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經文為柴,文明為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樣的時光交錯,另類重逢,在火堆中貫穿時空,徜徉逝去的神話世界,無聲地交流,默默體悟,對王煊的修行有極大的好處。

  一次、兩次……

  十次、二十次……

  他看著一幕幕悲歡離合,過往世界中別人的人生,他為他們而憂,為他們而嘆,為他們默默送行。

  那些都是風采無匹,驚天動地的生靈,可惜,倒在了過去。

  在大宇宙面前,在超凡枯竭時,個人縱然再強,也不過是照亮一片星空的流光,轉瞬即逝。

  在無盡黑暗的宇宙中太卑微了,那些驚才絕艷的人,最終都被打落凡塵,從沒有例外,老邁死去,徒留無盡遺憾。

  王煊沉靜無聲,火光跳動,照亮他的面龐,也模糊的照出他暗淡的前路,他在體悟時光中被拋棄、被認為無用的「廢法」。

  「沒有用的法,誤人子弟,平白蹉跎時光,不要也罷,都燒了!」那蒼老的聲音在迴響,在粗糙而又老化的大手中,最後一摞經書被丟進火光中,兩隻手掌也落在火堆,一起焚燒。

  那是失望到極點的體現,都不願再談,不想再掙扎,索性一把火燒個精光,讓超凡徹底沉入灰燼中。

  「嗚嗚……」

  王煊聽到了哭聲,墜落在火堆中的經書,有人盤坐在上,放聲痛哭,那是一個絕世強者,在此前的時光交錯中曾見過,可只手破天,打穿大幕,但是現在卻這是這般失態。

  為什麼?

  他與最後幾人留守,親自焚燒這個超凡文明的所有典籍!

  終究是有太多的不舍,這是他們一生的心血結晶,卻要這麼斷送,自己親自點燃,葬掉。

  一名白髮男子也是又哭又笑,咳血後低頭,看著滿地染著他真血的紙張,他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自身就炸開了,被火光吞沒。

  「燒的差不多了,超凡永寂,我們也支撐不住了,縱有後來者,也不過是又一顆相似的流星偶然出現,再見了。」又一人消散。

  「別忘了,還有我們的心血未放出,以所有經文為柴,以一個神話文明為焰,鑄成寶舟,不知道能否橫渡出去,接近真實……」

  在火堆下,有一艘孤舟浮現,於火光中躍起,這是以無數經文滋養,以一個神話大道文明的積澱,鑄成的至寶。

  在裡面,有各族的真血,承載著他們的希望,破開火堆,劃破時空,就此遠去。

  「去吧,成功了就不要再回頭。若是再現,那就證明失敗了,墜落途中。我們最後的心血,不知是否也不過是一場空,辜負了靜好的歲月。」

  那是一種寄託,帶著他們的希望,至寶飛舟消失在宇宙茫茫無邊的黑暗盡頭。

  王煊心頭劇震,那是逍遙舟?它竟有這樣的來歷!

  「我勸後來者,莫辜負大好時光,在虛無中爭渡,毫無意義,在現實世界於平凡中各自安好生活吧。」

  這是蕭索,也是絕望中的無奈,神話至強者勸人遠離虛無的超凡,再也不要踏足這樣的領域。

  火光暗淡,即將熄滅,餘燼前只剩下最後一個老者,雙手都被燒沒了,最後他回首,看向接近而來的王煊還有小白虎。

  「瘮靈,死。」他的眼神流動出最後的一抹神采,自身就瓦解了,形神俱滅,但是他眼中的光卻飛來,要絞殺王煊和圓臉少女。

  這次,王煊感覺到了不對,隔著時空,他似乎都有危險,感覺會被人誅殺。

  那老者的眸光像是神話文明之火的最後一次閃爍,太恐怖了。

  他毫不猶豫的揮動斬神旗,帶著小白虎極速逃遁。

  轟!

  旗面竟然焦黑了,並被點燃一角,這種情況讓王煊感覺震撼,從未有過的事,旗面居然在焚燒?

  即便是在接近真實之地的隕石坑前,旗面被噴薄的紅光衝擊,也只是出現焦痕而已。在這裡,隔著不知道多少個時代,不在一個時空的人,竟損傷了斬神旗。

  經過斬神旗阻擋,王煊和圓臉少女極速倒退,可還是在大道餘燼火堆上方炸開,成為光雨。

  這一次,王煊感覺像是等了很久,他被悶在了黑暗中,始終無法凝聚所有意識,幾乎認為自己要死去了。

  終於,他渙散的意識漸漸清晰,精神體在殘餘的火光中凝聚,再現了出來。

  圓臉少女也由模糊而清晰,有光雨而組成元神體,當即就嗷嗚的一聲叫了起來,實在嚇壞了。

  「我和妖主又不是沒有經歷過這種火堆,但是,這次怎麼不一樣?這個老頭是誰,太可怕了,近乎殺死我!」

  她嗖的一聲跑回肉身去了,實在嚇了個夠嗆,感覺剛才自己真的死去了,在錯亂的時空中被人以眼神抹殺。

  王煊的精神體站在火堆前,出神很久,如果沒有斬神旗,他覺得自己和小白虎真的會被抹殺!

  這就有些恐怖了,明明不在一個維度,時空交錯,那個最後的留守者居然這麼強?

  他趕緊去看斬神旗,燒著的那一角熄滅了,破損了部分,但是金色紋絡交織,它又慢慢恢復了過來。

  「好!」他用力抓緊小旗。

  王煊安靜下來,這個老者最後也在說他是瘮靈,這就有些驚人了,難道瘮靈真的需要重新定義?

  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和老張在酒吧中所看到的太空人,就能被理解了,說的通了,屬於錯落時空的生靈,在觀察這個神話世界?

  但是,他在孫家所在的城市中,發現的那些看起來很古老的太空人就有些解釋不通了。

  尤其是,當想到逝地的中的瘮靈,他更是一陣頭大,浩瀚汪洋中,密密麻麻,都是猩紅的眼睛,從燈籠大到山頭那麼大,那是多少怪物?

  如果它們也是錯亂時空所致,那得有多少人在觀察他,全都是偷窺上癮的愛好者?簡直……都有偷窺心理病。

  他搖了搖頭,肯定不是這樣的,瘮靈形態很複雜,不是一種情況。

  像他這種錯亂時空,觀察上一個神話文明的後來者,居然也被認為是瘮靈,確實值得深思與警惕。

  「下次,需要抓幾個研究下!」

  火堆要熄滅了,它真的散發著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絲絲縷縷,量不是很大,但是,王煊覺得很有價值,在現實世界中找到這種超級物質,意義重大!

  很快,王煊發現,所謂源自現實世界的真實能量物質,有些不準確,這似乎是那個神話神明的經書焚燒並逸散的。

  火堆漸漸熄滅,在此過程中,王煊的肉身,還有他的精神,都在緩慢的變強,這是一種另類的修行。

  他有望破關,如果這樣積累下去,他不進入虛無之地,在現世中也能提升境界。

  他無限接近七段了!

  火光一閃,整堆火都熄滅了,一個神話文明徹底暗淡,但是周圍,廣場、建築物、古老的街道等都還在。

  此時,斬神旗徹底恢復,完好如初,不得不說它很神奇。王煊起身,手持此旗在灰燼中翻找,想看一看是否留下什麼。

  有部金色竹簡就是在其他大道餘燼中找到的。

  「我來幫你!」小白虎嗖的一聲了跑過來,非常積極,肉呼呼的圓臉上滿是假笑,快速探爪子。

  結果,她嗷的一聲痛叫就退後了,灰燼下還與火種呢,強大如她的肉身也受不了,差點被烤熟。

  無需多想,這種火堆太特殊了!

  幸好,她沒有真箇探入下方殘留的火種間,不然,王煊琢磨著,她會變成缺胳膊的圓臉白虎。

  火堆下,竟……真的有東西留下!

  這讓王煊的眼神頓時亮了起來,火光將逝,還有無上神物,至高經文嗎?

  淡淡的白光閃爍,那是一頁經文,被他用斬神旗扒拉了出來,只此一篇,再無其他,讓他既激動,又有些遺憾。

  怎麼只留下有一頁?應該是一部才對。

  很快,白光消散,只剩下一張普通的紙,枯黃,暗淡,正反面都寫著密密麻麻的鬼畫符。

  王煊看了又看,這真是普通的紙張,材質很一般,能留下來簡直是奇蹟。如果它材質足夠不凡,整部經書應該都能保存吧?

  這實在讓人遺憾,是誰留下的經書?最終殘餘一頁。這上面的文字多半不簡單,火堆有靈,都不願它徹底被焚盡嗎?

  王煊看了又看,一個字都不認識,他問小白虎,道:「你對古文字有研究嗎?」

  「啊,哈哈……你不認識?」圓臉少女頓時來了精神,驕傲的仰著下巴,道:「求我啊,我對史前文明十分精通,仙道絕學,哪個沒有來歷,我們精研各個時期的文字!」

  看她這麼嘚瑟,昂首驕傲,王煊直接按下她的虎頭,使勁揉了又揉,道:「說那麼多幹什麼,翻譯!」

  「嗷嗚……你離我遠點!」小白虎張牙舞爪,如果不是成片的建築物還在,擔心會「被上吊」,她多半氣的要翻臉,和他拼命,但現在只能忍辱負重,嫌棄地將他的手推開。

  「這是什麼破文字,亂畫的吧?我怎麼一個都不認識!」她氣憤,看了又看,只能幹瞪眼,翻譯不出來。

  王煊一把奪過去了,不想和她說話了,自己嘗試以精神溝通,看能否引發共鳴。

  可惜,紙張並無反應。

  他想了想,一咬牙,將紙張投進灰燼下殘餘的火種間,直到它再次發出淡淡的白光,王煊立刻以斬神旗護著自己,和它精神交感。

  這次溝通成功,兩者共鳴!

  「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幻,我常在想,真實的只有我自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