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比魔祖更強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身披重甲,手持滴血的黑色長刀,快速向後退了幾步。

  他換了個角度仔細盯著,白虎這肉呼呼,毛茸茸的樣子,實在是眼熟,尤其是那虎目圓睜的姿態,仿佛就在昨日。

  它不是這片新世界中的「瘋獸」,而是「故交」,那頭白虎?王煊頓時也是「虎目圓睜」,瞪大眼睛看過去。

  真是見鬼了,居然在這裡見到她,以熟悉的方式重逢,在相同的位置結結實實給她來了一下狠的。

  白虎真仙此時皮毛炸立,覺得要原地爆炸了,一看他那眼神是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一爪子就拍落了下去。

  砰!

  在王煊如幽靈般瞬移時,山地炸開,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形狀為虎爪印。

  白虎真仙縱身一躍就是數百米遠,化成一道白光追殺了下去。

  今天這一下偷襲,實在刺激的她虎血沸騰,太慘了,也太可恥了,又是他,傷到她白虎上仙!

  她早已定格為人身,今天不過展露法體,想借天生的威壓震懾各種瘋獸而已,結果讓「歷史悲劇」再次上演。

  王煊認出她後,哪還會有什麼廢話,直接與斬神旗合一,避其鋒芒,能殺就殺,不能殺就逃走。

  他很清醒,這頭白虎極其厲害,隻身幹掉逍遙遊層次的三頭瘋獸,他當下的境界實在需要再提升。

  白虎真仙對他的印象壞到不能再壞,當年在內景地就被他在虎臀上戳過一劍,後來在逝地中還被他騙走了一塊絕世藥土,今天又來這麼一出,她心態炸裂。

  「嗷嗚……」她惡狠狠的叫著,身體發光,白虎法體消失,重新化成一個圓臉少女,這樣更靈活,向前追殺。

  王煊一邊以極速躲避,一邊盯著她。

  她化成人身後,長相清麗,圓臉,大眼睛,別說,虎頭虎腦,竟還算可愛,再加上那嗷嗚的一聲叫,相當另類。

  「咱們也算是老相識了,你先止血吧。你這個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怎麼你了呢。」王煊開口,感覺幹掉她實在是夠嗆,雙方差著多個境界。

  圓臉少女聽到這種話,眼冒火光,連頭髮都要燒起來了,更氣了,又是一次撲殺。

  「轟!」

  長空爆鳴,王煊藉助斬神旗,如一顆彗星遠去,出現在數里外的山頭上。

  圓臉少女咬牙切齒,但還是倏地止步了,她是誰,鼎鼎大名,威風凜凜的白虎上仙,妖主的親信,這個樣子要是被人看到並傳出去,她真是沒臉見人了。

  她扭頭看向身後,頓時又要抓狂了,左邊屁股上,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鮮血淋淋。

  這一刀雖然當時只是稍微戳中,但是刀芒凌厲,此外那種極速造成的衝擊力太恐怖了,換一個人的話哪裡還有什麼下半身,直接就爆碎成一團血霧了。

  也就是她,堂堂白虎上仙,於關鍵時刻躲避出去,保住了肉身。

  可即便這樣,這也實在太恥辱了,白衣染血,虎臀受傷,她這輩子都沒怎麼經歷過,而這個人第二次這麼對他出手了。

  尤其是讓她憤懣的是,妖主給了她任務,不是要殺這個人而來,稍微冷靜下來後,她發現自己還沒法出手了。

  「嗷嗚……」圓臉少女氣的叫道,這不僅是虎臀挨了一刀,同時也扎心了,被人下死手,血淋淋,還不能去反殺?

  「氣死我啦!」有那麼一刻,她不想遵從妖主的命令了。

  半刻鐘後,兩人坐在火堆前,隔火對望,場面相當的詭異。

  圓臉少女已經止血,換上了白虎戰裙,掩去了狼狽,但現在看王煊時,眼神依舊不善,偶爾還惡狠狠。

  王煊深感意外,白虎居然沒有再動手,反而和他談了起來,氣氛……還算融洽,最起碼沒有當場掐架。

  圓臉少女真的很糾結,居然要和這個人類和睦相處,會有遠期的合作,近期更是需要他相助。

  「你練成精神天眼了?」她不開心地問道,這個男人這麼逆天,讓她愈發的心中發堵。

  「是,我可沒窺探你。」王煊警惕地說道。

  「妖主心胸寬廣,對於你過往的不敬和挑釁沒怎麼在意,這次……」小白虎組織語言,說明情況。

  紅衣女妖仙發出懸賞,無論是無上經文,還是最高等精神世界的天藥,都可以談。

  這實在是神豪,絕世豪氣。王煊頓時警惕起來,所託肯定不是多麼容易的事,不然的話,誰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

  「很久以前,曾經有兩人從大幕借道最高等精神世界,疑似想從與這片奇異空間交融之地回歸。你以精神天眼留意下,看一看是否留下什麼斑駁痕跡,雖然可能早就死在途中了,但萬一還有音訊呢,若有線索,必有重金給你。」

  圓臉少女不情不願地和他快速說完,真不想搭理這個人,如果有選擇,她只想一口咬死他。

  王煊心頭一動,他曾經聽劍仙子說過紅衣女妖仙的來歷,其父為絕頂強大的方士,其母更厲害,是十二尾天狐,進入仙界後失蹤了。

  她要找的兩人,該不會是她父母嗎?王煊頓時警醒,兩個更古老的神魔,或許早就死了,若是活著,那就有點恐怖了。

  「喂,你聽到我說話沒有?」白虎真仙不滿,他居然眼神飄忽,有些走神。

  王煊道:「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是否有那樣的兩個人,都沒有更具體的信息。再說,那妖女曾經各種針對我,你們不會是想讓我自投羅網吧?」

  「什麼妖女,那是妖主,超越妖祖祁毅的妖族第一高手。」圓臉少女糾正,道:「不是你自己大言不慚,說讓妖主給你跳仙舞嗎,是你在接二連三在挑釁一位絕世高手。」

  「是她先惹我的。」

  白虎真仙冷笑道:「就知道你不服,妖主說了,她的一道血肉之身已入人間,正在悟凡人不朽之法。她給你機會,盡可以去找她,她以人世間之身和你打賭,贏得了她,心甘情願給你跳絕世仙舞,你輸了的話,哼哼哼……」

  「她在哪呢?!」王煊問道。

  「熊山!」圓臉少女看著他,而後鄙夷,道:「愚蠢的男人,你該不會真想不自量力地去找妖主吧?」

  王煊提著黑色長刀,想在她另一邊的屁股上戳一刀。

  ……

  遠方,魔四閉目,突然間起身,轟的一震,他一拳轟在火堆中,而後大步走入火光中。

  一剎那,經文漫天,各種燃燒的紙張帶著恐怖的氣息漂浮而起,還有大片的殘本,也在發光,要撕裂天地!

  附近,許多人都在注視,全都驚的倒退,不敢臨近,都被嚇到了,竟有人這麼轟擊神秘火堆?那疑似是消逝的文明,大道的殘跡!

  哧!

  突然,蒼穹上一道金光俯衝而來,宛若天外大星殞落,撞擊大地,聲勢浩大,無比懾人。

  「那是……三足金烏?!」有人震驚了,在這裡竟看到這種恐怖的神禽,這是妖族最強種族之一,是妖族五大皇族之一。

  傳言,妖祖祁毅極有可能就是金烏之身。

  那頭金烏俯衝向魔四,帶動著漫天的妖雲,遠比魔四隻手扼殺的金色巨象和雪白獅子更強!

  許多九段的高手見狀都頭皮發炸,心神都在顫動,感覺眾人聯手也不是這頭金烏的對手,破板級的人也倒吸冷氣,轉身就走,自認遠不敵。

  「正缺一頭坐騎呢,你來的正好,即便是瘋禽,我也要!」魔四霍的抬頭,躍出火光,逆沖向天,只手打向那頭金烏。

  「轟!」

  這裡爆發大戰。

  金光沖霄,那頭金烏像是閃電般在移動,太快了,縱橫天地間,撲殺大地上的少年。

  魔四雖然模樣清秀柔弱,但是實力強橫的離譜,只用了一隻手,就擋住了金烏。

  最終,半空中傳出一聲哀鳴,有著妖皇血統的金烏被那清秀少年一隻手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怎麼可能,這個魔四強的太離譜了,似乎比年輕時的魔祖都要強!」有數位破板級強者瞳孔收縮,不斷倒退,離開了這裡。

  遠方,周青凰西短加白襯衫,帶著眼鏡,書卷氣息很濃,有種知性美。此時她霍的摘下眼鏡,又有種野性,她深感棘手,金烏是她引來的,結果反倒成為對方的坐騎!

  「周青凰,你要藏好,別讓我抓住你!」魔四隻手壓制金烏,回頭向天邊看去。

  周青凰快速離開這裡,覺得魔四難有人可以匹敵,她自語道:「那個王煊在哪裡?」

  ……

  齊成道進入一片絕壁前,這裡到處都是刀痕,到處都是箭孔,有大道衝擊過的殘跡,混沌氣蒸騰,不朽之光划過,顯然不是一般的重地。

  他立刻盤坐下來,頂著莫大的壓力,在這裡參悟。他的那位侍女站在不遠處,緊張的注視,為他護法。

  明曦立身良久,走到他不遠處,也閉上眸子,以精神牽引這裡的天地痕跡,悟法悟道悟自身。

  一片雷澤中,電閃雷鳴,血神猿盯著雷光,沖向最深處,看到了一口血霧蒸騰的絢爛池子。

  他立刻咧嘴笑了起來,道:「不死血池,助我練成不死天妖身!」

  噗通一聲,他一頭扎了進去,再出現時,他渾身的皮毛被剝開,露出鮮紅的血肉,景象慘烈無比,但他卻咬牙在笑。

  「斬身旗,斬神旗,我的至寶呢?」妖祖次子祁連道行走在這片新世界中,雙目深邃,目標很明確,帶著淡淡的殺意。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