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精神地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雲層中雷火相連,在虛空中交織,構架出巨大的頭顱,懸空的十層遺蹟就是頭顱中的核心區域。

  「這個神話文明當年一定強盛的可怕!」王煊驚道,這都多少個時代過去了,還能留下他們的禁地。

  此時,整片閃電之城,都有了一種讓人要窒息的壓迫感,這片宏大的遺蹟變得與眾不同了,仿佛一個巨大的生命體在復甦。

  轟!

  很多道雷霆落下,在無盡虛空中蔓延,交織,激活了整片古地。

  當!

  鎖魂鍾震動,陳永傑頭昏腦漲,被一道雷光擊中了,還好這神鍾防禦力驚人,並未發生所謂導電現象,反倒將雷光震散了。

  王煊的身上,也噼里啪啦作響,有刺目的電弧在銀色獸皮上蔓延,讓他神色凝重。

  如果沒有這種異寶,他們兩個人可能就「糊了」,雷火太霸道了,地面的廢墟都被擊穿了!

  與此同時,廢墟下,伸出一隻又一隻慘白的手,都沒有血色,密密麻麻,從泥土中向外爬。

  「精神世界中的屍體?!」

  兩人發呆,而後,開始快速動手,一陣狂轟濫炸,銀色的鐘波擴張,金色的旗面抖動,讓這片地帶許多慘白的手炸開。

  然而,這根本沒有多大效果,整座閃電之城,一時間鬼哭狼嚎,無窮無盡的怪物從泥土下,從土層中,快速地鑽出來。

  頃刻間,整座城市炸窩了,各種怪物都有,很多都是從未見過,更未聽聞過的種族……

  「殺出去!」遠處,有人大叫,顯然不知他們兩個,還有其他超凡者也進來了,但多為逍遙遊層次的強者,也就他們兩個還在人世間境界。

  遠遠望去,雲層的雷電與懸空的十層遺蹟,以及地面的廢墟,真是構建出一個磅礴的頭顱,電光交織,眼窩有火光亮起,它似乎在緩緩睜開眼睛。

  這也導致遺蹟中,像是地獄打開了門戶,什麼妖魔鬼怪都放出來了,發出精神咆哮,嗷嗷的叫著,讓人頭皮發麻。

  「啊……」遠處有人慘叫,一位帶著異寶進來的女子,被數十頭像是西方巨龍般的生物圍住了,生生將她撕裂。

  「采菱仙子!」有人悲呼,那是仙界一位名非常出名的仙子,和顧明曦、周青凰等人齊名,在大幕後超越了地仙境界,結局卻這麼慘。

  她的元神,被撕成數十片,那些如同屍鬼般的巨龍,將她分食,吞進腹中,一代仙子慘死!

  「殺!」有人大吼,悲呼著,不知道是想要為采菱仙子報仇,還是想要突圍出去,帶著一些人向前殺。

  「轟隆!

  廢墟下,從深淵中躍出十幾個無面人,都長著寬大的鱗翅,極速划過長空,體質太強大了,他們像是飛行的天刀,但凡碰到外來的元神,都是以鱗翅一劈而過,斬殺元神!

  「聯手,結陣!」有人吼著,那是祁連道,招呼妖族的修士向他靠攏。

  噗!

  魔四在另一個方位,手中持著一柄青色魔刀,殺傷力驚人,一刀一個,在那裡連劈數十頭房屋大的巨型蜘蛛,儘管那種魔蛛堅硬如鐵,被砍中時火星四濺,但還是被肢解的滿地都是殘屍。

  老陳也急眼了,剛才他都被一隻生有虎頭鳥喙的怪物抓起來了,利爪刺透他的肩胛,抓裂他的脊背,讓他元神之光都流逝出去了,那等於是元神之血。

  「嗚嗚……」雪白法螺吹響,抓著他的怪鳥身體炸開了。

  另一邊,王煊也殺的是滿身都是「腐肉」,他被數十頭猛禽圍攻,每一頭都有上百隻眼睛,滿頭都是,密密麻麻,會讓部分人產生密集型恐懼症。

  所有眼睛都在激射元神之光,像是在掃射,數十頭一起俯衝,同時圍攻,鋪天蓋地,全是這種目光,如同利劍般貫穿下來。

  他的手掌,他的脖子,都曾被刺穿過,可見這些怪鳥的目光殺傷力有多強,可殺逍遙遊初期的元神!

  斬神旗抖動,轟隆一聲,他滅了一小群怪鳥,但是卻也引來了更多的怪物,二十幾頭膚色慘白的巨人,都高足有百米,大腳落下,踩的廢墟崩塌!

  「這是什麼見鬼的地方,這還是精神世界嗎?我怎麼感覺我們殺進了地獄中。」老陳叫道。

  「別散開,向我這邊靠攏!」王煊喊道,真要被衝散的話,在這裡就很難再聚了,滿城都是屍鬼,到處都是雷霆,在划過虛空。

  「說不定真就是地獄,原本也是人死後,精神魂魄前往地獄,而這裡本就是精神世界,是相近的產物!」陳永傑發懵,感覺太荒謬了,青天白日,活見地獄了?

  當!

  他震鍾,銀色漣漪擴張,轟隆一聲,打碎一大片死氣沉沉的如同猛獁象的怪物,「腐肉」漫天飛,巨大的肉塊落下,都快將他糊住了。

  王煊搖動斬神旗,此時,沒什麼可保留的,將那些巨人震的爆碎,腐臭的血液,帶著血的斷骨,崩散開來,如同人間煉獄,一副屠宰場般的景象。

  分明是精神領域的怪物,可是眼下所見,和真實的流血的世界沒什麼區別。

  「你沒事吧?」魔四殺了過來,很關心王煊,而且過程中,他直接將陳永傑扒拉到一邊去了。

  老陳氣了個夠嗆,人和人的待遇怎麼這樣大呢,如果不是看在他勇猛的殺過來,很緊張王煊,陳永傑直接就翻臉了。

  「沒事,你自己小心,不用管我這裡,各自突圍向外殺!」王煊開口,雖然誤導了他,但是卻不好意思讓他去拼命開路,將他支走了。

  ……

  第八層遺蹟中,六位絕世高手原本都是各自大幕中數一數二的存在,現在都負傷了,灑落元神血。

  他們起身,向前走去。石門後方,一片朦朧之地越發真實,有接近真實的超級物質自開啟的門戶中洶湧而出。

  「外面亂了,我們的弟子門徒也進來了,在遭遇這個神話文明的精神屍骸的屠殺!」

  「別管那麼多了,等我們出去也晚了,現在,先繼續探索遺蹟核心地域!」

  這裡是一片古藥園,是昔日的神話重地,曾栽種有天藥,而且不止一株,但現在都枯死了,眼下所見,一株藥草都沒有剩下。

  不過,絕世高手並非為挖藥而來,到了他們這種層次,都曾得到過天藥,再多上一株也沒有明顯效果。

  這是通向第九層的唯一道路,如果此地不顯,第九層便會跟著一片荒蕪,真實的景物不會從虛無中誕生。

  據他們了解,這個神話文明尤擅長煉寶,遺留下一些傳說,都在預示他們這個文明強離譜。

  可是,直至今日,人們都沒有看到這個文明的至寶出世!

  所以,大幕中的絕世高手有理由懷疑,他們的至寶有可能還封在這片禁地中。

  轟隆!

  當六位絕世高手踏過古藥園深處時,想要進入更高層的遺蹟,古藥園復甦,無盡的超物質蒸騰。

  地面龜裂,從下方浮起四座神像,都無面,不分男女,很中性,流動著驚人的精神能量波動。

  「遺留下一些神像,但是有用嗎?」黑袍男子出手,手中一道刀光向前劈去。

  回應給他的是,一座神像暴漲,迎著他踏下來一個三十米長的巨腳,快到不死可思議,扭曲了時空,將他一腳踏進了泥土中。

  轟!

  黑袍男子怒了,他是什麼人,某片大幕中的第一高手,居然被一個死物一腳踩進地里去了,真是豈有此理,一個逝去的文明留下的遺蹟而已,也敢辱他。

  他滿身都是光,元神力沸騰,他衝出來後,雙手放大,快速向著石像壓去,化成璀璨的剪刀,喀嚓一聲,將那石像截斷了!

  然而,石像斷裂後,精神力沸騰,再次重組。

  「各位別等著了,摧毀這些精神雕像,沒有時間可耽擱,萬一有至寶的話,等它復甦,積攢到足夠的力量後,可能就飛走了!」

  血色光輪中的「冥血教祖」說道,跟著向前殺去。

  白衣無暇的女方士,滿身金霞的高大男子,帶著銀色面具的神秘人,還有紅衣妖主,四人也動手了,元神璀璨,絕世鋒芒畢露。

  這裡爆發大戰,最終,四大精神雕像都被轟碎了,這像是一個神話文明昔日聖祖遺留的精神象徵,這麼多年過去,還如此可怕,可見他們當年的強大。

  「你們在這裡尋找下,說不定還有天藥蟄伏,熬過了超凡之火熄滅的漫長黑夜。」有人開口,從袍袖中放出幾個元神!

  有人帶著手下進來,這種無關緊要的事,不值得他自己親自動手。

  事實上,不止是他,其他幾人有樣學樣,都放出一些元神,都是各自的弟子門徒。

  就連紅衣妖主都放出幾個女性妖仙,讓她們尋找自己的機緣。

  然後,這些強大的元神都動了,挖地三尺,檢查所有古建築,連乾枯的盆景都不放過,尋覓天藥。

  轟隆!

  六大高手代表了六片大幕中的最高戰力,現在聯手後實力逆天,他們轟開了通向第九層的銅門。

  雖然他們自身又咳元神之血了,但是,確實成功了,第一時間殺了進去,他們預感接近至寶了!

  「啊,真有天藥,被剛才的動靜震出來了!」

  第八層的古藥園中,有人驚呼,事實上,所有人都看到了,這片藥園崩裂,地底深處有仙光沖霄,有藥香撲鼻,天藥主動飛了上來,想要逃走!

  「堵住出口!」

  「哈哈,想不到啊,我等也有機會得到天藥!」

  一群強者激動了,這種無上神物歷來都只屬於絕世強者,偶爾會賜給他們最寵愛的後人,或者衣缽傳人。

  他們這些人都很強,有些是上古巨妖,有些是上古真仙,但是,從未有機會接近天藥。

  地面廢墟中,陳永傑詛咒,都想罵娘了,剛才第九層遺蹟入口的銅門被打開後,再次震動巨大的頭顱,雷火愈發璀璨了,電光交織,至於城中,妖魔鬼怪爆滿了。

  到了現在,都不是人擠人,人擠怪物的問題了,已經擠不動,屍鬼橫行,將廢墟填滿了,都快沒法動彈了。

  這時,沒人敢在地面呆著,全飛上天空,迎著雷霆,進入閃電間。

  王煊和老陳自然也跑路了,一路飛騰,以斬神旗和鎖魂鍾對抗雷光,跑到第八層遺蹟外面。

  事實上,還有不少超凡者直接從第一層遺蹟入口處向里闖呢。

  他們兩人可不敢嘗試,怕被絕世高手針對,估摸著不止一兩人會對他們下黑手。

  「天藥,哈哈,屬於我們了!」第八層遺蹟中,有人在大笑,在對抗,各展手段,嘗試捕捉絢爛的天藥。

  他們與王煊他們隔著一層朦朧的光幕,雙方彼此能夠看到,但是卻無法接近,這是一個神話文明的火光形成的保護結界。

  「王煊,嘿,在外面看著吧,等著被精神屍骸追殺吧,而我們在捕捉天藥,嘿嘿……」有人笑的暢快,奚落外面的兩人。

  「好好逃命去吧,當心別被屍鬼分食,不然會元神永寂!」有人揶揄,建議他們還是速速逃命去吧。

  陳永傑氣的拿大鐘轟擊朦朧的結界,哐哐作響,然而根本打不開。

  瞬間,他像是想起了什麼,看向王煊,然後他就淡定了,佯裝繼續轟結界,但眼底深處卻是絢爛的神光,無比期待。

  王煊轉過身去,面對追來的屍鬼繼續反殺,同時他不動聲色,取出得自逝地月亮的上的魚線和得自老鍾家的釣鉤,準備釣天藥,半路截胡!

  感謝:YukiSaya,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