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劍輪斬群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齊成道臉色微變,他回首,看到了血神猿那顆金色頭顱落地,著實吃驚,這才開始激鬥,就丟掉一顆頭顱?

  他被攔阻去路,顯然無法衝擊陳永傑了。

  事實上,老陳很淡定,似乎有所準備,臉色始終未變。

  「行,既然你阻我去路,那我就與你一戰!」齊成道開口。

  換位思考,他不認為自己能隻身獨抗血神猿和祁連道兩人,這樣聯想的話,他不禁有些沮喪,忍不住嘆氣。

  「誰與爭鋒,殺!」陳永傑舉劍,他在這邊下手了,現在的他對付八段和九段的超凡者沒什麼問題。

  頃刻間,四五位妖魔被殺,鮮血淋淋,驚的其他人倒退,不敢再貿然圍攻。

  主要也是血神猿吃了暴虧,剛展現妖皇法體,結果就被人一劍斬下首級,讓他們這邊的士氣頓時衰落了下去。

  此時,血神猿滿身金色毛髮炸立,很濃密,像是太陽般絢爛,丈許高的身體僵硬在原地,他還剩下兩顆頭顱,但卻都沉寂,片刻後才一聲咆哮

  他以最強戰體出擊,卻被人梟首,這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他先是激活妖皇血脈,接著又展現法體,結果卻是這麼慘。

  他心底很不服氣,認為自己大意了,被困在莫名空間中,動彈不得,才被人斬下一顆頭顱。

  哧哧哧!

  劍氣激射,漫天都是,虛空都被王煊和齊成道各自施展的劍光交織成網,景象瘮人,劍雨密密麻麻。

  齊成道被逼回來了,主動加入這片場中,在這一刻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了,先滅掉對手再說。

  他深刻意識到,在這個枯竭時代,能走到這一步的人太特殊了,最為關鍵的是,王煊在低境界有能力壓制他們!

  這種人一旦成長起來,會成為什麼樣的存在?最起碼也要稱尊作祖!

  不僅如此,齊成道轉過來了念頭,還想更進一步,招呼周青凰,道:「一起來,幫明曦奪回身體。」

  「我觀戰。」周青凰搖頭,她是真的被驚到了。

  三大高手來歷驚人,結果卻被低境界的人壓制,無論是誰都要發呆,再怎麼謹慎都不為過。

  血神猿滿身金色獸毛,瞬間晶瑩起來,像是太陽烈焰在燃燒,他殺意無邊,忍著劇痛,兩顆頭顱上四目怒睜。

  一時間,他眼中飛出四道金色光束,像是仙劍般鏘鏘作響,繚繞著奇異的符文,向著王煊射去。

  王煊毫不在意,屹立場中,直接動用羽化拳,徒手就轟了出去,在刺目的霞光中,擊潰一道又一道光束。

  「來吧,一起出手拿下他!」齊成道快速說道,看向妖祖親子,他自身也動用了絕學。

  他的額頭在發光,那是純陽之骨,帶著些許規則痕跡,一旦成長到後期,這就是大道之骨。

  不然的話,天仙之祖齊騰也不會這麼喜歡這個後人,全力培養,因為他的未來確實潛力無邊。

  齊成道的額骨瑩瑩燦燦,浮現出一片神圖,那完全是純陽之氣構建而成,帶著符文,威能極其懾人。

  「我去,這麼厲害,我的神魂居然不穩固了!」有人驚呼,哪怕相隔很遠,還是被齊成道威勢所懾。

  王煊的雙目深處,絲絲縷縷的紋絡蔓延,瞬間,交織出一片網絡,要鎖住前方的虛空。

  砰的一聲,那所謂的神圖在激烈的交鋒中,被他雙目蔓延出去的紋絡扯裂,像是一副名貴的古畫,傑出的藝術品,被人用蠻力撕碎。

  齊成道一聲悶哼,額頭劇痛,淌落下幾滴鮮紅帶金色的血液,他踉蹌倒退幾步後,結出法印。

  在這個枯竭的時代,他的純陽之骨不占便宜,無法儘可能的顯現規則之力,只有殘痕,他乾脆動用了天仙之祖的絕學。

  旁邊,妖祖親子祁連道終於動手了。

  他剛才短暫凝視,沒有發難,只是想看透王煊到底有多強。

  他心頭沉重,開始全力扼殺!

  「你這樣的人修,即便是在那消逝的上古年間,也算是了不得的怪物了。可惜,神話腐朽,你走不到那個高度了。為了渡過這場大劫,熬過寒冬,我必須要搶你手中的斬神旗!」妖祖之子祁連道開口。

  然後,他那種瘋勁兒全上來了,咧著嘴,雪白牙齒都在發光,濃密的長髮飄舞著,他雙手划動,一頁金色的經篇浮現,釋放密密麻麻的古字,向著王煊壓落。

  這不是秘寶,只是妖祖的心經,能夠具現化,被他抬手就施展了出來。

  天地間,妖光沖霄,金色經文中飛出的妖族字體,一個個都在放大,如同小山般,轟鳴作響,並且發出光輝,全部砸落下來。

  王煊不怵,屹立場中,一拳一個,打在那宏大的字體上,發出巨響,震的所有人的耳膜都要被撕裂了。

  那些妖文每一個字都很有立體感,像是以金屬鑄成的小山,龐大而懾人,光看著就然他人膽寒,真實威能更是可怕。有些落在地面後,直接將砸出深不見底的大坑,尺許寬的黑色縫隙蔓延出去很遠。

  眾人無不駭然,這種妖文,僅僅是一個字符就足以砸死普通的超凡者,根本無力對抗,這麼多有幾人能擋住?

  他們不得不心中嘆服,無愧是妖祖親子,只要一出手就是絕學,動輒就可以橫掃一大群對手。

  但是,人們更為王煊的表現而驚,立於場中,拳頭髮光,像是最強的兵器,一拳一個,將漫天飛來的妖族古字都打飛了,或者震爆了。

  一時間,妖文解體,化成能量流,形成超物質風暴,席捲了這片戰場,所過之處,地面崩塌,近前的石山像是沙堡遇上海浪被衝擊的消散。

  「真是人族嗎,肉身這麼強,徒手啊,就打爆了妖族聖文!」有大妖都在心驚,聲音都略微發顫。

  「可以,確實了不得,你能瞬間打破一頁經文具現的術法能量,能打破一整部經書嗎,如果你贏了,我甘拜下風!」

  祁連道叫道,滿頭髮絲都倒沖向天,眼神凌厲,精神意志似乎發瘋了。

  在他面前,一整部經書綻放,依舊是術法所化,而後漫天都是金色的紙張飛揚,飄落下來,每一頁都如剛才的那篇般,威力奇大無匹。

  與此同時,各篇經文上,都有一個模糊的身影盤坐,那是妖祖的一縷氣息嗎?朦朧顯照一角。

  當陳永傑見到這一幕後,果斷從福地碎片中取出一架最新型的能量炮,架在了肩頭,隨時準備轟出去,支援王煊,遠比周青凰那架能量炮更先進。

  與此同時,齊成道也在準備,法印成型,那是天仙祖印!

  血神猿更是滿身金色毛髮炸立,他激活祖血,施展出妖皇法體,猙獰而懾人,要展現妖皇秘篇絕學!

  三大高手全都動用了殺手鐧,聯手圍攻王煊,場面驚人。

  觀戰的人感覺心臟咚咚如擂鼓般,無比緊張,盯著那裡,整片天地的時間都仿佛定格在這一刻,讓人要窒息。

  「要分勝負了,孰弱孰強?」

  「王煊要是勝出,這一戰真就能在年輕修士中封神了。」

  一些人在快速以元神交流,大氣都不敢出,死死的看著戰場中。

  「鎮!」祁連道大喝,所有金色紙張都在發光,無數的妖族文字傾瀉出來,形成海量的攻擊術法之光。

  王煊昂首而立,並未有任何逃遁的跡象,面對這樣恐怖的一擊,他神色平靜,滿身都是光紋,將自身覆蓋了。

  今天,他連一件異寶都未取出,就是想檢驗下自己的修行成果,一而再被人針對,狩獵,該殺一殺他們的氣焰了,不然沒盡頭。

  須知,連佛都講平衡,菩薩低眉後,亦有金剛怒目時。

  「轟隆!」

  劍光滔天,他全身剩下,所有毛孔都在噴薄劍芒,整個人鋒銳不可擋,他化成了一個劍輪!

  此時,劍氣如虹,如煙霞,如浩蕩的汪洋,將他推升了起來,他凌空而立,衝進漫天的金色紙張間,面對海量經文。

  現在的他,身在劍輪中,如日當空,普照劍芒!

  這是他在飄渺之地開鑿隕石時練成的金色竹簡上的斬道劍經中的絕學。

  劍輪所過之處,無堅不摧,沒有什麼可以抵擋,那些妖族聖文一個又一個全部被斬開了。

  至於漫天飄落的金色紙張,妖祖開創的無上經書,也被劈的一張接著一張的爆碎,焚燒,漫天灰燼揚起。

  妖祖經書,無法具現化了,被斬道劍破滅!

  噗噗噗!

  數十上百道劍光,從王煊化成的劍輪飛了出去,全部沒入祁連道的身體中,將他洞穿,釘在地上,滿地都是血。

  換誰都必死,然而,祁連道居然活著,甚至有些傷口都在癒合。

  「主上!」遠處有許多妖修叫道,有部分妖修更是沖了過來,祁連道是妖祖的親子,自然有追隨者。

  「嗯?!」王煊第一時間意識到了什麼,劍輪發光,從祁連道的血肉中直接剝脫出來一物。

  一張皺皺巴巴的皮卷,有些古樸,呈淡金色,和斬神旗的旗面略像,看品質遠不及。

  在這皮卷中,還包裹有三片花瓣,看樣子像是……天藥?!

  王煊直接收起,他凌空而立,在收物的同時也沒有閒著,因為還有兩位大敵在攻擊他呢。

  劍輪綻放的劍氣濃烈無比,讓他可以短暫御空而行,他對上了齊成道的天仙祖印。

  轟!

  劍輪發光,他如金色烈陽橫空,凌厲的劍芒飛出無數道,將齊成道那漫天的祖印劈碎,崩解,讓齊成道也全身都是血洞橫飛出去。

  「認輸,天髓……給你!」他大吼,將一塊水晶拋向劍輪,迎向萬道劍氣。

  王煊止劍,一招手,接引了過去,仔細看了看,確實是天價奇物。

  「你爺爺我不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血神猿吼道,沒有退縮的意思,身體暴漲,妖皇法體似要撐開虛空,他直接化成上百丈高,妖氣滔天,雙頭六臂向前殺去,震動乾坤!

  「為聖子護道,一起出手殺了他!」血神猿的親信,一部分妖修強者殺了過來,不畏懼死亡,跟著一起出手。

  王煊平靜地俯視,身化劍輪,如絢爛神日普照,璀璨劍氣激射,他凌空飛來,所過之處,妖族攻來的人全部被斬殺,劍氣激盪,這是屠殺,血泥墜落,血雨紛飛。

  即便是血神猿也不例外,他拼盡力量,施展出龐大的妖皇法體,但在劍輪面前,他依舊擋不住。

  萬道劍光綻放,將他洞穿了,刺目的通天劍氣將他斬首,剎那間讓他龐大的身體化成數十上百塊,伴著血霧倒了下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