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一九八二年的北冰洋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看了又看,酒水單上的鬼畫符,很親切,似曾相識,但終究是負了它們,一個字都沒認出來。

  但他很淡定,瞥了一眼,便十分深沉地開口,道:「來瓶一九八二年的北冰洋。」

  他確定,沒人知道他點的是什麼,這裡並沒有舊土的人,再說,在舊土都停產一百多年了。

  既然不懂,又不好露怯,那麼就高深一點吧,他一副平靜無波的樣子,倒要看看這地方有多特別。

  果然,他這麼開口後,美麗的精靈小姐很疑惑,然後,露出羞赧之色,尖尖的耳朵輕顫,小聲道:「抱歉,您稍等,我查下。」

  周圍,也有一些人看了過來,那是……略微鄭重了一些的表情,尤其是看到方雨竹,摸不清她的深淺後,敬意更濃了幾許。

  王煊啞然,似乎這裡的確有些稀珍的飲品,時空酒吧如果都難以提供,也算是彰顯了部分實力,和背景有關,和道行有關。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裡……」精靈少女想解釋,真找不到這一款,很難為情,低下頭,藍瑩瑩的的劉海擋住了眼睛。

  王煊還是第一次見到精靈,這地方真是什麼高等微生物都有嗎?他身上還揣著個鵬蛋呢,別碰到鵬族人就好。

  「喏,隨便給我們上兩杯有特色的飲品吧。。」王煊開口,眼神在單子隨意掃了一眼。

  精靈少女很敏感,順著他的眼神,就要下單。

  方雨竹很自然地接過單子,溫和地開口,道:「月光年華,兩杯。」

  王煊微訝,她認識上邊的鬼畫符,以後必須得請教,無論是銀色獸皮書,還是養生爐中,都有這種文字!

  同時,她點飲品時這麼自然,對這裡似乎不陌生。

  王煊覺得,對方仙子了解的還是太少,一直當她是先秦人士,對現代社會不了解,現在看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種超脫世外的地方,母艦橫空的時空酒吧,她曾光顧過。

  「我點的東西有問題嗎?」王煊暗中問道。

  「你眼神掃過的酒,是以一株完整的天藥為主料,榨汁,添加一些高等奇物等,醞釀的天酒。」

  王煊聞言,一陣心驚,這地方有點邪啊,連天藥都能拿得出來,竟去榨汁釀酒,太離譜了。

  他警惕起來,他覺得,在這裡坐著的或許都是大佬,或者是至強者的親族,絕對沒有一個好惹的。

  方雨竹道:「沒什麼人會去點天酒當冤大頭,最高等的精神世界不好攀登,很多年都難以採摘到一株天藥,時空酒吧雖然不凡,但絕對不物美價廉,不賺個幾倍差價,怎麼好意思呢。」

  王煊趁機問道:「這裡是逝地嗎?」

  「逝地的一部分,多看,不要探究別人,這裡每個生靈都不弱。」

  有方雨竹在這裡,自然不擔心別人截聽他們的對話。

  「這些都是什麼人?」王煊不懂就問,難得一位至強者這麼好脾氣,他也就沒當自己是外人。

  錯過了這村,他以後找誰問去?難道和老張談人生,和冥血談理想?

  方雨竹認真告知,道:「我以前也只是誤入過這裡兩次,這裡每個人都很特殊,不會告知自己的來歷。毫無疑問,有逝地源頭的生物,也有瘮靈,但不要主動去問,也不要說出自己的根腳。」

  王煊聞言,點頭思忖,這裡名為時空酒吧,還真是有深意了,連活在錯亂時空中的瘮靈都能在此地真實出現,確實驚人。

  然後,他就有些出神了,看到了幾個穿著太空衣的人,愁眉不展,他不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人。

  但是,這樣的人不是疑似和未來有關,就是和沉淪在歷史中,和現實世界的交集,更像是平行宇宙的短暫交觸。

  「唉,被困很多年,回不去了!」一人輕嘆,無可奈何,帶著惆悵。

  「這種人很特殊,似乎和我們不在一個宇宙維度,他們在這裡顯形了?」王煊向方雨竹示意。

  方雨竹恬靜中帶著淡淡光暈,道:「嗯,他們不弱,當中有一人和鄭元天的實力相仿。」

  王煊無言,鄭絕世都成度量單位了?他提醒自己得努力了,什麼時候能夠站到這個高度?睥睨深空群雄。

  方雨竹補充道:「想得悉他們根腳太難了,他們守口如瓶。」

  王煊不解,道:「應該接近,甚至直接拿下他們啊。逝地,大幕,深空中的大勢力,對這種人一定要追查,可能涉及到完全不同的宇宙,或許能為神話續命!」

  方雨竹搖頭,道:「有人用強過,但是,換來的卻是他們如同泡影般幻滅,直接消散。」

  就在這時,酒吧高台上有人喊話:「各位,又一場精彩的節目開始了,想要參與競拍的,準備好了。」

  同時間,激昂的音樂響起,如痛上萬柄飛劍錚錚而鳴,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朝台上望去。

  這個酒吧非常大,在母艦中,占地很廣,有足夠的空間供給這些強大的超凡者活動。

  有人搬來一個巨大的鐵籠,放在高台上,當中關著一頭猛獸,蛤蟆般的皮膚,疙疙瘩瘩,灰撲撲,長相猙獰,像是章魚,但是每條觸手的末端都是三角形的蛇頭。

  它能有數十丈高,像一座肉山,很多蛇頭同時揚起,陰冷地注視著所有人。

  「各位,這就是還真獸,在宇宙深空中發現的,實力堪比上古巨妖,在它身體中,蘊含著特殊的晶核,有濃郁的接近真實的物質!」

  這番話語一出,頓時引發議論,時空酒吧中一片嘈雜。

  「它很珍貴,那顆星球上,也只發現不足上兩百頭還真獸,有想競拍的嗎?飼養好了,說不定可以源源不斷的出產那種接近真實的晶核。」

  頓時,這裡許多人交頭接耳,不寧靜了。

  王煊動容,他原本以為這個酒吧是給人放鬆的地方,有仙女等進行各種才藝表演,原來展示的是這種東西。

  有人開口:「這種還真獸雖然珍貴,但是根本沒法大範圍飼養,都是巨妖,需要多少人看守?再說,這種生物在原星球上都不足兩百頭,估計很難擴大族群。」

  台上的男子點頭,道:「嗯,我們如實說了情況,這位兄弟能一眼看出,也證明我們沒有欺騙的意思。感興趣的就競拍吧,畢竟,它體內的晶核貨真價實,在超凡枯竭的時代,對強者有不小的好處。」

  「比起競拍還真獸,我更對那顆星球感興趣,這種獸類為什麼能在那種環境中凝結出接近真實的晶核?」一位身穿黃金戰衣的男子開口,威嚴如天神,實力極強。

  台上主持拍賣的男子看起來是個青年,但是雙目深邃,顯然實際年齡不算小,開口道:「為了給超凡世界續命,我們的原則是,所有消息共享,不會隱瞞,那顆星球曾經有特殊的隕石殘塊落下,造就了還真獸。」

  許多人搖頭,更有人嘆息:「可惜了,超凡隕星劃破宇宙星空,雖然各地都有見過碎屑,但找不到源頭。」

  有人拍走了還真獸,要去仔細研究。

  「下一個節目,要聯動起來了。嗯,上一個神話文明,一位至強者的殘骸一具,雖然死的很徹底,但是研究他乾枯的血肉,說不定受到啟發,神話將亡,任何有益的可能,都彌足珍貴,不容錯過。」

  這裡真是什麼都有,各路人帶來的奇物可以彼此交換,也可以放到台上去拍賣。

  「下一個,這裡有從宇宙深處月精靈王朝廢墟中挖出來的一截根須,疑似月亮天藥殘根,你們要知道,有種傳說,月精靈王朝當年培育的天藥都接近真藥了!」

  「我要了,願意以某一消逝的神話文明留下的一篇至強經文交換。」

  「我以九凰飛仙爐交換!」

  「不值得,最多一年時間,超凡世界的餘韻就全部崩潰了,即便是接近真藥的殘根又能怎樣,沒時間復活了。」

  ……

  王煊出神,這裡好東西真多啊,他都想競拍下來研究下,當想了想,還是算了,看著吧,這裡大佬過多,他競爭不過。

  方雨竹道:「我身上沒帶什麼奇物。」她暫時也沒有下場的意思。

  「轟隆!」

  突然,巨大的轟鳴聲傳來,整座時空酒吧都在劇烈晃動,事實上,是整艘巨大的母艦在搖動。

  「來了,各位,它出現了,果然要路過這裡,從此遠去。就看各自的運氣了,如果有所獲,說不定可以讓自身堅持的久一些,不至於在一年後慢慢歸於平凡。」

  台上主持拍賣的「青年」激動地喊道,接著又道:「時空酒吧也有個彩頭,一會兒誰收穫大,就送他一壺天仙醉,比之天酒的價值只高不低,你們都明白它的功效與非凡之處,我就不多說了。」

  說完,他就跳了下來,和眾人一起快速向外走去。

  王煊和方雨竹自然也在人群中,一塊出去,想看一看是什麼東西來了。

  母艦外,有很多生靈,不管什麼種族,現在大多都化為人形,一起向著迷濛的霧氣深處走去。

  然後,他們竟直接來到了星空下,前方,繁星點點,是浩瀚的宇宙,最遠處,幽暗而深邃。

  「轟隆隆!」

  巨大的波動,超凡物質濃郁到極致,甚至神話規則又都因此而出現了,不再殘缺,不再只有餘韻。

  只因為,遠處那裡有東西過來了!

  「超凡的根源啊,可惜,就要遠去了,消失了,從此絕滅!」有人慨然長嘆。

  甚至有人淚流滿面,雖然推演出來了,它會路經這裡,但人們卻無力回天,阻止不了它的遠行,消失,代表著神話腐朽到了末期!

  感謝:大明9524,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