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照亮超凡夜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篝火跳動,瘮靈圍繞,像是古代的部落在晚間聚會,但仔細看,他們全都是先天神魔。

  紅衣女妖仙立身在那裡長裙飄舞,有的瘮靈在接近,她的身體綻放元神之光,形成璀璨光環,逼退那些神秘生物。

  王煊驚醒,現在他們是元神狀態,進入這個地方後將會非常危險!

  和瘮靈有關的傳說都是什麼?一旦元神出竅後,便有可能會被他們吞食掉,如血落海中,引爆聞腥而來的鯊魚!

  「老陳,戴上你的頭盔吧,隔絕自身氣機,一會兒別成為他們的點心!」

  「會說話不?」陳永傑神色不善,然後瞥了他一眼,結果一看再看,張嘴想說什麼。

  「怎麼了?」

  「本來沒什麼,可是,看你裹著那慘白的獸皮,確實讓我心神不寧了,怎麼像是提前蒙上白布了?」

  ……

  火堆中,有瘮靈中的頭面人物走出,一個高大的男子,威嚴而強橫,盯著女妖仙看了又看,直接向她抓去。

  細雨濛濛,紅色煙霞流淌,接著便是無盡的天劫雷光,從女妖仙的身體中綻放出來,將那疑似瘮王的男子擊退。

  兩者對峙,而後,經文翻篇,火光中映照出一個大時代,那是神話盛世,無數的生靈都在飛天,駕馭劍光,乘坐神禽聖獸等。

  這是神話文明的對峙,也是嚴肅的交流,最後,那男子退去了,紅衣女妖仙走入瘮火形成的朦朧通道中。

  「情況有些不妙啊,我們不見得能進去,神話文明之火攔路,一堆瘮靈在那裡徘徊,非至強者進去,有可能肉包子打狗。」陳永傑看到了王煊的精神投影,見到了瘮靈,眉頭深鎖。

  「先看一下再說。。」王煊傳音。

  現在兩人都以絕世異寶隔絕氣息,躲在精神廢墟中,周圍到處都是斷壁殘垣。

  「又來一個!」

  懸空的瓦礫間,那團火跳動,又一個黑袍男子出現,將頭臉都覆蓋了,看不出他真正的容貌。

  他很強,在這個地方和逝去的文明殘留的聖火對峙,兩者間最終爆發了刺目的光芒,伴著懾人的秩序符文。

  有規則之力在激盪!

  他一閃身也成功跨過去,進入通道,前往更高層的精神遺蹟中。

  「這是設置了一個攔路門檻,非一方巨頭根本進不去!」王煊琢磨,揮動斬神旗的話,或許他麼也可以闖進去。

  但生硬的殺進去,動靜實在太大了,他和陳永傑不是真正的絕世強者,倚仗的只是外物,高調出現在明處,很有可能會被人找機會幹掉。

  「那孫子也在上面!」老陳臉色微變。

  在第二層懸空的精神遺蹟中,一個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如同幽靈般遊蕩,無聲無息,在尋覓著什麼。

  這時,女妖仙登臨此地,兩者對視,而後那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竟在瞬間出手了,極其強勢!

  「轟!」

  他整個人化成一道匹練,仿佛自宇宙深處激射而來,帶著宏大無匹的氣勢,凌空而行,轟向女妖仙。

  「他竟這麼強勢?敢主動攻擊那妖女!」王煊吃驚,從了解到的信息看,紅衣妖主在大幕後殺過不止一位絕世強人,是踏著同級生靈的屍骨崛起的,戰績赫赫,罕有人敢主動惹她。

  轟隆!

  第二層精神遺蹟中,兩人瞬間接觸,不朽的元神之光像是兩輪大日撞擊,盛烈無比,讓遺蹟都在大動盪,仿佛要墜毀了。

  「果然,這孫子強的離譜,難怪敢不將王教祖和陳教祖看在眼中,確實牛犇的邪乎!」陳永傑驚嘆。

  突然,一個滿身金霞,像是帶動著一片金色星海的男子,從第三層遺蹟中降落,極速而至。

  他快到不可思議,像是扭曲了時光,剎那出手,轟向女妖仙的後背。

  一次有默契的狩獵,朦朧的通道那裡,黑袍人竟也突兀地出現了,凌厲而霸道,宛若一輪黑色的大日橫空,殺向紅衣女妖仙。

  三大至強者不約而同的出擊,攻殺女妖仙,像是一次有預謀的殺戮,等候她多時了!

  「這姑娘要掛,被三大絕世強者阻擊,一次完美的謀殺啊!」陳永傑嘆道,在大幕中活下來的生靈,果然沒有一個善茬兒,夠強,夠狠,這才剛開始,就想伏殺當下的殺妖族第一強者!

  驚人的光束綻放,第二層遺蹟被他們打爆了,漫天都是瓦礫,到處都是流光,超凡規則餘波在震盪,如潮水般起伏。

  起初,王煊還沒反應過來,陳永傑在說……姑娘?一怔後才道:「被她聽到,保證打死你。」

  老陳不在乎,道:「這你就不懂了,比你大的姑娘,絕對不喜歡你喊她前輩。」

  王煊沒搭理她,密切注視戰場,三人出手太快,普通超凡者很難跟上他們的節奏,各自發出元神之光,像是四片星域在撞擊。

  現實世界,大戈壁中,許多人驚的抬頭,感受到了一種莫名規則的餘韻,淡淡的漣漪在擴張。

  突然,這片閃電之城都顫慄了起來,紅衣女妖仙接引這片精神世界本就存在的無盡雷霆,全部集中向那裡。

  那些雷光,都是沿著朦朧的通道進去的,化成一頭頭恐怖的蛟龍、不死鳥,密密麻麻,第二層精神遺蹟中,數十上百頭巨大的雷霆神禽、聖獸等,轟然爆發了。

  這裡遺蹟爆碎,四大高手在雷光中各自遠去,有淡淡元神光灑落,他們都消失了。

  「這麼逼真嗎?元神受傷,落下的光雨,像是灑落的血跡。」

  「有可能是妖族那姑娘受傷了!」王煊說道,他的精神天眼捕捉到了戰鬥的畫面,四人衝上了高更層的遺蹟,但是沒有看到是誰的元神在「咳血」。

  片刻後,第二層遺蹟那些瓦礫重現,再次具現化,並未就此消失乾淨。

  「又有人進去了,居然可以自行復原,這地方大概率真有了不得的東西,竟來了多位巨頭。」王煊琢磨。

  一個滿身都是血光,帶著凶煞氣息的生靈出現,人形,立身在耀眼的血輪中,極其凌厲,無比強勢,大步走了進去。

  「他……該不會就是那個冥血教祖吧?」陳永傑問道。

  「看這架勢,以及那種血光,似乎是他,但是,這些老怪物不是良善之輩,說不定就冒充冥血呢。」

  兩人話語剛落畢,身在璀璨血光中的人形生靈就被人阻擊了,被一道黑影轟的一聲轟在後背上。

  但是,血輪中的人有防備,那是血色虛身,並不是他真正的元神,他在另一個方位突兀的再現。

  「老匹夫,你敢冒充我冥血,找死吧!」早先那個黑袍男子出現,正是他在偷襲。

  「呵呵,你也不是冥血,難為我做什麼?」身處血光中的強者開口,臉色平淡,露出冥血教祖的樣子。

  王煊和陳永傑兩人在下方的精神廢墟中面面相覷,都感覺無語,冥血教祖招誰惹誰了,兩個絕世強者都在冒充他。

  「這次老冥要背鍋!」王煊低語。

  黑霧翻騰,血光沖霄,兩人數次大碰撞,最終都消失了,沒有再繼續下去。

  「我覺得,寧可什麼都不得到,我們也不進去了,就在這裡長長見識吧。這群人沒什麼好鳥,都不是善茬兒!」陳永傑道。

  同時,他們十分心驚,來的絕世人物不止一兩個了,超出了預料,這地方有那麼大的造化嗎?

  該不會神話腐朽,超凡將滅,這地方的禁制或者封印即將失效,所以,將這些人吸引來了?

  王煊和陳永傑對視,同時想到上面那種可能,都露出異色,昔日絕世強者破不開的大陣,現在他們依舊在渴望,或許真的涉及到了至寶!

  「這裡也許是集一個璀璨文明所有力量布置下的禁地,不然的話,攔不住那幾位絕世強者。」

  這也意味著,此地的造化真的可能會震撼人心。

  「第六層那裡有人戰鬥,是方仙子!」

  第六層精神遺蹟中,一個白衣女子和一頭灰色的大蜘蛛在交手,那是古生物的精神殘骸,極強,居然可以和當今的絕世強者過招。

  不過,??它也只是能短暫交手而已,頃刻間,它就四分五裂,而後轟然解體。

  「六位絕世高手,算上非常倒霉被困在外的老張,共七位了,這裡必然有至寶!」陳永傑嚴肅地說道。

  天穹間,電閃雷鳴,雲層很厚,不斷劈落下閃電,將廢墟圍成閃電之城。

  而虛空中更有十層遺蹟,一層又一層,直到雲端,都被光幕覆蓋,彼此間有朦朧的通道連接。

  「各位,你我又來到了這裡,但今時不同往昔,超凡要消亡了,這裡的禁制也腐朽了,我們聯手應該可以打開。」

  六道身影來到了第八層精神遺蹟中,兩女四男,都分開站立,各自戒備。

  「那就是聯手開啟吧。」一人說道,並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

  一時間,六道光交織,轟向第八層遺蹟的懸浮於虛空中的一扇石門,它的背後什麼都沒有,它的附近也無景物,但是,留人似乎都認定它能開啟出新天地。

  轟!

  同一時刻,六人全被攻擊了,當場橫飛,有元神之光逸散,那等於是元神之血濺落了出來,這種景象頗為駭人!

  但是,那道立於虛空中的石門確實被他們激活了,在其後方,漸漸浮現出一片朦朧之地,有接近真實的物質從石門衝出。

  同一時間,這裡的精神天地轟鳴,不斷震盪,也同樣被激活。

  「情況不對啊!」王煊和陳永傑躲在閃電之城的廢墟中,仰頭觀望,而後徹底呆住了。

  雲層中,無盡的火堆亮起,彼此間有閃電相連,早先雲層殘跡上的那些精神乾屍擂動的破鼓,化成了一簇簇雷火!

  雷霆交織,巨大的閃電,勾連了天上地下,貫穿了整片虛空,閃電之城越發的立體化了,竟顯現出一種形狀!

  它是一個巨大的人頭,那雷霆,那火光,像是大腦皮層的生物電,在彼此溝通,閃爍,傳輸信息。

  「我們在哪裡?似乎在它的下巴上!」

  而那些六大絕世強者所在的第八層,騰起刺目的火光,巨大的火堆,像是大腦的核心區域,璀璨之極,光雨蒸騰,像是要照亮萬古寂靜的超凡夜空。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