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生有悔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種新奇的體驗,讓王煊錯以為,自己從一個稚童長大,成為一個精力強勁的翩翩少年,如同新生!

  他全身上下,有極強的光束,那是最為旺盛的生機,元神沐浴在當中,真實體會到變強的充實感。

  對面,那頭龍一隻眼睛血淋淋,被刺瞎了,充滿了屈辱感,被它漠視並搶走真晶的人,竟傷到了它,其敵意濃烈的像是寒冬臘月大雪紛飛,冰寒刺骨。

  王煊和巨龍現在的感受,簡直是冰火兩重天,一個神采飛揚,戰意高昂,一個眼睛淌血,心中堵得難受。

  「這是一次質變啊!」王煊笑容燦爛,殺氣劇烈地向外擴張,像是潮水般衝擊四方的對手。

  他估量,自己元神升華了,超凡力量的堆積,引發了質的改變!

  精神之光在體外跳動,他自己都覺得有著用不完的力量,比以前強了一大截!

  其他人自然能夠感受到這種變化,都蹙眉,這種毛頭小子居然在超凡光海中破關,實力激增。

  「獨眼龍,是真男人就和我戰一場,害怕的話,就和那些女人一起上,來圍攻我!」王煊叫陣。

  神聖巨龍剩下的獨眼,目光更加冰冷了,敢叫它獨眼龍?實在是作死!

  許多人都神色不善,此地男性居多,竟都被他劃分為女人陣營了,這是在挑釁,進行群嘲。

  王煊被他們一起追殺,自然沒有什麼好言語,現在他有底氣,可以在海底和這裡的強者激戰。

  「獨眼龍,別哭了,來吧!」王煊持著滴血的鐵釺子,在那裡招手。

  神聖巨龍心頭殺意濃烈之極,被刺眼的眼睛在淌血,居然還被奚落為流淚,歷史上敢這麼作踐它的人都死了……

  一聲龍吟,清亮,有穿透力,像是重金屬在碰撞,而後震碎玻璃,掀起海中巨波,扭曲超凡時空。

  這頭龍殺來了,沒什麼好回應的,它只想一爪子捏死這個人類,它才能出一口惡氣,敢寒磣它,純粹找死!

  它是誰?本體為一頭血統最高貴的神聖巨龍,是真龍與至強巨龍的混血,位階在絕世層次。

  海底沸騰,到處都是龍影,水中儘是寒光閃耀的鱗片,鋒利的龍爪,還有那張口吞天般的巨口,十分可怕,更有刺目的術法在綻放。

  神聖巨龍火力全開,其攻擊力驚人無比,讓各個陣營的人都倒退了,怕被波及與連累。

  「你還怒了?偷襲打傷了我,搶走我的造化真晶,將我逼進深海危險區域,險些死掉,你還覺得惡氣難消?龍孫,我要剝了你的皮!王煊發飆。

  這頭龍洗劫並重創了他,現在反倒發狂,一副怒氣值爆滿,誓要殺他的樣子,真是豈有此理。

  王煊身前,以超凡之力凝聚出數萬支神劍,隨著他一聲輕叱,劍光密密麻麻,像是一片璀璨的「劍牆」,向前碾壓了過去,破對方炫目的術法。

  「每年為我上貢的超凡者,沒有一萬也有八千,諸神的後花園,我都隨意光顧。這片光海,凡我目光所及,便是我的領地,你撿到的都是屬於我的真晶,我自然要收回。對至高神不敬,你必將要承受無盡烈焰焚燒,洗盡罪孽,方能死去。」

  這頭龍一開口,就是那種盛氣凌人的樣子,似乎全世界只有它獨尊,所有人都要低頭,而且,它自喻為至高神?

  「你這樣的龍,真是強盜邏輯,流氓龍啊,王教祖非抽你的筋不可!」王煊還是頭一次遇上這種生物。

  現在沒啥好說的,數萬支超凡神劍轟鳴,劍牆碾壓,和對方的各種龍族術法轟撞,激烈交鋒。

  鏘鏘鏘!

  海底,像是無數的鐵板在摩擦,超凡之光四濺,神聖巨龍身上的鱗片翕張,而後發光,每片龍鱗都有特殊的符號,和無數的神劍對撞。

  這頭龍確實極強,不動用規則,依舊有著俯視同層次生靈的實力,它就這樣震動龍鱗,絞斷大量的超凡神劍,近乎「肉搏」,而後更是直接殺了過來。

  王煊警惕,但他沒有發怵,拎著鐵釺子就迎了上去,想近身搏殺嗎?誰又怕誰。

  許多人動容,也有人露出異色,龍族那是出了名的肉身強橫,反映到元神狀態也一樣,適合近戰,這個年輕人真是夠野的,敢這麼直殺過去和龍血拼。

  轟!

  第一時間,王煊就發動了羽化拳,這種記載於至高竹簡中的拳經,能夠打殺元神,威力極強。

  同時,他另一隻手也沒客氣,如同天外飛仙,一鐵釺子就刺了過去,噗的一聲,相當好用,給龍軀來了個血窟窿。

  兩者間,刺目的元神之光迸發,巨大的龍爪,還有恐怖的龍角,以及那森然的巨口,都在一齊發難,向前猛攻。

  這個地方咚咚作響,王煊一點也不含糊,跟它死磕,硬碰硬,激烈的碰撞,導致他的血和龍血都在濺起。

  眾人吃驚,這個年輕人竟強大的這麼離譜嗎?和一頭神聖巨龍「肉搏」,都能這樣分庭抗禮。

  神聖巨龍變小了,從龐大如山,變到三米多長,更適合與不足兩米高的人類搏殺,不然的話像是大炮打蚊子。

  龍這種生物,不得不說先天強大,全身上下都是武器,一個絞纏,堪比異寶神鏈,直接就要給王煊來個絞殺,想截斷其軀。

  它渾身冒光,縮小到三米的龍軀鏗鏘作響,看的人心驚,即便是一座山被它纏住都要斷裂吧。

  同時,它的鱗片堪比最鋒銳的利刃,翕張時,不斷震顫,可以肆意的割裂對手。至於龍角和龍爪就更不用說了,無堅不摧。

  在這種境地下,王煊依舊和它打的有來有往,現是神聖如老佛,動用釋迦真經中的至高法體,在對方變小時,他則極速變大,要撐爆纏身的龍軀,接著狂踩海中的「泥鰍」。

  隨後,他又縮小,運轉石板經文中的第二真形,自身至強至堅,和龍爪碰撞,火星四濺,元神有不朽之勢。

  接著,他化為光輪,身影數十上百道,以金色竹簡中的秘法,和這頭龍血戰。

  直到最後,轟的一聲,一人一龍分開,王煊元神之血流淌,臉上有傷,有清晰的龍爪印,手指也破爛,脖子更是出現一個嚇人的傷口,再深一些就斷掉了。

  對面,那頭龍一根犄角斷了,龍皮被撕裂下去一大片,頭部上更是被鐵釺子戳出幾個窟窿,元神血流下。

  雖然負傷了,但是,王煊卻在笑,他的體外元神之光旋繞,自身的力量還在提升中,他始終在變強。

  這次的突破十分特別,這是逍遙遊大境界嗎?他不確定,總覺得有些異樣。

  最為關鍵的是,衝破境界大關卡後,他的力量還在增長,並沒有一步到位地停下來。

  「這就有些邪性了,他能和神聖巨龍羅安殺到這種程度?」一群人都動容。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來頭都很驚人,眼光自然超絕,這個年輕人已經不能用天賦了得、戰鬥天賦驚人來形容了。

  羅安自稱至高巨龍,不是沒有道理,極其強橫,所過之處,諸神避退。

  在同層次中,這個年輕人能和它野蠻廝殺,不落下風,就顯得分外離譜了!

  借著這次分開,王煊在體會,自身究竟處在什麼狀態中,默默而又細緻的感應,這種提升很古怪。

  這次,他並不是在虛無之地晉升,和養生爐失去聯繫,所以現在沒有什麼異常,並未出現震的其他超凡者掉境界的事件。

  「逍遙遊大境界,可以做到的是,精神遠去,幾乎可以脫離肉身而活,從此神遊太虛,沒有血肉的束縛。」

  但他默默體會後,總覺得,離開肉身過久,他的靈魂深處,還是有些許疲累感,想要回歸。

  「這不是逍遙遊大境界應該有的感覺,那我的突破算怎麼回事?」

  他分明覺得,擊碎了天花板,強勢闖關成功,現在道行還在精進中呢。

  「真正的逍遙遊,元神可以紮根虛空,太虛即是自身存身之所,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嘗試下,元神與外在大宇宙共鳴,共振,從而和外天地合一?以我的部分元神印記寄託於虛空中,從而踏足真正的逍遙遊大境界?」

  王煊琢磨,而後他就開始嘗試,同時也在警惕,戒備四方的敵人。

  天地輕鳴,超凡之海起伏,以他為中心發出特殊的光,其元神印記像是有無形的根須要蔓延出來,要植入太虛!

  此時,王煊發出了特殊的光芒,比所謂的烈陽更為絢爛,最為關鍵的是,有種莫名的神聖氣息,普照十方!

  這種神聖,讓列仙都覺得,自己仿佛是紅塵中人,而那個發光的年輕人才是超脫的,絢爛的,絕俗的。

  王煊心神都在悸動,他收住了腳,沒有邁出那一步,並未按照前賢手札所記,將元神的部分印記寄託外天地虛空中。

  因為,他強烈不安,生命層次最本能的直覺在顫慄,似乎走出那一步的話,他會後悔終生。

  「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王煊第一次在修行上有怕了的感覺,若是突破,踏足逍遙遊大境界,反倒會人生有悔?

  他果斷收回元神印記,沒有走那一步,一瞬間,他的元神再次無比旺盛,他有種精神上的滿足感。

  他遵從本心,依照本能,覺得內外通透,霞光萬縷,道行再次在這個特殊的領域中開始增長。

  王煊看向四周,他居然在那些老傢伙的眼底深處,看到了些許異樣,他們剛才居然在期待,希望他突破?

  他心頭一震,他們在坐等他踏出那一步?這就不一般了,似乎有嚴重問題!

  在此過程中,神聖巨龍、留著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綠皮神魈族的老者等人,都管住了手腳,沒有進攻。

  「這群老王八羔子!」王煊徹底警醒,有種後怕的感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剛才短暫的抉擇似關乎著他的一生。

  還好,他駐足了,臨時有悔!

  海底的強者都是大有來頭的人,大多都為某一個強大陣營的高手,見識很廣,他們在期待的事,他絕對不會去做!

  「給你時間,徹底晉升到逍遙遊後,我與你公平一戰!」那個青年冷淡地開口,一副不屑的樣子,似乎看不上現在的他。

  王煊心頭大怒,這狗曰的白毛青年,還在誆騙與誤導他呢。他有精神天眼,又不是沒有捕捉到他們眼中剛才的火熱期待,現在這麼不要臉的說辭,是想讓他走出那一步,其心可誅!

  「太弱了,我還沒有動用龍族最神聖的力量,你就要不行了?作為前輩至高巨龍,我給你時間,滾一邊去突破,免得別人說我欺辱弱小。」神聖巨龍羅安開口。

  周圍,許多人都暗自腹誹,你是至高巨龍不假,但誰不知道你,霸道,欺辱弱小,不講規矩,那才是常態。

  但沒人開口,都在靜待。

  王煊心中冷笑,連這個擁有強盜邏輯的巨龍都來誤導他,不惜停戰,這說明自己身突破進來的領域很特殊,讓他們都很在意,想讓他自己主動破防,害他!

  他不動聲色,走到一邊,一副要去嘗試突破的樣子,實則在穩住他們,靜待自己道行增進到最強狀態,徹底大圓滿。

  王煊假意沉著臉,走到一邊拖延時間。這群老陰賊居然沒有一個人阻止,都表現的很大度,一副不難為後人的樣子。

  這王煊這叫一個膩歪,早先幹什麼去了,一起圍攻他?現在裝高人,給他突破的時間,實在是太無恥了。

  一群人合著演戲,這是想戲弄與愚弄他,到時候讓他後悔終生。

  他裝模作樣,撿起一塊金色的造化真晶,貼在元神之軀上,躲在一邊修行,悟道。

  然而,時間持續不是很長,他就被識破了。這裡是什麼人?有不少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怪物,很快就覺察到了不對。

  畢竟,早先王煊都幾乎踏出了那一步,現在居然還在磨嘰?

  「嗡」的一聲,留著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第一個發難,剎那間就俯衝了過來,身上的休閒夾克碎裂。他結出法印,接連對王煊轟出,這裡銀光沸騰,他實力恐怖,竟比那頭巨龍還強上一些!

  「白毛,你怎麼不讓我突破了?出爾反爾,等於在自抽嘴巴?」王煊全身爆發劍光,同時給了他一鐵釺子,轟隆一聲,海底大爆炸。

  然後,王煊接近海面,第一時間向方雨竹傳音,說出自己的狀況,問她怎麼回事。

  「你做的好,依照本心,堅信自己感覺就對了!」方雨竹第一時間回應,告知不要踏出那一步,他的本能直覺很對。

  「那是一種十分特殊的狀態,屬於神話理論中最前沿的領域,不要盲從前人的手札與經驗。總有一小撮人,少數那麼幾個,是特別的,是與眾不同的。」方雨竹快速傳音,講了一些秘聞。

  同時,她有些自責,覺得疏忽了,忘了王煊是散修的事。

  甚至可以說,他是野修,根本沒有人告知他這些師徒口口相傳、沒有記載於經文中的絕密東西。

  尤其是這種掌握在絕世強者手中的前沿理論中的核心秘密,許多強大的道統都不知道,普通超凡者更是想都不要去想。

  「別人點破,遠不及自己本能覺醒,感悟到那種特殊的狀態。」方雨竹說道,她內心在期許。

  這時,岸上其他高手的主身都得到了分身的傳音,知道了王煊的狀況,頓時有刺目的光束爆發。

  有絕世人物直接在岸上出手了。

  比如,岸上那頭神聖巨龍,第一時間發出龍吟,滾滾符文音波,撼動星空,衝擊超凡光海。

  還有那個銀髮青年,一掌拍落,鋪天蓋地的大手覆蓋在近海上空,遮住了一切,要殺王煊。

  他們冒著一定的風險,有可能會被同化,但是,依舊選擇出手,這本身就說明了問題。

  「你們哪個敢亂來!」岸上,方雨竹銀色長裙飛舞,她中出現一桿斬身旗,旗子迅速放大,橫掃天地間。

  噗的一聲,血光四濺,一條龍尾被斬斷,她也在冒著被同化的危險出擊,畢竟離超凡之海太近了。

  最近這種類似的長章,不分開發,算是在默補以前欠的章節。第二章寫出一些了,一小時後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