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該震一震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隕石應該有碎片留下,但是現在早已不見了,大概率是很久以前就被人撿走,讓他一陣沉思。

  「只是較為接近真實之地的超物質,但終究還不是,並不足以引發質變。」王煊搖頭。

  但這依舊讓他遐想,宇宙深空中竟有這樣的隕石落下,還有更大的源頭嗎?

  漫長歲月以來,列仙並沒有閒著,在宇宙不少神話星球上都留下了足跡,但並沒有什麼出格的發現。

  如果能找到一顆接近真實的超凡星球,那麼很多事都將改變,即便出現不了新的神話體系,但也能為現有的超凡世界續命。

  「這塊隕石,和神話一樣也只是一場意外嗎,偶然出現,找不到源頭,如那無根之萍。」

  他在這裡尋覓,確實只有殘跡,並無真正的碎塊等。

  他認為,前人一定仔細找過了,且進入過星空搜尋,但沒聽說誰找到出路。

  「這種物質的等級,最多也就是和虛無之地的銀色能量相仿。」王煊評估,無論是從質還是從量來說,都難以改變大勢。

  然後,他就盤坐下來了,安心修行,接引那種奇異物質為己用。

  上一次,他在虛無之地有所悟,在人世間這個階段,就是要尋找接近真實的力量,強大自身。

  找到的真實之力種類越多,越強大,他將來突破到逍遙遊時越猛烈,那時即便是正在腐朽的神話也難阻他。

  就這樣,他反覆提煉,以精神天眼分辨,排除其他超凡因子,只汲取那種隕石物質,身體漸漸發紫。

  而後,轟的一聲,他的身體近前,雷霆亂炸!

  王煊眼冒金星,那種紅色煙霞經過萃取,真實顏色為紫色,居然有這種副作用,伴著閃電,難怪這塊區域中化成雷澤。

  「讓我想一想,誰的雷道手段強大?」瞬間,他想到了紅衣女妖仙的父親,劍仙子說過,那是一個絕頂強大的方士,掌握雷霆布雨。

  當年,該不會是被他撿走了隕石碎片吧?王煊多少有些懷疑。

  不過,現在考慮這些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他提煉這種物質,納為己有,同時也在被動引雷淬體。

  血池中,煙霞陣陣,釋放出的超凡之力更為濃郁了,那是因為王煊不取連著地脈的普通超物質,都被他排了出來。

  「動靜這麼大,他在水底下做什麼呢?」一位人族修士狐疑。

  「真的在修行嗎?折騰出這麼大的水花。」一位妖修也開口。

  齊成道的臉色頓時冷冽下來,喝道:「閉嘴!」

  他自然知道沒有變故發生,只是那個王煊在水下發瘋煉化超物質,又全部擠壓出體外,實在是瞎折騰。

  遠處,顧明曦臉色驟變,坐不住了,連周青凰都快攔不住她了。

  「明曦,沒事兒,他不會亂來!」

  「周青凰,我被你坑慘了,你就會兒說這種話,要不然把你的身體也扔進去試試看!」

  雷澤中來了不少超凡者。

  最為恐怖的是,一道血光橫空而來,強大的血神猿出現,身後的肉翼非常寬大,遮天蔽日般。

  他血氣滔滔,遠比其他妖修要強盛很多倍!

  他三頭六臂,滿身紅色長毛,三顆腦袋後面都有神環,威猛而又猙獰,像是魔神降臨此地。

  「我說過,這是我的地盤,沒有我的允許,妖修之外,任何人不得踏足!」他平靜地開口。

  身為妖聖之子,他的血脈足夠的強大,兼且自幼便被嚴苛的培養,一身道行攝人心神,盯著血池這裡,一步一步走來。

  「不過也好,我正要找他呢,對斬神旗神往已久!」他咧嘴笑了笑,道:「王煊?打殺就了!」

  王煊在池底煉化隕石物質,汲取紫色精華,對外面也有感應,他的神覺十分敏銳,感受到了某種威脅,開口道:「齊護法,暫且攔住他,我現在不宜出關。」

  起初,齊成道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王煊又一次提及他的名字,他的臉色才猛地陰沉下來。

  原本他想漠視,就這麼放任血神猿下去殺閉關的王煊,他自己也要找機會動手,結果他升格為護法了?

  「真是給你臉了吧?」他神色很不好看。

  「你想借刀殺人,讓我除掉顧明曦?」王煊開口。

  齊成道想跳進血池,立刻宰了他,真不甘心啊,憑什麼為他護法,但是眼下當著眾人的面,他還真不能翻臉,不能逼王煊辣手摧花。

  「猿兄,暫請止步,還不能出手。」齊成道開口,捏著鼻子忍了,悶了一肚子火氣。

  血神猿笑著道:「齊成道,你不要自我感覺良好,認為自己是天仙之祖齊騰最欣賞的後人,你沒有資格在我面前作態,這種身份沒用。」

  他咧嘴時,露出雪白的獠牙,真是一點也不在乎,繼續向前走去。

  「猿兄,你誤會了,我無意與你為敵,我的一位友人被他劫持,我心有顧慮,不得不暫時隱忍。」齊成道解釋,他自然不願意平白與人為敵。

  血神猿向前走了幾步,俯視血池下方,道:「原來是個女子,好像叫什麼……顧明曦?她都這樣了,留著她幹什麼,殺女證道,就是此時,明你道心。還不動手,留著她過年啊?我幫你!」

  血神猿一巴掌就向池中拍去,相當霸道的出手了,想將下面的兩人都打死。

  齊成道臉色頓時黑了,這個該死的紅皮猴子,滿嘴妖魔語,這等於是在逼得他動手。

  轟!

  他如閃電橫空,一掌向前拍去,和血神猿對了一掌,攪起如同十二級颶風般的能量狂暴,血池的水倒灌向天,附近的山地被撕裂,數千上萬斤的的山石都被卷了起來。

  血神猿冷笑,三顆頭顱後方各有一道光環,全部變得無比絢爛,飛了出去,神環碰轉,鏗鏘作響,要將齊成道鎖住。

  哧!

  齊成道的額骨發光,天生的純陽真骨,激射神聖之光,璀璨而懾人之極,將三道神環撞開。

  兩人動手,讓所有人皆驚,果然強的離譜,引動了雷澤的閃電,風雷陣陣,驚的許多超凡者遠去,不敢臨近這裡。

  「齊護法,你和他在演雙簧嗎?離血池一點,你們要是再接近這裡,我就送你一顆美麗的頭顱。」王煊在血池中傳音。

  齊成道和血神猿對視,他暗自傳音道:「猿兄,還請相助,稍待片刻,總有殺他的機會。」

  「可以,我給你面子。」血神猿暗中回應,和齊成道罷手,不再廝殺,停在遠處。

  更遠處,顧明曦有些沉不住氣了,身為當事人,眾目睽睽之下,被拘押在池底,實在讓她倍感煎熬。

  「冷靜,你要向好的方面想,你的肉身在池底蛻變呢,新生的你更加強大!」周青凰扶了扶雪白鼻樑上的眼鏡,這樣安慰道。

  「周青凰,你再說這種話,我和你翻臉!」顧明曦現在又急又氣,道:「要不把你的肉身給我,咱們兩人置換如何?」

  「好呀,沒問題。」周青凰笑吟吟地點頭。

  顧明曦頓時警惕無比,道:「你這妖女,想胡來吧?反正又不是你的身體!」

  「你想哪裡去了,我是覺得,我和他熟,可以談判。」

  ……

  另一個方位,血神猿對身後的妖魔傳音,道:「你們誰擅長土遁?」

  妖里妖氣的陳永傑第一個站出來,道:「我,精通穿山破土神行術!」

  最近他都和一群妖魔混在一起,倚仗從老鍾書房得到的那麼多經文,找了一篇絕密心法,改頭換面,將自己弄的妖氣濃郁無比。

  現在他又跑到這裡,主要是因為,告訴了王煊這裡有造化,能夠破關,他怕王煊萬一突破,將他震落下來。

  「有膽氣嗎,敢入血池去幹掉那個王煊嗎?」血神猿問道。

  「有,願為聖子分憂!」陳永傑很硬氣的開口,將胸脯拍的邦邦響。

  附近,一些妖魔腹誹,你還真會拍馬屁,妖聖的私生子直接就被你喊為聖子了?

  血神猿給了他一張鮮紅的符紙,道:「進了血池,擲向他就可以,抵得上我全力一擊!」

  最後,他又補充道:「嗯,活著回來,我收你當親信,現在可用的人太少了。」

  陳永傑頓時表忠心,而後從原地消失,沒入地下。

  血神猿面色冰冷,收什麼親信,炮灰而已,讓他隨便去碰碰運氣,成功固然好,失敗也所所謂。

  至於他自身,用土遁去殺一個七段的人類,實在丟不起那個人,他自恃甚高。

  陳永傑嗖嗖的鑽地而行,他現在是六段巔峰,只差一線就邁入七段領域了,可以絕殺九段的生靈,在現世也算是強者了。

  王煊警醒,他的精神天眼第一時間捕捉到了異常,但他立刻洞徹了本質,看出是老陳來了。

  陳永傑暗中傳音,告知了原由,又道:「這次你會不會震啊,我等在這裡不走了。」

  「不久前我破關過一次,但沒有震。」王煊告知情況。

  「你七段了?」老陳無言了,他以為自己追上了王煊,結果發現,依舊落後了。

  「不管了,我躲在土層中不回去了,這張符紙找機會打那頭大猴子自己身上!」老陳說道。

  他認為,王煊不久前沒震,有可能因為不是在虛無之地破關,他可不想想辛辛苦苦突破了,萬一再被王教祖給震落下來,還是守在這裡保險。

  王煊接引紫色的隕石物質,覺得差不多了,在這裡普通的超凡物質很多,但是那種奇異物質有限,他吸收到現在也只是接近七段中後期而已。

  他感覺還是虛無之地靠譜,需要去那裡破關為好,順便如果能將這群人都給震落一個境界,那就美妙了。

  「大概率和我無關,但是,萬一又巧合呢?大幕中的至寶沒準又要作妖,該去震一震了。」王煊決定,再去飄渺之地走一遭,震眾人試試看。

  舊土,張道嶺又來了,和女方士通話,問她要不要去外太空中的異域空間,舊地重遊,看一看那群年輕人是否會給人驚喜,有非同一般的收穫。

  雷澤中,血神猿盤坐下來,嘴裡含著一顆神珠開始修行,這是他不久前在一處遺蹟中得到的瑰寶上古天妖留下的妖丹殘塊。

  他準備再破一關,到時候誰能壓制他?整片異域空間都將以他為尊,有造化都將被他先洗劫一遍!

  當年齊成道剛出生時便額骨發光,生具純陽之骨,感覺敏銳,第一時間發現不遠處的血神猿情況不對,身上有極其強大的上古大妖的氣息。

  「嗯,他得到一顆妖丹?不行,我也得想辦法晉階,罷了,我的那滴天髓還是提前用掉吧。」

  齊成道警醒,絕對不能讓血神猿在這裡所向披靡,到時候誰都將競爭不過那隻大猴子,那就麻煩大了,他也準備借稀世奇物破關!

  某一片秘境中,祁連道滿身霞光,妖氣衝天,一身力量洶湧彭拜,自語道:「再怎麼說,我也是妖祖之子,今天動用一片天藥花瓣,強勢破關,打殺你們全部。只是可惜了,我原本想留著,在現世重新接近地仙境界,無路可走時再服食。」

  「嗷嗚……」圓臉少女興奮地叫道:「居然發現上古白虎族的洞府,太開心了,讓我找找看,能不能在這裡破天關。」

  血池附近,周青凰戴著眼鏡,盡顯知性美,看向顧明曦的元神,道:「明曦,你要不要和我換肉身啊,我願意的。」

  「不換!」顧仙子果斷拒絕,怕她頂著自己的肉身去瞎折騰。

  周青凰沒有強求,道:「暫時不換也行,你看齊成道還有那隻紅毛猴子都不對勁兒,在努力沖關呢,我們也需要趕緊提升實力。」

  「我連肉身都沒有了,怎麼提升?」顧明曦不開心,瞪了她一眼。

  「我有啊,你進來,我們暫時共用一身,我這裡有一門元神共修大法,我們一起修煉,或許能因此破關!」

  「呸,就知道你不正經!」顧明曦警惕的看了她一眼。

  「你說什麼呢,我也是女人!」周青凰邀請她嘗試,一起修行,並暗中告訴她,自己有一種精神大藥,可助修行沖關。

  「真的?」

  「真的!」

  「該震一震了!」陳永傑不淡定了,聽王煊說要再走那條新路,他比正主都還略顯激動,頗為期待。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