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為王而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外太空,異域空間中。

  血池底部,超物質洶湧,陳永傑盤坐在那裡,身心空明,他覺得自己此時超然如聖佛,被大日覆蓋,紫氣東來,佛光普照。

  「佛與道共修,我恍惚看到了修行的真諦。」到了最後,他都忍不住呻吟出聲,全身通泰。

  他右手持鎖魂鍾,左手持紅皮猴子的血色符紙,嘴裡還叼著雪白法螺,守著王煊,避免有人襲殺。

  這個過程中他也得到莫大的好處,跟著在共同精進,由最初被紅色霞光燒的欲生欲死,險成焦炭,到現在穩如老佛。

  王煊在隕石中見到了滾滾紫氣天上來,元神被洗禮。陳永傑在這裡,看到的則是紫氣東來。

  入目所見,王煊全身冒紫煙,本著不浪費的原則,老陳動用道家祖庭的秘篇絕學,將外溢的都給接引過來。

  他先練起《紫府道經》中的紫氣東來訣。隨後,他又練《釋迦真經》中的大日觀想圖。

  一時間,道與佛共鳴,在他的身體兩側,各自出現一道模糊的身影,外面是紫色大日覆蓋他與另外兩身。

  陳永傑體內蘊養的金丹氣越發的濃郁,有了斑斕色彩,他感覺無比充實,要破關了,而外面的仙魔卻在罵娘呢,都在……掉境界。

  外面也有人如他一般,心情大好,向左右看了看,覺得沒有外人,然後就忍不住叫了起來,道:「嗷,震的……好……爽!」

  正是黃大仙黃銘。

  他和孔雲、周詩茜、曹清宇、陳妍等人,是最早走出大幕的有血肉的列仙后人,屬於最早的戰力天花板,算是當時實力最爆表的人物。

  用黃大仙的話說,就是:「我也曾俯瞰天下!」

  儘管只有那麼幾天,但確實接近實情。

  奈何,現世一震再震又震,讓他們都悲劇了,境界一掉再掉,黃銘最慘的時候都掉到四五段去了。

  直到近期,他們這批人觸底反彈,黃銘養好跨界時留下的十幾處斷骨之傷,又服食秘藥,恢復到接近六段的層次,不再下降。

  超凡餘波的劇震,主要針對破板級生物,由上而下壓落,天花板先後換了幾批人,總有高個子頂著。

  像他們這種曾經的「天花板」,如今都快成地板了,現在超凡餘震對他們雖有影響,但不那麼致命了。

  整體掉落兩三個境界後,相對而言,現在他們已經掉到安全區域了。

  不久前,黃大仙還很忐忑,結果發現,自己穩如老狗,居然什麼事都沒有。

  「我覺得道行被夯實了。」黃銘一頭黃髮,尖嘴猴腮,眼睛像是金豆子般,道:「震吧,這不是壞事,多震一震,我等也算是真金百鍊了。」

  看著讓那些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妖聖子嗣發生反向升級的慘案,而他卻是震中的不倒山崗,他心情大爽,忍不住想叫喚。

  孔雲瞪了他一眼,道:「你小聲點,別招來禍患。」他算是這代人中的頂尖天才,但和妖祖親子祁連道、妖聖后人血神猿比起來,肯定不敵。

  「震一震確實不錯。」陳妍開口。

  周詩茜微笑,表示贊同。

  「最好乘車時不要發生這種事,上次來從新星來舊土,剛坐上車就顛簸到讓人想吐。」黃銘開口。

  頓時,周詩茜、陳妍兩人全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上次她們都是受害者,身為新晉的清純歌手,卻因此上了桃色新聞榜。

  王煊風馳電掣,以斬神旗開路,十倍速度爆棚,正在接近現實世界!

  「銀色獸皮卷居然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它是一張地圖嗎?」他看了又看,獸皮上有箭頭標示,指向一地,怎麼看都像是藏著了不得的東西。

  「既然是在舊土發現的,回歸現世後,好好找一找,這是要給我一樁驚喜嗎?」他非常期待。

  這張獸皮在在隕石坑附近,被接近真實的物質衝擊,才顯現出山川景物圖,著實不簡單。

  他進入命土,極速上升,恍惚間提前看到了養生爐和兩株天藥。

  砰!

  大地開裂,三頭六臂的血神猿轉身時,一腳將擋住他道路的妖修踢爆,那個妖魔至死都不明白,為什麼?

  「都不要離我過近,礙眼!」血神猿心情煩躁,原本是逍遙遊第三個層次的強者,想衝擊第四層境界。

  結果,他一墜再墜,降到第二層境界後,接著又被最後的餘震猛烈的晃動,他從第二層境界又滑落。

  嚴格來說,他現在處在第一層圓滿領域,實在有點有悽慘。

  他臉色陰沉如水,看誰都不順眼,誰敢擋路,他都想撕成血肉模糊的碎片,屬於獸性的一面要發作。

  他一步一步接近血池,去殺身邊的妖修,自然沒有殘忍的打爆占據他地盤的人修來的更痛快。

  他要發泄,要盡情的出口惡氣,況且,那個人有關乎甚大的上古斬神旗,本就是他要格殺的獵物。

  盤坐在雷澤中的齊成道睜開眼睛,他抗爭過了,但最後卻不得不躺平,任境界被無情地震落。

  「齊成道,你不要阻我,現在我可沒心情陪你演戲。我要殺生,那個境界很低的人,土雞瓦狗般的東西,也敢進我的血池,腦子有問題,活該被打爆,入侵我的領地,連人帶物都是我的!」

  血神猿開口,身體高大魁梧,滿身紅色毛髮,三頭六臂很具有壓迫感,超物質瀰漫出來,讓附近的人要窒息。

  齊成道臉色不是多好看,今日損失太大了,他冷聲開口:「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突襲,我去保明曦的身體。」

  「殺一個人世間七段的野修,還要兩個人同去?我不丟不起那個人!」血神猿一腳踩裂地面,半尺寬的裂縫,密密麻麻,足有數十上百道,蔓延向遠處。

  「你可以去殺他,但是,斬神旗歸屬問題另議!」齊成道平淡地補充,這件器物絕不能讓。

  「你說什麼呢?他在我的地盤上,自然是我的獵物,是生是死,一切都屬於我,和你有什麼關係!」血神猿腦後的神環嗡嗡作響,發出刺目的光芒。

  周青凰裊裊走來,步履輕靈,道:「你們兩個旁若無人,將對方當成盤中物了是吧?尤其是你齊成道,不在乎明曦在他手中這個現實了嗎?」

  她穿的很現代,西短下大長腿上的絲襪有些破損,她更是主動掰斷了高跟鞋的鞋跟,避免影響戰鬥。

  然而,無論是血神猿,還是齊成道,此時都是鋼鐵直男,對她的美貌無動於衷。

  「眼鏡娘,你離這裡遠點,別摻亂,看你這白白嫩嫩,細胳膊長腿的樣子,生吃似乎很鮮嫩,別惹我!」血神猿恫嚇。

  周青凰差點發飆,真想扛起來一個能量炮,打掉他的猴頭,怎麼感覺他比魔四還讓人憤恨?

  「周青凰,你蠱惑明曦,和你在一起,現在成什麼樣子了?」齊成道冷聲道,對她非常不滿。

  周青凰撇嘴,道:「男人都不是好東西,你現在滿腦子都在想著至寶殘件,不想管明曦死活了嗎?」

  「妖女!」齊成道臉色微沉。

  「如果你還在乎明曦,就保護好她的肉身,別讓這個紅毛猴子亂來。」周青凰說道。

  「妖族中負有盛名的仙子,確實姿容過人,算得上一位動人心旌的佳人,來,站在我身邊,同為妖族,我護你們。」

  有人來了,帶著淡笑,但也有一股刻意壓制下去的瘋狂之意,這個滿頭濃密髮絲披散的男子一看就很不好惹。

  周青凰頓時倒退,很警惕,一眼認出他的身份祁連道,在妖族中名氣與來頭實在有些大。

  他的身份非常高,妖祖的親子,有幾個人敢違逆他?同為妖族,周青凰都對他格外忌憚。

  「別怕,跟著我的女人,結果都會不錯,前路璀璨,即便超凡退潮,也可保你無憂。」祁連道笑了。

  不管怎麼看,他眼底深處那種劇烈的精神波動都很不正常,他現在憋著一腔殺意,晉階失敗,反向破板,氣的他想瘋狂殺生!

  當他從秘境中走出後,知道王煊進入雷澤,直接就殺了過來,想立刻幹掉那個連砍了他十幾刀的人修。

  「現在,有什麼好爭執的?先進血池,將那個王煊拎出來,腦漿子給他打出來!」祁連道冷淡地說道。

  他這樣建議,態度無比強硬,什麼斬神旗,事後再議,先殺了目標再說。

  池底,老陳若隱若無地聽到了,臉色變了,施展《接引經》,呼喚王煊,希望他在未知之地能聽到。

  「王煊,趕緊醒一醒,出事兒了。外面來了幾個大個的,真要是下來的話,我多半擋不住,要不然我背走你算了!」陳永傑低聲呼喚。

  雷澤中的幾人,正式開始行動。

  「行,先撕了那隻弱雞,省的礙眼,既然跑到我地盤上來了,由我先出手。」血神猿轉身,一路狂奔而去,要搶先殺死王煊。

  他眼中露出冷意,真要打爆那個人修,拿到斬神旗,誰還和你們講道理?什麼天仙之祖的後人,什麼妖祖的親子,都爬一邊去!

  第二個行動的是周青凰,被她體內的顧明曦催促,還真怕那隻大猴子將其肉身也給扯爛了。

  齊成道也迅速邁步。

  妖祖的親子也沒坐等,一躍而起,橫渡數百米。

  「噗通!」

  數朵血色浪花濺起,幾名強者全都進去了。

  「這個王煊真可憐啊,被幾大高手盯上,死狀會非常悽慘,有什麼異寶也擋不住啊,還有心思閉關?」

  雷澤中,許多人都看到這一幕,不禁搖頭,這還能有什麼懸念?

  池底,王煊倏地睜開眼睛,雪亮的目光比閃電還燦爛,在他身邊,紫氣瀰漫,他沉靜無比,盤坐未起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