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吞噬神話的深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頭大蜘蛛?黑乎乎,身上長滿鋼針般堅硬的長毛,它能有十五米長,飛速俯衝下來,八條蛛腿漆黑冰冷如矛鋒,刺向王煊,搶他手中黃金光騰騰跳動的造化真晶。

  在王煊的身邊,那個綠髮的精靈少女軟倒下去,挨了一鐵釺子後,元神之血飆出,止都止不住。然後,她就歪脖子了,眼神黯淡,死在海底,被暗流沖走了。

  這麼不禁刺?王煊詫異,才一釺子而已,剛刺穿就斃命了,或許刺到元神核心印記了吧。但他沒有愧疚之心,對方為了奪真晶,先對他下了死手。

  他快速橫移身體,避開蛛腿攻擊。那頭巨型蜘蛛撲空後,急速旋轉間,竟造成暗流激盪,形成巨大漩渦。

  王煊皺眉,這麼龐大的蜘蛛居然是一個生物的元神,很強啊,不過沒有掌握超凡規則,並不能俯視他。

  瞬間,他掙脫黑色漩渦,然後御劍飛行,鐵釺子發出微弱的光,雖非激活的異寶,但是勝在堅固。

  哧!

  他在海底,身與特殊的「鐵劍」合一,和黑蜘蛛數次碰撞,起初對方還有大剌剌,想要像是打孫子般,虐殺他……

  結果,頃刻間,蛛腿被他刺穿了三條,讓這位蛛族的高手簡直不敢相信,他八腿神蛛竟被一個毛頭小子傷了?

  這簡直像是夢幻般,有點不真實的感覺,他是誰?一位絕世強者的徒孫,時常可以聆聽到至強者講經。

  現在,他被一個小修士捅傷了。

  在廝殺的過程中,任它術法成片,蛛腿舞動成風輪,八桿黑色長矛密密麻麻的向前刺去,都沒用,它吃癟了。

  面對他的攻擊,對方只有那麼一招,一釺破萬法,簡單而粗暴,那鐵釺子真是邪了,刺透光幕,擊潰術法,刺穿他的大長腿,扎向蛛身,讓他痛的面孔扭曲,渾身冒血,元神劇痛難忍。

  最終,他逃了,忍無可忍,擋不住鐵釺子,被刺的元神上滿是窟窿,都觸及到他的核心印記了。

  然而,王煊沒有打算放過他,最後關頭,人劍合一,斬道劍秘篇盡出,像是扭曲了時空,速度超越常理!

  王煊以體外的金色獸皮阻擋,硬挨了他大長腿的兩次猛烈刺殺,自身持鐵釺子穿透它龐大的頭顱。

  八腿神蛛慘死,元神瓦解,被超凡光海同化,隨海而去。一塊綠瑩瑩的造化真晶墜落,王煊一把接住,十分滿意,這將是他晉升逍遙遊大境界的「資糧」。

  不止是他這裡,別處也在上揚對抗,有血腥殺戮,一旦有奇物被發現,都會引發激烈的爭奪。

  超凡光海遠去,沖刷出來很多了不得的東西,有些器物都不屬於這個神話文明,讓絕世高手都動容。

  半日後,王煊一共得到了六塊造化真晶,接近真實的濃郁物質不斷被他的元神煉化,大境界關卡在持續鬆動。

  「十三塊……造化真晶?!」他眼神冒神霞,非常激動。

  在前方的深海中,散落著一堆晶石,墨綠色、深紫色、銀白色、金黃色……簡直是五光十色,太絢爛了,那種色彩讓人迷醉,想親近它們。

  王煊確信,這麼多塊超級造化真晶被他的得到並全部煉化的話,他應該可以破關了!

  但是,距離有些遠,他要是貿然闖過去,有可能會超凡光海沖走,再無法回頭,會死在大退潮中。

  王煊衝出超凡光海,第一時間和方雨竹聯繫,反正是自己人,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對他來說,下方有寶藏,必須得拿到手。

  方雨竹點頭,道:「關鍵時刻,我以精神絲線牽引,為你定位,短時間不會被同化,你把握機會。」

  廣袤的宇宙,深邃的星空,超凡光海洶湧,遠去,讓人見之元神都在輕顫,共鳴,這是超凡的最後餘輝。

  撲通一聲,王煊再次下海,深入到了危險區域,那一堆晶石在隨暗流而動,他感覺到了一道精神絲線纏繞上了自己,不去多想,極速接近晶石。

  「哈哈,造化啊!」

  阿大和阿二適時出現,在後方笑著,並且毫不猶豫的出手了,他們不敢過去,隔著很遠襲擊,直接在海底攪動起激烈的暗流,衝擊王煊。

  這完全是損人不利己,自身都險些被湍流的光海沖走,只為干擾王煊,讓他丟掉性命,隨大潮遠去。

  「你們兩個找死!」王煊怒了,他已經夠低調了,沒有主動招惹任何人,都是在被動防禦,結果還是有人一而再地主動襲擊他。

  他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善良了,沒去針對他們,反被找上門來。

  關鍵時刻,方雨竹的精神絲線將他拉了回來,他快速撈起十三塊晶石,向著近海處衝去。

  顯然,即便強大如方雨竹,也不可能讓化成如絲如縷的精神始終沉浸在光海中,快速退去。

  她需要用斬道劍,斬去那沿著精神絲絛衝擊過來的超凡光海之力,她若是被同化,問題會非常嚴重,在岸上都一樣會爆開,解體。

  不過好在此時王煊游離了危險區。

  海底,阿大阿二嘿嘿地冷笑,再次干擾,聯手製造恐怖的超凡暗流,將王煊向深海中轟去。

  最為關鍵的是,一聲龍吟極為恐怖,震的海底動盪,翻騰不止,一條神聖巨龍張開十二對羽翼,擺尾而過。

  它給王煊造成巨大的困擾,剛對抗完阿大和阿二的他,還沒有徹底回歸近海,就又被巨龍吐出的光束轟中。

  他整個人在海底橫飛了起來,隨波遠去,身體劇痛,這頭龍強大懾人,在岸邊上就看到過它,是位絕世高手。

  神聖巨龍分化出一部分元神之光,來到海底,雖洗去超凡規則紋理,但依舊極強,一般的生靈沒法和對它對抗。

  這一擊,力道巨大,換個人就被它轟碎了,會元神消亡,王煊硬抗下來,體外金色獸皮獵獵作響,即便如此,他的嘴角也溢出元神之血。

  他太被動了,在危險區域邊緣被襲擊,又一次落入深海,想反擊都難。

  轟!

  那頭巨龍擺尾,它擁有真龍的身體,以及類似天使般的羽翼,神聖而璀璨,在這片光海中算是霸主,這裡尤為適合它,攪動起的大浪衝擊的王煊陷入絕境中,離岸邊更遠了一些。

  並且,王煊剛才抓起的十三塊各種色彩的造化真晶被震落出去七塊,被那頭巨龍張嘴間,都給吸附了過去。

  真正是龍歸大海,它在那裡先天不敗,占盡優勢。

  王煊身體發光,化成劍輪,並且雙目射出絲絲縷縷的紋絡,鎖定岸邊,他在強行回歸,要脫離這裡。

  嗖!

  關鍵時刻,方雨竹再次施法,精神絲線迅速出現,再次纏繞在他的腰上,帶他脫離最危險的深海區域。

  轟!

  那頭神聖巨龍盯上了王煊身上的造化真晶,再次沖了過來,翅膀展開,要震斷方雨竹的精神絲線。

  王煊在亂流中,隨著汪洋起伏,幾乎要被捲走了,身影在遠去。

  但方雨竹實力至強,抵住同化的危險,精神絲線不斷加固,強行將他拉了回來,成功帶到淺海區域。

  「不錯啊,這都能活下來,沒有被捲走。」阿大和阿二的主人、那個銀色短髮的青年出現,笑了笑,在虛空中一斬,要切斷方雨竹的精神絲線。

  方雨竹提前預感到了,瞬間斂去那縷精神。

  轟!

  海底,幾乎是同時間,巨龍衝到,猛攻王煊,要搶走他剩下的造化真晶。

  與此同時,銀色短髮青年也微笑,臨近這裡,悍然出手,隻手遮天,銀光澎湃,接連重擊。

  王煊很強,但他現在面對這兩大強者共同阻擊,身體徹底失去平衡,被兩人打出的漩渦捲走,被浩瀚的光海沖向下游。

  「謝謝啊,送我造化真晶。」銀色短髮青年一把抓住王煊落下的幾塊色彩斑斕的晶石,收了起來。

  神聖巨龍也吸走了幾塊,一擺尾,去了其他地方尋找目標,它和銀色短髮青年彼此間不願對上。

  ……

  王煊遠去,隨著汪洋卷向更深處,他擦去嘴角的元神之血,被兩大絕世高手的化身阻擊,讓他陷入絕境中。

  他極力向沖向海面,但是,光海深處的同化之力、牽引之力驟增,比近海那裡可怕多了,已經束縛了他,使他難以掙脫。

  最為可怕的是,超凡光海最深處,像是有神話黑洞般,吸引一切和超凡有關的物質,連他這種沒有掌握規則的人都受到影響。

  王煊竭盡所能的掙扎,對抗,元神之軀發光,仿佛烈焰在燃燒,他向岸邊方向衝擊與游去。

  但是,水下,光海深處那股牽引力太恐怖了,拉著他仿佛要進入光海中的深淵,他離海岸越來越遠了。

  按照這個趨勢,他必死無疑,回不去了。

  「哇了個唧!」王煊心中鬱火難熄,憋了一口沉重的悶氣,被那頭龍還有銀髮青年打入絕地,想報仇都沒機會了。

  他拼死在海底以鐵釺子刺向各種物質,比如翻滾的腐爛戰艦,巨大的神鐵塊等,想穩住自己,不被拉走,但沒有用,連那些巨物都在被牽引向光海中心,向死亡接近。

  他都要力竭了,元神之軀搖動,光芒不斷騰起,奈何,深海中的力量不可對抗!

  他想補充體力都不行,不僅手中的造化真晶丟失,連身上早先找到的那幾塊,也被銀髮青年和巨龍打中身體後,墜落了出去。

  「我竟要死在這種地方,真是不甘心啊,太憋屈了。」一瞬間,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很多人。

  「我還沒有娶妻生子,還有很多遺憾,還有人在等我。我發現了虛無之地和隕石路,我還想看一看它們的後面有什麼,我才二十幾歲啊,風華正茂,我還想重塑神話……」

  他各種念頭都有,亂七八糟,不甘心的對抗光海的引力。

  最後關頭,他也想到了兩個元兇,銀髮青年將他打落深海後,分明帶著嘲笑,還有那頭龍,臨去前冷漠中滿是不屑,在蔑視他。

  砰!

  終於,王煊被卷向光海深處時,撞上了幾塊晶石,他趕緊撈到一塊,吸收接近真實的超品能量。

  但是也依舊於事無補,他無法掙脫,無法逃離,吞噬超凡和神話的深淵仿佛真的存在,引力在增加,他的元神都在轟鳴了,再這麼對抗下去,他可能會直接解體而亡。

  「這是……」

  當被衝擊到很遠的下游,進入深海後,他見到的奇物越來越多,偶爾有大量晶石像是魚群般游過,很密集,太吸引人了。

  前方,色彩斑斕,竟有很多巨大的氣泡,當中蘊含著更加接近真實的物質。

  王煊心頭一動,他看到了某種熟悉的恐怖物質,巨大的氣泡中,紅色雲霞如烈焰,如雷光,在那裡洶湧。

  這和他在虛無之地見到的紅色霞光相近,十分暴烈。

  不止一個巨大氣泡,而是成群成片,紅霞成片,當然也有其他超品物質。

  「冒險一搏,引爆它們!」王煊發狠,準備拼了,想打破這片區域的平衡,衝出光海,只要離開海面,一切就都好說了。

  他沖了過去,揮動手中的鐵釺子,猛力攻擊,破開這些巨大的汽包,不同的烈性物質瞬間衝出,一旦碰撞在一起,必然要爆發。

  其中那種紅色物質沒有辜負他,果然和在虛無之地所見的性狀相仿,被激活後,簡直似雷霆海般。

  他趕緊用金色獸皮蒙住全身,換一個人的話必死無疑,會被這種濃郁到極點的紅色燒死,劈死。

  它像是至高火焰,又像是雷澤,只需要少許,觸及人體,就能使之化成劫灰。

  「那是……」王煊打破這裡的平衡,即將引發滔天巨波,驀地,他瞳孔收縮,看到了無比神聖與璀璨東西。

  「一定要攫取到,帶回去,回頭我就能突破,去找那頭龍和銀髮青年報仇!」他冒死沖了過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