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上得了廳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清風中,方雨竹白衣展動,長裙包裹著她美好的身段,青絲揚起,她的臉頰白皙晶瑩,雙目深邃。

  久立仙道領域中,她的身上有種神聖光暈,超凡絕俗,但是她並沒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冽,掛著微笑,端莊而秀雅。

  王煊完全是出於一種本能,顯示關心。無論是在現實世界,共議新約,還是剛才,她橫擊鄭元天,幫他阻敵,都在關照他。

  像是過電般,略微酥麻,王煊雙手扶的那條藕臂,露出白衣外的部分,像是象牙般白皙細膩。

  王煊立刻放手,他們現在是元神狀態,任何接觸動作,都顯得過於親近了。

  「多謝方仙子!」王煊一臉燦爛的笑,這時候尷什麼尬?自己人,付諸行動,無愧於心就是了。

  方雨竹看了他一眼,略微訝異,他現在無限逼近逍遙遊,這種破關速度快的可怕,每隔一段時間,他都會超乎人的預料。

  「每次相見,你都會讓人刮目相看。」她微微一笑,雪衣出塵,體外有光,猶如立身在一輪神月中……

  「王教祖真夠可以的,和仙道領域的至強仙子站在一起,一點也不怵。」陳永傑心中自語。

  他胡思亂想,小王未婚,方仙子未嫁,別說,就這麼站在一起,十分合宜,比較有畫面感。

  方雨竹端莊,丰姿絕世,別說什麼上得了廳堂……這是超凡領域真正的頭面人物,隻身立在一地,就自成一景。

  瞬間,女方士看了他一眼。

  老陳立刻鼻觀口,口觀心,不敢再亂琢磨,那種仙道頂尖強者,很有可能一念間就可施展他心通,捕捉到他的部分思感。

  遠處,不時有仙光沖霄,像是長江潰堤,大面積的山嶺動盪,幾位高手間的大戰還在繼續。

  「你沒有被震落,反而晉階了。」方雨竹輕語,露出異色,美眸中有光彩泛過,對他看了又看。

  「我被震的命土翻騰不止,被迫吃天藥,硬熬著,然後就破關了。」王煊告知,現階段儘量低調。

  在這種絕頂人物面前,他保持著平和的心境,不想出格,也不希望被她捕捉到精神思緒。

  遠處,劇震的餘波還在,中心地漸漸平穩了,但四野依舊在起伏,像是「餘韻悠長」,還在迴蕩。

  紅衣女妖仙最後乾嘔後,終於挺直了細腰,修長的身段一擺,凌空而去,她非常的強勢,再次殺向戰場中,爭奪藍瑩瑩的晶石。

  另一邊,轟的一聲,張道嶺橫飛了出去,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那個身穿太空衣的老人,眉心綻放光輪,大步而來,動用強大的精神力場,扭曲了精深天地,強的很離譜!

  身為瘮王,疑似活在錯亂時空中,居然也要奪藍色的晶石。

  張道嶺霍的回頭,沒有笑容,雙目冷酷,道:「瘮王,你敢對我動手,想在時空中飛灰湮滅嗎,真到了那一刻,哪個時期都見不到你!」

  此時,他是一教之祖,不再平易近人,一聲輕叱,腳下浮現混沌,化成了龍虎,馱著他如神箭貫日,凌厲無匹,橫空而來。

  張道嶺腳踏混沌龍虎,手中的鏽銅鏡放出刺目的光束,咚的一聲,將老瘮王的精神力場轟開了。

  「知道我是誰嗎,曉得我平日做什麼嗎?降妖除魔抓鬼!降的是妖皇,除的是魔王,抓的是瘮鬼,敢冒犯我?找死!」

  老張剎那殺到,氣場強的可怕,頭頂蒸騰白光,衝破雲霄,他腳下龍虎長嘯,震動整片精神天地。

  霎時間,他就與老瘮王碰撞到一起,讓這裡雲霧澎湃,精神力量如傘狀蘑菇雲般爆開,劇烈騰起,仙霞萬縷。

  砰!

  張道嶺手持銅鏡,結結實實夯在老太空人的頭盔上,瞬時讓它迸裂,而後全面瓦解,碎片猛然四處飛濺。

  「老張真猛!」王煊露出驚容,瘮靈那種東西,摸不到,碰不到,可是,張道嶺卻在和瘮王接觸,並殺到了一起。

  十里外,紅霞沖霄,女妖主升空,長裙舞動天罡,宛若伴著噴薄的紅色大日,她橫貫天宇。

  她和齊騰拼到了一起,激烈對抗,又一次力壓對手,讓天仙之祖踉蹌倒退,嘴角有元神之血流淌。

  突然間,精神世界昏暗了,天地間,妖氣滾滾,宛若烏雲瞬間侵蝕整片大地,一下子淹沒了此界。

  在那黑霧中,有一道身影矗立天地間,龐大無邊,兩顆眼球都如星斗般,像是日月橫空照耀!

  他一巴掌向著紅衣女妖仙拍去,精神天地轟鳴,塌陷下去,這種法體一出,實在是讓所有人都心悸,靈魂都在顫慄。

  妖祖來了!

  「祁毅,你與我為敵,想從世間除名嗎?」紅衣女妖仙轉身,她相對妖祖而言,是後起之秀,但是十分強勢,纖纖玉手揚起,只手轟向高天。

  天穹下,黑霧中,那個高大的身影太恐怖了,體形遠遠超越山嶽,一雙瞳孔都大如血色湖泊般,法體懾人。

  兩者的身高體形不成比例,但是他們隔空一擊,並不是一面倒,龐大的身影沒占到便宜,秀麗的身影似乎更強勢,驚天動地,超凡能量席捲此界。

  一個是紅衣妖主,一個是上古妖祖,妖族當下的兩大高峰,纖縴手掌,隔空將那磅礴大手震開了,術法似洪水奔涌,如星河般絢爛,照破黑暗。

  砰砰砰!

  精神天地間,紅衣妖主和妖祖大對抗,一個纖秀的身影和一個與天齊高的法體激戰,相當的激烈。

  天仙之祖齊騰瞬間殺來,手中出現一口仙爐,蒸騰億萬縷仙光,帶著無盡的火光,轟向女妖仙。

  同一時間,黑暗中,一口魔刀突兀的出現,鋒利無匹,斬破精神虛空,似乎一下子將這個世界分為兩半了,切開此界。

  那是魔祖,臉很方正,濃眉大眼,但是下手時,十分狠辣,斬向紅衣女妖仙的頭顱,要一刀奪天命!

  刺目的刀光,照亮精神世界!

  三大高手出現,似乎看到了機會,聯袂發難,想狩獵紅衣妖主,將之拿下。

  方雨竹見狀,帶著光雨,白衣獵獵,橫貫長空,第一時間俯衝了過去。

  但是,途中,一道身影極速截殺,整個人像是一道神河,茫茫壯闊,周身能量雄渾,側擊女方士,阻擋她前去救援。

  他是鄭元天,不久前他要擒殺王煊,被方雨竹擊退,現在他反過來攔擊方士中的第一高手。

  光雨飛灑,兩者間的術法撞擊在一起,那種光芒,震懾人心,像是星河傾瀉,如同兩顆太陽撞擊,爆碎了。這片地帶光華四射,群山被撼動,震耳欲聾,到處都是仙霞,如潮水般席捲出來。

  陳永傑被震的躺下去了,趕緊拎出鎖魂鍾,鎮住了虛空,穩住了自己,他差點就橫飛出去數里。

  「老鄭很猛啊,不久前藏拙了吧?」他露出凝重之色。

  王煊神色凝重,道:「比不上方雨竹,但是,他確實強的離譜,不愧為近古以來少數幾個登臨最高等精神世界,並采成功摘到天藥的絕世人物。」

  那株銀色天藥的主根埋在他的命土中,雖說鄭元天以後會割韭菜,但是現階段王煊的確受益了。

  他低語道:「我覺得,他們聲勢雖然浩大,但是,的確都掉境界了,比之在十層精神遺蹟時要弱了。」

  他攥緊了旗子,十分用力。

  陳永傑一見,頓時問道:「怎麼說,你想做什麼?」

  「說到底,他們是因為藍色晶石突然起了衝突,那是接近真實的超級物質,對超凡者好處大的不可想像,我想找機會給老鄭來下狠的!」

  王煊說完,然後,看向陳永傑。

  老陳秒懂,非常有默契,立刻意識到需要做什麼,低聲道:「你想讓我把握時機,釣藍色晶石?」

  王煊點頭:「對,我會全力以赴,將他身上的『真晶』轟出去,然後和你站在一起,保你元神,你儘管出手。」

  陳永傑頭皮發木,道:「那可是鄭元天,你擋得住嗎,他回過頭來撲殺我們兩個,怎麼辦?」

  「他掉境界了,我覺得,在這片精神世界中,斬神旗和鎖魂鐘的威力都暴漲了,我現在能和他較量。」王煊沉聲道。

  「王教祖,你膨脹了。」陳永傑說道。

  「新神話路,就是在接近真實啊,你說這種『真晶』重不重要?不容許我們錯過,不去拼的話,會後悔一輩子!」王煊說道。

  現階段,他進飄渺之地,無法突破隕石通道,難以衝破逍遙遊大境界的壓制,如果在現實世界中,獲取造化物質真晶,也許能更上一層樓!

  王煊補充道:「即便這個時代的超凡世界崩潰,如果有這種超級真晶物質在手,也能保住我們自身的部分超凡之能。」

  陳永傑立刻道:「那還等什麼?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拼了,截殺鄭元天!」

  這時,巨大的能量波動傳來,幾位絕世高手因為藍色晶石而血拼,造成了驚人的破壞力,精神力場席捲十方。

  遠處,妖祖次子祁連道帶著一群妖魔剛接近這裡,瞬間就被掀飛出去了,噗的一聲大口吐血。

  「我……」陳永傑正好看到這一幕,那些人剛露頭就被掃中,全都橫飛出去,他頓時元神發寒,僵在原地。

  大意了,不該答應啊,沒看到嗎?那可是絕世高手,其波動擴張後,連祁連道等人都被打翻出去了,而且只是被波及到而已。

  王煊道:「沒事兒,祁連道可能墜落下逍遙遊大境界了,而且,他手中沒有絕世異寶,你看我們不是紋絲未動嗎?」

  「好,拼了,釣神準備重出江湖!」陳永傑鄭重地點頭,接過釣線和釣鉤,嘴裡咬著法螺,頭上戴好銀色的鎖魂鐘頭盔!

  王煊密切注意戰場,等待機會!

  沒什麼可瞻前顧後的,既然註定要與鄭元天為敵,那就應該儘可能地去消弱對方。

  「防止老鄭變強,免得他日後荼毒天下,那麼奪他的造化真晶,義不容辭!」兩人給自身洗腦,增強信心和勇氣。

  ……

  外界,超凡領域中,確實是兵荒馬亂,一群人都掉境界,連劍仙子都受影響。

  荒山中,泥土下,迷你版女劍仙低頭看著自己,她真的好氣啊,又變小了,辛辛苦苦,剛長大一些,結果就又逆生長了。

  她現在肉呼呼,滿臉膠原蛋白,略顯嬰兒肥,原本水靈靈的大眼現在正在噴火,氣的向後躺去,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接著開始翻滾,釋放劍氣,憤懣無比。

  「這是想逼我提前入世嗎,氣死我了,總是長不大,啊啊……」

  深空,密地,黑色老狐仰頭望天而嘆:「我掉落了一個境界,情況不妙啊,超凡世界越來越惡劣了。」

  巫師世界,一頭魔龍沖霄而起,來到了域外,看其架勢,又想要離開這顆星球的衝動。

  精靈王朝,一個渾身都流動金光的太陽精靈,站在夢幻森林中,縱天而上,道:「最近有人類飛船出沒嗎?」

  ……

  舊土外太空,異域,精神世界中。

  鄭元天被女方士擊傷,口中噴出一口元神真血,向一個方向墜落而去。

  王煊迅速出擊,突然發難,與斬神旗合一,在現在強大的實力基礎上,他的速度提升了十倍不止,簡直要破碎虛空。

  嘩啦!

  旗面展開,獵獵作響,扭曲精神世界,金色光芒橫掃乾坤,轟落在鄭元天的身上,將之打的再次橫飛了起來。

  最為重要的是,鄭元天收在元神中的藍色晶石,被震落出來四塊。

  王煊全力以赴,又補了一擊,猛力揮動斬神旗,給鄭元天來旗面蓋臉,大旗威能駭人,專殺精神,金色網格交織,差點將鄭元天轟穿,絞斷!

  事實上,在王煊動手時,女方士也在出擊,光雨蒸騰,禁錮虛空,不然的話,王煊沒有這麼順利,她幫助鎖住了鄭元天。

  刷的一聲,方雨竹收走兩塊藍瑩瑩的造化真晶。

  另一個方位,陳釣神果斷出動了,古樸的釣鉤划過長空,帶著暗淡的光芒,低調而樸質地纏繞住兩塊真晶,消失。

  王煊第一時間倒退,保住老陳,這才一接近,他就意識到,這種藍色晶石了不得,這是真正接近真實的晶核,對他有大用!

  他心神震動,道:「如果吸收煉化,真有可能再次提升境界,這樣的話,即便回到現實世界中,我都不見得再怕鄭元天!」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