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餘燼下的至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閃電之城,地下深淵中,緩緩衝出一頭猛禽,生有千翼,密密麻麻的翅膀,扇動間,精神天地都在顫慄,所有超凡生物都膽寒,都在發抖。

  地面的怪物更是臣服,瑟瑟發抖,完全不敢抗衡。

  王煊確定,這是絕世級的精神怪物,如果在大幕中,能夠與妖祖、天仙之祖等人對抗!

  甚至,他感覺面對這個怪物,比當日對上戴著銀色面色的神秘人時,壓力似乎還大上一點。

  這頭猛禽實在太龐大了,千翼展開後,整體占據了閃電之城十分之一大小,像是烏雲般進入高空。

  它沐浴閃電,張開鳥喙,吞食萬靈,無論是腐爛的巨龍,還是屍鬼,亦或是超凡者,都被它攻擊了。

  老陳和王煊也在它那龐大的鳥喙邊緣了,被一股莫名的光牽引了過去。

  王煊揮動斬神旗,全力轟殺它,結果反而引起了這頭怪物的注意。它的巨喙張開,有無邊的黑暗紋絡激盪,像是死神的繩索,向著他們兩人纏縛過來。

  精神鎖鏈纏繞,這是從它嘴裡發出來的,糾纏著他們,密密麻麻,足有成千上萬根。

  王煊接連揮動斬神旗,老陳抱著天藥,騰出手來拎著鎖魂鍾,也在狂震鍾,漣漪一道道的衝出去……

  他們兩人擊斷了很多根精神鎖鏈,但還是被更多的黑色紋絡束縛,被拉近到鳥喙處,剎那沒入進去。

  他們激烈掙扎,自然不會坐以待斃,轟向鳥喙,打出了一個豁口,疼的這頭猛禽的精神遺骸痛鳴,瞬間張嘴。

  兩人想逃離,然而,剎那間,鳥喙又閉合了,這是災難性的,很多屍鬼,很多龐大的巨龍剛想掙脫,便被截斷了軀體。

  王煊和老陳也慘遭近乎「屠殺」般的酷刑。

  老陳上半身出去了,抱著天藥,提著鎖魂鍾,不斷震出銀色漣漪,攻擊凶禽,但是他的雙腿被留下,被恐怖而龐大的鳥喙發光夾斷,留在嘴裡。

  這是元神斷裂之痛,差點讓他昏死過去,元神之血流淌,讓他悶哼,低吼,元神顫慄不已。

  王煊也很慘,被這頭猛禽的意識鎖定,重點針對,他剛要逃出去,黑色精神黑索就沖了過來,鎖住了他。

  這導致他一條腿,一條手臂露在外面,然後便被喀嚓兩聲截斷了,當真是劇痛難忍,平日分化精神,那是主動的,這是被猛禽生生咬掉了。

  外面,陳永傑雖未死,卻被重創,慘烈的笑著。可是,當看到王煊被吞進去,只留下一臂與一腿後,他的心頓時沉了下手去。

  他用鎖魂鍾連著猛轟了幾次,嘗試救援,但根本打不動,最後踉蹌飛退,無腿的他,抱著王煊的斷腿和斷臂向後逃。

  「小王你死的好慘!」被一個絕世凶禽吞掉了,還能有好嗎?他感覺心頭異常的壓抑,出師未捷身先死。

  千翼凶禽的口中,王煊忍著劇痛,掙扎著,將老陳的那雙腿給收了起來,而後全力催動斬神旗。

  他不準備直接殺出去了,而是在內部進攻,和這頭猛禽決戰,以旗面劈向它上顎區域,要打穿那裡,想轟碎其頭部!

  此時,斬神旗發光,被王煊全力以赴催動到極限,它變得刺目無比,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強大狀態,刷的一聲,將龐大如山嶽的鳥頭給切割開了,讓它發出驚天動的精神怒鳴聲。

  遠處,老陳躲在變大的鎖魂鍾內,即便如此,他也頭疼欲裂,元神之軀不斷「吐血」,表現出來的症狀就是元神光流逝。

  其他區域,附近的超凡者更慘,原本有幾頭妖魔看到了兩人的慘狀,正在接近,想偷襲陳永傑,奪走天藥,結果全都炸開了。

  在絕世凶禽面前,一般的超凡者根本不夠看,逍遙初期層次也照樣慘死!

  王煊帶著……陳永傑的雙腿,殺出來了,那頭凶禽暴怒,快速重組頭顱,想要重新吞掉他。

  這次,王煊沒和它糾纏,這頭猛禽太強了,他即便拼命,估計也難以徹底將它幹掉,能自保就不錯了。

  他與斬神旗合一,剎那間,將速度提升到十倍,幾乎撕破精神空間,瞬移,遠去,途中抄起鎖魂鍾,沒入雲層,躲到了臨近第九層遺蹟的迷霧區。

  太疼了,失去一條手臂和大腿,他覺得元神衰弱的厲害,這比肉身斷裂的痛感還要嚴重十倍、百倍。

  「老陳,你撿到我的腿和手臂沒有?」王煊痛苦地問道。

  「在這呢,我的腿……謝天謝地,疼的我都不想活了,還好你幫我帶回來了。」陳永傑也要痛昏過去了。

  兩人快速拼接自己的元神,這倒是不成問題,原本精神就可以分化,強者煉製化身就是這麼分出去的。

  但現在王煊根本沒那個興趣,此生一身足矣!

  其實,他們剛才被分離的手腳,也能單獨存在,但不是主意識,會缺少很多記憶。

  兩人各自截取一小塊天藥葉子,吞了下去,元神雖有傷,但得到這種無上天藥的滋養,可以迅速恢復。

  「分造化!」

  躲在雲層中,避開粗大的雷霆,兩人長出了一口氣。王煊將那株紅色的天藥丟給陳永傑,如果沒有「釣神」,還真可能會一場空。

  他收起如水晶般近乎透明的「仙人掌」,道:「這東西是否很耐旱?栽種進虛無之地的隕石中正好!」

  「咦,這兩株天藥,蘊含接近真實的物質格外濃郁!」王煊吃驚,瞬間意識到,這種精神藥草能熬過寒冬,從不明的神話時代活到現在,絕對異常而驚人。

  「昔日的那個神話文明,強大的不可想像,不然的話,難以留下這處禁地!」陳永傑感慨,盯著雲層和閃電之城共同構建的放電的頭顱。

  王煊很嚴肅,道:「老陳,這是一株成熟的天藥,而且蘊含著濃郁的近乎真實的奇異物質,在這個枯竭時代,它保你能進逍遙遊境界!」

  陳永傑鄭重點頭,道:「送進肉身中,栽進命土內,不然我不放心。」

  毫無疑問,這是兩人目前得到的最大造化,遠比天藥種子藥性強烈太多了,無需等上漫長歲月,隨時可用。

  「我要把這株藥栽進隕石中,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王煊自語。

  到了現在,他極力避免利用普通的超物質突破,要麼藉助飄渺之地的超品物質,要麼就是現世中找到的微量的真實物質。

  王煊將那根手臂長的鐵釺從樹根中拔了出來,看了又看,這應該真的是一株驚人的天藥的主根,但被人狠心地扎死了。

  「嗯?」他蹙眉,也不見得死透了,他決定送進養生爐中,過段時間看一看,能否恢復生機。

  「可惜,這很有可能是一個神話文明最強大的天藥,但卻被釘死了。」陳永傑也覺得遺憾。

  兩人迅速處理天藥,從黃澄澄小葫蘆中放出肉身,精神歸位,瞬間覺得,像是陷入了淤泥中,動作艱難。

  「哐當!」爐蓋掀起,藥根落入,王煊蓋上了爐蓋,這次的震動,讓整片精神世界都轟鳴了一下。

  遺蹟中,探寶的六大高手全都身體搖晃,一陣驚悚,向四周看了又看,有些狐疑。

  「有至寶!」

  「最強大的文明火光中,必然鍛鑄有無上至寶,將它找出來!」

  他們信心大增。

  雲層中,王煊和陳永傑重回元神狀態,盯著遠處那頭千翼猛禽,隔絕了自身的氣息,在迷霧中,遠遠地避開它,繞著第九層精神遺蹟行走。

  這片區域很大,繚繞著霧靄,真正開啟後,是一座面積不小的島嶼。

  「靠譜嗎,這可是虎口裡奪食。」雲層中,雷光間,陳永傑戴著鎖魂鐘頭盔,很心虛。

  王煊道:「我們不搶別人,就盯著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神秘人,反正結仇了,註定是死敵,只要他有發現和收穫,就專門搶他!」

  反正隔著結界,即便失敗也沒什麼,萬一成功了呢?戴著銀色面具的神秘人難道能鑽出結界咬他們兩個?

  「行,那就是他了,大肥羊!」陳永傑用力點頭,差點被這個人打死,自然要找機會報仇。

  第九層遺蹟中,六大高手每個人都是一片大幕中數一數二的存在,可是在這裡卻遇到不小的阻力。

  遺蹟中,有精神雕像浮現,這次有了面孔,有了清晰的表情,這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古人類殘留的精神遺骸。

  「人類文明更迭,存在的時間遠比我們想像的久遠,可惜,普通人可以一代又一代的繁衍,但超凡的生命力太短暫了。」

  大戰爆發了,這是絕世級的精神塑像,栩栩如生,數名男女,與六大絕世高手力拼,殺的最後各自都負傷了,幾尊精神雕像漸漸被轟碎。

  王煊和陳永傑忌憚不已,這裡動輒就有絕世級的古神像浮現,除了老張這個級數的人,誰扛得住?

  半刻鐘後,六大高手在一片廣場匯合,這裡有一堆巨大的灰燼,還有點點殘火閃耀,明滅不定。

  「這個神話文明,遠比我們此前所見到的都要強大,比三瘮堆還璀璨,比造出逍遙舟的那個文明還繁盛,但是,他們也失敗了,只留下文明殘跡。」

  「奇怪的是,他們的至寶在哪裡,沒有在世間流傳,真的封印在這裡嗎?」

  六人盯著巨大的餘燼,那裡青煙裊裊,殘火飄搖,隨時會徹底熄滅。

  六大高手封鎖六合,覺得如果有東西留下,那麼可能就在這最後的火堆中,他們開始動手,掘開火堆。

  傳聞中,以煉寶最為出名的強大文明,怎麼可能沒有寶物留下?

  結界外,王煊和陳永傑躲在雲層中,臨近柔和的光幕,仔細地盯著,感同身受,仿佛是他們在探索神話遺蹟,尋找最後的至寶。

  「這是什麼?」

  黑袍男子取到殘破的經篇,認真閱讀,震驚而嘆:「他們要煉製一桿至強的寶旗!」

  滿身都是金霞的男子聞言一怔,道:「這個文明,該不會就是煉製斬身肉和斬神旗的神話文明吧?」

  「是……斬仙旗,也想稱呼為……御道旗?」

  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手持一卷殘篇,在那裡出神,精神共鳴後,讀取到這樣的信息,當年的的至強神話文明的確在煉一件至寶,這裡記述了他們想取的名字。

  「這篇經卷上提及,也有人想稱呼它為斬道旗,但又覺得名字太過了,遂放棄。」女方士蹙眉,白衣驚艷,在火堆餘燼前出塵而空明。

  六大高手都吃驚,而後動容,自然想到了斬神旗、斬身旗,竟和這個強大的文明有關!

  難道兩件異寶合一,真的會成為無上至寶?以這個文明的璀璨而言,斬仙旗或御道旗,在至寶中多半都是最強的!

  一瞬間,許多人都動了心思,想到了王煊,他手中可是有斬神旗,這意味著他已經得到半件至寶?!

  結界外,王煊無比苦澀,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誰都知道他手中有一桿神旗,現在他不是成為絕世高手的靶子了嗎?

  不交出去旗子,以後他還有活路嗎?

  「你我又不是沒聽說過,當年有人嘗試融合兩旗,但效果不理想。」方雨竹開口。

  紅衣女妖仙傾城傾國,帶著淡笑,晃了晃手中的殘篇,道:「這裡有記,斬身旗和斬神旗,都只是試驗階段的產物,不是最終的御道旗,這就有些驚人了!」

  「什麼,連斬身旗和王煊手中手中的那杆旗子,都是早期實驗留下的東西,不是正品?」有人接過她手中的殘篇,精神共鳴,仔細

  結界外,王煊長出一口氣,剛才都在計算了,如果與當下的所有絕世高手為敵,他能活上幾天?

  幾人沒有亂來,在相互提防與制衡,有條不紊的挖掘這座灰燼堆,尋找有可能存在的至寶。

  突然,身在璀璨血色光輪中的「冥血教祖」抓到一件古物,居然是一張淡金色的獸皮,不過尺許長。

  「轟!」

  戴著銀色面具的絕世高手反應太快了,第一時間下黑手,一巴掌就扇過去了,眉心更是綻放術法符文,將血輪淹沒。

  砰的一聲,他成功偷襲,將淡金色獸皮搶到手中。

  「你搶什麼,沒看到燒出大窟窿了嗎?如果是真正的斬仙旗或御道旗,會損毀嗎?」璀璨血輪中的「冥血教祖」憤怒無比,居然被偷襲了,被人搶走旗面。

  「我只是看看,呵呵。」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笑了笑,然後,他就被遭遇了「冥血教祖」的攻擊。

  紅衣妖主也出手了,想奪過旗面看一看。

  其他人倒是未動,很淡定,不認為這就是至寶,因為真要是御道旗,根本不可能毀掉。

  砰!

  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數次和兩大強者對攻,被震的獸皮脫手,他猛然一掌給打出去很遠,接著迎敵。

  嗖!

  就在這時,釣神毅然而決然的出手了,王煊充分相信他,讓老釣魚人出擊!

  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倏地和兩大高手分開,立身於原地,伸手等著那淡金色的獸皮墜落。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