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與另一個神話文明交流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蒼老中的聲音中,有種淡漠到極盡的頹廢,而後是無比的淒涼感,帶給人以無邊的蕭索。

  成堆的經書,不斷投向火堆中,毫不猶豫,像是一個時代在消失,在火光中化成大道餘燼。

  暮年臨死前的無奈言語,跳動的火光,深沉而絕望的情緒,帶著深秋般的涼意,給人的感覺很不好。

  這個場景讓王煊沉浸當中,像是看到了一個神話文明的落幕,至強者也改變不了超凡消亡的大結局。

  他的目光隨火光而動,看到更多的身影,一本經書上坐著一個生靈。有男有女,有人類,有從未見過的種族,和經書一起投入火光中,在那裡嘆息,而後老邁,死去。

  王煊靜靜地看著,他改變不了什麼,這是消逝的舊事。

  其中一本經書,劍氣億萬縷,沖霄而上,震落了天外的星辰,攪亂了絢爛的星河,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人物。

  一個男子白髮如雪,立身域外,站在經書上,看著星斗隨他的吐納,隨他身上溢出的劍氣而搖晃,他依舊深感無力。

  「超凡瓦解,宇宙糾錯,我的力量也開始流散了,一切努力盡歸宇宙塵埃間。」

  他以身撐天幕,但是,最終那裡依舊在快速暗淡,直到最後,他老去了,坐化經書上,死在歲月中。

  至此,他撐起的天幕,以及他身後的神話星球,超凡徹底消亡,再也不可見。

  王煊動容,這個男子對比現世的話,絕對是蓋世強者,屬於某片仙界中的第一人,與糾錯的宇宙對抗。

  他抵在最前方,想要守住最後的超凡餘光,但命運已註定,不斷枯竭,虛弱與老邁降臨,他如凡人般死在歲月中。

  看到這一幕,王煊也不禁嘆息,以史為鑑,這就是未來註定要發生的事,沒人能逃脫。

  即便是女方士、張道嶺、苦修士、天仙之祖等絕世強者,也難以例外,完全可以對標白髮男子。

  經書載著那白髮男子墜落,投入火堆中。

  接著,有無量光綻放,一個眉心精神能量噴薄,開闢無限領域的女子,帶著諸神,帶著她身後的神靈國度,沖霄而上,舉世飛騰。

  但是,她也終究是被宇宙壓落了,身體暗淡,超凡消退,諸神的國度轟然解體,一篇又一篇經文燃燒,墜入火堆中。

  能夠沖向宇宙,顯照出特別烙印的人與景,都是當年的絕世強者,可留給後人的只是遺憾與無力感。

  「不要燒了,給我看一看。」王煊替他們心痛,這都是他們一生的心血,就這麼扔進火光中,一點不剩,燒成灰燼,太可惜了。

  即便那些人覺得這些經文不足以接續神話,難以再塑超凡世界,也可以留給後人參考,給人以啟迪。

  他伸手,去接觸那些經文,想要攔阻,雖然不知道隔著多少年,多少個大時代,但他還是下意識這麼做了。

  「嗯?」

  他的精神天眼,他的元神,似乎真的觸及到了什麼。

  接下來,王煊身體一顫,他的精神體立在了燃燒的經書上,臨近了那漫長歲月前的古人。

  「瘮靈?」一個面孔還算年輕、但是雙目滄桑、髮絲灰白的男子,回頭看向他,竟這麼開口。

  當然,那不是真正的聲音,而是一種跨越時空的精神波動,竟看到了他!

  王煊深感意外,想要開口,傳遞精神波動,但是他發覺自己做不到。

  瘮靈還能這樣定義?他以前所見,是否也如此。

  毋庸置疑,這本經書上的男子格外強大,經文紙張都透發著沖霄的道光,環繞著他旋轉。

  他抬手,向著王煊壓落,隻手遮天,各種符文,伴著道火,本著經文焚燒,將王煊生生淹沒了。

  砰的一聲,王煊的精神化成光雨,從這部經書中消失,蒸騰而起,回歸到肉身中。

  此時,王煊發現,自己的心臟如同擂鼓似的,咚咚劇烈跳動,響聲特別大,他身上出了一層白毛汗。

  剛才,他真切而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真實感,元神被人抬手就抹殺了,面對那種絕世人物,他一動都動不了,被瞬殺!

  「這就是我與大幕後的老張,還有方雨竹的真實差距嗎?」他從頭到腳全是冷汗,濕漉漉。

  遇上這種人,一個眼神都能滅了他,抬手就是萬法皆滅,隔著時空,就能隻身遮天,給予毀滅一擊。

  「他將我當成瘮靈?」王煊沉思,這是不是要重新定義這種生物,還是說,那人感應錯了。

  經歷這一遭,王煊有種虛脫感,那是真實的死亡體驗,到現在他的精神還在繃緊著呢。

  「嗷嗚,你找打吧,別過分!」圓臉少女叫道。

  王煊低頭,赫然發現,自己過於緊張,又去摸小白虎的腦袋了,揉了又揉,對方簡直要恨死他了。

  她已經躲避出去,警惕而又惡狠狠地看著他。

  「你剛才看到了什麼?」王煊問她,是否見到他站在經書上被人扼殺的畫面。

  圓臉少女愕然,搖頭,她什麼都沒有看到,不過她偏著頭想了想,道:「有那麼一瞬間,你像是死寂了,宛若從這個世界消失,只留下一個軀殼。」

  王煊默默體會,不是沒有收穫,他看到了大量焚燒的符文,將他覆蓋,雖然是殘經,但剎那的精神共振,還是讓他有所明悟。

  「那個時代,很多人喜歡開闢一方小世界,容下自身,立足當中,講究萬法生生不息,但依舊逃不過枯竭時代的到來。」

  他盤坐下來,按照所得,嘗試體驗,在他的體外,漸漸浮現朦朧的神環,以他的道行自然開闢不出小世界,但也驚的小白虎瞪大眼睛。

  「你剛才是不是沉浸在古代經文中,和古人切磋了,被人打爆了?」圓臉少女快速而急切的問道。

  王煊頓時神色不善,道:「留影水晶,拿來!」

  小白虎道:「我是為你好,那是一種最有價值的體驗,重溫消逝的神話文明,當年妖主也經歷過。」

  「她怎麼經歷的,說說看。」王煊來了興趣。

  「被無上強者秒殺,然後,她一次次衝進去挑戰,越挫越強,為她未來鑄就絕世根基打下一定的基礎。」

  王煊聽罷,頓時訝異,準備再選特別強大的經書,在死亡來臨前的瞬間捕捉消亡的神話經文。

  小白虎趕緊叫道:「等一等,你遺漏了一件事兒,當時妖主帶上了我,才遇險而不死,我也是昔日的當事人,說明有我才能逢凶化吉,一起,一起!」

  王煊發現,這頭白虎的臉真大,這都能向自己身上攬功勞?

  看著她肉呼呼,圓圓的臉,他又忍不住了,掐住後,揉了揉她的頭,在她炸毛,即將發出虎吼前,他搶先開口,道:「你要是不怕死,就元神出竅跟著我來。」

  這次,王煊仔細凝視,選了一本目前看來極其驚人的經書,那裡經頁翻篇,竟是一片星河又一片星河在生滅。

  一個圓臉少女離開白虎肉身,元神跟著王煊一起前行,落在這本異常絢爛、正在焚燒的經書上。

  在這裡有一個女子,宛若一個女皇,其精神氣質還有形體容貌都不弱於方雨竹,其實力格外的強大。那種睥睨天下的神情,比之所有男子還要強盛,似對過往的一切,曾經存在的強者,她似不屑一顧。

  在這裡,王煊更進一步理解了這個神話文明的修行本質,開闢一方小世界,是絕世強者的立足之本。

  在這個女子附近,有一片她衍生的神話天地,曾經很壯闊,廣袤而宏大,但是現在卻在壓縮,化成與她身高相仿。

  這是她的神話天地,在變化,濃縮,連通向遠方,化成了一條像是神話隧道般的路。

  她冷艷而絕世強大,最後眷戀而無奈的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宇宙,發出一聲嘆息,轉身向著神話隧道深處走去,像是在嘗試接近什麼。

  王煊瞳孔收縮,這一刻,他清晰地感應到,在那隧道深處,有淡淡的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飄出,很虛淡,但的確存在。

  這個女人,氣勢無比強盛的生靈,銀髮披散,她在找接近真實的力量,而且有一定的結果了。

  但是,她依舊不算成功,超凡被糾錯,宇宙回歸平凡常態,神話文明到了末期,她註定失敗。

  「她極其強大,初步接近真實物質,但是,可惜了。」王煊嘆道,然而這些聲音只能在他心中響起,實際的精神波動無法傳遞出去。

  他看到了超凡崩壞後的景象,那條神話隧道不斷塌陷,那女子還有她的經書焚燒,漫天飄落,她化成了血與火,與經書共染,落幕。

  最後的回眸,女子消散前,瞥了一眼他和圓臉少女,並未動手,但是隨著經書墜落,王煊兩人還是炸開了,化成光雨消失。

  一片漆黑過後,王煊和小白虎都復甦,死亡那麼真實,體驗是那麼深刻,讓人心有餘悸。

  「看到沒有,有我在,一切都有驚無險,我們平安回來了!」回歸肉身後,圓臉少女第一時間邀功。

  王煊受不了她,按著她的虎頭,擼了又擼!

  「嗷嗚……」她張牙舞爪。

  王煊盤坐下來,不斷去體驗死亡,一次又一次的立身在那些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經書上,間接在與另一個神話文明交流。

  好處是顯而易見的,有些極致強大的人也在尋找出路,想再塑新的神話世界,初步接近了真實的能量。

  王煊在體悟,在汲取,經文中,自火堆間,溢出的絲絲縷縷的奇異物質,恍惚間,他似看到了真實之地。

  遮天Q版的人物形象來了,感興趣的書友可以去我的微信公眾號看下,參與並提建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