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與三瘮堆瘮王共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和陳永傑默不作聲,然後,艱難地向後移動,快速遠離那裡一段距離。

  老張,真是湊不要臉啊,明著拉他們去墊背。

  王煊脊柱斷了,胸廓凹進去,斷骨戳進五臟中,四肢骨折,雙手的指甲更是脫落乾淨,血跡斑斑,十分悽慘。

  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麼強橫的對手,實屬生平僅見,他嚴重懷疑,老張能否打過?夠嗆!

  陳永傑滿嘴血沫子,雙臂扭曲成麻花狀,胸部塌陷,兩條手臂就連著一點肉皮,幾乎徹底斷落下來。

  「各位,塵歸塵,土歸土,都散了吧,纏著我做什麼?若是有緣,總有重逢期,今天到此為止吧。」

  張道嶺轉身就走,但是,三堆火光跟隨,將他圍住,像是夜晚的篝火,又像是跨越時空的文明光焰。

  最為瘮人的是,火堆中浮現出模糊的臉,木然地看著他,任經篇從虛空中飄落,焚燒著,照亮四野。

  張道嶺被堵住了,擺脫不得,更斬殺不了。

  「張上仙有麻煩!」陳永傑傳音。

  「別管了,老張有點坑,先顧我們自己。」王煊療傷,這次太慘了,他數了數,一共斷了五十八根骨頭。

  五臟被戳出八個大窟窿,痛的他現在還滿頭冷汗呢,頭髮都濕漉漉,他為自己正骨,從臟腑向外拔斷骨,頓時血液飆出。

  啪嚓!

  稍微一用力,他雙臂接續上的骨頭就又斷成很多段,無力垂落向身體兩側,讓他面色慘白。

  陳永傑也差不多,艱難對接上雙臂,疼的他好半天都在冒虛汗,接著又將塌陷的胸部骨骼給矯正回來,咔吧聲相當的刺耳。

  「別給我機會,哪天落在我手中,我非慢慢拿大黑劍剁碎你不可!」老陳悶了一肚子鬱火,這次太慘了。

  「你們兩個怎麼回事?」張道嶺問道,被困在那裡出不來,開始有閒心「關心」他們兩個了。

  「被絕世仙魔伏殺,路數和你差不多,上來就攥脖子,該不會就是你吧?」王煊開口,狐疑地看著他。

  老張淡定,道:「要是我的話,你們兩個還能活著嗎?早就被我拍成兩灘血泥了。」

  他倒是自信,一副指點江山的樣子,渾然不將天下高手放在眼中。

  「我覺得,你打不過他!」王煊開口,然後,詳細介紹了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人的情況,並且以精神投影,顯照其形體。

  「不認識,肯定不是他真正的樣子,但看起來應該較為厲害,或許真是個絕世仙魔的化身。」

  老張點了點頭,露出異色,道:「可以啊,你長能耐了,居然能在這種人手底下活下來,也算不簡單。」

  然後,三堆火搖動,向著王煊這邊移了幾尺,讓張道嶺露出異色,這都能行?他也果斷向這邊移。

  王煊見狀,招呼老陳趕緊跑路,那就是一堆坑,人坑加火坑,實在惹不起!

  陳永傑也是無語了,老張你一個得道前輩,好意思嗎?拿後輩來墊背,還是趕緊跑路吧!

  「別跑,我說的是真的,三聖堆,自古長存,一般都和人論道,不會傷人,頂多困你個一年半載,不是,是十天半個月到邊了!」老張在後面喊道。

  兩個重傷人員,一口氣跑到地平線盡頭,只能模糊地看到三堆火才停下來,折騰的自身又骨折了,全都呲牙咧嘴,嘴裡咳血沫子。

  他們雖然不想搭理老張,但還不敢走太遠,怕再次遇上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強者。

  「先養傷,老陳你可以提升下境界了。」王煊建議。

  「我這不是剛突破到七段初期嗎,我怕太快了,根基虛浮。」老陳說道,他想了想,可以提升到七段圓滿,但不進八段,增加實力,應對危險變數。

  然後,他果斷開始服食天髓,小心翼翼地吸水晶中的璀璨液體。

  王煊扭過頭去,不想看了,總會浮現出齊成道也舔食過同樣的地方情景,著實有些膈應。

  他調動活性因子,開始修復傷體,一時間,他的命土中騰起銀色物質,瀰漫起紫色霞光,溢向元神還又肉身,修復骨骼,接續筋脈。

  他從虛無之地帶回大量接近真實的超級能量物質,現在還足夠用。

  當然,紅色物質不宜用來療傷,那是催命的。不過,他還是作死,從銀色獸皮卷中引來一縷,想嘗試在極限狀態下煉體,破而後立,伴隨新生。

  結果,他想給自己兩個大嘴巴子,古人著實……在蒙人啊,什麼置之死地而後生,疼的他滿地翻滾。

  「嗯,有效,鍛鍊我的意志了!」他安慰自己,重新接骨,以活性因子療傷,眼角眉梢都是銀光,頭頂蒸騰紫氣。

  他有心沖關,但又想到,在八段境界還沒有駐足,未曾更進一步去體悟與領會,實在太匆忙了。

  「抓緊時間積澱!」

  近期還是提升上去為好,他如果再遇上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神秘人,估計會有生死間的大劫難。

  「唔,我要練一顆佛丹,一顆道丹,一顆妖丹,一顆人丹……湊夠六顆金丹,構築六丹輪迴,不一定非要走人家的五色金丹路線,有自己的超凡框架才行。」

  陳永傑在那裡自語,又有新想法了。

  「可以啊小陳,我看好你,趕緊進來,和他們論道,能啟迪你的思路。知道這是什麼火光嗎?神話文明之焰,號稱三聖堆!」老張招呼。

  陳永傑……真心動了,他現在想提升境界,但又覺得體悟不夠,如果能進那種火光中熬煉一番,沉澱數日,或許真有收穫。為了修行,他是真的敢拼。

  「什麼三聖堆,我看到的分明是瘮靈,成堆成群成片,老張你不厚道,這是三瘮堆吧?!」王煊開口。

  此時,三堆火光附近,出現影影綽綽的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圍繞著三堆火起舞。

  至於三堆火焰中,更是各自有一張慘白的面孔,都在木然的看著張道嶺!

  並且,就在這時,瘮靈中有漂亮的女子穿著打扮很古老,像是無數個時代前的先天神魔,熱情無比,去拉老張的手臂,邀他共舞。

  王煊頓時瞪大了眼睛,然後,精神投影給陳永傑,讓他一起觀看真相。

  「張上仙可以啊,走到哪裡都備受歡迎,這都有人邀舞?」陳永傑忍著傷痛,呲牙咧嘴地讚嘆。

  老張臉色木然,不搭理那女人,但是,火堆中的慘敗面孔則在瞪著他,神色不善。

  「論道就論道,誰怕誰,來吧,我豁出去了,在這裡坐關一年半載,和你們耗下去!」老張拍地!

  此刻,他身邊的女性先天神魔更多了,身姿曼妙,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圍繞著他跳舞,不時摸向他的臉和脖子。

  「怪不得都想稱尊做祖,這待遇也沒誰了!」老陳感慨。

  有女性先天神魔去拉老張的手,要把他拽起來,非要共舞不可。

  並且,這時,三堆篝火畔,有少女向王煊他們這邊走來,腳不沾地,瞬移,直接出現在眼前,來拉王煊。

  「老張,你做了什麼?!」王煊叫道,他怎麼也被盯上了。

  「咦?!」老張頗為吃驚,道:「看來你身上真有了不得的經義,快點過來,和他們談經論道!」

  「不去!」王煊發毛,這女瘮靈居然能看到他,須知,他並未精神出竅。

  女瘮靈亭亭玉立,裊裊娜娜,像是從遠古走來,頭戴王冠,看起來很有來歷,一顰一笑都風情萬種,容貌傾城。

  老張用銅鏡照了照,盯著鏡面,倒吸冷氣,道:「我去,找你的是瘮王!」

  「我……」王煊炸毛,這個年輕的不像話,丰姿絕世的女子,是三堆文明古火的瘮王?

  「那和你對視的三張慘白的大臉是誰?」王煊快速問道。

  「三瘮堆文明逝去的先靈的集合體。」老張硬著頭皮說道,那白慘慘的臉越貼越近,和他對視著。

  不是一個,而是三個,都在盯著他看,冷幽幽,讓他元神都有點不穩了。

  「小子,你身上有東西吸引他們啊,快點過來,我給你好處!」張道嶺喊他。

  「有什麼好處?」王煊問道。

  「你想要什麼?」老張反問。

  「我想打死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神秘人!」

  老張瞪眼,這真沒法滿足,道:「你什麼境界,差距頗大!」

  「但你或許能打過他啊!」王煊說道,委婉地問他,有沒有法旨,符紙,禁術等,隨便給一摞,他去削那個神秘人。

  「你想什麼呢!」老張搖頭。

  「那再見!」王煊帶著陳永傑就要跑路。

  「過來!」最終,老張答應了,告訴他們兩人,可以送出「鏡光」、「陽平印」、「龍虎劍」三種符篆,到時候直接打出去,各自相當於他的一擊。

  王煊頓時「愉快」地答應了,痛快的跟著瘮王過去,連帶著拉上老陳去「悟道」。

  「我這裡有一篇了不得的經文,稱得上蓋世無雙,但是練法太難了,需要精神略微和常人不一樣,最好有些疾病才能練成。」王煊開口。

  然而,他還沒說完,老張就神色不善了,道:「你是不是在監視我,利用現代科技手段,掌控我的一舉一動?!」

  王煊不解,道:「什麼狀況,這是從何說起,我在外太空一直沒出去,和外面隔絕了,怎麼監控你?」

  然後,老張就扔給他一個診斷書。

  王煊和陳永傑湊到一起,仔細看了又看,都露出異色,老張被震斷為精神病一級患者?

  王煊臉上的表情相當的精彩,最後嘆道:「這篇至高經文還真是因你而出世,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你信不信,我比那戴著銀色面具的神秘人,手更黑,直接打死你!」老張神色不善地說道,他覺得這小子在罵他。

  「我先給你一段經文,你琢磨下試試看。」王煊很大度,給他截取了一段經義。

  片刻後,老張出神,發呆,惱怒,然後又投入進去了,居然在研究!

  很快,篝火畔,王煊和老陳都被瘮靈硬拉著,一起去起舞,王煊咧嘴,有些發毛,有些不自在。

  事實上,不久後,老張也下場了,被慘白的三張大臉逼著跳篝火舞。

  只是加入進來後王煊才知道,所有人起舞時,都在吟唱經文呢!

  與此同時,這片奇異空間的入口那裡,白衣無瑕的方雨竹到了,故地重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