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正奇相合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點點繁星,彼此連接,勾勒出一具模糊的身體,鄭元天漸漸重現,構建出元神之軀。

  等他徹底成型,怎麼可能?王煊就是這麼……講究,補刀到底,送佛到西,誰會等他完整的走出光霧。

  既然曾出手,那就一殺到底吧!

  他與斬神旗合而為一,身後的精神天地留下被犁過的痕跡,白茫茫氣浪翻騰,經過十倍速度的加持,他瞬間即至!

  砰的一聲爆鳴,金色網格蔓延,精神能量起伏,猶若驚濤拍岸,將鄭元天給砸在了下面。

  老鄭被女方士轟殺,原本就心頭壓抑,滿是陰霾,現在只感覺到背後天罡激盪,金光壓頂,元神……又要裂了。

  他一聲嘶吼,本就是絕世凶人,即便沒有徹底恢復,還在復甦元神之軀的過程中,依舊展現了他應有的霸道!

  一時間,在他的頭頂上方,出現一片近乎混沌的雷光,這是他吐出的一口先天元氣,化為雷霆,轟向敵人,這是他的天罰。

  落雷密密麻麻,一條條,一道道,混元物質成為瀑布,從虛空中激烈的降落,劈向身後的偷襲者。

  不過,他自身也沒有躲過斬神旗一擊,來不及了,他沒有想到有人這麼不講究,偷襲他這位就是高手。

  他被旗面交織的金色的紋絡轟爆了,當場破碎,流光四溢,沖向四方。

  不遠處,王煊頭頂上方,雷光四濺,響聲不絕,而後噹噹作響,他身體只是一個趔趄,稍微搖晃,就有追了下去。

  所有電芒,都擊中鎖魂鍾,他都沒有怎麼去躲避,就這麼硬抗了!

  鄭元天在前方再現,精神物質環繞,重塑元神之軀,結果發現……斬神旗放大,又轟過來了。。

  「你……」老鄭又驚又怒,這個潑才,妄想以弱擊強?似乎也不算是野望,剛才對方幾乎成功了。

  落雷沒打翻王煊,還這麼強勢殺過來,讓鄭元天眼冒寒光。

  「我頭鐵!」王煊笑著,這是赤裸裸的挑釁,掄動大旗又到了,像是掃垃圾般,旗面橫斬過來。

  金色紋絡構架出的恐怖超凡力量,如掃把,似天刀,橫斷精神虛空,力量磅礴而強大絕倫。

  鄭元天身影模糊,身體還未成型,但忍不了他這麼放肆,眼睛都立起來了,反手就是一巴掌,對抗斬神旗。

  而後他全身都有道紋交織,這是元天經中的禁術。

  嗡的一聲,精神天地都在共鳴,都在輕顫,那是精神物質在沸騰,元天鎖神術,以他自身為中心,一道又一道神鏈飛出,蔓延向王煊,想將他鎖住,並煉化!

  「你一個老男人,還想和我元神相連,滾滾滾,殺殺殺!」王煊身上披著的銀色獸皮書發光,鬼畫符轟鳴,進行防禦。

  當然,最好的防禦就是進攻,斬神旗斬破精神虛空,將鄭元天那隻大手震的崩裂,元神之血流淌,而後在慢慢瓦解!

  斬神旗連續掃出,震斷密密麻麻的神鏈,王煊可不想真被他的禁術擊中。

  不過,鄭元天殺氣騰騰,拼著受損一些,也想立刻拿掉他,大手被斬神旗轟碎後,並未倒退。

  他滿身放光,從身體中衝出的神鏈更多了,如一道道星河飛了出去,非要鎖住王煊不可,並且,他自身在凌空而來。

  「拼命嗎,我怕你?」王煊戰鬥意志強大,面對鄭元天一點也不怵,整個人與斬神旗共鳴,合一,直接就斬了過去。

  喀嚓聲不絕於耳,元神之光化成的神鏈被擊斷數十道,最後,王煊頭部發光,銀色漣漪擴張,更是當的一聲,如神鐘罩體,一頭撞鄭元天懷中。

  大旗與鎖魂**振,鄭元天被震的眼前發黑,元神當時就裂了,他眼底深處是無盡的寒光,但也很無奈,這是他麼什麼打法?

  他感覺身體劇痛,元神之光雖然束縛住了對方的銀色戰袍,但他也被這不成體系的戰法撞的胸口塌陷。

  接著,他面部也被對方的銀色頭盔狠狠地來了幾下,以頭撞臉,伴著宏大的鐘聲,銀色鍾波蕩漾。

  接著,旗面也纏到了鄭元天,開始絞殺他!

  在他冰冷而又不甘的目光中,他被撞碎部分元神,他即便再憤懣,也不可能意氣用事,不想以元神和絕世異寶持續對轟下去。

  「不服?我就是異寶多,頭硬,有敢一頭撞碎不周山的氣魄!」王煊振振有詞,睜開精神天眼,再去追殺鄭元天。

  他覺得,再來幾下的話,老鄭就被他打沒了,每次都幹掉對方一部分元神,效率已經很高了。

  「老鄭……吃大虧了,被他擊散部分元神。」連祁連道都快無言了,這個瘋子看的很入迷。

  那可是絕世高手,被王煊一頓又莽又粗糙的打法,給折騰的吃了大虧!

  「力夠強,可破萬法!」魔四在遠處自語,看的很清楚,王煊倚仗的異寶在這裡威能巨大,就是這麼莽,就是拼命三郎的架勢,讓技藝圓滿的「老師傅」鄭元天,一時間都沒轍。

  這就像是受傷的藝術家遇上了兵霸,誰和你溫情談技巧,毫不講道理,吊打就是了。

  周青凰和顧明曦彼此相視了一眼,感覺以後絕不和王煊動手,近身莽著殺也就罷了,還以頭撞胸,撞臉,身為負有盛名的仙子,誰受得了啊?

  這次,鄭元天若流光橫渡,在很遠的地方穩住,擺脫王煊,真正重塑了元神之軀,而後他殺氣騰騰地走來了。

  「真以為得到斬神旗就能殺我?外物是死的,從來沒有人可以倚仗外物無敵天下,滾過來!」

  鄭元天腳下發光,一頭金翅大鵬顯形,馱著他飛來,速度達到極致,釋放的威壓讓精神空間劇震。

  接著,他的頭頂上方盤旋著朱雀、金烏,共同長鳴,帶著一群仙禽,就這麼強勢俯衝過來,像是一顆又一顆大星,橫擊而至。

  附近,一些山頭都被震裂了!

  早先,他和方雨竹大戰時動用過這種術法。

  王煊沒含糊,挺身就殺了過去,自身與異寶合一,施展劍輪,瞬息間,成千上萬道劍光綻放,從全身迸發,而後又通過斬神旗加持,打了出去。

  在精神世界中,一切都是以精神物質為基,劍光萬道,無堅不摧,全部轟了過去!

  「他在硬撼鄭元天?」顧明曦驚疑。

  刷刷刷!

  劍光經過加持,威力暴漲,將一些仙禽斬爆了!

  但有些仙禽無損飛了過來,可王煊看都沒有看一眼,任它們撲落在身上,他的精神天眼看透虛實,那只是徒具其表的光霧,無攻擊力,只有聲勢。

  「鎖!」

  鄭元天冷漠,雙手結印,元神之光飛落,構建精神牢籠,想要將他鎖在當中。

  王煊一聲低吼,身體暴漲,旗面跟著極限放大,他施展釋迦真經中的法相天地,他渾身金光沸騰,和斬神旗一起擴張,整個人如同山嶽般,撐破了精神牢籠,輪動大旗就向下夯去。

  轟!

  下方的山頭炸開了,鄭元天都不得不躲避,眼神收縮,感覺很棘手。

  「這傢伙,怎麼每次見到他,都比上一次更強?!」黃大仙來了,在遠方盯著,心神都在顫。

  曹清宇輕嘆,仰頭望天,有些無力感,早先還和王煊有爭鋒的意思呢,現在他的心氣一下子沒了。

  周詩茜、陳妍、孔雲也都動容,那可是鄭元天啊,被人正面攖鋒,直接對攻!

  王煊的施展法相後,身體雖然變大,但敏捷未減,甚至更迅速了,右手摘下鎖魂鍾,轟的一聲,震出白茫茫的鐘波,直接將飛天而來的鄭元天轟的翻騰了出去。

  鄭元天仙道氣韻內斂,他突然從璀璨變得漆黑如墨,宛若立身在一口黑洞中,吞噬萬物,只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

  他橫空而來,吞食王煊溢出的元神之光,想要分多次絞殺,滅掉他的精神體。

  一剎那,王煊周身神光內斂,色彩斑斕,整個人氣質再變,他動用石板經文中的秘法,展現第二真形圖。

  當下,他也修煉到第二幅真形圖,元神內外,混元一體,宛若混沌般的物質蒸騰而起。

  此時,他似乎有不朽的氣息流動,越發的強勢了,鎖魂鍾懸浮在頭頂上方,自動護體,他雙手持大旗,轟落了下去。

  砰的一聲,鄭元天被從如同黑洞般的區域打出來了,旗面獵獵,絞碎那片漆黑區域。

  「不再是亂拳,沒有再去莽,正面相抗,他也能擋住鄭元天?」周青凰等人都動容了,這樣的表現就些嚇人了。

  王煊精研數部至強經文,自然沒有白耗光陰,真正激烈廝殺時,盡顯手段,在大對抗中很強勢。

  「你以為,你還是鄭絕世?在最初時,就被轟滅部分元神,現在還給我擺至強者的架子,我會怕你?殺了就是!」

  王煊喝道,這次動用金色竹簡中的秘法,元神如虹,展現羽化秘力,光雨滂沱,傾瀉而下,他沐浴無盡璀璨中,人旗合一!

  轟!

  精神能量氣浪爆鳴,扭曲虛空,他一衝而過,將鄭元天用旗面劈開了,並且這次他猛力搖動大旗,要徹底絞殺鄭絕世!

  鄭元天咆哮,這個韭菜要變異成大樹?他驚怒交加,然後又有種無力感。被女方士斬殺,又被王煊早先莽著打,擊潰了他部分元神,他的道行掉了一截,確實很虛弱,力不從心了。

  他佯裝要飛走,但轉身的剎那,被旗面劈開的身體,卻又猛的朝後靠來,元神之光要撞進王煊的身體中,他想施展魔胎大法中的部分真義,從元神開始占據對方的一切!

  在此過程中,他不惜付出很大的代價,以元神之光鎖住斬神旗,被不斷消耗。

  許多人都驚呼出聲,鄭元天太兇猛了,這是要在絕境中反殺王煊嗎?

  當然,也有很多人露出異色,那可是鄭絕世,他竟被逼到這一步,近乎是玉石俱焚,以元神融入對方,拼死一戰。

  王煊臉色冷漠,周身,萬道劍光迸發,再次化成劍輪,同時不斷震動斬神旗,消融對方的元神。

  鄭元天無所畏懼,元神如烈日,硬抗這一切,不止如此,還震動了半空中的鎖魂鍾,將它也擋在了外部,不能落下。

  他要絕殺王煊,給他一個教訓,身為魔胎的養料,最終的命運不會改寫,他的元神如利劍,背靠著過來,就要射入王煊的軀體中。

  萬劍齊鳴,全部斬在鄭元天身上,絞殺他不少元神物質。而且,突然間,王煊眼底深處有莫名的紋絡交織,鎖虛空,短暫束縛了他。

  噗!

  無聲無息,他的右手中出現一根鐵釺子,從下方刺進了鄭元天的身體中。

  「我……」鄭元天痛苦的呻吟,想詛咒。

  他背靠過來,消耗大量元神,抵住了斬神旗,定住了鎖魂鍾,結果最後關頭,他還是痛的忍不住低吼。

  很不體面,他被一根大鐵釘般的尖銳利器,從後面給釘住了。

  遠處,陳永傑驚嘆,道:「子曰,我曰,老張曰,鄭絕世被從後面扎爆了,看著都疼啊!」

  老張就在他身邊,聞言瞥了他一眼,道:「閉嘴,我沒那麼說。」

  眾人都瞠目結舌,剛才還在堂堂正正,大決戰呢,結果最後一擊,卻是畫風突變。王煊給了鄭絕世一鐵釺子,從屁股上刺進胸膛里,攪了兩下,讓他的元神裂開了。

  那鐵釺子,居然這麼厲害?

  轟!

  王煊揮動斬神旗,將鄭元天消耗的差不多的元神徹底卷在當中,猛力一震,噗的一聲絞殺了,化光,化劫灰!

  頓時,一些藍瑩瑩的造化真晶落下,被王煊全部抄在手裡,他絕殺了鄭元天!

  月初呼喚下月票,感謝各位書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