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意興闌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王煊提著鐵釺子,身畔流光散開,銀髮青年就這樣被他以蠻力捶沒了,又一位強者的分身被擊殺。

  這可不是簡單的小事件,在場的都是很有來頭的人物,在同層次中,一向都是他們碾壓別人。

  「神聖巨龍羅安的分身被他殺了,現在連奎元也被他用拳頭轟碎了!」有人嘆道,神色複雜。

  在時空酒吧,雖說彼此不問根腳,但有些人是常客,彼此早已知根知底。

  他說的兩人,都來頭甚大,一個是走高舉神國路線的神聖巨龍羅安,在某些星球的神話傳說中,被尊為至高神,俯視諸神。

  奎元,是那個留著一頭銀色短髮的青年,從一片科技廢墟中走出,卻踏足神話領域,比羅安還強一些。

  「那頭……金剛白猿也被殺了。」海底又出現新局面,那是飛劍的對抗,結果巨猿滿身是血,其劍折斷,被萬劍穿身而過,元神之血如瀑布,它被絕殺。

  岸邊,不是所有人都去圍攻女方士,有相當一部分神秘人中立,靜觀岸上與海底的激烈廝殺。

  「那是超神禁咒!」張啟帆倒退,很是心驚……

  岸邊,有一個全身都被黑袍籠罩的女子,施展的術法超絕無匹。

  那是火焰,又像是神光,也似雷電,化成一片刺目的汪洋,自虛空中降落,影響了時空的穩定,將方雨竹那裡覆蓋。

  「她大概是巫神王!」有人猜測其根腳,只有她才能施展出這樣的巫術。

  那片璀璨的術法,簡直要與超凡光海媲美,壯闊無邊,將時光凝固了,想禁錮敵人,並撕扯著空間,要絞碎對手。

  可惜,時光剎那的停頓,虛空剛形成一副禁咒畫卷,就被方雨竹突圍了出來,讓時空畫卷破爛。

  方雨竹的眉心,出現一個殷紅的紋絡印記,令長裙飄舞的她多了種難言的風韻,一抹超越時空的流光,自其眉心飛出。

  噗!

  對面,巫神王的一條手臂被斬落,身體倒飛出去,血雨紛紛揚揚。

  「靜靜地欣賞吧,有可能是絕唱了,超凡光海消失後,再也沒有人能夠展現絕世天威了。」有人沉重地開口。

  幾乎是同時,海底,王煊像是一陣狂風,攪的超凡海水劇烈起伏,他同巫神王的分身遇上後,先是以無盡劍光破禁咒,接著又以法體追殺。

  他的身體暴漲,滿身都是金霞,在海中踏向那個黑袍女子。

  對方被逼,身體同樣變大,巫術密密麻麻,各種都有,虛弱的,石化的,禁錮虛空,源自精神層面侵蝕……將王煊淹沒。

  王十段,元神之光普照十方,他極盡升華後,對於至高經文的理解與釋放,都和以前不一樣了。

  在他的體外,有一層接近真實的光,像是甲冑,又像是一篇又一篇至高經文貼在身上,生生消融與焚掉了所有的巫術。

  噗!

  元神之血四濺,無盡光雨炸開,巫神王被王十段擊斃,他一衝而過,以法體打破對方的分身。

  岸上,絕世爭鋒,停停戰戰,但海底卻一直在持續,王煊殺紅了眼睛,徹底豁出去了,有些瘋狂。

  他自然也受傷了,因為,岸上不時有強者真身出手,各種攻擊不時出現,經過光海淨化,雖削去了絕世之力,但也讓他不好受。

  何以解怒?唯有殺這些人的分身,所以王煊殺瘋了,在海底也不知道格殺了多少位高手的分身。

  「年輕的後生,我和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追殺我?」一個中年男子一邊在海底抵抗,一邊逃,累到舌頭都要吐出來了。

  他的主身是岸邊吃瓜群眾中的一員,感覺分身遭受了無妄之災,被莫名捶了一頓,要解體了。

  「是嗎,認錯人了,不過,打也打了,你也忌恨我了,要不就接著捶爆吧!」王煊殺氣騰騰地說道。

  主要是,他也都不知道究竟都有什麼人圍剿過他,反正現在看到人殺過去就是了,心虛轉頭跑的肯定有問題。

  「我……和你真沒仇!」這個中年男子渾身飆血,真要被打爛了,又急又氣地說道。

  「十段小哥,住手,那人是我朋友,早先沒有攻擊過你!」岸邊的張啟帆開口。

  王煊倒也沒有一條道走到黑,轉身去捶下一個目標,最主要也是為了報復性的洗劫,搶奪那些目標身上的造化真晶,以及各種奇物。

  現階段,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收穫了,最差的都有四塊以上真晶,帶到外界去,這些都是天價奇珍。

  超凡光海消失後,這種東西,再也不可能出現了,用一塊少一塊,尤其是神話徹底崩壞後,這些都是不可再生資源中的絕品。

  到時候,什麼財富,經文,兵器,都換不來這種東西,當所有修行者都淪為平凡時,只有這種真晶,或許還能有部分超凡屬性。

  「小哥,你打錯人了,我和你無仇,壓根就摻合過你們間的恩怨。」又有人擺手與解釋。

  現階段,王煊在海底殺成瘋魔狀態了,不要命的和人死磕。

  「是嗎?」王煊稍微停頓,然後,直接施展斬道劍,萬劍齊發,璀璨的神劍,密密麻麻,瑞光蒸騰,如同一堵不朽的牆壁壓迫了過去,將那位準絕世的分身碾爆。

  「我又不是沒看到你追殺我,還敢覥著臉以謊言欺我。」王煊收起他落下的晶石,又去找下一個目標。

  岸邊,很多人看的出神,有人驚嘆,有人搖頭,也有人沉默。

  「陰影之王……也被他斬爆了。」

  「死的不體面啊,偷襲不成,反倒被他以鐵釺子『灌頂』而亡。」

  人們不得不動容,王十段滿身都是傷口,元神之血流淌,但他還是如一頭瘋虎般,逮住住人捶。

  那些分身都來頭極大,沒有一個普通的超凡者!

  不少人在少年時嶄露頭角,成年後即萬眾矚目,一生都籠罩在絢爛光環中,都是各自所在地的頭面人物。

  時至今日,有些人早已被神化,在一些地方,甚至成為普通超凡者心中的信仰,一生追尋的最高目標。

  可是,在這裡他們正在被擊殺,而且是死在同一個年輕人手中。

  「算了,各位,超凡都要斷絕了,彼此間這樣生死相向有什麼意義呢?不就是幾塊晶石嗎?平和地去尋找,不要浪費時間去爭鬥,或許能得到更多。」

  岸邊,有人當和事佬,勸各方收手,沒有必要再爭鬥了。

  「這種接近真實的晶體,大概率能讓我們保住幾許超凡之力,但是,在大宇宙糾錯面前,遠沒有想像的那麼有效。說不定一年後,你我都會無奈的發現,最強大的超凡本領可能就是催眠,什麼摘星拿月,元神出竅,想都不要想了,大家沒必要因為一點外物打生打死。」

  「是啊,說不定,你我在一年後的枯竭時代,會無奈地走出大幕,走出逝地,坐在一起,只剩下感慨,能做的就是嗑瓜子,吃火鍋,憶往昔崢嶸歲月稠,哪還有什麼超凡,別打了!」

  「罷了,現在這種絢爛,就要到盡頭了。站在超凡光海岸邊,才能撼動星辰的力量,日後只能成為回憶,不要自相殘殺了。」

  大戰時,各方都殺出了火氣,但最後這些人的言語,卻又讓如同冷水潑頭,瞬間澆滅了很多人的心頭的萬丈豪情。

  雖然都是頭面人物,是來自逝地、大幕中的頂尖強者,在古代氣吞萬里,但現在都有種無力感。

  就像是在人生絢爛時刻,被人叫醒,告知他們過往都不過是大夢一場,該回歸現實了。

  「散了,沒意思!」部分人意興闌珊,感覺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撈幾塊晶石回家,都不要出手了,任何人都不要彼此攻擊了。」

  岸上的大戰結束,方雨竹單手持斬神旗,雖然平日總是帶著笑,但今天她氣質很冷,她輕輕一震,旗面上的血灑落,她長裙銀白,依舊帶著淡淡的殺氣。

  海中,王煊也停止廝殺,總體來說,他殺的酣暢淋漓,很舒服。什麼巨龍、白毛阿三、綠皮神魈、巫神王等,和他們開戰,雖然讓滿身是傷,但殺出了心中的惡氣,最為重要的是,借這些人物磨礪自身,效果明顯。

  海底之戰,為他打開了一扇新窗,看到了更遠處的世界,他知道接下來自己該怎麼走了,如何去提升。

  接下來,各方確實都平和相處,各自有意迴避,再入光海中尋找機緣。連方雨竹都分出一道化身,洗去內蘊的規則,進入汪洋。

  兩日後,超凡光海模糊,漸漸暗淡,即將要消失在虛空中了,星空不再明亮,汪洋在收斂。

  王煊上岸,他身上的造化真晶達到了兩百八十多顆。

  他看到不遠處方的雨竹,向那裡走去。

  她靜靜地立足岸邊,眺望超凡光海消失的虛空,其側影給人很孤獨的感覺,裙擺展動,似要飛入海中。

  王煊嚇了一跳,他覺得,方雨竹真有種要躍海而去的決心,他趕緊大步來到了近前。

  「方姐!」

  「超凡光海算是最後的神話餘韻了,或許,我應該隨它遠去,這是神話終結後的選擇之一,要麼死,要麼在另一片天地中燦爛新生!」

  她平靜地開口,看著在宇宙中流動的光海,她竟有那種念頭!

  王煊立刻勸道:「方姐,別衝動,進入光海中的人都被同化了,全死了。追海遠去,不是最優選擇。超凡世界崩塌,但並不意味著沒有機會了,並不見得徹底終結,總有那麼一線希望的。」

  方雨竹開口:「宇宙一百三十八億年,前後十幾個神話文明,每一個存世都不過萬餘年,短暫的甚至不足五千年,實在太微渺了,皆如曇花一現,沒有未來,我想去超凡光海的盡頭,它最終停下的最下游。」

  「方姐,我知道你實力強大,用他們的話說,元神經歷過至高涅槃和新生,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一次。但你不要衝動,事情還沒有絕望到那種程度,這片海如同神話黑洞,會吞掉和超凡有關的一切,現階段還有路可尋,暫且先找一找看。」

  「神話文明,從古至今,所有人都在探索,各種契機都出現過,都被一一證偽了。或許只有這片海的盡頭才是真,現在缺少的不是那些路,而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勇氣!」

  方雨竹回首,衣裙飄舞,超塵脫俗,美的絢爛。王煊的心卻直接提到了嗓子眼,感覺她會從世間消失,一躍而去!

  感謝:GD鬼刀,謝謝盟主的支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