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整個神話文明飛升之地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最後源頭,一躍……出真實,得見真正的長生不朽?那精神共鳴傳來,讓人頭皮發麻,身心皆顫。

  首先它有壓制性的力量,真的很宏大,不然的話也不會將六大高手崩飛出去,這第十層精神遺蹟太恐怖了。

  其次便是它的真義,涉及到了真實的源頭?歷代神話最終都要找的地方,都想藉那裡逃過超凡的寒冬,避開腐朽。

  這個文明找到了,給後人指明了出路?

  部分道基虛浮的人,實在可憐,剛才少數人道行滑落了,境界沒能穩住。

  「蒼天大地,每隔幾天就一震,這誰受得了?還不如一口氣將所有人都打落雲端,震到底算了。我剛恢復,才服**神大藥,你就又把我搖晃下來了,我……」

  有人惱怒了,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心煩氣躁,以手指天喝斥。

  當然,這次規模較小,被震落的人有限,主要也是這次的天花板太高端了,六大絕世高手在事發地頂著呢。

  六人各展手段,女方士手持金色的小舟,流動蒙蒙光雨,以金霞將自己包裹在裡面,與外面隔絕了。

  紅衣女妖仙以雷霆為引,結成一個紅霞大繭,婀娜身段躲在當中,一動不動。

  黑袍人瀰漫黑霧,取出一柄黝黑的長刀,豎在眉心前,抵禦壓制……

  三瘮堆前,老張很乾脆,再次將銅鏡蓋在了自己的臉上。

  ……

  連絕世強者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應付這種劇烈的震動。

  王煊如同在海浪中坐船,上下顛簸,但是,他沒什麼大礙,至寶震了那麼幾下,就趨於穩定了。

  第十層遺蹟的入口,虛空之門,那精神印記慢慢消散。

  直到此時,現實世界的人們才長出一口氣,剛才被壓制的很慘,被撼動了命土,著實嚇住了許多超凡者。

  「不夠猛烈啊,和坐搖搖車沒什麼區別。」陳永傑倒是淡定,又不是沒被震過,這算什麼?

  六大高手起身,擦去嘴角的元神之血,剛才封印炸開時,傷到了他們。

  六人神色凝重地盯著虛空之門,通向最後一層精神遺蹟的道路,深邃,幽暗,看不到盡頭。

  「各位,敢進去嗎?」立身在血輪中的「冥血教祖」開口。

  「別裝了,剛才都趕到你真身了,齊騰,你還是露出真容吧,以後冥血肯定會找你算帳。」有人開口。

  血輪中的男子居然是天仙之祖齊騰,也就是齊成道的祖上。

  「你不是也冒充他了嗎,魔祖!」齊騰開口,露出了面如冠玉的真容,他看向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淡然一笑,斂去黑霧,露出古銅色的肌體,背著一口黑色的魔刀,確實是魔道第一強人。

  「你們兩個不嫌過分嗎,冒充別人。」滿身都是金霞的男子,流動著神聖祥和的氣息。

  「沒事兒,冥河不在乎。」魔祖和齊騰都微笑著說道。

  「我打死你們兩個!」滿身都是金霞的男子爆發,血光沖霄,向著兩人撲殺過去,真的怒了。

  「我去!」外面,陳永傑驚嘆,這是好大的一齣戲,真身,假身,夠混亂的,一群老王八羔子,沒有一個好東西。

  滿身都金霞的男子,給人無比神聖的的感覺,居然是冥血教祖的真身,他居然就在這裡呆著呢。

  天仙之祖齊騰發呆,魔祖也覺得風中凌亂,正主就在身邊?估計一直憋氣呢,想找機會幹掉他們!

  事實上,這些人早先還有過默契呢,一起出手,對紅衣女妖仙發難,結果根本拿不下對方。

  「真是亂啊。」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開口,屹立在那裡,飄逸出塵。

  「鄭元天,你別假清高,早認出你了!」有人喊破他的身份。

  「真是那個孫子,被你猜對了!」結界外,陳永傑低語,補充道:「一會兒震他,也別管是否誤傷了,必須得把他搖落下來,他太強了!」

  一群人間的關係很複雜,彼此各自都攻擊過,分分合合,沒有善茬兒。

  「不要吵了,要進虛空之門的就安靜一些,不然立刻離開。」方雨竹開口,毫無疑問,她很有威信,實打實的戰績擺在那裡。

  身為方士中的第一高手,她殺過不止一位絕世強者,連在場的冥血教祖都差點被她按死,曾連殺他八條真命,他最後的真命藏在無盡血影中,才逃過一劫。

  「你,還有你,別再有小動作,都給我小心一點,我這人很記仇的!」紅衣女妖仙也開口,攏了攏秀髮,斜睨幾人。

  六大高手踏入寂靜之地,接近真實的濃郁物質讓他們動容,有些激動,當真正來到第十層精神遺蹟後,這裡沒有精神塑像攻擊眾人,一切都很平靜。

  王煊他們也上升,躲在雲霧中,看著真實浮現出來的第十層精神遺蹟。

  幽暗之地的前方,那片精神遺蹟很宏大,有建築物,有巍峨的高山,但都死氣沉沉,沒有生機。

  接近真實的能量物質洶湧,是從天上落下的,像是雪花,又像是茫茫雨點,紛紛揚揚。

  第十層精神遺蹟的天空,與一片黑暗之地接壤,那裡就是所謂的真實源頭嗎?

  在那片漆黑的天宇中,不時有流星划過,但卻沒有正常的星辰,整體相當的暗淡,偶爾一見的星光,也給人幾許淒涼感。

  「這個文明確實強大的離譜,他們撕裂了一方天宇,找到了一條路,整體離去了?」鄭元天開口,依舊戴著銀色面具。

  「那星光不是真正的流星,而是接近真實的能量划過這片寂靜的天宇。」方雨竹開口。

  最後的盡頭,真實的源頭,終極一躍,可見不朽,然而在場的六大絕世高手都在皺眉,從那黑暗天宇躍出去嗎?

  他們抬頭,盯著深空看了又看!

  「誰打頭進去探索?」冥血教祖問道,然後,一群人都看向他。

  老冥頓時有點方,他很想說,你們有問題嗎,看我做什麼?!

  「冥血,你有無盡的血色化身,更有九大真命,派一條真命進去探索下,眾望所歸。」魔祖笑眯眯,古銅色的皮膚流動寶光,他濃眉大眼,身材魁梧,看起來很正派。

  「你有病吧?」冥血教祖頓時急了。

  「冥血,非你莫屬!」天仙之祖齊騰點頭。

  「你也有病吧?」冥血教祖怒視他,就是這兩個人,不久前還冒充他呢,現在還想讓他去頂鍋?

  「冥血,你的天賦擺在那裡,可一身化萬,死一些化身也所謂,死一條真命,以後也能慢慢修養回來。」戴著銀色面具的鄭元天開口。

  「你也有病!」冥血教祖反應很激烈,聽聽,三人說的是人話嗎?這個年代了,真命死掉的話,哪裡有時間去修行補回來。

  結界外,王煊和老陳面面相覷,原來絕世高手也是人,也很接地氣啊,和他們想像的高高在上、不染紅塵的樣子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兩人看著,聽著,感覺津津有味兒。

  「冥血,你派遣化身進去,不需要真命。」方雨竹溫和地開口。

  「行……吧。」冥血點了點頭,不耗真命,這還好說,他咻的一聲分出去一道身影,立刻沒入漆黑的域外,飛向茫茫天宇深處。

  「不像是一方宇宙,沒有星斗,沒有日月,如同一張黑布罩在上面。」陳永傑開口。

  王煊也在盯著,精神天眼全開,恨不得透視整片天地的盡頭,看一看是否類似於虛無之地。

  「冥血,一個化身太少了,多放出去一些,最起碼也要三十六天罡之數。」濃眉大眼的魔祖建議。

  「別惹我,當心我把你塞到域外去!」冥血教祖放狠話。

  半個時辰後,他的臉色變了,道:「我的那具化身死了!」

  「怎麼死的,他最終看到了什麼?」紅衣女妖仙來了興趣,

  「戰車,屍體,斷掉的旗幟,血,還有模糊的前路,我那化身莫名就消散了,所有景物都是匆匆一瞥,看的不是很真切。」

  「再派出化身去看一看。」鄭元天開口。

  冥血教祖瞪著他,而後大步走到女方士和紅衣女妖仙的身邊,嘆道:「從此以後,我改邪歸正,與二位一個陣營,以後在人間開個畜牧養殖場,保證不讓弟子門徒喝人血!」

  老冥感覺自己太難了,還是兩位絕世女仙更講道理一些。

  「冥血教祖和那些黑心腸的人呆在一起,這是沒少背鍋啊,可憐,現在幡然悔悟,迷途知返了。」王煊都看的有些感觸了。

  「我原本想弄死那個王煊的,吸食他那特殊的真血,現在決定收手了,因為他和方仙子你有關啊。」冥血教組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帶著笑,向女方士坦白。

  「我……」王煊立刻閉嘴,一點也不同情他了,這老陰賊,居然想親自對他下手?

  「我震死你們!」王煊覺得,得趕緊去隕石地栽種仙人掌,冥血、鄭元天、齊騰都太兇惡了。

  但在前往虛無之地前,他得先確保把自己摘出來,讓這些人親眼目睹,他破關和各方修士掉境界無關。

  「我要去的飄渺之地,是否和現實中這個地方有關?」王煊一陣遲疑,盯著結界中漆黑天宇的盡頭!

  冥血又派出幾具化身,這次還是那個結果,莫名就消散了,所見很模糊。

  「我們親自進去看一看,一起,敢否?」紅衣女妖仙開口,她雖然國色天香,亭亭玉立,但是膽魄很強。

  「可!」鄭元天點頭,神話都要消亡了,如今正處在末期,最後時刻如果還不能掙脫出去,未來的一切都將失去意義,有什麼不敢?

  六大高手動身,一起上路,進入漆黑的天宇中。

  三瘮堆前,老張終於晃晃悠悠地站起來了,拿著他那面破銅鏡,長出一口氣,神速離開火堆。

  那三張慘白的大臉厭煩了他連續多日的講經,將他……趕走!

  然而,在他離開戈壁,進入精神世界前,他猛然回頭,又一陣嘬牙花子,居然跟下來兩個,一個是三瘮堆的女瘮王,一個是穿著陳舊太空衣的老人,兩個瘮王!

  第十層精神遺蹟接壤的漆黑天宇中,路途上,女方士等人便皺眉了,這不是真正的天宇,是一片精神宇宙。

  幽暗中,他們飛出去不是很遙遠,就有了發現,一輛黃金戰車,巨大而懾人,雕刻著御道旗的徽記,更有各種繁複的紋理內斂。

  鮮血染紅戰車,但是沒有看到任何生靈,那是真正的血,而不是元神所留的物質。

  「這個神話文明,到頭來在整體飛升嗎?打破天宇,來到這片天地中,帶著肉身而來,可這裡依舊是精神宇宙啊。」

  「他們以御道旗開路,強闖出一條路,但真的來到了真實的源頭嗎?」方雨竹說道,她白衣飄舞,容貌傾城,立身黑暗的宇宙中很出塵。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