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集體反向升級慘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切就緒,王煊準備再進一次飄渺之地,接近「真實」。

  陳永傑嚴陣以待,隨時準備拎出自己的大黑劍朝顧明曦砍去,他現在負責警戒,看守人質。

  至於臥底妖族內部的身份,隨時都可以拋棄。

  王煊安靜下去,元神進入命土中,這裡生機勃勃,有淡淡的銀霧飄起,像是春雪,又似柳絮,萬物即將初發。

  一株潔白的天藥破土出來很多天了,這是絕世強者鄭元天親自在最高等精神世界艱難採摘的,如今已經長出兩顆銀色嫩芽,欣欣向榮,給人新生的朝氣感,可以生死人肉白骨。

  「看來,這裡真的與虛無之地的有了絲絲縷縷的聯繫,有些許銀色物質蒸騰,天藥生長速度變快了。」

  另一株天藥同樣有了兩顆嫩芽,流動蒙蒙紫光,伴著霧氣,有種道韻天成,不可言說的神秘感。

  養生爐下的木托生根發芽所誕生的天藥,王煊不知道它的終極形態。

  「老陳懷疑,在我的那片飄渺之地突破,等於再找新的神話世界,在蹚新路,所以震動了舊有的超凡世界。而我雖然也是心有懷疑,但理性考慮,又覺得一直是巧合,恰逢至寶出世所致。」

  王煊琢磨,他得主動一些,來到養生爐前,用力搬動那重於萬鈞的爐蓋,而後哐當一聲又放下。

  他有意震動至寶,這樣是否能引起神話領域中的其他至寶出現異常?

  他記得,早先大幕中的至寶出世時,養生爐便曾跟著轟鳴過,後來被他告誡後才安靜下去。

  王煊哐哐來了幾下,便趕緊收手,適可而止。

  「出發!」

  他帶上斬神旗,揣著銀色獸皮書,沒入命土深處,瞬間不見了。

  又一次飄邈之旅,在王煊的感知中,大概過去了「兩個月」,他出現在了生命之池的近前。

  「搬運來大量命土,栽種天藥後,像是一下子拉近了兩地的距離,節省了大量時間。」上次回歸時,他就有這種感受了。

  最早期時,他從命土出發來到這裡,足足需要「十八個月」的時間,現在像是大幅度縮短了路程!

  銀色物質瀰漫,這裡生機盎然,粗糙的池子中液體不見減少,始終很充沛。

  王煊吃了一驚,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命土堆成的小山以及移栽的天藥,變化格外大。

  土山被生命物質覆蓋,銀霧像是化成了栩栩如生的動物,如龍在盤繞,在虎在昂首,像是猛禽在振翅。

  這堆命土雲籠霧繞,白霧上山,不斷流動。九劫天蓮更是截然不同了,抽出一根長長的藤條,掛著三片新葉,帶著銀光。

  這是變異了?

  怎麼看它都不是蓮的雛形了,而像是藤蘿抽枝,現在一尺多長了,還有了細細的小刺,呈暗紅色,這是在自我保護嗎?

  「長的這麼快,可以考慮再次移植天藥了,會拉近我的命土和這裡的距離。」

  王煊越發認為以前的猜測有道理,命土所至,足跡所至,天藥所至,等於是在虛無之地拓荒,是他自身在接近真實。

  「不管其他,先洗個澡再說。」他噗通一聲跳進了像是粗糙岩石開鑿出來的池子中,浸泡在銀色仙液中。

  「真舒服,比在血池中呆著強太多了,還是自家的池子好。」他的精神體在貪婪的吸收銀液。

  這是極其高等的能量,無論是對肉身,還是對精神,都有驚人的滋補效果,可讓元神獲得新生。

  每次來這裡,他都能有新的變化,會蛻下一層精神胎衣,元神力因此大幅度的提升。

  「說起來,血池中的那塊隕石有什麼來歷,是從宇宙深空中某個角落經過太陽系時被捕獲,而後墜落的嗎?」

  他在皺眉,那塊隕石蘊含著接近真實的力量,讓他產生許多想法。

  王煊看著遠方的漆黑虛空,這裡是真正的宇宙嗎?能在現實世界中找到相對應的位置嗎?

  他帶著疑色,這裡究竟屬於自身,還是說其實依舊是外在大宇宙?

  亦或是說,他來到了一片奇異的天地中,正在接近一片新的神話體系?

  那所謂的真實之地,到底是怎樣的,究竟有什麼?

  王煊對血池中的隕石留下的痕跡確實有懷疑,該不會就是從虛無之地中墜落出去的吧?或者說是被人採集到並帶出去的。

  飄渺之地也有隕石區,伴生有永不凋零的長生之花,那裡相當的危險,這次他要去看一看。

  當然,在這之前,他還是要在這裡修行一段時間,先以提升實力為主。

  「歷時半個月,我在經文火堆前,晉升到第七段,是在現實世界中汲取接近真實的物質。總的來說,那頁精神病重症患者的紙張對我還是有用的,視萬物為外感,與自己內心互動。它從另一個角度詮釋了真實,既然給予了我啟發,那就接借用它上面的兩個字為第七段命名外感!」

  準備充分後,王煊帶著浸泡過銀色仙液的斬神旗和獸皮卷上路了,要去「截殺」紅色霞光。

  「又一次被虐之旅!」他很清醒,所謂的截殺自然是相互的,主要是他自己被折騰,被那紅色雲霞糾纏,侵蝕,焚燒,轟擊。

  數日後,他看到了遠方如潮水般涌動過來的紅色雲霞,照亮了黑暗的虛空,像是千軍萬馬殺來,震懾人的靈魂。

  王煊以斬神旗裹住自己,小心接引紅色霞霧,開始了煉獄級的修行,在艱難困苦中……被虐,生不如死。

  「啊啊啊……」

  他開始了死亡嚎叫,然後就是地獄翻滾,斬神旗獵獵,絲絲縷縷的紅霞糾纏上來,王煊被灼的精神開裂。

  這不是他第一次經歷了,但是依舊有無比痛的領悟。

  紅霞落下,堪比雷霆轟擊,裊裊紅霧覆蓋,如至強天火焚燒,這讓他的精神體近乎要崩潰了。

  接連數次,王煊汲取少量紅色物質,化為己用,他每次都將自己折騰到瀕臨死亡的狀態,然後才艱難逃回銀池中續命。

  外太空,異域空間中。

  「嗷嗚……」圓臉少女美滋滋,找到白虎族的上古洞府,第一時間得到好處,在虎穴中吞食一株稀世虎藥,她滿地打滾,幸福就是這麼的出其不意,就是這麼的簡單。

  然後她就開始沖關,準備更上一層樓,可是就在她實力剛有所增長,道行才精進時,她便覺得身體搖晃,震的她有點暈頭轉向。

  「不對,不是我在搖晃,是我的道基,境界有點不穩。喵的,我沒晉階,反而要掉級了?嗷嗚!」她怒了。

  舊土,老張剛走進安城的深空飛船基地,準備乘坐飛船前往外太空,看一看異域空間的情況。

  結果,現在他直接止步了,僵硬地站在基地中,他一陣不安,怎麼……又震了?

  他立刻聯繫女方士,問她是否覺得有情況,道:「大幕後方,人世劍、逍遙舟是否又出現了?」

  「有可能。」方雨竹不確定,但是,她明顯覺察到,又震上了,大概率又有至寶飛騰了出來。

  「不好,這次震的有些厲害!」張道嶺站在原地不敢動了,掏出鏽跡斑斑的銅鏡,直接就給自己來了一下,光華刺目,照亮全身。

  他覺得不穩妥,又將銅鏡像是敷面膜似的,直接蓋在了自己的臉上,立在那裡一動不動了。

  有熱心的年輕人走過來,問他怎麼了,是否需要幫忙。

  「你們幾個不要過來,別害我。我年紀大了,兩千多歲了,千萬別扶我,當心我訛你們。你們這麼做,可不是見義勇為。」老張警告他們,不要動他。

  外太空,異域空間中。

  血池底部,王煊一會兒冒出紅光,電弧交織,灼燒的他自身皮開肉綻,一片焦黑。

  一會兒後,他又身體泛出銀光,生機勃勃,所有傷口癒合。

  「真的來了!」陳永傑搓手,第一時間扯著元神鎖鏈,將顧明曦的肉身給扔一邊去了,剛才她的身體險些被紅光點燃。

  甚至,剎那的接觸,她一隻雪白的玉足都被紅光灼燒的略微發黑了。

  「真是了不得啊,經王煊淬鍊、過濾後的紅色物質,還這麼的霸道,殺生力嚇人。」陳永傑接引絲絲紅色物質,手上立時脫皮,開始出血,他深感吃驚與忌憚。

  飄渺之地,王煊數次折騰後,欲仙欲死欲生,從天堂到地獄,又從深淵升回天穹,大起大落,痛並快樂著,但他確實要破關了!

  「衝擊進八段後,我應該去隕石坑,試試能不能挖的動隕石,看看能否汲取到新的神秘物質,讓道行接著提升!」

  王煊在生死間起舞,這種艱難地苦修,動輒就會讓自己死掉,真的像是在踹閻王爺的桌案,罵罵咧咧的嚷著要回人間。

  外太空,異域空間,離血池較遠的地方,三頭六臂的血神猿,腦後神環璀璨,口中含著上古天妖的殘丹,原本有源源不斷的妖力在涌動,被他汲取與煉化,他都準備破關了。

  可是現在,一震再震,連他的身體都開始晃動了,體內的命土在翻動,導致他道行不穩,沒能突破,而且居然……要掉境界了!

  血神猿眸子開闔間,殺氣騰騰,他怒怨滾滾,什麼狀況?他嗷的一聲怒吼。

  另一邊,齊成道也瞪大眼睛,見鬼了,他想沖關,卻在退化,他麼的,怎麼回事?境界天花板砸在他的身上,讓他腦瓜子嗡嗡的,眼冒金星。

  「周青凰,你在盜取我的超凡力量?」

  遠處,膚白貌美大長腿的周青凰,摘掉了讓她帶著書卷氣息、盡顯知性美的眼鏡,扔在地上。

  顯然,現在開口說話的不是周青凰自身,是那顧明曦在撒氣。

  「我沒有,我也在掉境界。老天,你這是在溫柔地摸我的頭嗎?這可不是寵愛,而是天花板墜落,這是『板殺』,著實讓人受不了!」周青凰叫道。

  她也無語了,馬上都要破關了,居然又被震落下來,顛簸動盪,劇烈的讓人受不了。

  一片秘境中,祁連道長發飄舞,眼神像是閃電,大吼道:「我要衝上去,破關!」

  可是,轉眼間他就又怒了,道:「#,又來了!」

  這次更乾脆,別說破關,他發現道行快速下降,他掉境界了,居然是反向破關!

  「我@#¥……」他怒不可遏,滿嘴芬芳,前綴妖祖的名號,加上他自身的激動情緒,在問候上天!

  這一刻,所有人都很慘,想要藉助身上的天藥、妖丹等奇物破關的天縱奇才,相繼開始發生反向升級慘案!

  感謝:BuiBuibui,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