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威震天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這次有沒有出現巧合?」王煊自語,靠在粗糙的池壁上,精神體大面積的焦黑,浸泡銀光蒸騰的液體中,他在恢復精神。

  身上焦黑色的老皮不斷脫落,那是精神胎衣的又一次剝離,元神獲得新生,他正式破關成功,進入第八段!

  「容易上癮,痛並快樂著,我又晉階了。」這種感覺真是複雜,地獄級的磨礪,讓他痛苦難忍。

  但是當安靜下來,躺在這裡後,一切又是如此的美妙,他全身都輕鬆了,這是一種極致的享受。

  當他睜眼後,雙目中銀光一束束飛出,但在那眼底最深處,卻也有奇異的符號一閃而沒。

  那是紅色物質,雲霞化光,化火、化雷霆、化劫,百鍊精神體,終於被他吸收並煉化了絲絲縷縷,納為己有。

  在他的精神天眼深處,雙目各自出現一枚紅色符號,隨著他開闔,隨著的念頭而動,可以交織出神秘紋絡。

  殷紅的紋理,像是他流下的血色眼淚,落入虛空,向前滑落,紋理開始擴張,能短暫鎖住狹小的空間。

  王煊默默體悟,這次的收穫實在太大了!

  隨著他猛然發力,當雙目怒睜時,那片狹小的空間內,殷紅紋絡收縮,絞殺,破壞力異常恐怖。

  「鎖住狹小的空間,可以在裡面進行……單方面的屠殺!」他自己道出了本質,簡單的話語蘊含著殺劫之力。

  王煊坐在池中,平和而安寧,認真理解自己的新獲得的力量,他沉靜無聲,像是畫中人。

  付出不見得有回報,但不付出永遠不會有回報,現在,他收穫了一種新奇的能力,強大的驚人!

  最近,他都在拿性命來接引紅色物質,在生死間解析與對抗它,現在他看到了黑暗中最為絢爛的一道光。

  王煊提醒自己,平日儘量有所保留,不輕易動用,一旦動用,那就意味著要死人了!

  無論是紅色能量物質,還是那種超凡血紋,等階都高的離譜,他不會隨便暴露出去。

  他靜坐了很久,比之生死磨礪的時間還要長,在這裡休養精神,並將這種能力參悟透徹,非常滿意。

  直至最後,他緩緩起身,自語道:「再去鞏固一下,淬鍊精神天眼的能力。」

  他不知道外面什麼情況了,萬一與新的神話路有關呢?那就多震一震,就這樣他又要開始了。

  外太空,異域空間,血池附*******靜很久了,應該沒事了吧,風波過去了。」血神猿神色難看,三顆腦袋後方,那對應的三道神環都暗淡了。

  剛才極其異常,震個不停,人生都仿佛在劇烈顛簸中,他的命土不得安寧,他不僅沖關失敗,還掉境界了!

  「我要修回去,還好,我有上古天妖的殘丹!」即便如此,他也很肉痛,那麼多天妖之力都浪費了。

  齊成道也默默取出一塊燦爛的水晶,解開封印,又吸了一點天髓,這屬於天命物質,半滴就可改命。

  他每次都吸絲絲縷縷,特別節省,但是剛才……他的心都在滴血,眼淚差點落下來。

  「明曦,咱們共修,雙修,重頭再來。見鬼的老天,溫柔的摸頭殺,我恨你!」周青凰翻白眼,招呼顧仙子繼續,準備好精神大藥,想將跌落的境界重修回去。

  「我的天藥,那片花瓣白服食了。」某片秘境中,妖祖親子祁連道低吼,肺都要氣炸了。

  他沒有急著服食第二片花瓣,因為真的怕了,萬一再震呢?直到等了很久,按照前段時間的傳聞來看,「天震」應該結束了。

  最近,現實的超凡者都有經驗了,所有的震動,都是有規律的,節奏很穩定,現在看來,寂靜周期足夠長了,這次的風波確實過去了。

  他不放心,依舊在等著,直到最後確信……沒事兒了。

  「耽擱太久了,我在這裡體悟新能力,居然耗費了比修行和遠行還多的時間,我當繼續勤勉。」王煊嘆氣。

  然後他一頭扎向黑暗的虛空中,又去「截殺」紅色霞霧了,誓要戰勝自己,將地獄級酷刑當成新生之路。

  「啊……不可原諒,上天你何其不公,盯上我了是吧?!」祁連道面孔陰沉,剛服食下第二片天藥花瓣沒多久,他麼的又震上了。

  他怒髮衝冠,凌空而立,面對蒼穹,報以誠摯而激烈的「問候」。

  「無法無天了是吧?」」血神猿也炸毛了,一口吐出上古天妖丹,恨的腦後的神環都簌簌亂顫,他三頭齊吼,六臂共搖,想將天給捅個大窟窿。

  「喵的,嗷嗚!」白虎族的上古洞府中,圓臉少女在虎穴中打滾,圓臉氣鼓鼓,大眼瞪的溜圓。

  舊土,深空飛船基地中,老張把銅鏡蓋在臉上,鎮封自己,一動都不動,如同石化了,想要熬過這次「天震」。

  可是幾個熱心的年輕人,認為他不僅身體出了問題,僵硬在原地,連心智都出了狀況,不然怎麼嚷著要訛人?所以,他們將老張給搬起來了,要送他去醫院檢查身體。

  「別搬,原地放下,你們這不是救人,我站在這裡不動就是在自救。我兩千多歲的人了,不會說謊,真訛你們別後悔!」老張急眼,然而沒什麼用,他只能用雙手將鏡面捂在自己的臉上。

  ……

  這次鞏固精神天眼,加深修行,王煊覺得效果極佳,當結束時,他已經站在八段中後期了。

  外界,一地雞毛,一群人臉色慘白,但凡破板級的天縱奇才都有些慘,這次「天震」主要針對他們。

  許多人沉默,這次完全不講武德,不講天理,震動都停下了,徹底風平浪靜,結果又經歷了一次「二進攻」。

  至此,誰都不敢輕舉妄動了,太坑了,天藥、精神大藥、妖丹、天髓,哪個不價值連城?

  「實在沒想到,天震中也有『二次元震』。」有人憤懣。

  王煊上路,擁有強大和飽滿的精神狀態,神采奕奕,他手持斬神旗,沖向黑暗虛空的深處。

  他準備接近永不凋零的長生之花,去挖隕石,驗證心中所想。

  「我的實力大幅度提升了,如果隕石中也蘊藏著神秘能量,那麼我會變得更強。」他很希望找到新的力量。

  同時,他在琢磨,紅皮猴子、祁連道等人是否降級了?如果為真,這種感覺似乎……很奇妙。

  「我升,你們降,這……真不錯。」說到最後,他忍不住咧嘴,笑的非常開心,有些燦爛。

  此時,外界,陳永傑的感覺也不錯,聽著外面的怒吼聲,他不得不嘆:「王教祖簡直可以改名叫威震天,震起來威力越來越大了。」

  王煊耗費幾個月的時間,出現在隕石坑外不遠處,趕到了虛無之地的最重要與最特殊的地帶。

  以他的角度來看,隕石坑掛在天穹上,天地顛倒過來,坑道通向漆黑的天幕後方。

  坑中,絢爛的煙霞流動,全是紅色物質,比王煊所對抗的那些紅色霞霧濃郁很多倍,毫無疑問這裡更恐怖。

  最為重要是,此地有一些稀薄而真實的晶瑩顆粒混在煙霞中,疑似真實之地流動過來的無價產物。

  隕石坑很深,確切的說是一條路,連著未知之地,讓人強烈想要探索。

  僅是在途中,坑道內就有讓人瘋狂的東西,潔白的花樹在雲霞中搖曳,不凋零的長生之花神聖無比,光雨點點,清香繚動。

  列仙在它面前都顯得很俗氣,唯有它不染煙火,超凡而純淨,不朽又無瑕。

  這次,王煊壓根就沒有想穿過隕石坑,前往它連著的神秘之地,關於真實的源頭,現在他的還無法真正踏足。

  隕石坑中有紅色顆粒晶體,屬於真實之地的跨界物質,太過可怕,他裹著斬神旗都扛不住,旗面都曾焦黑過。

  「腳踏實地,一步一步來,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總有一天,或許要不了多久,我就會橫渡過隕石通道。」

  王煊找了一處離通道非常遠的地帶,慢慢接近遮在黑暗天空中的隕石,準備敲打,開挖。

  「叮!」

  他用斬神旗的旗杆觸及隕石,看起來很粗糙的石質居然發出金玉之音,清脆悅耳,而且很結實。

  如果是一般的隕石,早就被斬神旗戳碎,大片齏粉落下了。

  王煊開始發力,以斬神旗為工具,正式開挖!

  像是玉石在撞擊,似大珠小珠落玉盤,清冽而好聽,接著石屑出現,很快有石塊脫落下來。

  「咦,真的有非凡物質!」王煊動容,這才剝開淺淺的一層石皮,就有一股生氣瀰漫出來。

  而在隕石深處,似乎還有什麼更為驚人的東西!

  他用手觸摸,掉落在手中的石塊,粗糙,有質感,帶著超凡屬性,而且蘊含的生機接近「真實」。

  「難道說,外太空,異域空間,血池中的那塊隕石真的是從這樣的地方被帶出去的,墜落在那裡?」

  王煊不可能不多想,他用手摩挲,仔細感應,石皮蘊含的奇異物質較為稀薄,但品階極高,還需要向里挖。

  「我如果從這裡鑿出一條通道,是否能夠進入真實之地,抵達神秘世界的源頭?」他露出異色。

  石屑落下,王煊用力開鑿,丟下一些石皮,挖到了帶著濃郁能量的石塊。

  「這隕石中有東西,似乎藏著什麼,熱烈而旺盛,蟄伏在隕石核心深處。」他沒停下,還在挖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