭,依舊能讓人修行。

  逃進來的人有些慘,不少都是相互扶著進來的,有斷腿的,有缺少手臂的,血里呼啦。

  有部分人這才剛進門戶中,就一副受難的樣子了,實在是有些慘。

  最為難受的莫過於,有些人只剩下精神體,飄蕩著,都有些懷疑人生了,這還沒有探索新世界呢,就落到這步田地?

  當看到後面,還不斷有重傷人員出現時,王煊眼皮直跳,過了,青木超綱了,有點脫離劇本的限制了。

  「嗚嗚……」有仙子哭泣,原本十根纖細潔白的好看指頭,現在就剩下三根,胸前戰甲都崩碎了,滿身是血。

  「太慘了,我好恨啊!」旁邊,一位妖女被人攙扶著,腳掌沒了一隻,她真的很想大哭。

  王煊暗嘆,青木,你這是殺瘋了嗎?到時候這口鍋必然要扣在正主身上,讓他有些無言了。

  不過,當看到某個仙子渾身焦黑,味道難聞時,他也一陣暗爽,心情好了不少,不是磨嘰要針對我嗎?被炸熟了吧。

  外太空,青木罵了他的侄子後,已經下令停火。他看著戰場一陣咋舌,似乎給王煊……惹麻煩了。

  「炸碎的生物有點多啊。」他硬著頭皮說道,當年安排新術領域第一人奧列沙遭遇空難,他都沒什麼壓力,可是現在卻有些心虛。

  趙宏安慰他,道:「也還好,看著一地狼藉,其實,主要是小型艦艇碎掉的多,那些仙魔一個比一個能逃命,真正打爆的也就數十人,肯定沒過百。」

  「你飄了吧?那是仙魔,不是白菜,每個都有來頭!」青木想打他。

  青木看了又看,虛空中,真是愁雲慘澹,白狐的尾巴,仙子的雪白小腿,殭屍的半顆腦袋,妖蛇房屋大的頭顱,某名門公子的下半身……

  「我艦修一脈,所求不過是為了自保,以求安靜祥和,望各位好自為之。」青木化成的王煊開口,一切都落幕了,該說的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最後一個傷殘的超凡者逃進新世界後,將這種話帶進來時,所有人都炸窩了,外面確實安靜祥和了,這實在是……讓他們接受不了。

  王煊面色平靜,超綱就超綱吧,反正那些被轟擊的人,主要都是開小型飛船要第一時間衝出去的敵手,沒有一個是無辜的,打死就是了,也沒什麼!

  「青木,殺的好!」

  讓他不爽的是,那幾個嘰歪的仙魔後人,居然有些人毫髮無傷,強大的離譜,當時逃的比誰都快。

  「我們堵在這裡,只要他敢跟進來,非活剮了他不可。」有人陰沉著臉說道,胸口有個血洞,都前後透亮了。

  有人反對道:「一共有九道門戶,你知道他從哪一道門進來,或許會白白浪費光陰,錯過新世界的造化。」

  「沒錯,我不等了,各位,我先行一步!」一個背生青色羽翼的男子,化成一道青色電光瞬間遠去。

  眾人見狀,臉色都變了,紛紛上路,一刻不敢停留,意氣之爭哪有搶奪實實在在的天藥、至高經文重要。

  他們的長輩告知,有幾部最重要的典籍,都是發源於此地!

  作為吃瓜群眾中的老陳、王煊,也帶著有敵不成殺的「憤懣心情」離開了,各自上路,快速跑沒影了。

  「啊……」最前方,那個肋生青翼的男子叫聲有些瘮人。

  他本在半空中飛行,結果山地中出現一頭擁有女人面孔的大貓,眼睛猩紅,一躍就是兩百米高,快的如同閃電般,一口將他咬住,血液四濺,他的身體當即斷為兩截。

  所有前行速度夠快的人都寒毛倒豎,青翼男子可是人世間九段的生靈,一個照面就被那隻黑色的大貓給咬碎了!

  他慘叫過後,立刻精神出竅,想要逃走,結果卻被大貓張嘴一吸,霎時吞進去了,形神皆死。

  大貓落在地上後,身體縮小到半米長,通體漆黑,女子面孔很美麗,但眼睛猩紅,看起來無比瘋狂,衝著眾人就衝來了。

  剎那接觸,有人想避戰都不行,這隻貓速度極快,瞬息間,將三名八段的超凡者咬掉頭顱,將一位九段的女修士吃掉半截身子,異常恐怖。

  這才稍微深入新世界,隨便遇上一個怪物都這麼厲害,難怪古仙說,這裡邪的離奇,非常危險。

  關鍵時刻,血神猿走了上去,冷笑著,這個三頭六臂的紅毛怪物,腦後神環轟鳴,躍起上百米高,撲殺向重新變成六米長的黑色大貓。

  砰!

  地動山搖,短暫接觸後,血神猿猙獰無比,一把將美人面孔的黑色大貓撕成兩片,鮮紅髮光的血飛濺,染紅山地。

  眾人瞳孔收縮,傳聞中的妖聖私生子果然強的可怕!

  王煊心生警惕,這個紅皮猴子確實不好惹,凶性十足。

  「各位,我先走一步,好東西在深處,脫離邊緣區域,九道門戶連著的天地初步交融之處,才開始有造化。」血神猿說完,轟的一聲,讓空氣大爆炸,他直接就到了遠方,快的不可思議。

  從這道門戶進來的仙魔,以他實力最強,眾人跟在他的身後,一路上又看到一些可怕的屍體。

  列仙后人,妖族的青年強者等,全都將速度提升到極限,跟了下去,有血神猿開道,他們也能避免許多災禍。

  不得不說,這片天地很大,他們奔行了八百里,總算脫離外圍區域,進入真正的造化區域。

  在這裡,他們看到了從其他門戶進來的人,如今淨土、仙園、神國、魔地不再分隔,被重新解封,化為一體。

  前方有一堆火,霞光閃爍,光雨陣陣,竟是如此的絢爛,有神秘物質溢出,深吸一口氣就會覺得渾身舒爽。

  王煊動容,那種物質讓他想接近。

  不過,這裡極其危險,竟有逍遙層次的生靈,真正破板級,那是一頭金色的大象,還有一頭雪白的獅子,全都龐大無比,如同小山似的。

  現在魔四盯上了火堆,邁著輕靈的腳步走了過去,其他人全都讓路,甚至轉身離開了這裡。

  轟!

  剎那間交手,魔四隻手轟碎了金色的巨象,又一拳打穿了那頭如同小山般高大的雪白獅子,兩頭瘋獸快速被屠殺。

  這種強勢,隻身打穿兩大逍遙層次的怪物的生猛做派,與其清秀的形象不相符,魔四甩掉拳頭上的血滴,坐在火堆畔,閉上眼睛去體悟。

  老陳跟著眾人趕到這裡,正好看到這一幕,心頭狂跳,有頂級異寶鎖魂鍾在手,也不見得能奈何魔修中的第四代核心人物。

  王煊在遠處看到了他,示意現階段不要接近那種人物,去別處找造化,等找機會破關以後再論其他。

  王煊自己也走了,隻身闖向這片新世界的深處,沿途看到了一些剛死去的屍體,相當的慘烈。

  兩個小時後,他也發現一個火堆,那裡有人爭鬥,但他還是臨近了,並且以精神天眼看到了火堆的本質。

  一剎那,他心頭狂跳,絢爛光雨中,火堆中燃燒的都是什麼?都是寫滿奇異文字的紙張,都是經書!

  「誰這麼可恥浪費,在焚經文?!」他是真的很吃驚。

  難怪先秦時期,有人從焚燒的火堆灰燼中找到一部金色竹簡,這……原本就是經書堆,只殘存下一部至高經文,太豪橫浪費了。

  這裡有人在廝殺,最後只剩下一男一女在對峙,其他人都被他們擊斃,滿地血跡,以這兩人最強。

  王煊一看全認識,都是他非常想殺的人!

  那個疤臉男子手持白骨幡,戾氣十足,就是他很粗俗的說,只要見到王煊,將他的「仙黃」給打出來!

  王煊黑著臉,這疤臉男第一個上了他的黑名單,必殺之!

  那女子一頭紫發,身段不錯,繚繞仙霧,潔白手臂上繞繞著仙索,原本清麗的面龐,左臉現在有些焦黑,是被戰艦火光燒的。

  這女人曾很憤慨,說王煊凡夫俗子,僥倖得到斬神旗,能在新誓約上留名,是一件非常可恥的事。

  「你們居然沒死,那我送你們上路!」

  王煊看了又看,附近沒有其他人,他取出斬神旗,並不是為了攻擊,而是為了加速,在探索虛無之地時他試過,可提升到十倍速度!

  此時,他身披重甲,右手持黑色長刀,左手持金色小旗,轟的一聲就俯衝過去了,宛若雷霆橫空!

  這種速度,自然是他的身體遠遠快過聲音,十倍於原本的速度,簡直恐怖到了極致。

  等疤臉男子有所覺覺察時早已經晚了,王煊右手的黑色長刀如電光般划過。

  疤臉男子憑著本能躲避,嗤的一聲,他的頭蓋骨被黑色刀鋒掀飛出去,但總算沒有把整顆頭顱削掉。

  然而,他依舊慘叫,瞬間覺得頭顱破開了,因為這次王煊十倍於原有的速度,利器稍微擦中對手,都會很可怕。

  疤臉男子的頭蓋骨被掀飛,一剎那,腦子成漿糊了,整顆頭顱更是在巨力下破散開來。

  他的元神極速衝起,想要逃脫。

  然而,王煊左手的斬神旗就等他的精神體出現呢,輕輕一卷,疤臉男子頓時亡魂皆冒,他知道是誰來了,招牌武器已現。

  他慘笑,有味道的話竟招來這種橫禍,噗的一聲,他的精神體消散。

  他被瞬殺!

  紫發女子吃驚,深感震撼,一個照面而已,她的對手就被人擊殺了,雖然有偷襲的嫌疑,但這也很可怖了。

  她起初想感謝,但是見到斬神旗的剎那,她什麼都明白了,這個將軍裝扮的男子就是曾在金色圖卷上留名的「大人物王煊」。

  她沒有話語,立刻搏殺,想要找機會逃走,然而數次碰撞後,她這個九段高手根本不夠看。

  噗的一聲,她被六段的王煊一刀梟首,染血的仙子頭顱斜飛出去,斬神旗一卷,絞殺了她的元神。

  火堆中,有許多紙張,還有殘本,字體密密麻麻,光雨陣陣,隱約間有誦經聲傳出,這種火焰驚人了,極盡奢侈!

  王煊感受到神秘能量,他剛要盤坐下來,卻又警醒,這裡怎麼沒有瘋獸盤踞與守著,難道他比較幸運?

  很快,他聽到遠處的獸吼聲,是他多想了,顯然有人在和怪物廝殺。

  他迅速起身,來到地勢較高處,看到遠方有三頭怪物橫屍在地,被人強勢幹掉了。嗯?勝利的居然也是一頭怪物,雪白的貓體,很龐大。

  王煊潛行匿蹤,立刻蟄伏起來,準備關鍵時刻給怪物來一記!

  不久後,白色大貓回來了,坐在火堆畔,閉上眸子,吸收神秘物質,仔細感悟。

  一剎那,王煊動了,以斬神旗提速到十倍,宛若天外飛仙,人與黑色長刀合一,刺向怪物的後腦!

  然而,這頭「瘋獸」感知太強了,反應無比敏銳,嗖的一聲躍起,沖了出去!

  即便如此,王煊手中的黑色長刀還是稍微戳中了它的……虎臀!

  那裡頓時血流如注,痛的它嗷的一聲慘叫。

  它沖了出去,猛然回頭去看,發現王煊,看到他手中的黑色長刀和斬神旗,一剎那,這頭白色大貓簡直要……氣瘋了。

  「是你……嗷嗚。」它竟發出少女的聲音。

  王煊一怔,這大貓看著有點眼熟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