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神話燃燒的盡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開啟!」一個白髮男子手持畫扇,上面是壯麗的山河圖,猛力一扇,轟的一聲,瑞光萬道,山河奇景浮現,將前方一座山體擊穿了,一片古老的洞府遺蹟出現在他的眼前。

  大地盡頭,一個赤發青年手托九層寶塔,露出驚容,盯著前方的大澤,那裡竟有傳說中的先天陰陽二氣糾纏,流動,升騰。

  他震撼,剎那祭出仙塔,要收走這傳說中的物質,讓寶塔一躍成為絕世異寶。

  此時,這片新世界中,各地都有人尋到造化,找到奇物,但也死了大批的人,瘋獸肆虐,絕地呈現,走錯地方就會送命。

  ……

  圓臉少女坐在火堆對面,吸收了火光中裊裊升起的一些奇異物質,站起身來,道:「這地方送你了。」

  她就要離去,看著那張面孔她就受不了,即便不能殺,也想拎著他,用他那口長刀砍爛他的屁股!

  可惜她沒法動手,既然只能忍著,乾脆還是眼不見心不煩吧。

  王煊詫異,道:「這火堆也沒有什麼出奇之處啊,就是有些特殊的能量物質而已,既不危險,也沒有大造化,為什麼所有人都在談,都想找到一堆?」

  「你知道這是什麼火嗎?」圓臉少女昂著下巴,驕傲無比,原本不想搭理他,但又忍不住。

  「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王煊看著她。

  「妖主說,這可能是大道餘燼,你以為這麼簡單,它能燒死天仙,滅掉妖聖,遇強則強遇弱則弱。你太弱了,沒有激活它,未讓它顯現出應有的造化與危險。」

  她揚著下巴,滿是自信的風采,當年她曾被妖主帶著,體驗過那種真實而又恐怖的文明之火,讓她至今記憶猶新。

  「那是一種造化,沒有多少人可以體驗到,須知,當年曾與妖主有過競爭的一位天縱強者都死在了火堆中。」

  圓臉少女說到這裡,甩給他一個後腦勺,向遠處走去,道:「你呀,就不要多想了,還年輕,多積澱,爭取將來破格,找到機會去體驗火光中的真相。」

  這種火堆明滅不定,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不知道在哪裡冒出,能遇上只是初緣,真正深入接觸到它的真實,才算造化,但自古以來沒有多少人。

  事實上,連有些絕世高手都與此火無緣。

  「一個大時代,能有那麼一兩人感悟到文明餘燼就不錯了……」圓臉少女說到這裡,感覺不對勁,不自禁停下腳步。

  然後,她就瞪圓了眼睛,虎目有神,這是什麼情況,周圍怎麼朦朧了?和她當年的經歷不太一樣,但是氛圍有些相似。

  她霍的轉身,看向火堆畔,頓時看到了王煊寶相莊嚴,手持斬神旗防備著她,在那裡盯著火堆,像是要看透與參悟什麼。

  接著,周圍浮現一些景物,天地像是漸漸不同了。

  她瞠目結舌,這就……成了?雖然知道這可惡的年輕男子很不凡,剛才她是在故意擠對他,但她沒有想到,他真就在她眼皮子底子有所獲。

  這讓她白虎上仙的如畫美顏向哪裡放,剛才還在說他不行呢,結果轉瞬間,就給她個下馬威,呈現奇景,讓火光中的神話文明重現。

  「等等我,火光非常危險,我為你護道!」圓臉少女沒羞沒臊,直接跑過來了,想蹭機緣。

  「你離我遠點,我會更安心。」王煊盯著火堆,手持斬神旗,這麼回應道。

  「不行,妖主說了,我得對你負責,為了讓你完成妖主的囑託,我要保護你,你現在不能死!」圓臉少女沖了過去。

  但是,在途中她就慘叫:「糟了,我迷路了,趕緊接引我,咱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我不和你算帳了!」

  在她的周圍,出現寂靜的街道,陌生的城市,空曠而幽冷,沒有一點聲息。

  這是一座神秘的城市,與她所經歷的任何時代都不同,接近現代的建築,但是卻有古老的氣息瀰漫。

  「天妖血孔雀?!」她當即就炸毛了,在街道旁的一座建築物上,看到一個吊死的人,被勒斷了脖子,在那裡晃蕩著,早已死去很多年,都已經風乾了。

  這是一位赫赫有名的天妖,是她所經歷的那個時代前三甲的天縱奇才,就這麼死在了這裡,難怪當年消失的無聲無息。

  空曠的街道,陌生的城市,所有建築物都帶著斑駁古韻,在夕陽中,有著一種難言的孤寂,整個世界仿佛到了盡頭,所有生靈都滅亡了,只剩下她自己。

  圓臉少女害怕了,這和她當年的經歷不同,看到的不是同一堆火,但是卻一樣的讓她強烈不安。

  她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這裡!

  這種文明殘火,造就出的奇景,真的是遇強殺強,遇弱則弱也不放過,沒有道理可言。

  安靜的街道,只有她自己的腳步聲,不對,多了一個人的腳步聲,她猛地回頭,可是什麼都沒有。

  刷!

  她寒毛倒豎,感覺有些冰冷的指甲擦著她的脖子劃了過去,血滲了出來,險些就割掉她的頭顱。

  轟!

  她狂暴了,拼命施展術法,在這裡攻擊,然後所有光束打在地面,轟在建築無上,卻連個水花都沒有泛起,那些地方,紋絲不動,一點都沒有受損。

  她快速向前跑去,又看到一具屍體,被吊死在路邊的建築物上,她仔細看了又看,頭皮發麻,又認出了。

  「昔日,方士中的絕代奇才,相傳,敢和年少時代的方雨竹競逐的人物,她居然死在了這裡!」

  這次是個女子,容貌秀麗,栩栩如生,脖子也被黑色的繩索勒斷了,吊在那裡晃動,她還未乾枯。

  小白虎嚇的寒毛倒豎,著實靈魂要漂浮起來了,這種人的「靈性」絕對很逆天,可還是無法過關,慘死於此。

  她覺得,靠她自己的話,必死無疑。

  「妖主,我要……暫時對不起你了,我得活著,才能為你效力啊。」她害怕而心虛的嘀咕。

  「王煊,快來接引我出去,你不是想看妖主跳舞嗎?我有啊,她偶爾真的會盡情的跳,我這裡有留影晶石,快來救我出去!」

  圓臉少女炸毛了,她心中滿是陰影,她深知,即便是妖聖進來都可能會死,關鍵還是靠那不可言說的靈性。

  妖主當年進來時,實力也不強呢,還遠未崛起,但是悟性無敵,靈光頻現,帶著她有驚無險,就這麼過關了。

  她覺得,自己若論這種天賦,大概不如王煊,所以,她大聲求援。

  「真有絕世仙舞?」前方,晚霞中,未知處,傳來王煊的聲音。

  果然靈性遠比她強,能聽到她的呼救並看到她?然而,當她沿著聲音望去,什麼都看不到,她趕緊叫道:「有!」

  此時,王煊也是心驚無比,他盯著火堆,精神出竅,以天眼看它的本質,嘗試閱讀那些經書殘本時,他周圍就這樣異變了。

  陌生的街道,不知道什麼年代的城市,影影綽綽,逐漸真實,將他環繞在當中。

  此時,他在一片廣場上,大片的經文在焚燒,無數的經書被丟進火堆,他只看到一雙粗糙而老化的手,在毫不留戀的扔這些秘籍,全都點燃了。

  他聽到了小白虎的呼救聲,看到的景象讓他愕然,因為小白虎自己找了一條黑色的繩子,要將自己給吊死。

  「你瘋了,為什麼要自殺?」王煊不解。

  在廣場中,他看著不遠處的圓臉少女。她動作嫻熟的上吊,脖子都套進黑索中了,舌頭都吐了出來,元神也被勒住,已經萎靡。

  「我……沒有啊,有魔鬼……握著我的手,有髒東西,要害死我啊!」圓臉少女吐舌頭,瞪著眼睛,在那裡憋紅臉虛弱的慘叫。

  眼看她就要不行了,脖子都要斷了,連帶著元神也要斷掉,那種黑色繩索很可怕。

  王煊皺眉,揮動斬神旗,向前一指,一片金色的網格蔓延出去,衝擊街道,砰的一聲將那種可勒斷人元神的黑色繩索斬斷,小白虎直接掉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王煊看到一雙滴血的潔白而又修長的手,從圓臉少女的後脖頸那裡離開了,相當的瘮人。

  「王煊,快帶我過去!」圓臉少女徹底毛了,同時感覺無比羞恥,居然向他求援,喊他救命。

  但是,當想到妖聖在這裡也沒轍,有殞落的危險,她內心又強大起來,不怕丟臉了。

  「向左邁步,避開你前方地面上的黑色大窟窿。」王煊提醒她,趕緊過來。

  然而,白虎真仙直接向右邁步,雙腿不聽使喚,徑直向著一個她自己根本看不到的黑窟窿里跳下去了。

  她第一時間感覺到不對,有一雙冰冷的手掌,抓住她腳踝,力大無窮,拖著她就要向漆黑如同地獄般的地下而去。

  「哎呀,瘮靈嗎?我看不到它,但是,真的存在,怎麼連肉身也會被攻擊,王煊,快接引我過去!」

  王煊無語,圓臉少女這麼膽怯,平日兇巴巴的,現在膽子太小了吧?他哪裡知道,這裡曾經死去不少大人物,下場極其慘烈,他不了解,自然還沒有那種感覺。

  嗖!

  關鍵時刻,王煊甩出魚線和釣鉤,直接勾住小白虎的髮簪,將她給吊住。

  「啊,又有人想吊死我!」她胡亂掙扎。

  王煊黑著臉釣她,結果拉不動,他臉色微變,趕緊再次揮動斬神旗,金色紋絡交織,黑窟窿中傳出一聲沉悶的嘆息,然後小白虎被他直接釣了過來。

  王煊嫌棄她,太沒用了,堂堂白虎上仙居然等著他救。

  「不是你想的那樣,妖祖進來都可能會死,絕世強者誤入都可能會出意外,我當然害怕了。」

  圓臉少女羞憤,最後乾脆化成一隻尺許長的小白虎,在地上畫圈圈詛咒,然後捂臉不想動了,今天她實在太丟人了。

  王煊摸了摸它的頭,手感……真不錯,然後又摸了兩把。

  「嗷嗚,你幹什麼?!」小白虎炸毛了。

  「留影水晶呢?別裝死!」王煊瞥了她一眼,沒忘記這茬兒。

  然後,他又看趕緊看向火光中,成堆的經書被那隻粗糙而老化的大手扔進去,並伴著聲音。

  「既然接近不了真實,要你們何用,留下也會害了後人,都燒了吧。」蒼老的聲音,有無奈,也有絕望,在成摞的焚燒經篇。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