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斬身旗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按照血神猿出沒的方位以及地帶,我大概率能推測出大致的節點,當然,並不是很準確。」

  陳永傑帶路,很有一手,他近期和妖修交好,混在當中,將紅皮猴子的行蹤探聽的一清二楚。

  千米高的火楓樹,像是一簇簇火焰在燃燒,這片地帶相當的危險,有一群名為鋸齒鳥的瘋禽棲居。

  它們完美地和火紅的森林融為一體,都為紅色,長著巨大的有如鋸齒的鳥喙,見人就撲殺。

  這種生物都有逍遙遊初期的實力,一般的超凡者遇上它們只能逃,不然只能被琢斷身體而亡。

  「這片異域空間有些特別,為什麼所有的猛獸與凶禽都瘋了?」

  自從他們進來後,就沒有看到一頭正常的生物,比祁連道更瘋,沒有自我意識。

  一邊趕路,王煊一邊接著清點戰利品,將封著一滴天髓的水晶扔給了陳永傑。

  「這東西太珍貴了,你自己留著吧。」老陳接到後,感覺燙手,又要給他拋回來。

  「你用吧,我這裡還有天藥花瓣。」王煊搖頭,不是多在意。

  在虛虛之地,那裡有生命之池,更有接近真實的超凡物質,每次在那裡痛苦折磨他自己後,都能有莫大的收穫,效果更好。

  老陳收了起來,珍而又重。

  王煊麵皮抽搐,不敢告訴老陳,他捕捉到齊成道的部分思感,對方吸收時,直接用嘴去吸去舔,那畫面……膈應人。

  主要也是,齊成道覺得天髓太珍貴,怕溢出與浪費。

  「這是什麼獸皮,難道真的和斬身旗有關?」王煊看著皺巴巴的獸皮。

  他記得,第一次見到祁連道時,自己的斬神旗曾異動,而妖祖次子的表情似乎也說明了一些問題。

  王煊對著遠處揮動,結果獸皮像是手帕,在他手裡晃了晃,遠處路過的幾位妖修毫無反應。

  直到片刻後,看到他們兩人,連忙抱拳,微笑著打招呼,表現出極大的熱情與恭敬。

  「不是斬身旗,我想多了?」王煊皺眉。

  最終,他還是取出斬神旗,將皺巴巴的獸皮和它貼合在一起,想仔細對比觀察。

  「嗯?!」

  金色網格出現,淡金色獸皮和古樸的旗面一起泛光,兩者居然黏上了,一點也不劇烈,沒什麼驚天動地的氣勢。

  不是對接,而是彼此相合,像是一體兩面,只是淡金色獸皮縮小了,只拼了半個旗面大小。

  王煊出神,舉起小旗,看了又看,這還真是自動合在一起了?

  可惜,新得到的獸皮似是殘缺的,並不完整,疑似斬身旗殘片。

  「也不對,即便完整,這獸皮也有所欠缺,總覺得不如斬神旗有道韻,該不會是斬身旗的部分替代品吧?」

  他看了又看,斬神旗變得難看了,像是打了補丁,著實有些丑。

  「這東西還能主動修復自身?有合適的材料,它就會吸收?」陳永傑湊了過來,也很好奇。

  「啊……」遠處,剛才見到的那幾名妖修,亡命飛逃,有一人被火紅而巨大的鋸齒鳥咬斷了身體。那種鳥喙太可怕了,比電鋸都瘮人,在半空中滴血。

  「我問候你們親人!」陳永傑回頭看到後,臉色變了。

  那些妖修引來最起碼八頭鋸齒鳥,全都是逍遙遊初期的怪物,皆是瘋禽,見人就殺,見獸就屠。

  它們撲棱著翅膀,帶動著狂風,呼嘯而來,千米高的大樹被它們不斷撞斷,相當的懾人。

  噗噗噗!

  幾名妖修逃出來沒多遠,就先後斃命了,被瘋禽的鋸齒咬斷身體。

  「來了!」陳永傑扛起一架能量炮,咚的一聲,轟中一頭鋸齒鳥,當即讓那裡翎羽紛飛,血液濺起。

  「不行,速度太快了,打不准,快走!」他收起能量炮,轉身就逃,現在的他雖然很強,但肯定打不過逍遙遊大境界的生物。

  「讓我試試!」王煊露出異色,準備檢驗下變化過的斬神旗。

  主要是,他本身實力足夠強大了,原本就能隻身對抗這個級數的瘋禽!

  「悠著點,你殺幾頭的話,有可能會引來一個種群!」陳永傑提醒。

  王煊點頭,手持打補丁的斬神旗,面對八頭朱紅色的巨鳥輕輕一揮,頓時有金色網格蔓延,交織向半空中。

  「噗噗噗……」

  效果好的有些炸裂,非常的驚人,天空中八頭怪鳥身上先後出現裂痕,鮮血溢出,有的頭顱被網格絞掉半顆,有的心臟被絞爛,有的翅膀斷了。

  它們的肉身都被重創了,最為重要的是,元神被震了出來,被金色網格一絞,全部化成飛灰。

  「我去,太牛犇了,這旗子要逆天嗎?」陳永傑震撼了,那可是八位逍遙遊初期的瘋禽,就這麼死了。

  即便王煊很強,隻身也能殺他們,但是在老陳看來,哪有旗子好使,一個照面而已,解決所有!

  他嘆道:「大殺器,如果未來超凡物質不枯竭,有這面旗子在手,足以防身,先天不敗!」

  王煊驚疑,從效果上來說,已經很滿意了,比之單純的斬神旗要強,能斬傷瘋禽的身體,並將元神震出來,再滅。

  可是,他又蹙眉,有理由相信,得到的獸皮應該還不是真正的斬身旗的旗面,因為效果遠未達到。

  這段日子,他一直在搜羅資料,真正的斬身旗,面對有肉身的生物,一個照面,就會讓其血肉瓦解,灰飛煙滅。

  就像是斬神旗殺元神一樣,乾淨利落!

  現在無論怎麼看,它都還差了不少。

  「又來一小群!」陳永傑提醒。

  果然,密林中又有五頭鋸齒鳥飛來,化成五道血光,帶著罡風,寬大的羽翅震碎附近的林木,直接俯衝過來了。

  一般的超凡者遇上這種怪物必死無疑。

  噗噗噗!

  王煊再次檢驗疑似粗糙仿製版本的斬身旗,讓天空中的五頭瘋禽全部出現血肉之傷,而後元神被震出來了。

  元神一旦裸奔,出現半空中,在斬神旗面前就是待宰的羔羊,瞬間被金色網格給磨滅乾淨。

  「也還算不錯。」王煊點頭,做人要知足,畢竟,真正的斬身旗消失太久了,沒那麼容易找到。

  即便是粗糙的仿製版,也必然是出自絕世強人之手,一般的仙佛根本就沒有資格去研究與煉製。

  嗖嗖!

  兩人轉身就跑了,殺完兩小群逍遙遊層次的瘋禽,手筆太驚人,他們可不想引來更多的鋸齒凶鳥。

  「你現在八段?」一邊跑路,陳永傑一邊問道。

  王煊回應道:「八段圓滿,隨時可以進九段,我暫且先停下腳步感悟一番,很快還會突破,小陳你不要懈怠。」

  「我……佛慈悲!」陳永傑想口吐芬芳,最後憋回去了,他是看著王煊崛起的,從一個毛頭小子,普通舊術愛好者,一路拔高。

  「我七段初期,確實還得再接再厲。」這是他的真心話,不然的話,王煊快超越他兩個段位了。

  一路極速飛奔,他們離開火紅的楓林,進入一片草原,茫茫無邊,碧空如洗,草與天連接到一體。

  「快到了,大致範圍就是在前方,如果沒有錯誤的話,我們找上幾天,肯定能發現古藥園。」

  陳永傑帶路很靠譜,兩人穿行過大草原後,被震撼到了,見到一片奇異的虛空,那裡山川錦繡,長河落日,一切都是如此的美麗,安寧無聲,寂靜如畫。

  「那是精神世界……」王煊吃驚,第一次見到這麼清晰而壯闊的精神層次的天地。

  毫無疑問,異域很特殊,和精神世界相鄰。

  大草原的盡頭是隔壁,十分荒蕪,而這片無人區和精神世界自然連到了一起。

  「太空人,不對,是瘮靈!」王煊忌憚,快速止步,希望那幾個穿著古老太空衣、非常有年代感的人類,看不到有肉身的他。

  現在,他對這種穿著太空衣的人類,有兩種認知,一種是古老的,屬於逝去的年代的瘮靈。

  另一種則是疑似和平行空間有關,和未來有關,疑似活著的人類,但是同樣很難接觸。

  前方,戈壁灘中,有一架龐大的飛船殘骸,墜毀也不知道多少年了,無法再修復,幾個古老的太空人,像是幽靈在那裡徘徊。

  老陳看不到,但是,他卻有種發毛的感覺,知道那裡不是善地。

  最終,沒有什麼意外,王煊繞了過去,那幾個瘮靈沒有覺察他們兩人,依照擺渡人徐福所說,精神不出竅便沒有危險。

  王煊和陳永傑急速接近那個如同一副畫卷般的靜止世界,那是精神層面的神秘天地。

  突然,戈壁灘炸開,一道身影突兀的冒了出來,帶著白銀面具,一掌轟向王煊,實在太快了。

  即便王煊反應神速,應變及時,也驚出一身冷汗。

  那個人的精神威壓極端的恐怖,險些直接禁錮他,身影剎那到了近前,簡直要撕裂他的元神,瞬息毀滅他的肉身。

  那人可怕的手掌落下,虛空都在爆鳴,白色氣浪翻開,像是汪洋大爆炸般,此人神勇不可擋。

  王煊的體外,劍氣噴薄,他自然第一時間動用了斬道劍的秘篇絕學劍輪!

  他凌空而起,全身都是璀璨的劍芒,激射而出,斬向那個人。

  然而,瘮人的事情發生了,這個人的大手拍碎無匹的劍光,任成千上萬道劍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體表騰起淡淡的瑩光,全部給擋住了。

  最為懾人的是,他的大手探進劍輪中,居然毫髮無損,向著王煊的脖子就抓去,強大的離譜。

  同時,他的額頭髮光,要以精神力量碾壓,剎那震懾,這是要一個照面就擒掉王煊的節奏,不給他絲毫的機會。

  陳永傑震撼,這是誰?不久前,他親眼目睹,王煊將齊成道、血神猿、妖祖次子三大高手挫敗,這片空間中還有誰能威脅到小王?

  王煊毛骨悚然,連被視為無敵的劍輪都擋不住此人,對方的實力太恐怖了,境界也絕對可觀,莫不是一位絕世強者走出大幕?親自出手!

  倉促間,他右手中出現短劍,號稱無堅不摧,連逝地月亮上的釣線都被它割斷了。

  然而,那隻大手拍在短劍上,剎那震飛,再次襲來,在此過程中,觸及到王煊的拳印。

  噗!

  王煊咳血,拳頭劇痛,並且整條右手臂都如遭天雷轟擊,骨頭裂了,右手指更是在第一時間骨折,不自然的彎曲,指甲全部脫落,血淋淋。

  轟!

  關鍵時刻,王煊的左手轟出了斬神旗,劈向對方!

  他心中震撼莫名,大概率真的被絕世仙魔阻擊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