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超凡的本質源頭出現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許多人怔怔出神,不止有女性,如銀亮長髮披肩的精靈族麗人在哭泣,還有硬漢,如坐在飛劍上的金剛白猿在低語,很多人都露出痛苦與遺憾之色。

  「可惜,時間不夠,不然的話,我們可以解析,說不定能認為造就出無限的神話。」一個青年開口。

  他很理性,黑髮黑眼,穿著白大褂,一看就像是科研工作者,其超凡實力也極強,大概率等於半個鄭絕世。

  在他的身邊,還跟著兩名活性金屬機械人。

  「它出現了,來到了這裡,能帶我們回家嗎?只是,長時間和它接觸可能會迷失,會被同化到死啊。」

  連穿著太空衣的幾個瘮靈,都在低語,悵然若失,盯著宇宙中那茫茫的光,既激動,又畏懼。

  那是生命之光,那是超凡的本質,那是神話的源頭,它浩瀚無邊,壯闊到驚心動魄,席捲蒼茫天宇。

  所有人都失神,都在觀望,所見是如此的恐怖,又是這樣的震撼人心,那是神話末期的軌跡,是腐朽的餘輝。

  連女方士的雙目都一眨不眨,關注那片絢爛的光……最強大的幾個生靈,甚至都有戰鬥的欲望了,至強者氣息流動,不再遮掩實力。

  王煊眯著雙眼,沒吭聲,他心頭很不寧靜,這種相近的生命之光,他曾經看到過,不是第一次相遇。

  「它過來了,各位,過激的行動雖然是在冒險,但是卻有可能撈到無盡的好處。」有人壓抑著情緒說道,心神都在顫動。

  「轟隆!」

  巨大的聲響,震耳欲聾,像是山崩的聲音,又像是大河決堤,似沖潰了無邊的高大山嶺,淹沒人間。

  所有人都心神顫慄,這可不是在一顆星球上發的大洪水,而是在無垠的宇宙中,席捲黑暗的虛空。

  可以看到,一塊又一塊翻騰著的隕石碎片,混合著濃郁到化成液體的超物質,奔騰著,呼嘯著,從這裡路過。

  「那就是劃破宇宙星空、墜落在一些生命星球上、演繹出神話的隕石碎片嗎?想不到在這枯竭時代,還能有部分大塊的,較為稀有的,遺存在世間,太浪費了,就要消失了!」

  有人心情無比低沉地說道,看著大浪,看著光芒絢爛的那片江海,從星空中橫過,茫茫無邊。

  當然,不可能都是隕石碎片,大多都是神秘因子,混合著各種超物質,色彩斑斕,屬於不同層面的超凡能量。

  除了這些超物質外,竟還有個別生靈顯蹤,不過早已死去了,其中一具冰冷如石頭,僵硬著,生前應該很強,看樣子接近是准絕世了,像是個妖聖。

  「各位小心啊,這片超凡光海,依舊在演繹神話,但是,卻也在同化我等,尤其是對於掌握規則的生物來說,尤為危險。」

  那個駕馭劍光、坐在龐大赤色飛劍上白猿開口,越強的人進入光海中可能死的越快,容易失去自我。

  「就像是大道遠去了,消逝了,我們忍不住親近它,臨近它,卻被它同化,招走,跟著一起消亡。」那個身穿黃金戰衣的男子開口,如同天神般,一頭金色的髮絲像是烈日般發光。

  穿著白大褂、如同科研工作人員的黑髮青年搖頭,道:「哪裡有什麼大道,陷入神話迷途的人,都是在自我催眠,一切都能以科學解析。」

  他補充道:「這片光海,就像是一塊超凡磁鐵,沿途吸引走了一切超物質等,嗯,你我這樣的強者,如同鐵屑,若是投身進去,自然難以掙脫,會被同化帶走。」

  「路不同,何必否定其他人的體系?」那個留著一頭銀色短髮、身穿休閒夾克的青年開口,曾搭訕過方雨竹。

  「有道理,能夠自圓其說,有完整的理論自洽,也可以那樣理解。」穿著白大褂的青年點頭。

  他們看著年輕,但是這裡真正年少的人不多,有妖聖級的強者,更有真正的絕世生靈,來頭都不小。

  「海中有天藥級的常青樹,你們看到了沒有?那疑似是上一個神話文明的殘留物,居然也被沖刷出來了,被它帶走!」

  有人吃驚,光海中好東西實在不少,許多人見到那半截大樹,被挖空了部分,製成藏寶盒。

  但它依舊帶著枝條和葉子,生機勃勃,並銘刻著神秘的紋絡,它與消逝的超凡文明有關,正在隨「海」遠去。

  「將它撈上來!」有人忍不住了,覺得那種天藥級的大樹本身就價值連城,再加上它裡面藏著東西,應該更為驚人,或許封著某個神話文明的精華遺產。

  終於,有人忍不住出手了,投擲出一桿超凡長矛,以精神為絲線,連著尾端,它在冰冷的宇宙空間中留下一抹流光。

  砰的一聲,響聲巨大,浪濤沖天激盪起來。毫無疑問,那個人很強,長矛投入海中,掀起巨浪,成功刺進天藥級的樹樁中。

  他快速向回牽引長矛,打算將樹樁收回來,可惜,砰的一聲,他和長矛間的聯繫突兀的斷了,精神絲線崩開。

  而他自身則一聲悶哼,倒退兩步,道:「好強,居然要同化我,想反過來將我拉進超凡光海中。」

  在酒吧中主持拍賣的男子提醒:「各位,掌握超規則的就不要亂出手了,很容易將自身陷落進去,死的不值。」

  超凡光海在遠去,會逐漸消逝,這不是它第一次被發現,三個月前,他們就合力推演出過,並找到相對應的地帶。

  今天,這是第二次見到它了。

  「當時,有絕世高手被拉進去,以元神中的規則的瓦解和崩滅,付出生命代價,向我們闡釋,我們才對它有所了解……」

  眾人都在點頭,沒人願意枉死,即便誘惑再大,也不能拿命去冒險。

  「相對來說,沒有修出規則的人,倒是勉強可以進去打撈神物,但也有一定的危險,要掌握好度。」

  然而,凡人或者凡鐵製成的機械人,也不能成功,畢竟,整片光海中都在激盪超凡力量,過於脆弱,又會被立刻撕裂。

  「各位,也不用心急,按照上次的經驗,它從這處特殊的節點遠去,需要數日的工夫,現在是湍急的前浪,不適合打撈,等光海稍微平緩一些更好。」

  王煊安靜的聽著,對這片漆黑宇宙中奔騰咆哮而過的浩瀚之海了解的更多了。

  他確信,自己看到過,當時在新星蘇城外的寒霧山,他站在山頂曾看到一片模糊的海遠去,那是殘影,更像是在無盡虛空中投影下來的,而這裡則更為真實,太清晰了!

  「這就是神話腐朽的最後的本質真相,如此生動的展現在我們的面前,是超凡光海帶走了一切,它在漸漸模糊,消散,直至徹底枯竭!」

  「生動什麼,殘酷才是真。理論上來說,它無聲無息地從大幕、從各大生命星球帶走超凡物質,讓神話規則失效,是要講平衡的,不能無故消失才對。在下游,或者在某個地方,它應該積澱下來,我們是否能夠找到?」

  一頭巨龍開口,屬於神聖系的,真龍的軀體,但也生有十二對如同天使般的光翼,威勢很盛。

  「找不到那個所謂的『下游』,不存在所謂的目的地,我們只能有限的推演出幾個節點,三個月後,六個月後,或許還能見到兩次,它在憑空蒸發,有可能會化作其他平凡的能量,也有可能將不在這片宇宙中了。」

  「其實,給我時間,我應該可以解析它,但是光海顯化出來的時間太短暫了,無法定位,不能模擬出它完整的運行軌跡。」身穿白大褂的青年最為遺憾,頗有科學狂人的架勢,恨不得衝進光海中。

  各方開始做準備,來的人大多數都是元神狀態,或者是分身,幾乎沒有本體降臨的,怕被人幹掉,或者意外殞落特殊時空中。

  因為,時空酒吧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再加上超凡光海,不時有絕世強者出沒,就算是最頂尖的強者慘死,也不算什麼意外。

  有人來帶了弟子門徒,那些人並沒有掌握規則之力,短時間內不怕那超凡光海同化。也有人自己分出一段元神之光,洗盡大道紋理,不留下一點規則符文,準備讓「低階的自己」去還中打撈。

  「儘量低調,不惹事,當然,也不用怕事。」方雨竹在和王煊說話,因為,王煊準備進光海打撈各種神物。

  方雨竹鄭重無比,道:「現階段,各方彼此間都很和諧,但是,一旦離開時空酒吧,就有可能伴著血雨腥風,至強者若是被人有針對性的狩獵,都可能會死,極其危險。這些先不管了,一會兒打撈時,也可能有各種狀況,你要小心。」

  隨著時間推移,大半日後,超凡光海漸漸平和了,不再那麼激烈的涌動,這個時候,有各種光蒸騰。

  甚至,王煊看到了熟悉的、接近真實的物質,比如一團紅霞,一片銀光,這讓他非常心驚。

  「不愧是超凡世界最後的餘韻,連這些東西都可以看到。」他心中自語,不久後,他甚至看到了各色的造化晶石!

  這就頗為驚人了,他必須得入海,去打撈,他有可能藉此讓自己在現實世界中突破,再次在去飄渺之地闖關時,應該會容易很多。

  「真期待啊,我要是在這裡找到各種接近真實的物質,突破到逍遙遊領域,以後不見得怕鄭元天了,再敢分出化身來惦記我的肉身,指不定誰是獵手呢!」他心頭有些激動了。

  他如果在這個時代成功踏足逍遙遊大境界,那麼在現實世界中,或許漸漸可以與方雨竹等人並肩而立了!

  「能否成為王無敵,這片超凡光海對我來說,至關重要!」

  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有人過來聯絡,都相當的溫和,即便是看起來長相很兇的生物,如綠皮神魈族的准絕世,這個老者呲著獠牙,儘量露出和藹的笑容,看著卻相當的猙獰,在那裡套近乎,道:「一會兒進了超凡光海,彼此照應。」

  接著,那個精靈族的頭領也來了,銀亮的長髮披散,尖尖的耳朵,這個種族天生很美,有空靈氣韻,她的眼神非常純淨,自稱是月精靈族後裔,和方雨竹打招呼,相談甚歡。

  王煊對她較為留意,早先,那個接近真藥的根莖,就是她們在出售,在酒吧中拍賣。

  一批又一批人走來,都很客氣,事實上,方雨竹也在主動和人接近,大方得體,笑語嫣然,和各方頻頻聯繫。

  「仙子。」那個留著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又來了,英俊面容上掛著笑,表示可以結盟合作,一起打撈神物。

  「阿大,阿二,和你們這個小兄弟到那邊去聊一聊,一會兒彼此多照料,我和仙子有要事相談。」銀色短髮的青年示意身邊的兩人,帶王煊到另一邊去談下海後的合作,他要親自和方雨竹談。

  不留意細節的話,或許沒什麼,還會認為他滿臉微笑,很是平和,但是,王煊卻感覺,這個強者真欠拾掇。

  他看出,這所謂的阿大和阿二絕不是銀髮青年的兄弟,大概率是其手下或者僕從,處在下位者位置上。

  結果現在,在銀髮青年的口中,很自然的將他歸類為阿大和阿二的小兄弟,還要帶他到一邊去談,這是在溫文爾雅的俯視,在禮貌性微笑中蘊含著輕慢,沒將他當一回事兒。

  最可恨的是,這個銀色短髮的大燈泡,反過來覺得他礙眼了,將他當成燈泡,要帶方仙子到另一邊去喝飲品,拉近距離。

  方雨竹面色平淡地告訴他,王煊是她的好友,要合作的話,身為同伴和好友,王煊自然也要在這裡了解清楚。

  「兄弟,你想怎麼合作?聊聊吧。」王煊呲牙,臉上的笑容都在發光,同時很大方的走過去,要拍他的肩頭。

  在距離還有一寸遠時,他又停下了手,只是在其肩頭上虛拍了兩下,因為對方是元神狀態,都是大男人,不想和此人真箇接觸。

  另外,這個人真的很強,疑似鄭絕世這個級數的猛人!

  短髮青年笑了笑,露出詫異之色,這個境界層次不高的年輕人就這樣和他稱兄道弟了?這是反擊嗎,自己升格上來了。

  他還真不好再讓阿大和阿二去同這個年輕人稱兄論弟了,不然也讓他自己降格。

  他聊了一會兒,就帶兩人離開了。

  「這個人有可能來自最頂級的逝地。」方雨竹盯著他的背影說道。

  「他的穿著很現代,竟源自古逝地之一?」王煊吃了一驚,按照徐福所說,逝地不少,但以八大逝地最負盛名。

  「誰和你說的,逝地內居住的一定是神話領域的復古生物?」方雨竹白了他一眼,這種姿態不多見,一剎那的風情,竟是如此的絢爛和美麗,吸引人的眼球。

  「對,我對於古代修士的定義過於偏面了。比如老張,穿的比誰都潮。比如方姐,青春美貌又靚麗,看起來比我還小。」

  聽他叫方姐,方雨竹瞥了他一眼,倒也沒給他糾正,道:「他很危險,若是有變,我和你一塊進入超凡光海。」

  「不用,在這海底,誰如果真敢下陰手的話,我覺得,我能對付。」王煊搖頭,不想讓她去冒險。

  遠處,那位科研人員正在看方雨竹他們這邊,露出疑色,道:「這麼特殊的元神,適合留下血脈啊,或許可以再續神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