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絕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左手攥著小旗,旗面與那隻手掌碰撞,竟有小行星撞擊大地的聲勢,轟然劇震,騰起刺目的傘狀能量光霧。

  劇痛難忍,王煊瞳孔收縮,他持絕世異寶,可是他的左手卻骨折了!

  可以看到,他的左手,每兩根手指之間的軟肉,都被強大的力量震裂,鮮血淋淋。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強橫的人,手持打過補丁的斬神旗,結果卻這麼慘烈,整條手臂都在痙攣。

  那個人的手掌只是微頓,被旗面割口一道口子,流出殷紅髮光的血液,便又再次拍落下來。

  「咚!」

  像是羽化成仙劫爆發,震耳欲聾,是陳永傑在動手,肩頭上扛著能量炮,接連開火,一口氣轟出數十道刺目的光束。

  其中有幾道真的打中了,落在那個人的身上!

  至於其他光束,擦著那人的身體飛了過去,將戈壁深處兩座矮小的石山轟的爆碎,可見威力之強橫。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被光束打中後,並無大礙,身體只是略微搖晃,稍微一個踉蹌,根本沒事。

  沉穩如陳永傑,也是張口結舌,想以國嘆慨之,這是特麼什麼怪物?最高端的能量炮都打不動他?更不要說打死了!

  瞬間,他明白了,對方那麼強大的神覺,原本可以避開,顯然認為沒有必要,不願耽擱時間。

  這讓人驚悚,難道他和王煊都要死在這裡?這人簡直太妖了!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掃了一眼手上的傷口,直接向著王煊抓去,腳步邁開,如同神魔降臨,快到人反應不過來。

  他非常霸道,眸子冷淡,這天下間仿佛沒人可以擋他,大戈壁上飛沙走石,以這人為中心,燦爛漣漪擴張,扭曲了空間。

  王煊眼睛都睜不開了,被領域壓制,並且雙臂骨折,他拼盡力量,再次揮動斬神旗,而這次他成功激活封在旗面中的紅色物質。

  那是從虛無之地紅色霞光中汲取的超級恐怖能量,他自身只能煉化絲絲縷縷,但是旗面深處卻積澱了更多。

  不遠處,陳永傑頭皮發麻,被壓制的要窒息,但是卻在激烈開火,比祁連道還要瘋狂,想救下王煊。

  他身體劇痛,手臂剎那變形,竟成為麻花狀,很慘,全面骨折,血肉模糊,骨茬兒都戳到肉皮外了。

  他肩頭上的能量炮扭曲,被那莫名的力場撕扯的四分五裂,化成一地金屬碎塊,砰砰墜落在地。

  陳永傑整個人被神秘領域重創,胸部如被大錘砸中,全面塌陷下去,雙肩在喀嚓聲中骨骼碎裂,兩條手臂只連著部分血肉,吊在那裡晃蕩,險些徹底斷落。

  他大口咳血,飛快倒退。

  他激活異寶缽盂,遮住自身,頓時佛音震天,同時身上出現一張金線和紅光交織的袈裟,阻擋那片無形的領域!

  然而,缽盂炸開了,袈裟焚燒成灰。

  陳永傑震撼,被重創倒飛的過程中,全身的骨頭還在斷,五臟都要被撕開了。鎖魂鍾發光,扣在他的身上,同時他吹響雪白法螺,卍字符密密麻麻,環繞肉身,進行守護。

  這麼短暫接觸的瞬息間,他險些被那種力量領域扭曲成一灘血泥!

  砰!砰!砰!

  王煊全力催動斬神旗,它蔓延出去的金色網格中,完全被紅色物質填滿了,和那隻手掌數次大碰撞。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向後退了幾步,深感意外,他低頭看著的自己的手,血肉模糊,並且焦黑了。

  連他的手臂都被以紅色物質激活的斬神旗斬傷,此外還有金色網格沿著傷口,要擴張進他的身體!

  對於「斬身」的力量,他並不怎麼在乎,剛才只是意外而已。他已看出,那個「補丁」僅是粗糙的仿製品。

  但「斬神」的一面,金色網格居然可以沿著傷口入侵進來,讓他深感意外,略微有些忌憚。

  王煊大口喘息,一度以為自己快死了,會被那個人強勢的幹掉,此人實力深厚的非常離譜。

  這是他從未遇到過的可怕對手,在生死困局中,他艱難地掙脫出來。

  此時,他的兩條手臂痙攣,剛才對方的力量領域開啟,讓他遭受了萬鈞重擊,多處骨折。

  他身上的重甲爆碎,最為讓他心驚的是,連他的元神甲冑都滿是裂痕,碎片自精神體上脫落。

  可以想像對方的攻擊力多麼的強悍,同時針對他的肉身和元神,差一點就將他活活震爆。

  王煊利用這難得的喘息機會,從命土中將銀色獸皮卷取了出來,激活,使之放大,當作戰衣,披裹在身上。

  這裡面也積澱著紅色物質!

  元神鎖鏈嘩啦啦作響,纏繞在他的雙臂上,幫他抬起手臂,拼接和固定斷骨,矯正並歸位。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十分平靜,在他看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種掙扎和反抗是徒勞的,他從原地消失!

  再出現時,他來到王煊的近前,翻手就壓落下來,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用術法,單憑肉身就要碾壓王煊,似乎想活捉。

  王煊盯著他,全力迎戰。

  但這個人如同幽靈,無聲無息,再次從他面前消失,瞬移到他的背後,像是穿梭空間,一掌就拍落下去。

  王煊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反手向後揮旗。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橫移,避開斬神旗,手掌擦中他的肋部與脊背,頓時讓王煊橫飛出去,像是被數十道天雷劈中。

  他大口咳血,艱難地起身,左側肋骨全斷了,有些骨頭插進五臟中,讓他劇痛難忍。

  他身上的銀色獸皮發光,數百個鬼畫符亮起,激射濃郁的紅霞,那種超品物質蒸騰,最為重要的是,鬼畫符有莫名的力量,極強!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掃了一眼被鬼畫符和紅霞灼傷而變黑的手,露出異色,盯著那張獸皮看了又看。

  王煊身體搖晃,他的脊椎骨斷了,強韌如他的體質,都承受不住對方的掌指,這種局面實在懾人。

  顯然,雙方的力量層次相差很大!

  如果是一般人,脊椎龍骨斷掉後,早已失去行動能力,根本無法起身,王煊滿身是血,艱難的撐著,默默對敵。

  但他的心沉了下去,他承認,這個仙魔太強了,隻身一人就足以滅了這片空間中各路厲害人物。

  這是絕境,怎麼對付此人,只能動用至寶嗎?

  可是王煊懷疑,搬不動養生爐,艱難運出來,很可能直接資敵,可就可悲可笑了!

  咚!咚!

  耀眼的光束飛來,陳永傑倒在遠處的地上,從福地碎片中又取出一架能量炮,用雙腳控制在開火。

  然而,這依舊沒用,只能算是干擾,讓戴著銀色面具的人身體搖晃,浮現淡淡瑩光,根本無礙。

  陳永傑詛咒,這麼變態的人,真就打不動嗎?

  王煊趁對方身體晃動時,瞬間進入命土,艱難搬起爐蓋,至於整個爐子,他想都不去想,控制不了。

  剎那間,他催動斬神旗,使之放大,揭開斬神旗的補丁,將爐蓋塞了進去,然後又貼上補丁,包裹住爐蓋。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精神與肉身再次合一,金色紋絡交織,他催動手中的斬神旗,使之暴漲,忍著骨斷筋折之痛,向著那人轟去!

  大旗獵獵,金色網格填滿紅色物質,威勢驚人!

  戴著銀色面具的人冷淡無比,避開這一擊,身體瞬移,想再次接近。

  但在這個時候,王煊的雙目深處,紋絡浮現,他竭盡所能,動用那種新得到的能力,鎖住那片狹小的空間,束縛那個人。

  他知道,大概禁錮不了這種人,就更不用說單方面屠殺了。

  他所爭取的只是讓此人行動受阻,瞬間的滯澀而已。

  果然,這個人異常強大,王煊眼底深處擴張出去的紋理鎖不住他,他掙脫出狹小領域的阻隔。

  但是,他身體微頓,並不是非常流暢的瞬移。這對王煊來說足夠了,目的達到,他雙手揮動大旗,呼嘯著,鼓盪著紅霞,轟落而下。

  這個人反應很平靜,雙手快速動作,各種手勢齊現,他在結印,既然受阻,未能瞬移出去,他直接硬撼!

  「嗯?!」他第一次臉色微變,觸碰到旗面的剎那,便開始爆退,開啟至強領域,像是穿梭虛空中。

  他嘗試拉開距離,但是他的手掌和雙臂還是被旗面掃中了。

  他的兩隻手焦黑,手臂在輕顫,竟發出骨頭錯位的聲響,讓他第一次皺眉。

  王煊暗嘆可惜,包裹著爐蓋的旗面,只是稍微掃中了他,並沒有結結實實地轟在他的身上。

  這個人露出異色,眼中神芒迫人,道:「有點古怪,難不成還真是斬身旗的碎片,而非粗糙的仿製品?」

  他咔吧一聲,將脫臼的左臂接續上了,同時右臂發光,那裡骨裂了,在以濃郁的活性因子恢復。

  他的右臂血肉模糊,鮮血滴滴答答,內里骨折,但是他卻一點也不在意,反而凝視著旗面。

  王煊深吸一口氣,竟遇上這種人物,兩者間的實力差距頗大,如同孩童持利刃,難殺有防備的成年人。

  不管不顧地去激活爐蓋嗎?可是,他怕砸不中對方,平白送出至寶。

  如果兩者實力層次沒有這麼大,道行再拉近一些,他也不至於陷入這樣的絕境中。

  王煊深吸一口氣,現在還能怎樣?唯有拼命了,被逼入到這個地步,沒有選擇的餘地。

  「嗯?」

  戴著面具的男子回首,像是有所感應,然後,他突兀的遠去,身影倏地消失在地平線盡頭。

  遠處,龐大的飛船殘骸處,有一名特殊的老太空人額頭冒出銀色光焰,騰騰跳動,帶著幾個瘮靈向這邊走來。

  「什麼情況?」陳永傑不解,他沒有精神天眼,看不到瘮靈。

  王煊心頭凝重,道:「瘮靈來了,千萬別精神出竅,為首的那個瘮靈似乎很不一般,估計是瘮中之王!」

  說話間,他以斬神旗蓋住老陳,遮掩氣息,同時緊了緊披在自己身上的銀色獸皮書,兩人都不動了,一聲不吭。

  那幾人身上的太空衣破破爛爛,非常陳舊,像是歷經過無盡時代的沖洗,老瘮靈漫步,低頭沉思。

  陳永傑寒毛倒豎,雖然看不到,但是他覺得元神受到威脅,附近像是黑洞專**神,要將他的元神撕扯進去。

  老太空人不經意間瞥了一眼王煊,在這裡徘徊良久,他猛地抬頭,看向天際,像是有所覺,神色凝重,最終領著幾個瘮靈離去,沒有攻擊動作。

  「他發現我們了嗎?」陳永傑頭皮發木地問道,狠茬子一個接著一個,這地方實在太危險了。

  「不知道!」王煊搖頭。

  「又有新情況了!」老陳低語。

  天際盡頭,張道嶺出現,一路狂逃,駕馭鏽跡斑斑的銅鏡,橫渡天宇,如隕石降落在大戈壁中。

  嗖!嗖!嗖!

  緊隨他身後,三堆神秘火光墜落,在戈壁中燃燒,和他相距不遠,在那裡對峙,漫天的經頁飄落下來。

  「各位,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咱們就此再見吧,各自安好!」張道嶺一副非常疲憊的樣子。

  王煊原本想打招呼的,但看到這一幕後,直接閉嘴了。

  老張一眼看到他們兩人,頓時眼神燦燦,笑著開口:「小王,小陳,來了,快過來參悟諸天仙卷,無盡造化。」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