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隕石坑中栽天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鯨落,一個人死去了,列仙生?這樣的路不可理解,六大高手都覺得寒意徹骨,曾有一個特殊的人?

  在這個故事中,似乎有殘忍,有血腥,有背叛,最後也有強烈之極的內疚,以及無限的悔意。

  只是,一切都太模糊了,他們只看到部分十分朦朧的片段,更多的是他們自己的腦補與猜測。

  「大方向沒錯,我們能主動找到那種特殊的蘊含著真實物質的小行星嗎?」鄭元天雙目深邃,提及這種事,現場頓時安靜。

  ……

  張道嶺來了,勢如破竹,一路闖進第十層精神遺蹟,一抬頭正好看到兩張臉在俯視著他呢。

  老張瞥了他們一眼,道:「你們兩個少窺探我。」

  「喀嚓。」王煊啃了一塊仙人掌,吃的津津有味。

  陳永傑滿嘴冒紅光,像是在啃甘蔗似的,抱著一株仙霞艷艷地天藥,正嚼的起勁兒呢。

  「我……!」老張發呆,那畫面有些扎眼睛啊,那兩個毛頭小子,一人抱著一株天藥像是在啃蘿蔔般!

  想他張教祖,當年這個年齡段時,也沒這麼奢侈過,這兩個小子哪裡拔的天藥,擱這向他炫富嗎?

  「上仙,吃嗎?挺脆的。」陳永傑打招呼……

  「隔著結界呢,給他也吃不到。」王煊說道。

  「你們兩個,不知道天藥煉丹後效果更佳嗎,留著,回頭給我,幫你們煉九轉龍虎仙丹!」老張喊話。

  那兩人呲牙在笑,滿嘴都在冒光,讓老張恨不得一人給他們兩巴掌,顯擺什麼?

  「不用了,開爐煉丹太耗時,還是直接咬著吃吧,儘早破關要緊。」陳永傑說道。

  他暗自嘀咕,誰知道老張煉丹後,會給他們幾顆。

  在他旁邊,王煊渾身冒光,真實物質蒸騰,的確要突破了,他正式要進軍人世間第九段境界了。

  說話間,老陳也破關了,踏足八段領域,滿身都是赤霞,從耳朵里,從鼻孔里,向外噴紅色能量。

  「你們兩個!」老張指著他們,真想每人踢上幾腳,天藥是這麼用的嗎?太浪費了,突破大境界時最好使。

  比如,從人世間到逍遙遊,從逍遙遊到養生主,而非用來破幾段這樣的小關卡。

  什麼叫暴殄天物,這兩貨就是!他看著都心疼。

  「上仙,再挖到天藥時,留著請你去煉丹。」陳永傑喊道,金色佛光普照,道經運轉後,紫氣東來,加上體內紅霞噴薄,他頗有些非凡氣象。

  至於王煊,進入九段境界後,更是有各種接近真實的物質瀰漫,但都被他強行壓制回了體內,任何一種接近真實的物質都是超品級,來自飄渺之地。

  他很平和,這次突破並沒有震動外界,天地間,靜悄悄,一切都非常的祥和與正常。

  老張盯著他們兩個看了又看,然後,甩給他們一個後腦勺,直接沒入深邃的天宇,追尋六大高手去了。

  然後,兩個瘮王先後走來,也是一閃而沒,跟了進去。

  「三瘮堆的女瘮王也就罷了,還有那個老太空人也進去了?」王煊露出驚容。

  「那兩個人修在吃天藥,盜賊,釣魚佬!」第八層精神遺蹟中的強者來到了第十層,正好看到坐在結界上的兩人,眼睛都紅了。

  「徒兒,幫我打死他們!」陳永傑微笑,看向那個黑色髮髻中插著金色翎羽的男子。

  那名妖修沒搭理他,裝作沒聽見,轉過身去。

  「他們利用天藥突破了,奢侈,浪費,可恥啊!」有人痛心疾首,憤恨不已,認為兩株天藥原本是他們的,不該這麼用,而那兩人也根本不懂藥!

  「走了!」王煊低語,很多人都看到他突破了,一切如常,是時候去深度修行了,該去栽種仙人掌了。

  他和老陳果斷跑路,向閃電之城外衝去,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去閉關,準備震絕世高手,這次他想來次狠的。

  絕世級的千翼猛禽曾追擊,但是它似乎不願離開這片遺蹟,最終目睹他們衝出密集的閃電區域。

  王煊回首,看著那顆帶著電光的巨大頭顱,覺得這地方太沉悶了。

  精神世界很大,廣袤無垠,王煊他們一口氣飛渡出去三千里,才在一個安靜的地方蟄伏下來。

  並且,他們將肉身放出來了,與精神融合,為的是更好的突破。

  「老陳一會兒抱著天藥,如果有異常,堅持不住,你就啃幾口。」王煊提醒。

  此前,兩人都只吃了一點,嚼了很小塊的葉子而已,做個樣子,不可能真的大口吞掉這麼珍貴的天藥。

  「行!」陳永傑點頭。

  王煊的精神體,立身在命土中,自語道:「真是奇異的地方,這裡是神話的源頭,超凡誕生之地,各種接近真實的物質繚繞,生機濃郁的驚人,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

  當!當……

  王煊手持一根鐵釺子,正是穿透天藥根莖的那件陳舊器物,居然也能帶進來,他以此敲養生爐。

  而後,他更是一次次搬起爐蓋,再一次次砸落回去,震的他自己的命土都簌簌顫動。

  「子曰,我曰,老張曰,什麼情況?要翻車啊!」陳永傑東倒西歪,整個人都不穩了,要摔倒在地上。

  他守著王煊,就在近前,這次可不是坐搖搖車,而是過山車,忽上忽下,他都要吐了!

  他的命土亂顫,甚至要翻騰起來了,他暗叫受不了,趕緊含了一小塊天藥葉子,吸收真實物質壓驚。

  王煊一口氣撞擊養生爐一百零八次,連他自己都暈乎乎了,命土中各種真實物質都給折騰出來了,近乎沸騰。

  外界,鬼哭狼嚎,雞飛狗跳,徹底亂了!

  大幕中,人世劍、逍遙舟又出現了,張道嶺、方雨竹、紅衣妖主的真身都去爭奪。

  鄭元天、凌亂仙、妖祖祁毅、冥血等人的真身,也是火速殺去,眼神冒熱氣,泛出懾人的光束。

  現實世界中,超凡者受不了,根基虛浮者如同喝醉了吧,瞬息間,趴地上一大片,然後肉身跟著在那亂顫。

  有人吐了,被震的元神離體,精神委靡不振,境界徹底不穩固了,部分開始掉了!

  「先這樣吧,估計震落不了幾個人,回頭再說。還是去虛無之地栽藥要緊,提升境界時的劇震,動靜最大。」

  王煊放下爐蓋,帶著仙人掌、斬神旗、銀色獸皮書、超級神話文明餘燼堆中被燒出兩個窟窿的淡金色獸皮,準備上路。

  他想了想,也帶上了鐵釺子,關鍵時刻,挖隕石或許很有用。

  嗖!

  他一頭扎進命土,以精神天眼定位,確保路線無誤,一路下潛,在臨離開命土前更是放大旗面以及獸皮,帶上了大量的命土。

  他似一抹流光,進入寂靜沒有聲音的虛無之地,這像是一片浩瀚的宇宙,但沒有星辰,有的只是接近真實的物質。

  這次,他的速度更快了,或者說,栽種天藥後,拉近了兩地的間距離,感知中「一個月」而已,就到了銀光蒸騰的生命之池。

  噗通一聲,這次不止是王煊跳進池子中,他還將仙人掌也扔進去了,在這裡泡著。因為不久後,它將會被種到一塊異常乾旱的地方,提前給它「滋補」下。

  他帶來的命土,也被不斷澆灌上銀色的仙液,最後堆放在旁邊的土山畔。

  土山變大了,籠罩著白霧和銀光,如同龍在遊動,像是各種猛禽在盤旋,氣象驚人。

  在山上九劫天蓮確實變異了,化成了藤蘿,能有手臂那麼長了,有很多細密的小刺,呈暗紅色,自保能力很強,共生有四片葉子,帶著銀光,生機異常旺盛。

  「可以叫做九劫天藤了,這也算是一種進化嗎?」他露出異色。

  來到飄渺之地後,該有的「儀式」並未減少,他再次去地獄入口蹦極,簡潔總結就是:作死式苦修!

  每次進來,他都要去挑戰紅色的雲霞,裹著斬神旗,不將自己燒個生命垂危,不被電光劈個外焦里嫩,他都覺得不夠刻苦,不算認真修行。

  他確實很拼,挑戰極限,實屬在生死間的鋼絲繩上起舞。

  「金色獸皮,很強啊,雖然有窟窿,但是材質不弱於銀色獸皮,以及斬神旗的旗面。」

  在苦修中,他披著淡金色獸皮,真切感受到了它非凡,這東西絕對不簡單。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這張有破洞的獸皮在被紅色霞光先後雷擊,又焚燒後,有些不同了。

  當他結束這次修行,拖著將死的身體離開時,他覺得異樣,是錯覺嗎?獸皮上的金光似乎亮了一點。

  「幻覺嗎?不管了!」

  他先後多次去銀色的生命之池「療養」,也意味著苦修了很多次,直到徹底結束時,獸皮似乎不是那麼過於陳舊了。

  「有些古怪,它不怕灼燒?」

  又一次,他直接將淡金色獸皮,扔進了濃郁的紅霞深處,那裡雲霧翻騰,變得極其恐怖,炸雷聲不絕於耳。

  遠遠望去,那片地帶像是開鍋了般,紅色的雲霞近乎沸騰。

  過去,他在這裡修行,從來都不敢過於深入,只是在邊緣區域汲取一點紅霧,他確定真身要是進去,斬神旗都保不住他。

  現在,他大膽嘗試,將有窟窿的金色獸皮扔進去後,居然有這麼大的動靜,出乎他的預料。

  他自身遠遠躲避出去,怕出事兒。

  時光流逝,當紅色雲霞退潮,徹底消失後,他趕緊衝過去,發現淡金色獸皮沒有毀掉,又亮了一些!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視覺被欺騙了,上面的兩個窟窿都似乎變小了一點。

  王煊很有幹勁兒,坐等紅霞潮起潮退,苦修與治療自身,不知道進行了多少回,他這次打定主意,要提升到極高層次,爭取去撞擊逍遙遊那個大境界關卡。

  突破與否無所謂,但他一定要狠著勁去撞關,去震鄭元天等人!

  他覺得,自己在這裡足足坐關數年,每次瀕臨死境就會借生命之池恢復,遠超過去的修行時間。

  「差不多了,這種修行方式對我快無效了,光苦練,光折騰自己不行,下次再來時,得另想他法了。」

  但他收穫也是巨大的,實力大幅度提升!

  苦修士王煊,現在已經是資深的九段高手了!

  接著,他帶上被泡了很久的形似仙人掌的天藥以及命土,極速而行,前往隕石坑區域。

  一切都很順利,他再次見到了隕石地,避開它潮汐劇烈時刻,待紅色煙霞消散後,快速衝到近前,沿著上次的礦洞入內。

  沒什麼變化,這裡依舊安靜,紫氣濃郁,如水波在涌動。

  「我多慮了,這裡並不是真正的『乾旱』之地,有紫色物質滋養,這株形如仙人掌的天藥應該會長的很好。」

  王煊有意避開了魔花所在的礦洞區域,他新開闢了一條路,向著隕石上方極深處區域繼續前進。

  王煊對那株永不凋零的「魔花」,對它不朽的特質,致幻到極致的恐怖藥效,心有餘悸,這次不打算去挑戰。

  他一手持鐵釺子,一手持斬神旗,叮叮噹噹的開挖,成為一個親力親為、無比勤勞的礦主。

  他覺得,挖了兩三年那麼久遠,這次也只是挖進去數百米,最終將仙人掌天藥栽進一個秘洞中。

  「這天藥適應性極強啊!」王煊吃驚。

  他震碎隕石,弄出一個大坑,將它的根須擺放好後,置入大量的命土,瞬間,它就已經在吸收此地的紫色物質了,滋養自身。

  主要也是這個礦洞中,紫霧如水,粘稠無比,都快化成液體了,確實是大補物,讓王煊的元神都紫瑩瑩,蒸騰霞光。

  不久後,這株原如水晶般晶瑩透明的天藥,竟染上了絲絲紫色,有些不一樣了。

  「天藥似乎無比喜歡接近真實的物質,根本不用擔心它們會死掉,送到虛無之地,猶如是魚兒回歸大海。」王煊沉思。

  接下來,足足挖礦兩三年,他也是在修行,各種術法,各種經文,斬道劍、石板經文、釋迦觀想圖等,都在被他研究。

  王煊覺得,自己早已到了九段後期,圓滿了,不斷去震動那個大關卡,讓隕石洞都在輕顫,共鳴。

  「不知道外面震的怎麼樣了。」

  同時,王煊敏銳的覺察到,自身像是觸及到了一層天花板,被壓制,總是難以真正突破上去。

  「逍遙遊的境界嗎?有些特殊啊,我怎麼覺得,我在這裡修行,突破,最終遇上了大麻煩。」

  他有種本能直覺,想要突破,闖進逍遙遊領域,有可能需要闖過隕石坑才行,但這太難了。

  「我的境界,和虛無之地,和所在真實環境,都有關係?」他蹙眉,難道需要臨近真實的源頭嗎?

  本月要結束了,大家有票就投,沒有就算,不用特別打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