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破關的王教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是一團金色的造化漿液,神聖無比,如同一輪大日在升騰,在氣泡中緩緩流動,接近真實的濃郁物質吸引他的雙目移不開。

  造化真晶堅硬,需要他慢慢煉化才能汲取,但這團璀璨的造化真液還沒有凝固,可以直接吸收精華,都不用去磨時間,便能加速修行。

  王煊冒死接近,想帶著它一起衝出海面,若是得到,說不定很快就可以突破,回頭就能去報仇。

  一大團,能有水盆那麼大塊,被他追上了,快速收進金色獸皮中。璀璨的金霞將他的元神都映照的一片通明,絢麗,光雨紛飛,極其祥和,讓他全身舒泰,感覺要要飛升了。

  紅色物質太暴烈了,一旦激活,頓時讓這裡的光海捲起巨波,根本無法平靜下去,再加上其他各種能量衝擊,彼此相遇後,像是火山噴發。

  這片海下如同天崩地裂,發生大爆炸,滔天巨浪捲起。

  王煊將自己「捂」在獸皮中,依舊被衝擊的元神欲裂,這種能量爆發太劇烈了,超凡的浪濤打向了高天,拍擊向星空。

  幸虧,他最後關頭捕獲了那團金色的液體,整個元神都可以浸入,不斷吸取,治療傷勢。

  突然的大浪滔天,讓超凡光海下游起伏,打破相對的寧靜……

  岸邊,一道身影出現,銀色長裙獵獵,瞬間一縷精神絲線捲來,橫跨遙遠的距離,將王煊扯離深海上空。

  方雨竹跟到了下游,一直在追尋,在看到王煊衝出海面的剎那,第一時間將他接引了回來。

  超凡大浪起伏,這裡的動靜自然驚動了遠方的人,許多目光向這邊投來,雖然相距極遠,但海邊的人沒有弱者,可感知到。

  海下一個又一個大氣泡爆開,各色能量物質撞擊,越發驚人,超凡光海動盪。

  「咦,他居然還活著,被救回來了。」

  「他似乎從深海中得到了了不得的奇物。」

  一時間,很多人的目光移不開了,更有不少人在行動,迅速接近。

  原本各方都在爭奪奇物,在廝殺,海底不時有血腥事件上演,比如那頭神聖巨龍尤其喜歡撿便宜,等人收集到一些造化真晶後,它就會突然降臨,奪走別人的機緣。

  王煊從獸皮中出來,全身都被金霞淹沒了,擺明得到了不得的東西,成功將矛盾吸引了過來。

  許多人都不再暗戰與廝殺了,不少眼睛都在盯著王煊。

  此時,方雨竹如釋重負,長出一口氣,因為過往的經歷,她最不願看到的就是身邊的人死去,而她卻無力阻止。

  所以,相對而言,上古結束後,她身邊的人都很較為安全,很少有人敢激烈地去獵殺她信任的人。

  但是,這裡不同,大多數人都不認識她,現在那頭神聖巨龍第一個飛來了,帶著磅礴的威壓,龍吟震的超凡光海都在劇烈起伏。

  銀色短髮青年微笑,也沿著海邊走來,很平和,但是絕世強者的氣息流動,他顯然要出手。

  王煊蹙眉,這裡相鄰超凡光海,導致神話規則再現,每一個人在岸邊都很強,有真正的絕世之威。

  他嘆息,道:「看來,我只能呆在海里了,這片光海不消退,超凡規則不徹底跟著遠去,我不適合出來。」

  「我分化出一部分元神之光,和你一起進入海底。」方雨竹說道。

  王煊搖頭,道:「不用,方姐你在岸上坐鎮,對付正主。我在海中突破,然後去狩獵他們分化出的元神之光!」

  他提醒方雨竹,岸上的強者不少,別被人圍獵。

  「我不會有事,有斬神旗在手,即便被人圍攻,也不會有意外發生。

  方雨竹對自身的狀況並不擔心,只是怕他在海底出事兒,畢竟大多都為強者分化出去的元神之光,不僅實力強,經驗更老道。

  王煊雖然出色,但要面對可能是逝地出來的生物,或者瘮靈,亦或者絕世強者分出的化身,局面危險。

  「沒事兒,我馬上就要突破了,在海中,無人敢動用超凡規則,誰殺誰還不一定呢,再說,我還有斬仙劍。」王煊晃了晃手中的鐵釺子,很乾脆,撲通一聲,躍進淺海下,因為敵人來了。

  岸邊氣氛微妙,頗為緊張,有人盯上了方雨竹,在暗中聯合,想對她下手。

  「各位,不要亂來!」張啟帆開口,身穿白大褂,自身雖然不是這裡的至強者,但是其身份敏感。

  轟!

  這個時候,海底沸騰了,那條巨龍太猛了,第一個衝過來了,要再搶王煊的金色造化漿液。

  「狗龍,你還上癮了,我早晚和你算帳!」王煊避而不戰,直接在海中遠遁,他覺得時間不會很久,自己就能破關,那道關卡晃動的越來越厲害了。

  同時,他有些不滿,他的回歸,居然幫了這些人的大忙,原本不少人都打生打死呢,結果都盯上了他。

  主要是,他現在太吸引人了,宛若立身在刺目的光輪中,所過之處,璀璨金色物質蒸騰,明擺著告訴別人,我現在很特殊,來吧,打我啊,獵殺我,奪造化啊。

  咚!

  神聖巨龍的這道分身雖然洗盡規則,但依舊強的懾人,迅速縮短距離,在光海中罕有人可以和它比拼速度。

  王煊吃了一驚,這才開始就要被追上了?

  「貓龍,這是在找死,一而再的想奪我造化,一會兒等著被剝皮吧!」王煊有意刺激它,分散其注意力。

  因為,他看到了那些蘊含紅色物質的氣泡,從深海中被那種大浪卷到岸邊部分。

  他一邊在快速煉化和吸收造化真液,加緊沖關,一邊在想辦法,必須放緩這條龍的速度,不然會被??它追上,會被這群強者圍獵而死。

  「鼠龍,來,我與你決戰!」王煊換著花樣,一口一個蔑稱,將那條巨龍引到了紅色氣泡區域。

  他的身影倏地劃出驚人的軌跡,引爆了那些紅色氣泡,雖然遠沒有深海的紅色氣泡大,但這種物質即便是少許,也殺傷力驚人。

  這裡發生大爆炸,巨龍翻滾了出去,龍血橫流,元神之光流逝,身體上坑坑窪窪,差點被炸斷,翅膀都被烤焦了。

  追下來的人都吃了一驚,這頭巨龍極其強悍,本體是絕世高手,現在化身居然滿身是血,龍角都斷了一根。

  砰的一聲,王煊遭遇重擊,那個留了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隱形匿蹤,欺身到近前,給了他一擊,震的他嘴裡發苦,元神之血流淌。

  不過,他拼著挨了這一擊,也成功將鐵釺子送到了對方的心口前,可惜,這人太強了,留下一道殘影,只是肩頭被刺破,飛了出去。

  下一刻,王煊引爆了這塊區域所有氣泡,趁亂遁走,繼續逃亡。

  那頭巨龍咆哮,滿身劇痛無比,翻滾過後,它身體發光,再次追殺下去。

  那個短髮青年帶著阿大和阿二,不緊不慢,也在跟著,大後方的人也一起追來圍堵。

  「沖關!」王煊很狼狽,拼命吸收耀眼的金色造化漿液,不斷在深海與淺海間游離,闖關,逃遁。

  「真不錯,這種造化物質效果絕佳,哪怕神話腐爛後,這種物質大概率也能保留部分超凡之力!」

  有人驚喜地說道,剛才王煊再次被人短暫攔住,被龍尾掃中,身上有點點金色物質飛落出去。

  「快了,趕緊給我鬆動,撬開逍遙遊境界的大關卡!」王煊低語,在逃亡中沖關,沒有別的選擇,唯有突破,才能改變局面。

  他確信,在這個特殊的地方,他一旦踏足更高的那個大境界,他不會懼怕這些人,將真正的改天換地!

  事實上,岸邊也爆發了大戰,超凡規則交織,更為恐怖,撼動了星空!

  但是,當光海蔓延,要去同化超凡規則後,絕世強者的氣息又都斂去了。

  關於幾部至高經文,關於各種前賢手札,王煊研究的足夠多了,現在他很急迫,不斷衝擊那個大關卡。

  他覺得自己吸收的那種金色造化真液不少了,大半都消失了,理論上來說,可以破關了才對。

  很快,他意識到,欲速則不達,心境不夠平和,在這種被人大追殺的過程中,他的精神波動太劇烈,和某些經文要義相衝突。

  「世間,只有我一個人,所見,所感,都是虛幻的,哪裡有什麼龍,那不過是我以黃泥捏的一隻爬蟲。」

  「哪有什麼銀髮青年,是我用肥皂沫吹起來的泡影,彈指即碎。」

  「更沒有什麼群雄,都是我在紙張上畫的土雞瓦狗,算的了什麼。」

  關鍵時刻,王煊動用那篇精神病重度患者的經文,沒有去鑽研其最高層次的經義,只是用來洗腦,催眠,讓自己靜心,不要焦躁。

  起初,它很有效果,讓他靜心了,那道大關卡也在不斷鬆動,仿佛要破開了。

  可惜,他被人追上後挨揍了,被巨龍拍了一爪子,被銀髮青年轟了一拳,被精靈少女射了一箭,被一個綠皮神魈呲牙笑著噴出的綠光打中心口。

  王煊痛醒,無法保持那種精神病重度患者的心態,再次艱難逃亡。

  「我又不是老張那種確診的精神病人,還是暫時不練那經文了。我就是我,以最強大,最真實的狀態沖關,無論是劇痛也好,被追殺也罷,真我如實承受,在這裡衝破一切阻擋,強勢突破!」

  王煊調整心態,他認為剛才練的精神病大法,是在逃避現實,現在他滿身是傷,元神之血灑落,他無懼,在真實狀態中體驗,強行沖關。

  到了最後,金色的造化漿液的精粹都被他快煉化乾淨了。

  就在這時,他聽到了體內有碎裂聲響,像是一道巨大的關卡龜裂了,破碎了。他停了下來,舒展拳腳,渾身爆發刺目的光,他終於突破了,體內轟鳴聲不絕於耳。

  王煊不再逃,體悟這種強絕力量涌動時的感覺,先後分別運轉幾部至高經文。

  「是逍遙遊大境界嗎?不管了,我的確打碎了那道堅固的天花板,衝上來了,成功破關!」

  王煊霍的轉身,面對追敵。

  剎那間,他留下一道殘影,撲殺向那個精靈族的高手,喀嚓一聲,直接扭斷了她的脖子,又震碎了她正具軀體,讓其元神之光爆散。

  瞬間,他撲向那條巨龍,殺了它一個措手不及,激烈的對抗,他手中的鐵釺子噗的一聲刺眼了它的一隻眼睛。

  神聖巨龍怒吼,渾身發光,暫時擺脫他,瞬移出去,在不遠處盯著他。

  「這種感覺,真不錯啊!」王煊低語,殺氣猛烈地爆發,他抬起頭,提著「斬仙劍」向前逼去。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