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人族怪物王誰與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回歸了,將斬神旗插在命土中,精神與肉身合一,感覺到了自身的強大,隨著他運轉至高經文,所有的紫霧都迅速歸於體內。

  這是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他一絲都不會浪費。

  然後,他便看到了陳永傑,竟……橫屍於不遠處的水中,安靜地漂浮著,頭顱不自然的耷拉著,脖子似乎被人以強大的力量生生的扭斷了。

  另一邊,顧明曦仙體橫陳,充滿活力的身體又恢復潔白了,焦黑的部位經過血池滋養,最初先是流血,而後脫了一層皮,現在徹底復原。

  同一時間,王煊感覺了頭頂上方的劇烈能量波動,像是泰山壓頂般猛烈,震懾人心,宏大的血氣鋪天蓋地,席捲而下,讓血池爆沸。

  血神猿懾人的身軀降臨,在水中竟顯得無比猙獰,他雷公嘴,獠牙突出嘴外,眼睛發出燦燦電光,滿身都是紅色的獸毛,凶相畢露。

  他在向下俯衝,六隻大手一齊張開,這是要一把攥住王煊的架勢,想將他活活捏爆,強勢而自負到了極點。

  他從未敗過,面對這樣低階的人族,他從心底不屑,完全是俯視的強者心態。

  「居然死在這裡,光有忠心和勇氣有什麼用,還是廢物一個!」他瞥了一眼在水中懸浮的陳永傑。

  「轟!」

  血色霞光綻放,陳永傑在水中張開手,擲出一張血色符紙,爆發出刺目之極的光束,像是天外雷霆大爆發!

  「我#¥……」血神猿震驚了,而後怒不可遏,他賜下的符紙,居然被那該死的廢物妖修抖手砸向了他。

  這麼近的距離,而且是如此的突兀,他根本沒有辦法躲避,實在是防不勝防,一個死妖居然詐屍了!

  一道又一道血色光束打在血神猿的身上,可以看到,在濃烈的紅霞中,那裡有妖魔化形而出,是能量體狀態,形體和他一般無二。

  血神猿肺都要炸了,簡直要被氣死了。這張符紙的威力奇大無匹,和他全盛時期一般無二,讓他吃不消。

  他哇的一聲,大口噴出妖血,身體接連被那只能量猴子擊中,此外還被成片的血色雷霆轟中身體各處。

  他身上的甲冑當場就炸開了,濃密的紅色獸毛焦黑了,脫落大片。

  「噗!」

  在能量亂流中,血神猿感覺自己的一隻手劇痛,竟是被那個裝死的妖修手持一把黑色的大劍刺穿。

  對他來說,這簡直是陰溝裡翻船,讓他受不了,一聲精神怒吼,驚天動地,連血池外的人都被震的元神顫慄不止。

  池底,王煊都有些無言,老陳裝死,把握時機出手,節點選的太好了,連他最初睜眼時都幾乎被騙了。

  須知,他可是有精神天眼。

  陳永傑練了多種秘法,這是假死術,從結果來看,無疑非常成功。

  關鍵時刻,王煊出手,不能讓老陳頂在上面了,怕他出事兒,畢竟這可是逍遙遊級的妖魔!

  一口雪亮的飛劍衝起,王煊催動短劍,化成一道匹練,怒劈向那隻紅毛大猴子。

  此時,血神猿雖然驚怒交加,但是他神識依舊十分敏銳,本能告訴他,情況不是多好,又有危險接近了。

  「轟隆!」

  他倒也果斷,排山倒海般,向下拍出一掌,能量沸騰了,而後他便沖天而起,先躍出血池再說。

  在他後面便是周青凰,一眼看到了咳血的血神猿,又看到了正在長身而起的王煊,頓時呸了一聲。

  因為,現在的王煊身上沒有一點「雜質」,他剛出關,早先引動虛無之地的紅色霞光鍛體,連肉身都被同步了,衣服早已被燒光。

  他的身體勻稱有力,仰頭向上時,雙目炯炯有神,無懼各路仙魔!

  嗖嗖嗖!

  血神猿倒退,導致後方的人跟著一起衝出水面,剛才的短暫戰鬥,讓這片區域都劇烈震動不止。

  附近有人驚呼,誤以為超凡餘震還沒有結束,又開始了,頓時臉色發白,當然能有這種表情的都是高手,害怕掉境界。

  事實上,連齊成道和妖祖親子祁連道最初時也凜然,誤會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嘿嘿……」池底,陳永傑傻笑,美滋滋,在他的手中有一顆殘缺的妖丹,散發著濃郁的妖力。

  若非他道基堅實,都不敢觸碰這顆殘丹,太震懾人心了,宛若一頭史前巨妖要吞噬天地,壓落下來。

  「賺大了,品階極高,以後我沒準可以同修道、佛、妖三種秘力。」他鑑定,這必然是上古巨妖留下的妖核。

  他招呼王煊,道:「走了,還愣著幹什麼,陳教祖帶你土遁,溜之大吉,保證他們上追不上!」

  老陳利用那張血色符紙,傷了血神猿,但他可不敢和那幾人正面硬撼,現在還是先逃吧。

  「不用,我去會一會他們!」王煊開口。

  「吼!」

  岸邊,血神猿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了,被人偷襲,這簡直是奇恥大辱,最為重要的是,他的甲冑爆碎,丟了上古妖聖的內丹。

  他這個樣子,讓附近的各路超凡者都不明所以,妖聖的親子莫名吃大虧了?

  水面浪花翻湧,王煊重新批上重甲,恢復真容,面色平靜,雙目深邃,一步就邁出了血池。

  他左手提著顧明曦,將她扔在岸邊,這才看向對面的幾人。

  幾人的臉色都變了,就沒有一個能笑出來,即便是周青凰也如此,因為顧明曦在爭奪主導權,想要開口說話。

  「放了她!」齊成道開口。

  然而,他被無視了,王煊沒搭理他。

  「王煊,弱雞,野修,滾過來!」祁連道此時不再壓制自身了,眼底深處的瘋狂之意全部爆發。

  這就是一個瘋子,剛跨界過來時,就曾發誓,連自己的親爹——妖祖,都想在未來給吞掉!

  因為,在他看來,他並不是妖祖的親子,他是真正的祁連道分出的一團發瘋的意識,而肉身則是以各種天妖之血拼湊與培育出來的混合妖軀。

  「人修,土雞瓦狗!」他對王煊的敵意濃烈的化不開,對方不只是劈他十幾刀那麼簡單,居然還想割以詠志,對他來說,那是天大的恥辱。

  「你先安靜下,不然你會後悔的,死的相當慘烈。」王煊溫和地說道。

  祁連道眼神都能殺人了,可此刻他的心頭也狂跳不止,本能直覺告訴他,前方確實非常危險。

  王煊的目光一一掃過幾人,平淡地開口:「咱們以前應該沒有仇吧,你們確定要與我為敵嗎?」

  「給我斬神旗,道爭結束,從此你我無恩怨,我立刻就走。」齊成道開口。

  「你身上有什麼奇物給我?」王煊笑了笑問他。

  「一滴天髓,如果你願意,我和你交換。」齊成道神色冷淡,準備出手了。

  「你保存好,那滴天髓是我的了。」王煊平靜地說道,想要斬神旗?想什麼呢,反過來付出代價吧!

  「土雞,將斬神旗呈上來,不然我立刻撕了你!」血神猿最狂,六隻眼睛都在綻放血色光束。

  剛才吃了大虧,他現在看過王煊後,又盯上陳永傑,道:「還有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東西,一會兒活剮了你。」

  陳永傑妖里妖氣,還假裝是妖修呢,黑色大劍壓在了顧明曦的雪白頸項上,負責看守人質。

  王煊看著血神猿,道:「你難道什麼都沒有?若是無天髓這個級數的貢品,一會兒可能要以命來抵。」

  附近,所有超凡者都發呆,這位……莫不是瘋了,真是無比的自負,他知道自己面對的是誰嗎?

  他一個人站在數位頂尖強者面前,拿什麼去對抗?可是現在,他卻絲毫無懼,從心態上俯視?

  不僅血神猿眼中殺意無邊。連齊成道都沉下了臉,這麼說,王煊剛才不是要和他交換的意思,而是讓他以天髓買命?

  「你有什麼奇物拿來上貢保命?」王煊看向祁連道。

  這時,人們才意識到,誰才是真正的瘋子,王煊在讓妖祖親子上貢,他似乎比祁瘋子還要瘋!

  周青凰笑盈盈地開口:「你看,我這樣一具仙肌玉骨的身體,蘊含著兩個明淨無瑕的靈魂,而你身邊還有一個完美的仙體,你還想要什麼?」

  戴著眼鏡的妖女,最為放鬆,現在還在舒展肢體呢,有種十分慵懶的氣質。

  「沒有天髓和天藥的話,不行。」王煊微笑著搖頭。

  「轟!」

  祁連道第一個下死手了,忍不住了,瘋狂的人能保持這麼片刻的冷靜已經很克制了,是他的極限了。

  王煊沒有躲避,宛若縮地成寸般,瞬移沖了過去,主動出擊,速度快的不可思議,到了祁連道的身前,單手向前迎去。

  一道驚天霹靂炸開,雷澤附近原本有很多閃電,但都被這道恐怖的超凡力量壓制下去了,這裡發生大爆炸。

  所有人都吃驚,眼睛都不敢眨,死死地盯著刺目光芒中的兩道身影,最後發現,王煊巋然不動,就更不要說被一拳打爆了。

  人們震驚了,他才什麼境界,妖祖親子又在什麼境界?他居然單手擋住了!

  「這是……要逆天啊,不是說,他在人世間七八段層次嗎,居然可以硬撼逍遙遊的祁連道!」

  人們瞠目結舌,被驚到了,覺得頭皮跟過電似的,這是什麼怪物?

  祁連道臉色陰沉了,雙方間,有大境界的阻隔與壓制,這個王煊居然能力敵他剛猛霸道的拳印,只手就擋住了!

  「殺!」他臉色冰寒,今天如果不幹掉王煊,以後大概就沒機會了,必須要趁早殺掉這個人族怪物。

  咚!喀嚓!轟隆!

  這片地帶,像是沉悶的天雷不斷炸響,兩人硬碰硬,都沒有退縮的意思,每次拳頭和手掌間都會發出刺目的光束,震耳欲聾。

  「我去,嚴重低估了這個人修,太特麼強悍了,隻身擋住了妖祖親子,這種狀態,有幾人可敵?」

  「關鍵是,他境界還較低啊!」有超凡者補充,心驚的同時,感覺有些發麻。

  「這傢伙……」周青凰也被驚住了,眼鏡差點從雪白而挺翹的鼻樑上滑落下去,輕語道:「明曦,你看怎樣,身體意外落在他手中,沒讓你蒙羞吧?」

  血神猿臉色陰晴不定,當看到王煊毫不在意,背對著他,無限接近他這裡時,他忍不住了。

  「裝什麼大尾巴狼,你以為你是誰,敢背對臨近我?」他長滿紅色獸毛的大手,握成恐怖的拳印,轟一聲砸了出去,宛若天崩地裂般,撼動了整片雷澤。

  讓人顫慄的是,王煊微微側身時,右手拳印對決祁連道,左手為掌,直接猛烈的拍擊向血神猿的拳頭。

  咚的一聲,天穹仿佛要被打穿了,璀璨光芒綻放,這裡地動山搖,王煊將妖聖親子毛茸茸的大拳頭震開了。

  「多你一個又能怎樣,該殺還是還是要殺!」王煊十分平靜,再次出手時,將血神猿也圈了進來,隻身獨戰兩大高手。

  旁邊,齊成道臉色陰晴不定,事態超出了他的預料,他原本要和對方進行道爭的人族男子,比他想像的強大,有些離譜,他殺意陡升!

  「來,你若想出手,也過來吧!」王煊點指他,邀他下場,他要隻身一人迎戰三頂尖高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