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時空錯亂酒吧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似乎昨日重現,白夜妖皇心神都在顫,同時他憤怒無比,當年,就是這個女子單人強殺他們四大絕世。

  那時,她才嶄露頭角,成為新晉的至強者之一,結果就壓制了上古數位皇者,終結了那個時代。

  白夜元神之血飛濺,整個人都彎曲了,被那隻如同天穹般落下來的潔白手掌下壓,一如當年,讓他要窒息。

  他滿頭銀髮像是瀑布般激盪,銀白瞳孔如刀鋒,他雙手托天,一頭巨大的銀狼從他身上衝起,磅礴無比,占據了整片天空。

  一時間,白光沸騰,銀狼咆哮,像是在與命運大對抗,仿佛要重開天地,混元物質蒸騰而起!

  空間模糊了,塌陷了,在他恐怖的超凡力量下,時空要被銀狼撐爆了。

  方雨竹容顏未改,仿佛從舊時光中走來,自上古末年邁步,跨越到這一世,全身覆蓋鋥亮的甲冑,每臨近一些,就會讓這裡塌陷一些。

  白夜咳血,被進一步壓制,他怎能甘心,昔年一戰的景象又要重現嗎?

  一聲懾人心魄的狼嘯,狼體龐大無邊,銀色狼毛根根發光,並開始化作銀色紋理,狼身依舊在變大,占據滿天地。

  這是他的元神法體,被逼浮現了出來。

  砰砰砰!

  一道又一道銀光衝起,那是比仙劍還可怕的攻擊,白夜滿身銀色狼毛衝出符文光束,等同於上古妖皇劍齊出,齊刷刷,衝破天宇。

  數以萬計的銀光,難以數清,漫天都是雪白的劍,密集到讓人產生恐懼感,充斥到了天地中每一寸空間……

  無邊無沿,數之不過來劍光大爆發,他在血拼,要斬碎那隻潔白的手,要將方雨竹絞殺,他不想昨日敗亡的景象重現。

  空間朦朧了,崩塌了,被無數的妖皇劍貫穿,白茫茫。

  張道嶺都略微蹙眉,覺得上古妖皇名不虛傳,確實厲害。

  冥血教祖也是一驚,暗嘆不愧是絕世妖皇,上古的巨擘,再現於世後,依舊給人這麼凌厲無匹的驚悚感。

  方雨竹沒打算和他消耗下去,出手便全力以赴,碰撞就分勝負,她身上銀色甲冑鏗鏘轟鳴,如同無敵的女戰神臨世。

  她的雪白手掌,有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宇宙的恢宏之感,上來就是碾壓。

  轟的一聲,無邊符文落下,自她雪白晶瑩的掌紋中飛出,震斷漫天的劍光,就這麼一掌轟落,便震的龐大的銀狼怒吼,滿身是血,翻滾了出去。

  銀狼嘯月,這是元神法體形態,在這片被輻射的血月土地上,白夜得到明顯加持,愈發龐大,撐開天地,超物質茫茫無邊,繚繞著他。

  一時間,在龐大的狼身外,銀光化成了星體,星河交織,繁星點點,日月橫空,妖皇法體像是立身在大宇宙中!

  當年一戰,給他留下了噩夢般的陰影,現在,他無論如何都不想再重新經歷一遍。

  白夜妖皇挾一片星系,帶著漫天星斗,仰首咆哮,吞天納地,在這個枯竭時代,竭盡所能地動用殘餘的規則,要絞殺方雨竹。

  可惜,在方雨竹罕見的冷厲眼神下,他的一切對抗都註定無果。

  方雨竹的身前,交叉出兩道劍光,超越斬道劍的經義,紋理交織,如虹如劍,兩道光飛了出去。

  噗!

  白夜妖皇的元神法體被斬開了,大量的元神之光傾瀉,如血在流淌,所謂的星空,繁星,日月,都瞬息暗淡下去。

  接著,一隻瑩白的手掌覆蓋下來,頓時,讓所有物質崩滅,全部炸開。

  白夜妖皇,當年強大到讓許多人絕望,不然何以被尊為妖皇,是上古最為絢爛的強者之一。

  但是,現在,過去,所有場景,都仿佛匯聚到一起,舊時光重現,他和以前一樣,對抗不了方雨竹。

  他又一次被擊殺了!

  方雨竹之所以下重手,露出這樣濃重的殺機,一切都是因為,當年那個為她而死的人,就是被以白夜為首的幾人轟碎在她的眼前。

  突然,整輪血月都在轟鳴,輻射的力量暴漲,像是一個生物的眼球在簌簌睜開,有龐大的壓力穿透過來。

  「方雨竹,你不是要找我嗎,我在逝地,你來啊,找得到我嗎?!」那是白夜妖皇的聲音,虛弱而憤怒。

  接著,這輪血月超物質滾滾而涌,變得不同了,它竟是一條通道!

  「時空錯亂!我讓你這部分很重要的元神回不了現世!」白夜冷聲道,疑似在逝地的真身發狂了。

  剛才被擊殺的只是他降臨在此地的元神之光,其真身並未來舊土。

  從站位可以看出,冥血教祖絕對是逃生領域的超一流強者,他一直就在血月的邊緣地帶,現在一個翻身,就從這裡消失了。

  張道嶺手中的銅鏡發光,瞬發鏡光鎖魂術,一道光和冥血教祖連在一起,帶著老張一起沖了出去。

  王煊反應倒是迅速,奈何,身在血月深處,剛駕馭起斬神旗,便被空曠而巨大的紅色通道吞了進去。

  方雨竹也在這裡,她沒有躲避,平靜地進入,就這麼殺了進來。

  天旋地轉,王煊有種暈厥感,時空紊亂,在血色通道中穿行時,天空倒垂,大地上懸,甚至看到逝地,看到一頭山嶽般巨大的銀狼真身被四根柱子插在地上的畫面,滿地是血。

  接著,他看到大幕,看到宇宙深空,看到各種戰艦。

  他和方雨竹像是穿過了層層疊疊的混亂地界,這是要到哪裡?

  終於,他穩住身體,不再搖晃了,並且開始沿著一條迷霧通道降落,要進入一片未知之地。

  「我們到了什麼地方,逝地嗎?」王煊問道。

  方雨竹恢復平和,沒有那種冷冽的殺氣了,平日她大多數時間都掛著笑容,很容易拉近與人的距離,產生親近感。

  「或許是逝地,或許是未知處。」方雨竹告知,她笑了笑,美麗面孔上呈現的文靜,柔和,給人前路沒什麼大不了的感覺。

  王煊無言,為什麼?他可是男人,居然在對方身上找到種安全感,不可原諒!

  「真是的,反過來了!」他搖頭。

  「你在說什麼?」方雨竹側頭看了他一眼,白皙的鼻樑挺翹,漂亮的眼睛清澈,直透人心。

  「沒事兒!」王煊打死不會承認,和她走在一起,居然感覺到了一種溫柔下的強大底氣,身為男人,決不能揭示。

  他趕緊轉移話題,道:「如果是逝地,來到他們的大本營,會不會很麻煩?有各種不可預測的危險。」

  方雨竹平和地說道:「無妨,如果是逝地源頭,我可以和大幕中的我共鳴,借來偉力,如果是普通超凡輻射之地,那先走走看吧。」

  王煊訝異,大幕和逝地源頭可能相通,有某種聯繫?

  終於,他們降落而下,仿佛是從天外到來,走出迷濛的通道,出現在一片各種超物質混合在一起的地方。

  天地蒙蒙,像是混沌般,分辨不清遠處的景物。但是,近前讓王煊頗為震撼,是一艘巨大的母艦。

  不過,它生鏽了,艦身大面積的腐朽,應該是無法啟航,沒有辦法遠行了。

  「這是哪裡,我們還能回去嗎?」王煊吃了一驚,莫名就到了這樣不可預測的大環境中。

  這裡是逝地嗎?和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停著龐大無邊的鋼鐵巨艦,超物質,神秘因子,混元之氣,都在這裡瀰漫著。

  「借我……一件戰衣。」方雨竹開口,她露出異色,而後又漸漸平靜,這是在防備著什麼嗎?

  她其實有元神內甲,但是,現在她並不想這樣走進去,不願元神之軀暴露,是有所覺嗎?

  王煊立刻遞給她。

  銀光閃耀,銀色獸皮書變大,披裹在婀娜的身段上後,宛若一件另類的潔白長裙,很有美感。

  王煊不得不承認,比他會穿多了,他穿在身上時,將自己包的像粽子,像是來自原始部落。方雨竹簡單披上後,肩頭打結,束腰,下方裙擺飄揚,居然有現代層次的美感。

  他一陣無語,默默將燒出兩個窟窿的金色獸皮,效仿對方的手法,穿在自己的身上,似乎也順眼多了。

  這裡很特殊,有龐大的古老母艦橫陳,也很適合元神在這裡活動。

  很快,兩人就感應到了旺盛的生命波動,母艦那裡有人,隨著他們前行,在一片迷濛區域看到入口。

  這裡很熱鬧,有不少生靈出入。

  「歡迎貴客來到時空酒吧。」艙門前,一個貓女笑的很甜,毛茸茸的耳朵俏皮的動了兩下,請兩人入內。

  什麼狀況,逝地這麼好客嗎?王煊一頭霧水,來到這裡後,他閉嘴不說話,避免露怯,只是淡定的點頭回應。

  「貴客,請往裡走。」隨著進入金屬艙,裡面變得十分開闊,每隔不遠都會有人熱情的打招呼。

  這和王煊想的完全不一樣,沒什麼殺氣,非常平和,而且很有現代感。

  道路很長,裡面很大,進入一個燈光明暗不定的酒吧中,吵鬧的音樂剛結束,恢復成悠揚舒緩的曲調。

  王煊只看不語,鎮定的觀察,他心頭不平靜,這裡的生靈很強,甚至可以說極強,沒有低層次的超凡者!

  同時,這些人穿著都很個性,大多都是類現代的服飾,甚至更前衛一些,熱褲,露臍短上衣等,十分常見。

  但也有穿著黃金戰衣的人,神武不凡,像是天神般不可接近,有種大威嚴。

  也有頭上插著與羽毛,如同從部落中走出來的年輕酋長,臉上塗抹的花花綠綠。

  真是個古怪的地方,這確實超乎他的預料,從來沒有想到過,和逝地有關的神秘之地會這樣。

  「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我生平見過最美麗的姑娘,請問你是來自大幕後的天仙嗎?還是來自其他地方,我能邀請你跳支舞嗎?」

  一個留著銀色短髮的青年走來,穿著休閒夾克,人確實很俊,但這種搭訕不怎麼招王煊待見,那麼的大眼睛,沒看到有他陪在方雨竹的身邊嗎?各種燈泡就不要湊過來了。

  方雨竹微笑,在這半昏暗的柔和酒吧中,顯得無比動人,她大方的示意,自己身邊有男伴。

  王煊帶著笑意點頭,不過,心頭卻略感驚異,以精神天眼可以看出對方的部分虛實,這個男子實力很強!

  男子攤了攤手,禮貌地退後,然後走了。

  王煊注意到,這裡的任何人,哪怕是那些年輕靚麗的姑娘,都是大高手,沒有一個簡單之輩。

  「尊敬的先生,美麗的仙子,請問喝點什麼?」一個年輕的女子開口,很出塵,連侍者都超凡脫俗,仔細看,她竟然是一個穿著現代皮裙的……女精靈!

  感謝:叄生緣縱獵者,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