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千年修得共……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明月高掛,王煊搖搖晃晃,從夜空中一路快速降落,途中險些一個跟頭栽進房屋畔那個蘆葦小湖中。

  「老張,我怎麼了,房間中我的肉身該不會是……」王煊問道,雖然醉酒厲害,但還是被刺激的略微清醒了。

  「你是真飄了!」張道嶺看著他,然後沒客氣,翻手就是一銅鏡,想給他腦門子來一下。

  平日都是喊他張教祖的,現在這個醉鬼不僅說他長了三個腦袋,還直接喊老張了!

  哧!

  淡淡金霞泛出,王煊頭上浮現一面小旗,直接就擋住了銅鏡,金色紋理交織,鏽跡斑斑的銅鏡沒能第一時間壓落下來。

  如今,王煊念頭一動,就可以動用斬神旗,在超凡光海中大突破,對他來說這是一次質的變化,讓他的實力大幅度躍升。

  「逍遙遊了!?」老張驚訝,這才兩天兩夜而已,這小子跑哪裡去了?居然又晉階了,這就有些離譜了。

  原本,別看王煊實力不俗,但在張道嶺看來,依舊能一把攥住他的脖子,但現在有點難攥了!

  不止如此,王煊被攻擊後,出於一種本能反應,右手出現一根鐵釺子,下意識地就要給張教祖來一下。

  這倒不是說他想報復,而是自身被攻擊後的一種本能反應,也可以說是,他的戰鬥意識非常敏銳而強大,這是十分自然的以攻代守。

  張道嶺低頭看到那麼長一根粗大的鐵釺子,對著他小腹就刺過來了,臉色微黑,自然不可能讓他扎中,霎時避開。

  但是,老張不淡定了,這還沒有打這個小子一百遍呢,對方卻反過來和他支棱起來了,小雞仔變鷹要衝天了!

  「對不住張教祖,我喝多了……」王煊趕緊收旗,收起鐵釺,拱手致意,他對老張還是很有敬意的。

  「十段,有點意思啊。」張道嶺露出異色,在凡人時期開啟特殊內景地的人果然「任性」,晉升起來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這才多久?

  他都有些出神了,想他老張,當年可是斬妖除魔,奪得各種造化,從死人堆里爬出來,在超物質最濃郁的時代修行,也沒這麼快啊。

  「我確定了,他和兩千七百年前那個人是同類!」冥血教祖看的心中有譜了。

  甚至,他覺得這小子,能在枯竭時代走到這一步,比當年那個人踏足超凡領域時還要猛!

  從月空中降落,王煊雖然不是血肉狀態,但是依舊有種感覺,心神跳的厲害,這該不會真發生了什麼吧?

  「咚咚咚……」他元神所化的軀體和人體構造相對應一致,心跳如擂鼓。

  「你覺得,會發生什麼?」老張瞥了他一眼,又感慨道:「現在的年輕人,心都這麼大嗎?野心勃勃,居然在想著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老張,我沒有,我只是在猜測發生了什麼,你別亂說!」王煊趕緊糾正。

  冥血教祖開口,笑道:「身為列仙中的男性教祖,我覺得,男大三千五,更是可以共甘共苦。」

  王煊一聽,心跳就平和了,覺得女妖仙妍妍不敢亂來,有這兩大教祖在此看著呢,應該沒什麼大事。

  然而,當來到窗外時,他一陣炸毛,床上似乎有兩道身影,頭都挨在一起了,千年修得共枕眠?!

  不過,這房間有古怪,被布置了法陣,阻止元神探索,他無法全將感知全部深入進去,還得以旗子破開阻擋。

  「這……」王煊吃驚,床上確實有兩人,都快交頸而眠了,這是……什麼陣仗,讓他元神之光都顫動了。

  「看到沒有,姐姐?這小賊吃了天道膽了,心跳聲像打雷似的,看他激動的那個勁兒,真是賊心不小啊。」

  大床上,法陣盡去,確實有兩個人躺在那裡,不過一個模糊化偏向男性的身軀露出真身形態,是紅衣女妖仙。

  現在她慵懶地坐了起來,依舊是古代仙人的穿著,紅裙很長,裙擺從床上拖到了地上。起身時,她一頭青絲披散,白皙動人的面孔上帶著笑,長睫毛,眼睛勾人,紅唇性感。

  「見過妖主。」這還是王煊第一次在舊土這麼近距離和她接觸,都跑到他房間來了,如果沒有方雨竹和老張在這裡,他都準備一旗杆子砸上去了!

  「嗯,沒事就好。」他又咕噥了一聲。

  「你在期盼什麼事?」紅衣妖主妍妍捂著嘴,打了個小哈欠,略微伸懶腰,真是很自我,不在乎其他人在注視。

  但她並未失去應有的柔美儀態,細腰,身材修長,曲線極其美好,十分吸引人的眼神。

  「妍妍!」方雨竹的元神回歸肉身,也從床上坐了起來,穿著白色輕軟的睡衣,不讓妖主各種「折騰」。

  「我的肉身呢?」這時,王煊才注意到,沒感應到肉身,跑哪裡去了?

  「床底下呢。」紅衣妖主妍妍開口。

  「你在妖族,也是被尊為一代妖主的人了,還這麼……」方雨竹嗔怪。

  床上兩人,一個白衣如雪,清麗出塵,一個紅衣明艷,強勢中有種跳脫,兩大強者並肩而親昵地坐在一起,如兩朵仙道花蕾盛放,風采絕世。

  王煊麵皮略微動了幾下,人和人果然不同啊,有人舒服的躺在床上,他被扔到床底下去了?

  同時,他心頭很不安,絕對不願意別人動他的肉身!

  妖主妍妍橫了他一眼,道:「怎麼,不滿意啊,我可是為了保護你。你是不知道,沒有我的話,張道嶺就要研究你的肉身了。」

  王煊心神劇跳,他身上的秘密太多了,比如命土中,埋著一件至寶養生爐,這要是被人看到,估計已經沒了!

  「妖主,你不要誣衊我,是你要研究他吧。而且,你還要研究方仙子的肉身,把他們兩個都擺到床上去了!」張道嶺進入房間,據理駁斥,說是他阻止了妖主。

  王煊將自己的身體從床底下拉出來,怪不得他沒有提前感應到,這是被封的死死的,身上全是黃紙符!

  一半是道家的,應該老張貼上的,一半是妖族的符紙,不止是身上,連他的臉上都給糊滿了,故意的吧?

  他又不是??殭屍,也不是厲鬼,至於將他貼的跟個粽子似的嗎?

  「我是避免張道嶺的的元神進入你的身體,所以,保護了你的肉身,徹底封印了。」紅衣女妖仙坐在床上,一雙潔白而修長的美腿放了下來,在那裡晃動,秀小的腳趾甲染紅,帶著晶瑩光暈

  張道嶺反駁,道:「是我先封他肉身的好不好,阻止你的一縷元神進入他的身體中。」

  王煊不理會,將所有符紙都給拔掉了,真疼啊,居然像是長在麵皮上,他快速回歸,瞬間覺得圓滿了,形神皆妙,從頭頂冒光,從腳下吐瑞,肉身在跟著升華!

  因為,他的元神到了十段領域,血肉之軀還未跟上,現在開始了。

  在此過程中,他內視命土,還好,養生爐依舊鎮守在那裡,沒有什麼意外發生。

  他提醒自己,下次不能這樣了,老張雖說不錯,但是,涉及到至寶,那就不好說了。這個層面的人物,心不狠,手不黑,估計早死了,活不到這個位階來。

  至於紅衣妖主妍妍,那就更不用說了,老張不在場的話,別說翻他命土,估計還會弔打他。

  「你寧可信張道嶺,也不信我?有了姐姐,你就忘了和我的約定,不是要看我在你面前大跳仙舞嗎?現在卻在懷疑我。」

  紅衣妖主妍妍,現在一顰一笑都是風情萬種,慵懶之態帶著惑人的風韻,妖仙之姿太出眾了。

  方雨竹直接動手,一隻手放在她的肩頭上,雖然帶著笑,但是給妖主施加了莫大的壓力。

  王煊眼觀鼻,鼻觀口,不理會她和老張的對話,只在意自己的肉身蛻變,不斷提升實力,使之圓滿!

  但在心底,他對妖主還是忌憚的。當初的事,雖說她大度,沒有計較,但並不代表她有機會的話不進他的命土。幸好老張在這裡,雙方縱然都有心思,也相互抵消了,維持平衡。

  「十段,可以啊,不愧是想看我起舞的人,一般的人可是沒有這種眼福的,說這種話,會被大因果自身扼殺掉,你還是有些與眾不同的。」妖主妍妍笑盈盈,攏了攏秀髮,風情動人,她真的是百無禁忌,什麼都無所謂,什麼都敢說。

  王煊每一寸血肉都在發光,安靜不動,神聖如老僧,面對絕世女妖仙,暫時當作無知無覺。

  冥血教祖越發確定,這是一個在凡人時期就開了內景地的人!

  至於另外三位自然早就知道了,而且是最先洞悉的,昔日,都曾在內景地中打過交道。

  終於,王煊的血肉晉升結束,和精神一樣,來到十段圓滿層次,連醉意都消散了,通體舒泰。

  他明顯覺得,昔日舊路多少有點瑕疵,這次都被彌補了,再無任何的遺憾,處在了最全盛的狀態中。

  同時,精神回歸後,現在他的感知無比敏銳,聞到了一股淡淡清香,這不是方雨竹的味道嗎?居然在他的身上瀰漫!

  「這……」他又皺眉了,妖主不安分,估計真的做了一些事。

  在此過程中,方雨竹一直在與妖主暗戰!

  她的精神在壓制妖主妍妍,一隻手也放在她的肩頭,發出淡淡的光,不想放她離開。

  「姐姐,你可別誤會,真的沒有什麼。」

  「姐姐,我是擔心你,和你相處這麼多年,不願和你分開。我總覺得,當神話消失,你也會遠去,從此不見。你是不是想近乎自毀般,去打穿真實領域?我怕失去你。我覺得,這樣的你離紅塵太遠了,不如成家生子吧,將心留在現世。」

  「哎呦,你別急,我還沒做什麼呢,只是剛開始,剛有這種打算!」

  「姐姐,珍惜當前,神話只是一場大夢,我們還活在現實中,大幕中的我們只是部分精神碎片在神遊,其實,紅塵就是真實之地啊,把握眼前所有!」

  「我幫你考量了,這個王煊還可以,馬馬馬虎!」

  「姐姐,結婚生子,有個牽掛,你或許就會覺得,現實世界是如此的美麗與親近,留下來吧,不要去送死,不要離開。」

  ……

  任她軟語萬千,方雨竹都不鬆手,雙目有光彩燦燦,化成符文,要壓制紅衣妖主妍妍。

  「大不了,我和你一起,行不行?」紅衣妖主妍妍性格跳脫,一隻手攀上方雨竹的身體,將瑩白美麗的下巴放在她的肩頭,道:「你是要我和你一起遠行,還是要我和你一起活在紅塵中?都可以!」

  張道嶺、冥血教祖、王煊,都走出去了,聽不到她們的精神傳音,但是感覺兩人雙目間電火花四濺,不想遭受無妄之災。

  尤其是王煊,他也算是當事人之一,聞了聞衣服上的清香,立刻要和老張談經論道,趕緊跟了出去。

  張道嶺瞥了他一眼,道:「你和我談個毛的道經,不就是十段嗎,你就飄了?什麼,想要口口相傳的絕密經義?到時候你和方雨竹去要吧,和她去研究。」

  老張又道:「行了,為你守了兩天兩夜的肉身,趕緊的,將那隻鵬蛋拿出來,煎炒烹炸,弄熟了它,再喝點天仙醉,也算馬馬虎虎的酒菜了。」

  然而,這個深夜註定無法寧靜,一片朦朧的大幕浮現,無限逼近莊園,帶給人以莫大的壓力。

  「張教祖,你也在這裡?還是離去吧。」大幕中,有一道身影,帶著淡淡的混沌氣,手持一桿古幡,有氣吞星宇的宏大氣勢!

  恆均來了,第一個得到至寶的絕世強者,他手持羽化幡,現在幾乎算是無解,沒有人能抵擋他!

  在他的身邊,鄭元天全身都穿著黑色的甲冑,連面孔都被覆蓋了!

  王煊寒毛倒豎,這是要撕破臉皮,衝著他而來嗎?麻煩大了!

  不過,他眼冒寒光,誰怕誰?真要是死磕,還不一定是誰死誰活呢,大不了他將至寶養生爐暴露,他這邊也有四位絕世高手,不信砸不死對方!

  當然,真到了那種地步,養生爐多半天下皆知,現階段的他大概很難保住了。




章節目錄