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神話起源的真相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精神宇宙中,黃金戰車破碎,上面的血早已失去活性,沒有留下更多的線索。

  一個奮力一躍、想要整體熬過超凡漆黑寒夜的神話文明,命運多舛,似乎在路途上就已經受創。

  「走吧。」紅衣女妖仙衣裙展動,凌空而去,看到路上的殘跡,她瑩白的面孔上滿是嚴肅在色。

  這個神話文明的現狀就是他們的未來,不足一年了,如果找不到出路,他們也要從絢爛的天空墜落,漸漸衰亡,被冰冷的凍土埋葬。

  六人心頭沉重,現在沒有什麼道爭可言,有的只是為了生存而探索,尋覓,都曾集璀璨於一身,在各自的時代俯瞰天下,如果註定要消亡,那也要選擇轟轟烈烈。

  「這片精神宇宙有邊界,並不是廣袤無垠,和想像的不一樣。」方雨竹皺眉,她的感知遠超常人,提前發覺了什麼。

  「邊緣地帶,流動著太初之氣,是開天時代的混沌物質?」紅衣女妖仙凝視,美目閃爍光彩,盯著黑暗深處。

  鄭元天蹙眉,道:「那種太初之氣,混沌物質,也和……精神力有關,這片深空有不小的問題,真是古怪。。」

  他們遨遊域外,以元神狀態遠行,這是名副其實的神遊太虛,如幾抹流光,倏地就不見了,沒入黑暗中。

  他們來到目的地,看到那個極盡璀璨的超凡文明出事的地點,戰車、巨大的戰船,都破碎了,稀巴爛。

  有血肉,也有精神殘骸,漂浮在寂靜的虛空中,沒有一點生機,似在訴說著他們淒涼的往事,沒什麼活物。

  無論是肉身強者,還是元神狀態的舊世神明,都死了。

  「沒有敵人,不應該是屠殺,但是,船體、戰車都像是遭遇了巨力的碾壓。」魔祖說道,提著漆黑的魔刀戒備,濃眉深鎖。

  這種景象讓他們心涼了,那個煉製出御道旗的強大文明,最後估摸也失敗了,沒找到出路。

  「在那裡。」冥血教祖開口,他又放出三道化身,結果都死了,在深空高處,混沌物質中有殘跡留下。

  幾人升空,在路上有看到各種碎片,以及血肉碎塊,還有枯竭的頭顱等,很悲壯,很悽慘。

  一個文明整體都落幕了,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神話文明,從他們留下的十層精神遺蹟,煉製御道旗等,可窺一斑。

  這裡,都是太初的氣息,有混亂的原始物質,一片死寂,迷霧繚繞,到了盡頭,再無出路。

  「他們撕裂天宇,進入這片精神宇宙中,以為獲得了神話的新生,但是發現,還是沒有光明,未見不朽。要再次撕裂這片深空,掙脫出去,以戰船轟撞,舉世共擊,所有神話人物一起出手,但打不破這裡。」方雨竹開口。

  六人看到了混沌物質中的血,以及爆碎的船頭等,那個文明整體在進擊,想從這裡殺出去,但失敗了。

  這裡精神殘骸更多,破爛的肉身也有不少,現在依舊有恐怖的能量輻射,殺死了冥血教祖的化身。

  六大高手抵住了,接近混沌,仔細觀察,霧氣中,有類似岩石、又似凍土的物質,冰冷而死寂。

  這自然不是真正的岩石、凍土,看著相近而已,是萬物初始前的混亂狀態,無序而雜亂,陰冷又冰寒。

  元神觸及後,感覺寒徹骨髓,而且,內里很堅實,越是深入越是覺得,堅不可摧,超越神鐵。

  「他們太剛烈了,找不到出路,就這麼決絕地赴死,最後猛烈一撞,整體消亡。」天仙之祖齊騰開口。

  鄭元天道:「因為,他們時間無多了,來到了超凡世界崩塌的末期,回頭也只能是等死。」

  他們心情複雜,感同身受,完全能夠理解那群人最後的心緒。

  六人再次動身,在這片精神宇宙中探索,果然又有所獲,竟找到一個千瘡百孔的幽暗星球。

  不是很大,密密麻麻,到處都是蜂窩般的孔洞,向外冒出一縷縷接近真實的物質。

  「還有這種地方?」六人吃驚了。

  他們快速沖了過去,立身在上,自身得到滋養,但是,他們又蹙眉了,離開這顆小行星。

  稍微觸及,星體就腐朽了,破碎了,那些冒出的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夾雜著精神殘骸的腐朽氣息,被污染了。

  小行星直徑不過百餘里,的確很袖珍,但是它很奇異,蘊含著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這是列仙在追求的東西。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算是成功了,竟找到這裡,發現一顆如此特殊的星球,為神話續命了很多年,但最後這裡終究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餘韻。」

  當年有些人非常剛烈,一大批強者駕馭戰船去轟擊這片精神宇宙的邊界地帶,壯烈而死。

  也有一批人被留下來,成為生命的火種,想讓他們藉這處「超凡蜂巢」熬過寒冬,但還是失敗了,這裡全是枯屍以及精神殘骸。

  「這種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雖然還留下不少,但不怎麼養身,養神,等階很高,化作攻擊力足夠了,但難以長久續命。」

  鄭元天汲取絲絲縷縷被污染的接近真實的物質,皺眉說道,但想來那個文明留下的火種也沒有辦法,超凡消退,還能有其他選擇嗎?

  「這些人沉眠最多不會超過兩千年,最後便都死去了。」女方士仔細探索後,得出這樣的結論。

  相對於靜如止水的宇宙夜空,這個時間段太短暫,即便是延長十倍、百倍的時間,也遠遠等不到下一次超凡的誕生。

  「這就有些奇怪了,想以一顆超凡隕星為神話續命,難道某些傳說是真的?」齊騰露出思忖之色,道:「很早以前,有逝去的祖師說,超凡是意外,有真實的輻射物,是因為有隕星碎片墜落,帶來了希望,滋養出神話世界。」

  「隕星瓦解後,接近真實的物質,可以伴生出海量的超凡因子!」冥血教祖說道。

  鄭元天點頭,道:「的確有這個說法,所以,曾有前賢絕望的慨嘆,超凡的流星划過萬古寂靜的夜空,只是一場意外,並不是暗喻,而是真實的情景啊。」

  眾人出神,因為,這種接近真實的隕星墜落下來,出現在宇宙各地,所以才造就出神話文明?讓人遐思無限。

  關於這些,方雨竹、鄭元天、齊騰都人都曾嘗試過,去找隕星的源頭,但都無果。

  不止他們,那幾個逝去的神話文明,留下的隻言片語,也都提及在探索,尋找源頭,但都失望了。

  「這個文明,是怎樣找到此地隕星的?」幾人帶著疑色。

  無論怎麼看,這顆特殊的小行星都不是那些人帶進來的,更像是屬於這片精神宇宙,讓他們心頭微動,想到了一些什麼。

  「該不會是說,所有意外誕生的超凡,都是因為,有隕石從這種精神宇宙中墜落出去,所以才有了歷史上不同時期的神話文明吧?」

  「難怪我們找不到,這種接近真實的隕石,並不在現實世界中,哪怕找遍各片星空都沒有,只在精神宇宙中?」

  六人談論,在嚴肅的探究這個問題,涉及到了神話起源的問題。

  歷代以來,很多驚才絕艷的人物,都在探尋,都在找出路,自然留下不少手札,寫下心得。

  六人對照前人的筆記,再和如今所見,所感,所知,進行印證,越發覺得,真相就是這樣。

  「神話起源的本質……出於偶然墜落的真實物質!」

  六人沉思,了解到部分真相,但還有不少問題無解。

  精神宇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可以誕生這樣接近真實的隕星?

  「相對而言,這顆小行星還是太小了,沒有成長起來,不夠恢宏,不足以為一個神話文明續命。」

  鄭元天道:「我猜測,真正超凡世界誕生初期,都會是一場流星雨,有各色和各種蘊含不同真實物質的隕石墜落,伴生出不同的超凡因子,神話才能因此而生。」

  他們看了又看,一顆小行星過於單調,它很小,蘊含的真實物質,遠支撐不起一個神話文明。

  「這個神話文明,他們是怎麼確定這片精神宇宙的,為什麼能主動找到一顆特殊的小行星,如果再繼續找下去,他們或許真的可以長盛不衰。」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那個神話文明找到了方向,但是,沒有走完這個歷程。

  幾人進入這顆塌陷、腐朽、被污染的小行星內部,隨著他們出沒,它愈發的不堪了,在四分五裂。

  最終,一股極強的精神印記浮現,流動出來,化成最後的圖景,演繹最後的文字,和他們精神共鳴。

  那是一隻粗糙的大手,帶著血跡,寫下遺言,描繪舊景,共振映現出來。

  「我們錯了嗎?期許一鯨落,神話現,列仙生,可現實卻如此的殘酷,悲哀收場,報應啊。」

  六人看到那隻粗糙的大手,攥著破爛的御道旗,轟向精神宇宙的邊界地帶,那是失敗者悔恨式的自絕嗎?大手瓦解,血液四濺。

  「他揭示了某種真相,所提及的鯨是指是什麼?」

  「為什麼會有報應一說?他似乎有無限的悔意!」

  六人的面色都變了,第一次感覺這麼的心驚肉跳,這個至強的文明為了來到這裡,到底做了什麼事?

  這裡面似乎有血腥,有殘忍,有無盡的悔意,還有某種悲哀,那個伸出粗糙大手的人,心緒格外複雜,僅是瞬間,就讓人感觸到他的心境。

  六人議論,如果找到那個方向,他們或許還有機會。

  「追溯舊景,一定要找到真相,看明大勢。」

  六人合力,鎖定粗糙大手暗淡下去的殘跡,溝通那些文字,激活那些印記,他們催動起來,再次共鳴,共振。

  幾人想再現找到精神宇宙、尋覓特殊隕星的過程。

  「一鯨落……」那落寞的聲音響起時,這次他們模糊地看到,一顆巨大的人頭,電火花閃爍,眼中有悲傷,最後他緩緩轉過頭去。

  「他像是閃電之城、雲層雷電、十層精神遺蹟共同構建的那顆巨大的頭顱!」

  接著,御道旗出現,橫空而過,旗面遮蔽天穹,蔓延到域外,像是遮蓋了整片星空。

  鋪天蓋地的御道旗,其浩瀚旗面極速掃過之後,有血灑落下來。

  六人看到了火光,聽到了哭聲,模糊看到天宇被旗面破開……

  月底了,求下月票!

  感謝:錦衣之上、植靈女王升級記、鹹魚翻身有什麼區別,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