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大夢照進現實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深感事態嚴重,莫名其妙,這幾人竟殺到他後院來了?這真的不能忍啊!

  紅衣女妖仙來了,他雖然出神,但是沒有失去警覺,第一時間避開了,這是想解他的獸皮衣?

  紅霞蔓延,霧氣蒸騰,紅衣女妖仙一聲輕哼,被燒的不輕,這個地方接近真實的物質太濃郁了。

  尤其是那種晶瑩的紅色顆粒,熔煉一切,連斬神旗都黑了,可以想像它的殺傷力有多麼大。

  「這是哪裡,什麼地方,接近真實的隕星……有一條隕石路?」冥血教祖痛苦無比,眉毛鬍子都消失了,他一副被燒懵了的樣子。

  嗖的一聲,紅衣女妖仙又來了,手臂都不是很白了,渾身都在綻放仙道氣韻,她在全力對抗紅色物質。

  這是一種神秘的戰舞,她的腰肢扭動起來,如天仙子臨塵,亦帶著幾許魅惑,她感覺到了事態的嚴峻。

  同時,她再次接近王煊,看出他的異常,境界低,但卻未被殺損,尤其是他身上的獸皮看著眼熟。

  「小子,接駕!」老張叫道,被燒的呲牙咧嘴,沒有了一教之祖的威嚴,髮絲都快沒了,休閒裝轉瞬化作劫灰。

  「你們是從哪裡過來的?」王煊問道,他很嚴肅,沒有立刻過去,因為老張一直算是個大坑。

  一直以來,這裡都被他視為私密花園,是他一個人可以默默思索,安心悟道的地方,居然被外人光顧了。

  這還有什麼保障?他的元神,他栽種的天藥,以及他的命土,都有可能會受到外來者的威脅。。

  不過,他們不見得能離開這條隕石通道。

  「嘔!」鄭元天在吐,跌落進來後,境界似乎掉了,銀色面具當場被燒沒了,他臉色煞白,接著又被燒的通紅,渾身冒青煙。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有很大的問題!」鄭元天一邊痛苦的對抗紅色的煙霞,一邊帶著冷意看向王煊。

  絕世強者墜落,雖然被灼燒,被紅色物質侵蝕,但都沒有退走,對這裡興趣極大。

  「接近真實了?好啊!」濃眉大眼的魔祖低語,眼底深處亮起璀璨光彩,忍著劇痛,四處打量。

  「不行了,我要被點燃了!」天仙之祖齊騰也出現,從一片碎掉的隕石堆中走來,不再藏身。

  「路呢,回去的那條隕石通道呢,怎麼不見了?!」鄭元天的臉色變了,他被燒的發黑,面孔都扭曲了。

  即便是這種級數的高手,似乎也承受不了晶瑩的紅色物質顆粒,想退回通道,結果找不到路了!

  一瞬間,所有人面色都變了。

  「王煊,你怎麼在這裡?」白衣飄飄的方雨竹最後一個出現,踩在一大塊墜落下來的隕石塊上。

  然後,她的面色也通紅了,承受不住,白衣在化灰。

  「我原本在閉關,神遊太虛,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就到了這裡。」王煊回應道,他雖然有獸皮保護,但是,依舊痛的元神都要裂了。

  這都能行?七大高手不怎麼相信,但是沒有人在這裡深究,並且他們很快就繃不住了。

  紅色物質專治不服,像是混沌雷霆,又像是至高火光,燒的每個人都精神恍惚,元神甲冑都熔掉了。

  「你不是想讓我跳仙舞嗎?我來了。」紅衣女妖仙娥眉微蹙,似乎疼的難忍,這次化成一道流光就過來了。

  她真正接近了,雖然在紅光中很痛苦,但是,姿態依舊優雅,修長的身段擺動,蓮步款款,婀娜多姿。

  王煊一驚,至高經文運轉,以獸皮裹著自己,向更高處衝去,這依舊算是一種痛苦的修行!

  所以,在場的幾人又被震了,都嘔的一聲,胸部起伏劇烈,更有人彎下了腰。

  「和他有關?!」鄭元天眼神很兇,有莫名的光彩暴漲,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件。

  老張一個踉蹌,也露出異色,道:「我去,小子,源頭在你這裡,根子在你身上。你完了,震的我吐了又吐,還跌境界,怎麼賠我?」

  然後,他就差點被燒成黑人,趕緊用銅鏡定住虛空,儘量逼退紅霞。

  「嘔……」不染紅塵、猶若出世仙子般的方雨竹,也數次乾嘔,對抗那種劇震,看向王煊這裡。

  「老張,我渡你。仙子,我怎麼幫你?」王煊開口,看向老張和方雨竹,和這兩人交情最深,自然要先助。

  老張果斷向這邊沖,方雨竹也化成凌波仙子,在白衣燒毀前,也想和他匯合,都看出他的獸皮非同小可。

  但是,更快的是紅衣女妖仙,她就在近前,她美眸瞟動,道:「我和你之間不過是一些小事兒,不值一提,我們在一個陣營,方雨竹是我姐姐。」

  她輕靈的接近,高挑的身軀被燒的難受,由雪白晶瑩漸漸泛紅,而後手臂等開始要變黑了。

  「幫她。」方雨竹還沒有接近就開口了,怕兩人起衝突。

  隨後,王煊覺得,一具接近焚燒的、滾燙仙軀接近了,將他的獸皮掀開,和他一起共用,在沾他的光。

  「還有我!」離這裡也很近的鄭元天開口,見到獸皮這麼有效,也要加入進來。

  王煊臉色微黑,死對頭也想共用獸皮衣?想什麼呢,再說一個大男人,燒的半黑,味兒太重了!

  他直接催動斬神旗,旗面揚起一角,砰的一聲將兇猛衝過來的鄭元天給抽飛了出去,這讓王煊一怔,有這麼大威力嗎?

  他感覺不可思議,絕世高手被他轟出去了?

  然後,他看向紅衣女妖仙,她近在咫尺,攏了攏秀髮,面孔總算又潔白如玉了,吐氣如蘭,道:「和我無關。」

  緊接著她又乾嘔了,並惡狠狠地盯著王煊。

  「你這樣……也和我無關。」王煊趕緊開口。

  「我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嗎?」老張衝過來了,一把扯住一角旗面,就開始向里鑽。

  王煊渾身不自在,被妖仙的曼妙身段臨近也就罷了,老張也要加入,讓他都快起雞皮疙瘩了。

  刷的一聲,方雨竹到了,從後面臨近,進入獸皮衣中,這真是有些夢幻,王煊出神,這不是他偶爾的遐思嗎?誰沒年少輕狂過,竟照進現實了。

  他的身邊還有身後,兩具挺秀的仙軀都滾燙,不知道是被燒的,還是被某種氣氛給烘托的,讓王煊有些懷疑人生,這是真的嗎?

  老張嚷著:「給我留個地方。」

  「要不,你就裹著那角旗面,在外面呆著吧,太擁擠了。」王煊說道。

  老張瞪大眼睛,道:「小子,你這是什麼鬼話,典型的重色輕友,讓我在外面燒著,你們三個在裡面?」

  「還有我!」冥血教祖也叫著,被燒的渾身焦黑,也要衝過來。

  鄭元天、齊騰、魔祖也都接近了,也要求以獸皮衣庇護,頓時讓王煊頭大如斗。

  王煊身邊,紅衣女妖仙吐氣帶著清香,在他耳畔輕語,道:「可以幹掉鄭元天,這次我幫你,舉起斬神旗,將他打碎!」

  她身材極佳,貼近後,以兩條雪白的手臂抱住王煊的右手臂,想和他一起出力,轟殺鄭元天。

  「我也幫你。」方雨竹溫和的笑了笑,從身後貼來。

  王煊心臟跳動,即便是元神所化,精神力構建,但是,他也聽到了自己咚咚心跳聲,像是在敲動神鼓般。

  他這是緊張了?他暗罵自己沒出息,不就是兩個絕世麗人嘛,膚若凝脂,仙肌玉骨又能怎樣?沒什麼大不了!火熱的身體過於貼近他,又算得了什麼?

  然而,他的心臟跳動的更為厲害了,仿佛要爆炸了。

  尤其是,他的左手灼熱,火燎燎的痛,並且心臟的劇跳變得越發猛烈,轉化為心悸,而後是驚悚!

  他立刻醒悟了,左手是什麼,那根鐵釺子,它燙的讓人難以忍受,驚醒了他。

  他持鐵釺子,對自己輕輕刺了一下,頓時引發了雷霆般轟鳴聲,眼前所見居然像是泡影般破滅了。

  一剎那,王煊雖然還有被灼燒的痛感,但是更有一種源自靈魂深處的冰冷後怕感,他毛骨悚然。

  方雨竹、紅衣女妖仙、張道嶺、鄭元天等人破碎了,都消散了,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眼前有什麼,粗糙的石壁,一截裸露在外的很細小的根須,他手中的鐵釺子並未刺向自身,而是插入了那條細小的根須中。

  他抬頭,看到了那株潔白無暇,最為神聖的不朽之花,絢爛光雨點點,它距離此地不足三里之遙,已經非常接近。

  王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這是再次遭遇了致命的幻覺?他低頭看到,自己右手持斬神旗的旗杆,想給自己胸口來一下,要自絕?!

  但是,斬神旗掙動,沒有讓他如願。

  他真正的寒毛倒豎,險些自殺?

  斬神旗的抗爭起了作用,還有那鐵釺子居然變相示警!

  「魔花!」王煊叫道,這次真的好險,他一陣後怕,又一次險些死在它手中!

  他用鐵釺子給它的根須末梢來了幾下,儘管知道,相距數里,這么小的末梢即便斷裂也對它毫無損傷,但他還是忍不住下手,要出氣。

  嗖!

  末梢被他砸爛,毀掉,餘下的倏地不見了。

  上方,粗糙的石壁上,那株不朽之化在紅霞中搖曳,潔白光雨迷濛。

  「這次,我註定闖不上去了,先回去!」王煊感覺自己被燒的快撐不住了。

  最為關鍵的是,他有種滅頂之災的預感,手握鐵釺子與斬神旗,他漸漸空明下來,本能直覺恢復了。

  「是那紅霞大潮要來了!」他的臉色變了,長生之花讓他陷入幻境中,這是坐等他被紅色物質淹沒呢。

  他轉身就逃,極速而行,沿著原路回歸。

  隱約間,他聽到了身後如同山崩海嘯般的聲音,像是一片真實的汪洋決堤了,要衝潰飄渺之地。

  那是從真實源頭湧來的物質!

  王煊逃亡,極速而行,身後紅霞漫天,光霧如海,澎湃與激盪而下!

  最終,他沖了出來,而後是茫茫無邊的赤霞,跟著拍擊下來,他快速逃向一側,進入礦洞中並堵住。

  這次,他真的險些死掉,別說接近真實的源頭了,居然又一次差點被那株魔花弄死!

  王煊發現,自己要糊了,被燒的不成樣子,有窟窿的淡金色獸皮無恙,斬神旗也漸漸不黑了,銀色獸皮卷也還好,只有他,黑的乾裂,元神近乎瓦解。

  他盤坐在仙人掌畔,和它一起吸收紫霧,在這裡休養,滋補精神體,直到很多天以後他睜開眼睛,射出兩道紫霞!

  「該回去了!」他站起身來。

  ……

  外界,超凡領域徹底亂了,這次震動的有些離譜,魔四都在呆呆出神,連他的道行都下降了!

  周青凰和顧明曦兩人抱在一起,肢體糾纏,吐啊吐,臉色煞白,全掉落境界了。

  張道嶺、鄭元天、齊騰等人一邊對抗震動,一邊搶奪藍瑩瑩的晶石塊,大打出手,殺出了那片虛空,闖出十層精神遺蹟,離開閃電之城。

  老張站在精神世界中,吐完後,屹立不動,鏡子蓋在臉上,他很深沉,在尋找源頭,認真探索。

  「別讓我找到,不然弄死你。見鬼了,難道是御道旗在附近,故意震我們?!」他皺眉說道。

  他認為非常有可能,因為這個超級文明的至寶始終沒有出現,他們貿然闖進去,有可能激怒了那個破爛的旗子。

  王煊回歸,站在命土中,最後對著養神爐一頓亂敲,不斷撼動,再次引起外界劇震不止。

  此時,絕世高手爭奪藍色晶石還沒有結束呢,即便衝出遺蹟了,彼此間也還不時進攻,分散在四野。

  老張一邊警惕,一邊用鏡子哐哐給自己來了兩下,揮灑仙道真義,定住自身,他不想掉的過猛。

  但是,此時包括他在內,絕世高手都各自掉了一個境界,全破防了,今日他們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抵在最高處的天花板,被震的不輕。

  此刻,老陳驚悚,他守著王煊,苦膽都要吐出來了,但最讓他發毛與強烈不安的是,鄭元天在附近出沒,曾橫空而過,和人大戰,爭奪晶石。

  這要是再接近一些,發現他們,直接給兩人來一巴掌,保准打個稀巴爛,兩人死無葬身之地。

  「王煊,王教祖,快醒一醒,老鄭來了。沒有斬神旗,防不住,我們會被打死啊!」他低聲呼喚。

  鄭元天絕對還在附近呢,那種強大的威壓並未遠去。

  倏地一聲,王煊睜開眼睛,精神回歸,然後快速收起肉身,以元神狀態手持斬神旗,警惕的戒備著。

  他一出來就聽到陳永傑的呼喚,也感覺到了附近的威壓。

  「轟隆!」

  精神世界的天穹上,紅衣女妖仙和人對轟,在搶齊騰的藍色晶石,強勢奪走一塊,但是她居然在戰鬥中乾嘔,而後快速降落,在一座山上要吐,更是以妖仙舞對抗。

  王煊露出異色,這在怎麼了?在隕石通道中,那是一場夢啊,怎麼在現實世界中見到了相近的情景?

  「我看到了類似的未來,還是說,大夢真的照進了現實?」

  「鄭元天來了!」老陳面色變了,看見一道璀璨的光束,從遠處山峰上俯衝過來,如彗星撞擊大地,太猛烈了,那種威壓讓他要窒息!

  鄭元天發現了他們兩人,如神虹貫日,剎那就到不遠處了,附近的山地都崩開了,瞬間炸裂!

  一道婀娜身影,如神明立身在明月中,皎潔無瑕,神聖脫俗,方雨竹伴著光雨,從另一個方向極速而來。轟的一聲,她半路截擊,將鄭元天震的翻飛,留下一道血跡,被擊退了出去。

  女方士自身無傷,但是和其他高手一樣,剛才元神被震的不輕,掉境界了,不時乾嘔。

  王煊露出異色,但沒有停留,極速衝起,揮動斬神旗,對著鄭元天就來了一下狠的。

  鄭元天起初沒在意,輕輕揮動袍袖,不想打死他,還想活捉呢,結果自身……轟的一聲,被掀飛出去,墜進山嶺中。

  王煊又有些出神,夢中的景象,同樣是用斬神旗劈飛了鄭元天,也出現了?

  他趕緊衝過去,扶住方雨竹。

  「我沒事兒。」方雨竹訝異,剛才還劇震的厲害呢,想吐,現在居然很快就無恙了。她知道,超凡大地震結束了。

  十月最後一天了,大家還有月票的話別忘投出,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