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雷澤血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雷澤,山景奇偉,電弧成片的划過,像是雲霞傾瀉,又像是大面積的極光,不考慮其危害性,倒是頗為壯觀。

  很多山頭都光禿禿,或者焦黑,伴著熔化的結晶體,看不到活著的猛獸,誤闖進來的生物多數都會成為焦炭,死狀很慘。

  王煊體外流動淡淡的白光,對抗特殊的雷道物質,這裡的電光有時在虛空中突兀的綻放,有時自地下瞬間騰起,讓人防不勝防。

  終於,他接近雷澤的造化地,前方沒有草木,山岩成片,開始出現零星的窪地,像是儲存著血水。

  「這是從血池中流出來的液體?」王煊以精神天眼觀察,那不是真正的血液,更像是一種奇異的礦物質。

  喀!

  又是一片密集的閃電落下,呈青紫色,似一柄柄飛劍從虛空中猛烈的落下,擊穿地表,流光四濺。

  王煊一閃身從這裡消失,極速沖向造化地。

  「他來了!」有妖魔低語,對王煊抱有敵意,但也很忌憚,尤其是從新星過來的妖魔,那就更凜然了。

  王煊和陳永傑在新星滅妖,著實殺了不少妖魔。

  雷澤深處,閃電雷鳴,一口血霧瀰漫的的池子,不時騰起絢爛的霞光,超物質異常濃郁,伴著勃勃生機。

  殷紅的液體從裡面流淌出來,化成小股的血光,蔓延向遠處,在周圍形成大大小小的「血坑」。

  「各位,打擾了,血池這麼大,我只占一角之地。」王煊向妖修打招呼,這裡人不多,沒什麼強力大妖。

  「好說,你請自便。」一頭山羊精開口,雖化形為人,但頭上的兩隻山羊角還是很明顯的保留了下來。

  既然因為斬神旗被人認出,王煊也就恢復了本來面容,不過一身重甲還穿著。

  「王道友手段了得,將負有盛名的顧仙子都擒下了,實在是讓人嘆服。」

  這裡的妖修並不古板,見他沒有驅趕所有人,立刻有人開口,緩和緊張的氣氛。

  「僥倖,撿的。」王煊如實說道,他提著顧明曦,避開宛若雷霆沼澤的地帶,站在了最大的血池前,也是源頭。

  所有鮮紅的液體都是從這裡涌動出來的,其他人見狀很自覺,和他保持距離,這口血池附近沒人了。

  事實上,原本也沒有幾人敢進這口池子,蘊含的超凡之力太霸道了,敢在這裡洗禮,動輒就將會被剝皮、碎骨。

  除卻血神猿外,只有那麼三五位強大的妖魔曾進入過這裡。

  「王道友過于謙遜和低調了,顧明曦雖然年輕,但是在大幕後方,她有超越地仙級的實力……」

  一個奇異的妖族開口,周身閃爍金屬光澤,連說話時都鏗鏘作響,這是古銅礦中成精的金屬妖魔。

  王煊驚異,超越地仙?這倒是出乎他的預料了。

  不過,這又能怎樣?他想到了祁連道,身為妖祖親子,真是不敢想像其真身到有底多強,還不是被他劈過十幾刀。

  王煊將顧明曦放在血池的邊上,他自己圍繞著這個池子轉了一圈,水面汩汩湧出殷紅的液體,霞光泛起,頗為神聖,並沒有什麼腥味兒。

  他以精神天眼凝視,仔細觀察,這個池子還真是頗為神異,他觀測到了部分本質與真相!

  確實不是血液,而且,也不是是普通礦物質那麼簡單,在池中超物質中竟蘊含著極其稀有的特殊物質。

  「紅色煙霞,接近真實能量的超物質?」他大吃一驚。

  當然,那種物質非常稀薄,還是以正常的超凡能量為主。

  王煊提起顧明曦,將她一雙腿放下去了。

  剎那間,她的小腿迅速紅腫,有要破損的跡象,照這麼下去的話,估計會被剝下一層皮。

  「血池,姑且當它蘊含著稀有礦物吧,不似溫和調養,而像是劍丹過脈,正骨,這種洗禮肉身的方式太激烈了。」王煊將她提了上來,放在一邊。

  他脫下重甲,穿著普通的衣物躍入池中,然後就體驗到了那種慘烈的痛。他全身像是被錐子刺破,像是有一支又一支大號的鋼針貫穿全身,在血肉中極速遊走,讓他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一些妖修退走,不想離這個人過近,畢竟,這是一個有「前科」的人,在新星殺了那麼多妖魔。

  「這孫子還真是膽大,敢隻身來這裡伐毛洗髓,到了關鍵時刻,待他五臟新生,血肉剝離時,給他來一下狠的?!」

  剛才還在和王煊緩和關係的妖修,退到遠處後立刻就換了副面孔。

  「你有把握嗎?顧明曦都險些被他幹掉,這個人絕對不好對付,我看還是別冒險了。」

  部分妖修在遠處觀看良久,都從心了,悄無聲息的退走,覺得真沒有必要去折騰,因為動輒就可能將自身給折騰沒了。

  但他們還是不甘,對一個現世人抱有敵意,自然不願意看到他體質提升,道行精進。

  「他就不怕一會兒被人堵在這裡嗎?」

  「還愣著幹什麼,我們不出手,但可以對外傳訊,希望血神猿能夠聞訊趕過來,或者齊成道殺至,將他給幹掉。」

  這群妖修跑了,準備借刀殺人,坐山觀虎鬥。

  此時,王煊全身顫抖。

  這種滋味……痛的這輩子都很難忘掉,隨著時間推移,這像是在被肢解,有人拿剔骨刀給他剝肉。

  但他能感應到,對自身確實有好處,打破體內固有的平衡,讓他在經歷換血與新生。

  血池中的超凡力量非常霸道,明明是蘊養精氣神,但卻像是酷刑,比刮骨療傷更可怕,現在稱得上在刮髓。

  半個小時後,王煊的體表裂開了,劇烈的脫皮,讓他皺眉的是,他的五臟與骨頭都沒有被重塑。

  「我的身體本就是最佳形態,不需要重塑嗎?」

  他筋骨並未被改變,但某種生機在他的血肉中出現,讓五臟共振,令骨髓發光,全身上下共鳴。

  一小時後,王煊換血完畢,傷口癒合,全身都瑩瑩發光,體質確實提升了,精神力也有所增長。

  但是,他很不滿意,這口血池對他沒有那麼大的效果,他只是從七段初期提升到了中期而已。

  此時,雷澤中出現了一些高手,聞訊而來,但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王煊準備沉入池底,去探索那種接近真實能量的紅色煙霞,上面太稀薄,看一看下面是否更濃郁一些。

  哧!

  他手中出現一口黑色的長刀,架在了顧明曦的如天鵝般的雪白頸項上,頓時讓那裡淌出一縷血跡。

  不遠處,齊成道陰沉著臉,無聲地從一塊巨石後走了出來,他冷冷地開口:「放開明曦。」

  「你離這裡遠點,為我護法。」王煊回應道。

  齊成道的目光很凌厲,道:「是男人的話,就與我一戰,看一看孰弱孰強,憑真本事論成敗!」

  「可以,先替我在外面守著,我現在心有感悟,想破個關,回頭和你切磋。」王煊溫和地說道。

  遠處,許多人都露出異色,這都什麼年代了,能夠保住現有的實力就不錯了,你還想著一而再地快速破境?

  齊成道冷著臉,道:「王煊,我對你沒有什麼成見,甚至原本很欣賞你。但你現在讓人失望,居然這樣要挾,不是真英雄行徑。」

  「你是想和我進行所謂的公平的超凡道爭?」王煊笑了笑,道:「你現在什麼境界,逍遙遊第二個層次,還是第三個層次?」

  接著,他又平淡地說道:「我對你也沒什麼成見,等我進入人世間第八段,很快,不會讓你等太久,到時候我和你切磋。」

  附近來了不少人,收取血池中流到遠處的殷紅液體,準備帶到其他地方去洗禮自身。

  人們露出異色,王煊所說是事實,他的境界低於齊成道不少,眼下對上的話,那算什麼爭道?

  齊成道壓制殺意,他忍住了,眾目睽睽之下,他如果這麼殺過去,萬一逼的對方將顧明曦斬首,那也會顯得他過於強勢與冷酷。

  同時,他確實不想顧明曦在這裡被殺。

  「我給你時間,我看你能走到哪一步!」顧明道面無表情地開口。

  王煊沒再說什麼,盯著池底,準備下潛了。

  遠處,周青凰來了,帶著顧明曦的元神,躲在雷澤隱蔽處,道:「看到了吧,你的肉身沒事兒。」

  顧明曦不想理她,那是沒事兒嗎?被銀色神鏈鎖住,身上有雷劈過的焦黑,還有可怕的刀傷,更是曾經被鎖鏈穿心而過!

  噗通!

  王煊將顧明曦的身體扔進池中,回頭看了一眼齊成道,道:「放心,血池對她有好處。」

  齊成道臉色臉色冰冷,沒有說什麼。

  遠方,顧明曦的元神有些坐不住了,很想衝過去,這次真的是滿心的苦澀,身體受損還被擒,賠了夫人又折兵,這樣被人押著共進血池,實在太狼狽了。

  到了池底後,王煊被驚到了,這個血池像是天外隕石砸出來的,底部有明顯的痕跡,殘留著部分奇異物質,那是接近真實的力量。

  這讓他心頭劇震,一塊天外隕石曾攜帶有那種物質?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