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寂寞無敵釣神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結界中,天藥逃竄,像是流火掠過空間,火紅,形態像是某種海藻,流動蒙蒙紅光,數次閃避過巨妖的大手。

  還有一株天藥藍幽幽,四片葉子發蔫,病懨懨,耷拉著,但每次移動都留下殘影,多次避開古仙的封堵。

  「妖怪,放開那株天藥,讓我來!」陳永傑搗亂,在結界外大吼,拼命用鎖魂鍾轟擊光幕。

  剛路過這裡,幾乎要得手的那個大妖魔,一巴掌向著他貼在結界上的臉扇來,砰的一聲,震耳欲聾,結界只是輕微顫了一下。

  「你沒吃飯嗎?連我的臉都打不動,廢妖!」陳永傑的臉依舊挨著結界,明明被攻擊了,還一副俯視的姿態,招惹對方。

  連王煊都看不過去了,覺得換成自己的話,肯定想給他那張臉來幾巴掌,太欠揍了。

  不得不說,那大妖魔涵養很好,他長發烏黑,髮髻中以金色翎羽為簪,冷冷地看了老陳一眼,默默轉過身去,然後一屁股坐在結界上。

  陳永傑愕然,而後怪叫,被氣了個夠嗆,妖魔騎臉,儘管隔著結界呢,也讓他膈應,在那裡直跳腳。

  「愚蠢的妖怪,你找死嗎?」

  當然,這麼做也是起到了應有的效果,那株紅色的天藥逃過一劫,並沒有被抓到。

  「快點,天藥要被捉住了,我拖延不下去了,娃的,被上古巨妖的屁股夯在臉上,我付出太多了!」陳永傑暗中催促。。

  結界中,兩株天藥東躲西藏,即便藥園子很大,可是,它們也快被堵住了,眼看就不行了。

  王煊連著揮動了十幾次斬神旗,幹掉四頭類似巨龍的怪物,也打死數隻百眼猛禽,以精神天眼鎖定一株天藥後,準備出手。

  「來了,就是此時,好機會啊!」陳永傑的心都提起來了,那株長勢很好,如火紅海藻的天藥驚慌失措,又逃到這塊區域來了。

  砰的一聲,它撞上結界了,距離王煊和陳永傑非常近,就隔著一層朦朧的光霧。

  「咻!」

  王煊果斷出手,攥緊釣線,將釣鉤拋了出去,洞穿結界,瞬間掛向那株紅燦燦、隱約間可聞到清香的稀世神物。

  然後,陳永傑眼睛直了,簡直不敢相信,沒中,這麼近的距離,居然都能打偏?這是釣魚人的恥辱!

  「我來!」他不知道是熱血上涌,還是怒血上竄腦門,忍受不了,這麼近都打不住魚兒,不可原諒。

  所有這些都發生在電光石火間,王煊果斷扔給他了!

  他確實羞赧,平日,他釣過敵人,但是很少去釣真正的魚,有釣魚之心,沒有真實釣魚的手藝。

  陳永傑就不同了,在舊土那個設計院附屬公司上班,還是王煊的頂頭上司時,他每天中午都去垂釣,名副其實的老釣魚人了。

  嗖!

  釣鉤翻飛,劃出優美的軌跡,追擊了出去!

  原本那株紅色的天藥帶動著大片赤霞都再次飛了出去,遠離了結界,又一次快被上古巨妖給抓住了。

  在這關鍵時刻,釣鉤帶著晶瑩的絲線,咻的一聲,穿透虛空,後發先至,接近這裡,將天藥的根須鉤住了。

  那個以金色翎羽為簪的巨妖,大手都摸到天藥了,眼看就到手了,這時眼睛瞪圓,發生一聲沉悶的咆哮,細密的紋絡自指端蔓延,想要鎖住稀世神物。

  但是,嗖的一聲,這條釣線和釣鉤太特殊了,如浮動的光,沒影了,被老陳拉出結界,並一把攥住了撲騰著想要逃走的火紅天藥。

  「哈哈,這就是釣魚的人的精神,釣魚人的魂,永不放棄,從不空軍!」他抱著兩尺多長,藥香濃郁芬芳的天藥,在那裡大笑不已。

  結界中一群古仙和巨妖乾瞪眼,這滋味太難受了,被人截胡!列仙氣的全都衝過來了,轟擊朦朧的光霧,但根本打不動。

  「手藝不錯!」王煊也讚嘆,如果沒有老陳,換成是他自己的話,還真可能幹著急,釣不到這株天藥。

  「釣神,可不是白封的,在業界我也是赫赫有名了,寂寞無敵獨釣千古寒江雪。」老陳美滋滋,將天藥向王煊懷裡一塞,準備去釣第二株。

  一群上古巨妖和古仙眼睛都紅了,全都盯著他,都在防備呢,徹底隔斷了他和那株藍幽幽的天藥間的虛空,以人牆阻擋,不給他機會了。

  「你們什麼意思?不講究。小心我直接釣人,你,就是你,妖女,快靠邊站,不然的話將你釣出來。」

  然而,這種威脅沒有用,那個堵住正路的妖女,蓮步款款,舔了舔紅唇,對他比劃了一個割喉的動作,根本不在乎。

  「對,你接著挑釁,我再仔細找一找。」王煊懷疑,古藥園可能還有天藥沒出來呢。

  他的精神天眼全開,紋理密集,掃過每一寸土地。

  這片藥園子很大,看得出當年培育了大量的精神大藥,種類繁多,規劃出很多塊藥田,縱然是天藥,大概也不止一兩株。

  「還真有?!」王煊心頭劇跳,在那泥土下,最底部區域,有一株像是仙人掌般的天藥。

  它通體接近透明,宛若水晶,突起的尖刺,一片又一片渾厚的葉子,像是鬼斧神工的傑出的藝術品。

  此外,在它近前,還有一株暗淡無光的乾枯樹根,上面釘著一根嬰兒手臂粗的鐵釺子,看其形態,像是大鐵釘,刺透古樹根核心位置。

  王煊不禁動容,那鐵釺子上銘刻著繁複的圖案,像是禁制,居然用來刺穿一株樹根?

  「該不會是一株天藥的根吧,它來頭很大,被人這樣禁錮了?」

  若是這樣的話,當年下手的人也夠狠的,寧願它枯死在這裡,也不想放它走,有點獨啊。

  「老陳,地底下還有兩株藥,一死一活,你有把握同時釣出來嗎?」王煊傳音。

  「繪圖,只要能把握到魚兒的分布狀況,我一錨一個準兒!」陳永傑自信滿滿。

  「那兩孫子在幹什麼?天啊,他們捕捉到一株天藥,找人圍攻,乾死他們!」祁連道在遠空出現,周圍跟著幾名妖魔。

  「真是天藥,不可思議,這都能讓他們得手?拼了,多喊一些人,最主要的是,吸引一些兇猛的怪物當免費打手,去圍攻他們。」有大妖低語道,對於那兩人得到天藥,十分嫉恨,想下狠招。

  但是,祁連道自己卻後退了,而後跑了,並沒有跟著行動,因為他心中竟突然有些惴惴不安。

  「嗷……」一聲精神咆哮,閃電之城的地下,躍起一頭腐爛的龍形怪物,太強大了,摧枯拉朽,沒有什麼人能夠抵擋,逍遙遊初期的超凡者,被它一尾巴掃中也是元神爆散。

  「我去,來了,它衝著我們來了!」老陳還沒甩鉤呢,那頭腐爛的精神遺骸就衝上來了。

  仔細看,其實不是真龍,而是一條大蟲,無鱗片,無犄角,但有四爪,噴吐黏液,能瞬息腐蝕掉一個人的元神。

  「你別管這些,專心釣魚……釣天藥,我來對付它!」王煊將火紅的天藥塞進鎖魂鍾內,扣在老陳的腦袋上,道:「這可是成熟體的天藥,短期內,借它進逍遙遊境界都沒問題!」

  陳永傑頓時被刺激的眼中冒藍光,手裡的釣線擺動著,鉤子晃來晃去,這同樣刺激的結界中的列仙都惡狠狠地盯著他,還想虎口奪食?做夢吧!

  「和尚,你再釣一個試試看?真要再得手,我輸給你什麼都行!」那個頭上插著金色翎羽的巨妖開口,眸子開闔,妖光閃爍,他惦記上老陳了,想奪釣線和釣鉤。

  真要是被他一把抓住,誰釣誰啊?他會將對方拖進來,連人帶天藥都拿下!

  陳永傑起初沒搭理他,被這狗曰的妖魔一屁股坐在臉上,他心理很不舒服,看他不順眼,不想說話。

  偏偏那頭巨妖挑釁,一口一個和尚的招呼他。

  老陳不耐煩了,道:「你才是和尚,你們全家才是和尚!我要是釣到一株天藥,你給我當徒弟如何?我說什麼,你做什麼,以後聽我的!」

  「可以!」那頭巨妖淡笑。

  陳永傑覺得,這似乎不是一頭好妖。

  外面,電閃雷鳴,狂風大作,王煊用斬神旗轟散十幾波閃電,在這片區域,不光有怪物,有精神屍鬼,還有密密麻麻的閃電,龐大的雲層和城市構建出的大腦激活了,愈發恐怖。

  那頭大蟲子來了,和王煊激鬥,強大的離譜,震的王煊手臂發麻,這莫不是接近絕世高手的水準了?

  它噴吐出的黏液尤為噁心,能輕易腐蝕掉元神。

  這還是受現世天花板壓制的結果,如若不然,它該不會真的能夠輕易殺死列仙吧?

  王煊催動斬神旗,以金色紋理和紅色能量物質摧毀那些黏液,旗面終於劈中了它,給它切了一段香腸。

  尾巴斷掉後,它痛吼著,竟……逃走了,沒有死磕到底。

  王煊冷冷地朝著一個方向望去,有幾個逍遙遊初期的妖魔臉色變了,躲在怪物群中,直接逃走。

  「那杆神旗太厲害了,握在手中簡直難以匹敵,連那頭蟲龍都擋不住他,離譜啊!」

  「不愧是僅次於至寶的上古神物!」幾頭妖魔嘆息,都逃了,不想去和王煊廝殺。

  結界前,陳永傑圍繞著這片區域轉悠,盯著古藥園中那株正在逃竄的藍幽幽的天藥,似乎在找下手的機會。

  那名巨妖也沒有逼的過近,給了他充分可以拋釣鉤的機會,為的是引他出手,然後反過來抓魚線,釣走老陳!

  只要不堵在結界近前,一切都好說,陳永傑轉了大半圈,突然出手。列仙愕然,這個愚蠢的人類,手滑了吧,將釣鉤拋到哪裡去了?偏離的方位也太遠了。

  「快,攔住他!」以金色羽毛插在髮髻中當簪子的巨妖第一時間大吼,讓那片區域的人出手。

  擁有「釣心」的人最了解彼此,他本能覺得不對勁兒,但他離那裡太遠了,讓別人阻攔。

  「晚了,釣神的境界你不懂!」陳永傑嘿嘿的笑著,已經迅速收線,嗖的一聲,已然鉤住枯死的樹根,釣線還纏著一株接近透明的仙人掌狀態的天藥。

  「還有天藥?!」古藥園中,一群人瘋魔了,各種法寶,密密麻麻的攻擊術法,全都招呼了過去。

  確實已經晚了,在釣天藥前,陳永傑就選好了最佳釣位,從容而穩妥的將天藥帶出了結界。

  即便是超凡領域的前輩高人,現在也無法淡定了,有人咆哮,有人吐口芬芳。這種被連續兩次截胡的心情,簡直無法言表,讓他們難受的要死,胸腔都要炸裂了。

  「徒弟,我勉為其難收下了!」陳永傑喊道,心情大悅!

  然而,下一刻,他臉色慘白,元神顫慄,手中的天藥差點都脫手而去,渾身發軟,都沒有力氣了。

  這是一種源自精神上的震懾,像是有數百柄大鐵錘砸在人的頭顱上,讓元神劇痛,難以抵禦。

  便是王煊也覺得如蒼穹壓頂,脊背都要被壓彎了,他手持斬神旗艱難轉身,面對那個生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