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殺得了絕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鄭元天一口元神血噴出去後,看了一眼遠處的王煊,眼神有些寒冷,這是他養的韭菜、肉豬,居然反弒他?

  在他心中,王煊早已被打上標記,天藥、不周山的五色土、仙漿等,都一一供應出去,為的是什麼?

  有朝一日,他要仙轉魔胎,借那有特殊內景地的人重生,變得更強歸來!

  不止是鄭武練成魔胎功,他更擅長!

  這種大佬級人物,都精研各種典籍,尤其是他,對歷史上幾位有特殊內景地人了解的頗為深刻!

  他可不是像別人那樣,只是認為王煊很不錯,在踏足超凡領域的初期,開啟了稀珍的內景之界。

  他猜測,王煊在凡人時期,或許就已經開啟了,這才是他盯上這個人間年輕人的根本原因所在。

  他心中藏著焚天般的火熱之光,因為,他推演,這種人或許在神話枯竭後,或許還可以有作為!

  「你看,他的眼神太兇了,正在盯著我們呢,讓我深感不安啊。」陳永傑開口,心頭沉重,那個鄭元天絕非常人。

  「無妨,等待機會,我再去補刀,多給他來幾下,爭取打死!甚至,我覺得我能夠和他正面相抗!」王煊開口。

  在精神世界中,他手中的斬神旗威力暴漲,他充分估量過,真不怎麼忌憚對方。

  其實,他心底的壓力也很大,在這裡還好,有老張,有方雨竹,還有他最可靠的擋刀夥伴斬神旗,可以應付敵人。

  但是,到了外界,張道嶺和方雨竹若是離去,依照新約現有的五條規則,到時候鄭元天可以去獵殺他!

  到拉那個時候,誰能保他?

  超凡者相互間,只要不在現代城市中波及普通人,可以隨意狩獵與出手,沒有什麼制約,那就可怖了。

  「拼了,要麼幹掉他,要麼要我還得變強,不然的話,我們出去後就可能會死掉!」王煊低語。

  鄭元天絕對很兇,而且很有耐心,一直在放長線養著王煊呢,直到化身出世後,才準備收線。。

  不得不說,方雨竹十分強大,平靜出手,竟要將鄭元天打爆了,這是不想他後面摻亂嗎,要下狠手了。

  鄭元天駭然,他可是深知,女方士的各種戰績,看著端莊、秀雅,大方得體,是列仙中的頭面人物,但是一旦動了殺意,那可是專殺絕世高手。

  兩千餘年來,她一人平過先秦方士大動亂,也曾隻身赴約,滅過上古活下來的至強妖皇,至今未嘗一敗!

  這是要對他下狠手了?鄭元天第一時間扔掉了銀色面具,全身覆蓋黑色甲冑,連面孔都遮住了,武裝自己。

  同時,他的手中出現一條黑色的元神鎖鏈,比贈與鄭武的那條銀色的神鏈更強,嘩啦啦作響,像是一片黑色的星河,環繞在他的周圍,進行防禦。

  他真的緊張了,雖然說是化身,但是被擊殺後,對他影響還是不小的,主身也會跟著受損一些。

  在這個年代,神話要到盡頭了,所有人都在找出路,所有人都在盡最大可能的保存自身的力量。

  前方,光雨瀰漫,方雨竹無比神聖,沐浴神月之輝,蹚過一條金色的河流,像是一尊女戰神般,似從從先秦年代走來,變得完全不一樣了,身上浮現銀色甲冑,鏗鏘作響,她著甲了!

  此時,她是璀璨的,髮絲揚起,在銀白甲冑間划過,唯美中更有無邊的超凡力量在洶湧激盪,讓她變得威嚴無比。

  方雨竹一掌划過,天空都在轟鳴,都在劇震,術法蓋世,她簡單而直接,以四大金色竹簡中的一部為基,演繹出自己的方士領域,攻擊力無匹!

  嘩啦咯!

  鄭元天身前的黑色元神鎖鏈劇顫,化成的黑色星河轟鳴,不斷封堵,竭盡所能,對抗那划過天穹的潔白手掌。

  但是,他這條絕世異寶被震的劇烈抖動,崩的筆直,竟要斷裂了。

  喀嚓!

  方雨竹向前逼近,手掌斬落,黑色的元神鎖鏈直接被削斷一截,這讓鄭元天頭皮發麻,一陣緊張。

  這個姿態的女方士,讓他心生懼意,該不會是真要和他決戰,想殺他吧?

  「我攔擊你沒有別的意思,只為藍色晶石,不是為配合他們,我退出!」他開口了,向後退去。

  但是,方雨竹沒有收手,瞥了一眼紅衣女妖仙,雖然妖主以一敵三,但是還沒有性命之憂,還在激烈廝殺與對抗。

  方雨竹凌空向前走去,關於她有種傳說,一旦著甲,銀白甲冑必將染上敵血,不然不會收場。

  鄭元天見狀,全力爆發,不可能坐等對方屠戮,他各種手段齊出,只希望擋住這個女子,能夠全身而退。

  術法萬道,鄭元天周圍,漂浮起各色羽毛,都帶著血跡,然後快速旋轉,一瞬間,金翅大鵬、朱雀、金烏、白孔雀……齊出!

  這是禁術,萬禽戮仙功,失傳已久,是他整理各種典籍,自行推演還原出來的。經義再現的,全是最頂級的生靈,剎那齊出,萬種仙光綻放,要淹沒前方的女子。

  無論哪一頭神禽,都有驚人的根腳,任何一種成長到極致,都是讓列仙都要忌憚的兇猛禽類。

  一時間,各種禽鳴聲,震動了精神世界,無數的羽翼張開,向前撲殺,擠壓滿了虛空。

  「我……!」陳永傑驚嘆,震撼,這一幕讓他過去的話,估計會被秒殺,根本擋不住那種威勢。

  遠方,齊成道、祁連道、周青凰、顧明曦等人都出現了,無不變色。

  這就是他們和絕世人物的差距,即便目前在人間只差三四個小境界,但是,依舊給人絕望之感,難以對抗。

  陳永傑輕嘆:「讓人頭皮發麻!」

  王煊開口:「沒事兒,又不是在大幕後,你以為他真能駕馭萬禽,召喚出各種仙道猛禽嗎?想什麼呢,大多都是徒具其形!」

  他看的清楚,在精神天眼之下,看似無解的殺式,有跡可循,有法可破,他如果手持斬神旗衝上去,不會過於緊張。

  方雨竹眉心發光,一片金色竹林落下,像是天地本源靈根,刺透一切,落入萬禽間,將它們全都定住,竹林中羽化光雨飛舞,單方面屠殺!

  「羽化神竹,方雨竹!」遠方,魔四也來了,看著這一幕後倒吸冷氣,所謂的羽化神竹靈性至強,接連大道,銘刻經文,最為神聖。

  而在魔道古籍中記載,方雨竹就是盤坐在羽化神竹林中悟道的。

  數次碰撞,萬禽全被絞殺,女方士身披銀甲,全身甲冑鏗鏘有聲,踏著光雨向前,術法絢爛,將鄭元天封堵在有限的虛空中。

  絕世強者爭鋒,並不一定是要廝殺很久,有時候可能各自以最強姿態對抗的瞬間,就分了勝負。

  砰!

  鄭元天身上的黑色甲冑炸開了,被女方士眉心發出的一道光轟碎,她向前逼去,右手划過虛空,這次竟是斬道劍!

  一瞬間,無數光雨化成仙劍,從她四周向前飛去,密密麻麻,非常的耀眼,都在綻放仙光。

  鄭元天大喝,萬法齊出,領域撐開,烏光暴漲,他希望擋住對方這次無以倫比的攻擊。

  他的周圍,星光閃耀,黑洞浮現,吞噬仙劍,並且他的雙手之間,一片星河光輝浮現,向前轟去。

  眾人震撼,這些術法,如果在大幕中,一定是摧枯拉朽的,有可以捲動星斗的攻擊力,那是終極奧義。

  只是在這裡,有形,卻不見得能吞天納地,更多的是見到了那應有的聲勢,而沒有至強規則真實蔓延,這是神話腐朽導致的。

  轟!

  鄭元天近前,各種光交織,仙劍洞穿星空,劈碎黑洞,在噗噗聲中,在他震撼而又心驚的表情中,斬道劍將他穿透了,無數劍光從其軀體中冒出。

  噗噗聲響不絕於耳,他的元神之血衝起,他整個人瓦解了,被劈碎了,剎那被斬掉了元神。

  鄭元天被無數的仙劍貫穿,斬殺了?所有人都震撼了!

  「那可是某片大幕後的第一高手鄭元天,被我傾慕和敬仰的方仙子強勢擊殺了!」周青凰雙手捂心,驚呼出聲。

  「太強了,方仙子不愧是所向披靡的絕世強者!」連眼高於頂的魔四都在低語,露出凝重之色,他若是有機會成長起來,能走到這一步嗎?

  方雨竹收起落在虛空中的一堆藍瑩瑩的造化真晶,看著前方,道:「走到這個年代不已,好自為之。」

  她身上的銀色甲冑消失,踏著一道伴著能量光雨的神虹,橫空而去,降臨在紅衣女妖仙大戰之地。

  妖祖、齊騰、魔祖頓時警醒,不過看到她身上的銀色甲冑收起了,都輕出了一口氣,他們真不想血戰到底,毫無必要。

  「姐姐,好久不見你著甲了,依舊武威啊。快來,我們兩人將他們三個都打死!」紅衣女妖仙用最輕柔與好聽的嗓音,說著最具殺氣騰騰的話語。

  她身段有驚人的曲線,紅裙遮不住,無比驚艷,給人一種魅惑天成的美感,但是她也在散發殺意,聯合女方士,要殺那三人。

  「人前叫姐姐,不高興時,就在背後喊那女人……」女方士帶著笑意,沒有急著上前,她沒什麼殺意。

  「姐姐,殺吧,斬了他們三個!」紅衣女妖仙暗中聯合她。

  「又不是真身,殺了有什麼意思,藍色晶石收集一些差不多就行了。」

  ……

  另一邊,張道嶺一臉肅穆之色,在虛空中穿行,他為眾人演示了鏽銅鏡的正確使用辦法,單手掄動它,用力砸就是了,生生將老瘮王給夯爆了!

  原本常人看不到的瘮靈,但是在老張和銅鏡共發光的情況下,令老太空人顯形,可以見到,老瘮靈被殺的慘敗。

  不得不說,老張非常猛,似乎殺進了錯亂的時空中,一路砸到瘮王喋血。

  不過,老瘮王終究還是逃了,消失在莫名時空中,這種生物太特別了,很難觸碰與捕捉,更難殺。

  「給你個教訓,下次再敢在我面前冒頭,殺無赦。這些晶石算是你的買命錢。」他掂量著手裡的一大把造化真晶,還算滿意。

  「真強啊!」陳永傑感慨,他全程目睹了幾場激烈的大戰,現階段的他真的差遠了。

  「嗯?!」王煊驚疑,在遠處,有光雨蒸騰,先是浮現幾塊藍瑩瑩的晶石,接著鄭元天再現出模糊的身影。

  「沒死?!」許多人都吃驚,親眼目睹他被殺爆,無數仙劍穿身而過,已然崩解,居然又出現了。

  不過,很多人又快速醒悟了,想到了女方士最後的話語,說明她高抬貴手了。

  「方仙子,你是不是嫌棄老鄭不是真身啊,所以沒殺他?」張道嶺笑著開口,又不怎麼嚴肅了,不像一教之祖了。

  「我去幹掉他!」王煊低語。

  他很緊張,方雨竹不在乎鄭元天的化身,可是他怕啊。離開精神世界,回到人間後,老鄭若是發狠的話,隨時能幹掉他,奪了他的肉身。

  「戴上頭盔,安全重要!」陳永傑說道,將鎖魂鍾扣在王煊頭上,然後,他自己拎著釣線跑路了,衝到張道嶺近前,尋求庇護。

  這一刻,王煊身披放大的銀色獸皮書,頭戴銀光繚繞的鎖魂鍾,手持斬神旗,超越極限,像是破碎虛空般,掄動大殺器,闖了過去,轟向鄭元天。

  眾人吃驚,魔四、顧明曦、祁連道、周青凰都瞳孔收縮,他這是要隻身去殺一位絕世高手?

  「白髮,銀披風,這就像了,有那種無懼一切,敢與全天下為敵的氣勢了,王教祖幹掉鄭元天!」陳永傑喊道。

  月初,例行求下保底月票了,有的話月頭就砸來吧,感謝啊感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