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斬首妖皇法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附近有大批的超凡者,見到這一幕後無不失聲,心潮起伏,人間的王煊一個人隻身要面對三大高手?

  齊成道臉色很冷,拉不下那個臉,真要是三人一起上,他覺得臊得慌,說好的公平爭道,合殺對手算怎麼回事?

  「吹什麼大氣,我就喜歡殺天才,一會兒將你腦袋揪下來,當成氣泡踩爛一定很有意思!」血神猿開口。

  他的速度太快了,在說話時其實已經化成一道紅光,來到王煊的近前,大手齊動,妖光刺目。

  他的六隻手共三十根手指,每一根都飛射出一道赤霞,化成一根又一根妖神鏈,交織成網,化作天羅,要將王煊生擒活捉。

  「我覺得你的點子不錯,你有三顆腦袋,一顆一顆的揪下來,踩炸。」王煊平靜地說道。

  在在說話時,右手變成了淡金色,捏劍訣,施展斬道劍!

  不是一道劍光飛出那麼簡單,伴著他淡金色的手掌,光束傾瀉,化成密密麻麻的劍雨,呼嘯著,向血神猿斬去。

  兩人的這種手段驚的許多人倒吸冷氣,換作是他們上去的話,一個照面就會被虐殺掉,不會有懸念。

  金色劍雨與紅色的天羅地網碰撞,火星四濺,更有許多細密的劍雨穿透網孔,直擊對手。

  「嘿嘿!」這時,祁連道也動了,掌指翻動間,隆隆作響,像是天外的無數隕星從他的手掌滑落,那是妖族的神通,號稱翻手間可以祭出能量「法山」,壓制諸仙。

  這種手段自然是絕世強者妖祖,開創出的術法。

  王煊無懼,全身晶瑩,在他的體外騰起一團柔和的光幕,宛若形成一方領域,他立身當中,頗有萬劫不侵之勢。

  但這不是防禦,而是為了更好的進攻,光幕以先秦方士金色竹簡中某種術法理念為框架,他構建能量蓄水池,又像是鏡光。

  不得不說,妖祖親子的手段頗為驚人,能量隕石無數,匯聚成山,向著王煊飛來,要鎮壓他。

  砰砰砰!

  像是遠古先天神魔戰場上的鼓聲響起,王煊體外的光幕硬抗能量隕石,並開始吸收它們。

  光幕為鏡,吸附超物質,盡情的吞食,剎那變得無比盛烈,刺啦聲不絕於耳,有閃電在光幕上遊走,有火光熊熊燃燒。

  接著,光幕極速壓縮,從附著王煊的體表,霎時間集中到他的左手前,化成了一面柔和的鏡光。

  祁連道的術法能量法山,全部衝進了柔和的鏡光中消失不見。

  以此同時,王煊右手的斬道劍光雨,也和血神猿三十根手指構建的妖網接連衝擊和碰撞,火星四濺,有破網之勢!

  突然,王煊移開身體,以斬道劍劈向祁連道,而後又以右手的鏡光照向血神猿。

  在哧哧聲中,劍氣縱橫,劍雨密集,讓剛施展完術法、新的攻擊手段未出的祁連道有些狼狽,快速應變,險些就中劍。

  王煊的左手,如同水波般的柔和鏡光,泛出淡金光彩,流動蒙蒙光輝,接著從裡面飛出成堆的能量隕石,一股腦全部砸向血神猿,化作巨大的能量法山,將他給壓在了下方。

  「猴子,鎮壓你五百年!」王煊笑道。

  血神猿以大網兜住法山,但架不住王煊也在催動自己的力量,匯聚到接引來的祁連道的法山上,轟隆一聲將紅皮猴子給埋上了。

  血神猿全身發光,想崩開能量法山。王煊捨棄祁連道,淡金色的右手光雨紛舞,斬道劍劈落向猴子的頭顱。

  血神猿極速向能量法山中鑽去,躲避著一劍,伴著驚天動地的怒吼聲,他真的很強,將整座宏大的能量山體震的四分五裂,而後炸開了。

  不過,斬道劍還是擦著他其中的一顆頭顱剁下,噗的一聲,讓那裡鮮血飛濺,猴子頭頂發涼,驚出一身冷汗。

  脫困的血神猿倒退出去,他摸向其中一顆頭顱,頓時看到一手的血液,頂部禿了,頭皮連帶著紅色獸毛被斬落一塊,都快露出頭骨了。

  他臉色冷的嚇人,這……太他麼的太可恥了,他差點就被人梟首,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祁連道,認為與其術法亂入有關。

  「大猴子,皈依我佛吧!」陳永傑妖里妖氣,雙手合什,綻放一縷佛光,在那裡笑眯眯地看向他。

  血神猿眼神森寒,轉身就撲殺了過去,他想先滅了老陳出口惡氣,回頭再來和王煊清算。

  然而,在他轉身的剎那,王煊就發動攻勢,道:「來到戰場中,還想退走?每次離場都要先留下一顆猴頭!」

  都早已撕破臉皮,還有什麼可在乎的,他準備好好的教育一下所謂的妖聖子嗣,斬首最恰當。

  「噼里啪啦!」

  王煊動用超凡定式,雷與火共現,這不一般的能量物質,當中摻雜了絲絲紅色霧氣,十分恐怖。

  當然,這不是虛無之地的純粹的紅色霞光,而是被稀釋過的,不然的話,王煊自己也受不了,會被烤熟。

  血神猿剎那轉身,自然在戒備,近乎算是拖刀式的反擊,猛然調轉,六隻大手中都是能量光刀,粗大而鋒銳,寒氣逼人,以六口能量闊刀反殺了回來。

  一時間,雷火如晚霞,妖氣似雲海,激烈碰撞,讓附近的超凡者都東倒西歪,全部逃向遠處。

  血神猿驚悚,不是因為他的六口能量闊刀被王煊擋住了,而是那種紅色霧絲等階太高了,化成雷火,讓他頗為心悸。

  他一聲怪叫,嗖的一聲倒翻出去,留下一道又一道血色殘影,快的不可思議,在雷澤中移動。

  他路過的地方,地面炸開,虛空中到處都是光。即便如此,他也被衝擊的不輕,身上不少部位被雷光覆蓋,噼啪作響。

  血神猿臉色陰沉,因為又……掉毛了,有些地方焦黑,鮮血淋淋,滲出來了,讓他臉面實在無光。

  直到此時,他才算收斂所有輕狂,認為這個人族太強了,需要他全力以赴才行,不然有可能會被反殺。

  他心情糟糕之極,對方境界比他低,居然要逼的他要去生死搏殺,才有機會取勝?他很想口吐芬芳。

  「你們上,去給我宰了他!」血神猿開口,吩咐部分妖修去滅陳永傑,他實在看那個反骨仔不順眼。

  「誰敢動?」王煊開口,逼視那群妖魔,頓時讓許多人倒退,不敢和他對視。

  然後,王煊看向血神猿,道:「看來,得先拿你開刀啊!」

  紅毛大猴子實在忍無可忍了,一而再的出狀況,始終不占上風,他迫切需要以強勢手段殺死對手,一改頹勢。

  血神猿氣息徹底變了,身體拔高了一大截,從兩米多高一下子到了一丈多高,沒有動用法相等,純粹是真身能量激增,導致他肉身劇烈變化。

  與此同時,他的雷公嘴還有深陷的眼窩,更為立體了,最為驚人的是,他的血色獸毛像是在燃燒,變得刺目之極。

  「轟!」

  他全身血色盡退,一身黃金皮毛暴漲出來,化成一頭威能駭人的金色神猿,腦後的神環越發絢爛。

  「妖皇血脈復甦?!」有大妖驚呼。

  附近,所有人超凡者都寒毛倒豎,全都驚呆了,這是什麼狀況?血神猿變異,實力更強了。

  只有妖族明白,對血神猿一脈很了解,在很古老的時代,他們的祖上出過一位妖皇,統一過妖族。

  上古年間,有幾位妖皇,曾經震撼仙界,所向披靡,其中就有一隻是猴子,但那些終究都逝去了。

  現如今則是以妖主和妖祖為尊!

  「你真是可以啊,讓我顯現出第二真身!」血神猿帶著惱意,原本他是想面對強大的魔四時,關鍵時刻,出其不意扼殺對方。

  當然,面對妖祖親子以及齊成道等人,若有機會,他也不介意突施辣手,幹掉他們。

  現在他迫不得已,不展現最強姿態不行了,不然拿不下這個人族小子,讓他憤懣而又無奈。

  「這是和妖皇一樣的血統啊,果然,血神猿潛力無邊!」妖族中許多人都振奮了。

  「走,去殺了那個反骨仔,幹掉那個妖里妖氣的傢伙!」部分妖族動了,信心大增,妖皇血脈再現,極大的鼓舞了士氣。

  「來啊,吾為妖皇,立身於此,一個人滅了你們全部!」陳永傑看有人逼來,一點也不怵,頓時讓一群人不爽了。

  尤其是血神猿,他是妖皇后人,那個王八蛋敢占他便宜?

  「殺!」渾身金光澎湃的血神猿,實力確實提升了一大截,第二種真身狀態,讓他妖氣澎湃,如長河滾滾,似大江激盪,上來就動用了妖皇經中的亂天動地拳。

  一時間,雷澤這片區域的大地崩開了,所有電光都被他的金色力量席捲而消失。

  祁連道瞳孔微縮,他是妖祖的子嗣,自然對上古妖皇了解頗深,但是現在他沒什麼表情。他下定決心,一起出手,他認為這個人族怪物很不對勁兒,現在不先殺掉的話,將來無解。

  他也出擊了,瞬間而動。

  剎那間,這裡妖氣衝天,兩大妖族強者發狂,讓王煊那裡光芒都暗淡了。

  噗噗噗!

  陳永傑出擊,面對八段和九段的妖修,他手中的黑色大長劍爆發刺目的劍芒,轉瞬間砍掉三顆頭顱,相當的神勇。

  但是,齊成道帶著笑意盯上了他,慢慢踱步,向前走去。

  同一時間,周青凰也動了,因為她體內的顧明曦在鬧,想奪回身體。

  戰場中,王煊臉色微變,他深吸一口氣,原本有些殺手鐧不想當眾動用,但是現在卻要初露鋒芒了,他需要儘快改變戰局。

  他運轉石板經文,血肉和精神共振,秘力轟鳴,全身的潛能都被調動了起來。同時他體外光雨點點,觀想金色竹簡中的精神天圖,讓這裡爆發出絢爛的光芒。

  他與兩大強者搏殺,激烈對抗,超物質中帶著淡淡的紅光,再次釋放出超級能量物質,分散對手的注意力。

  嗡!

  虛空輕顫,光雨沸騰,他借用這個機會,不動聲色的施展新得到的那種能力,眼底深處紋絡交織,倏地擴散出去,鎖住了前方的狹小空間,禁錮了金色的神猿。

  血神猿驚悚,咆哮著,劇烈掙扎,但是,有神秘紋絡交織,在割裂他的軀體,要對他單方面屠殺。

  「妖皇法體!」他發出精神咆哮,法隨言動,這相當於咒語共振,加持即將顯現的妖皇法體。

  不然的話,強大的妖皇法體不出,他認為自己真有可能會被絞殺在這片狹小的空間中。

  同一時間,祁連道也毛骨悚然,感覺不對,沒有任何猶豫,全力以赴進攻王煊,阻止他施法,破壞他雙目前的驚人紋絡,要阻擋那裡。

  這一刻,齊成道加速了,縮地成寸,像是一顆彗星向著陳永傑那裡衝去,他想殺了此人,奪回顧明曦的身體!

  王煊全力以赴,雙目前的紋絡被阻,兼且妖皇法體出世,確實讓他這一擊難以盡全功。

  但是,他沒有遺憾,利用雙目最後的紋絡短暫禁錮妖皇法體,他動用斬道劍,全力爆發,沖了過去,直接劈殺。

  祁連道阻擋,可在炫目的劍光中,他的肩頭那裡出現一道可怖的傷口,身體一個踉蹌。

  金色的神猿仰天咆哮,生生掙脫出狹小空間中的紋絡束縛與絞殺,不得不說他極其強大,這都能逃過大劫。

  但是,噗的一聲,他還是被梟首了,斬道劍落下,王煊一衝而過,一顆碩大的金色頭顱滾落在地上。

  同一時間,王煊橫渡長空,如同在飛行,追上了齊成道,劍光如雨,將他覆蓋。

  「妖皇法體的的頭顱都掉了?!」人們震驚,所有妖族都有些害怕,內心深處產生恐懼。

  周青凰也被驚的不輕,倏地止步。

  「來,說了,我要獨戰你們三個!」王煊到了,劍斷前路,無盡劍氣將齊成道淹沒。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