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旗面展動,光芒滔天,方雨竹揮旗向著銀髮青年劈去。同時,其他人也出手,圍攻方雨竹,大戰爆發。

  海中,王煊一個猛子就扎到了海底,好在光海特殊,同化超凡規則,絕世級的攻擊被淨化了,縱有光束落下,也難以將他毀滅。

  不過,兩大絕世強者的攻擊,還是讓他負傷了,元神之血四溢。

  不遠處,絕世強者的分身,獨眼龍和銀髮青年等,第一時間付諸行動,再次圍獵而來。

  「你們不想讓我保住這種特殊的狀態?那我一定要在這個領域中走到完滿!在這裡殺了你們全部!」

  王煊快速橫過海底,現在一邊反擊,一邊靜待自身的升華結束,將會給予對方最為激烈的反獵殺。

  「我會一直追殺你,讓你難以立足在那種特殊的領域中,我最喜歡聆聽弱小者失去機緣後的痛苦哀嚎了。」獨眼龍說道,在後大追殺。

  王煊掉頭殺了個回馬槍,反手就給它一巴掌,掌印如虹,拍在它那張碩大的龍臉上,讓巨龍的元神麵皮破爛,塌陷下去。

  並且,他拼著挨了一記龍爪子,又用鐵釺子在龍首上捅了一個血窟窿,在它暴怒的反擊中,再次人劍合一,化成一道光突圍。。

  王煊迅速一個變向,暫時擺脫擁有極速的巨龍,和綠皮神魈族的老者對轟了一拳,兩者之間騰起刺目的神霞。

  其他人圍堵,一起圍剿他。

  毫無疑問,王煊的這種特殊狀態,讓這些人都「上心」了,這種理論研究中的領域,沒幾個人真正踏足過。

  海底,戰鬥十分激烈,王煊一路反擊,一路體悟自身的變化,他雖然不時灑血,受傷,但是現在卻帶著笑,無比期待質變的結束。

  方雨竹告訴他,這是十段。

  他原本該晉升到逍遙遊,元神印記與大天地相合,從此海闊憑魚躍,精神可游於太虛中,能漸漸擺脫肉身的桎梏,但十段的出現,有些顛覆性,他沒必要將自身的部分印記寄託於虛空中了。

  方雨竹叮囑,十段一定要保住,精神回歸後,去與肉身共振,可以更進一步,彌補修行過往中的一切缺憾。

  「十段怎麼夠,新神話路,自然要有新的高度!」王煊激動後,又快速冷靜下來。

  他想到了圍棋領域,也分九段,最高為九,但是舊土古代的棋聖——黃龍士,對他評價,有種說法,其中盤拼殺能力達到十三段。

  「以棋道來對比,神話領域未必不能如此,真要是將『人世間』這個大境界走到十三段,然後再進逍遙遊大境界,恐怕縱然神話徹底腐朽,超凡世界全面崩塌乾淨,我也不見得會退步!」

  以十三段的驚人蛻變打下的根基,很難想像究竟有多強,王煊心潮澎湃,他心中有了一個近景目標。

  他要在修行領域中,達到黃龍士在棋道領域中的高度。

  同時,他也在琢磨,自己不見得全部照走傳統意義上的逍遙遊路線。

  哧!

  一道劍光入海,被化去規則,更被削去絕世力量,但依舊將王煊斬飛了出去,震的他手中的鐵釺子顫動,他雙手都破爛了,元神血四濺。

  「好強,被消融了絕世之力,都這麼強大?!」王煊心頭震動,岸上的主身果然不好惹。

  同時,他眼中寒光閃爍,對方越是阻他道途,越說明了他現在立足的領域異常特殊,必須要給他們「驚喜」!

  噗!

  接連數道巨大的掌印落下,那是超凡之光的凝聚,是那個銀髮青年的主身,正在岸邊轟殺他。

  海底,王煊大口咳出元神之血,然後抱住一塊金色的造化真晶,不斷煉化,補充所需,再次遠遁。

  「等著看,我不僅要殺光你們的化身,一旦超凡光海徹底消失,你們被現世天花板壓制,我連你們也或許能獵殺!」王煊發狠,殺機畢露。

  岸上,大戰相當的恐怖,方雨竹隻身獨對多位絕世強者,她在被人圍攻,但是,她已經劈死了一人!

  那人的元神炸開了,如血如霞,染紅了超凡光海上的天空!

  「元神,經過至高蛻變,你是……方雨竹,超絕世?!」

  毫無疑問,這裡不止張啟帆眼光獨到,還有其他逝地的人,其研究成果處在神話領域的最前沿地帶,也知道元神的至高涅槃與新生!

  斬神旗很恐怖,在這裡全面復甦,但是真正強大的還是人,到了絕世層次,每個人都有獨到之處。

  尤其是,他們背景恐怖,來歷驚人,各自也都有絕世異寶。天空中,仙劍錚錚而鳴,異寶神鏈如星雲橫空,七層寶塔轟鳴,帶著混沌氣,鎮壓而下。這裡殺到白熱化,絕世大戰異常的激烈與可怕。

  轟!

  不過,當超凡光海驚濤拍岸後,所有人又都立刻寂靜,收起所有的規則與絕世力量。

  他們廝殺片刻後,便會立刻住手,不敢持續性血戰。

  「哧哧哧!」

  海中沸騰,除卻那些化身,岸上也有人向海中打出術法,要殺王煊,這確實讓他多次陷入險境中。

  他身後的那些人,原本就沒有弱者,都是頂級人物的化身,讓他疲於應付,現在無疑雪上加霜。

  方雨竹揮動戰神旗,她自身亦銀裙獵獵,術法成片的綻放,將一位絕世強者斜肩斬斷,元神血液四濺,岸上大戰再次爆發。

  「欺人太甚,都是老古董了,還一而再地針對我!」王煊大怒,主要也是擔心方雨竹會出事兒,她在為他護法,正在被人圍攻。

  終於,王煊發現他的道行快提升到盡頭了,當最後的光芒如烈陽爆炸時,他全身上下都刺目之極,光束萬道,從他的元神衝出。

  然後,那些光瘋狂接引附近的各種接近真實的物質,直接導致一些造化真晶粉碎,化成流動的霞霧,被迅速而猛烈地牽引過來,直接沒入他的元神中。

  最後一聲劇震,海底暗流暴涌,海面上大浪翻騰,王煊被璀璨霞光包裹,不斷震動,轟鳴。

  十段徹底穩固了,尤其是最後一躍,他的道行又提升一截,這不是初入十段,而是後期,圓滿領域。

  王煊沒有任何遲疑,調頭就殺回去了,海底一聲炸雷聲響,他與神聖巨龍硬撼,打的老龍羅安的龍鱗都脫落大片,龍吟陣陣。

  兩者糾纏在一起,王煊全身發光,施展斬道劍禁忌篇經文,整個人都在噴發劍光,將巨龍的一條爪子削斷了。

  接著,王煊將它近乎開膛破肚,重創其元神之軀。

  砰!

  最後,他更是立足在龍首上,抓住它還剩下的一隻犄角穩住身形,一頓猛捶,並快速將鐵釺子刺進它的頭顱中,痛的它嘶吼,劇烈掙動。

  「老龍,看一看你的化身,不過是頭豬龍而已,被我殺的腿腳發軟,來啊,真身下來,我打爆你!」

  王煊叫板岸上的羅安主身,一切都是為了方雨竹分擔壓力,想吸引走那頭神聖巨龍。

  噗!

  他在海底,為巨龍的化身剝皮,直接扯下大一塊,對方是元神體狀態,自然是痛徹靈魂的傷。

  「我宰了你!」岸邊,神聖巨龍被激怒,諸神的後院它都敢光顧,經常強闖,現在它的化身被人騎在頭上打,它認為是奇恥大辱。

  「做夢嗎?想宰你大爺,滾過來啊!」王煊按著巨龍的頭,向死里捶,喀嚓一聲,打斷龍角,擊裂其頭顱。

  「我的造化真晶,都給我拿來吧!」他洗劫巨龍,又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目光所及,都是我的領地,不想死,就給我去撿晶石,上貢!」

  巨龍怒吼,劇烈掙扎。

  「還有你們!」王煊點指其他人。

  他騎著巨龍,鐵釺子貫穿它元神印記,讓它發狂,在海底亂沖,他也因此順勢格殺了沿途的部分敵人。

  所有人都吃驚,岸上,方雨竹大戰絕世高手,海中,王煊追殺他們的分身,這種景象實在罕見,讓不少人心神不寧。

  「阿大,阿二?都給我去死!」王煊一衝而過,將銀髮青年的兩個手下格殺,又喊道:「銀髮阿三,你在哪裡,看到你了,滾過來吧!」

  他盯上了留著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這個人數次針對與襲殺他,讓他不止一次受創,自然要滅掉。

  王煊站在龍頭上,一腳猛力跺下,踏碎了龍首,讓這頭巨龍的分身慘叫,化成元神光雨,被踩爆了。

  他俯衝了出去,大戰銀髮青年,激烈交鋒間,他轟碎銀髮青年的肩頭,而後更是用力一撕,將他整條臂膀拽了下來,元神血飛濺。

  海底,許多人都起了雞皮疙瘩,這是殺瘋了,這個年輕人眼睛都殺紅了。他們雖然為分身,但是實力依舊極強,而且經驗擺在這裡,可依舊被這個王十段橫殺。

  「白毛,你給我站住,不是最喜歡對我出手嗎,還多次偷襲,哪裡走!」王煊追殺,轟出去一拳,將銀髮青年的後心打穿,讓他半邊身子爆碎。

  途中,綠皮神魈族的老者避開了他,但是,王煊早就盯上了他,以鐵釺子釘住銀髮青年後,開始追殺老者。

  在刺目的光芒中,在多次的碰撞間,王煊以羽化拳將他的元神之軀生生打爆,綠皮神魈族的老者慘死。

  岸上,那些頂級強者的主身都面色冷冽,無法接受,岸上有人和他們大戰,海中還有人在反殺他們的化身。

  方雨竹也就罷了,那個年輕的後來者,竟能做到這一步,讓他們感覺很難堪。

  「白毛,你不是惦記我嗎,來啊,到海底來一戰。你看,你的分身,弱不禁風啊!」王煊在海中挑釁岸上的人。

  他以斬仙劍——鐵釺子,挑著歷經一場激烈大戰後被他擒下的銀髮青年,另一隻手攥成拳頭,猛力掄動了出去,噗的一聲,將銀髮青年男子的元神砸沒了,其元神崩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